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嫁女婚宴
    尽管李树富一再想保持低调嫁女,但他女儿出嫁当天,依旧宾客盈门,许多没请到的客人也主动前来道喜。作为海州乃至全国跺跺脚都要抖一抖的大人物,他背后自然有许多人跟着讨饭吃,因此不管有没有接到请帖,许多有利益关联的人得知消息后都往设宴的大酒店赶来道贺。

    来者都是客,又是女儿大喜的日子,李树富对此既无奈又有些得意,自己算是交游满天下,无人不识君了。

    不过他也定了规矩,不论来者礼金多少,通通只收10元,多余的一律退还给来宾。原本预定的酒席数量也翻了一倍,幸好早有预案酒店多备了原材料。

    一辆挂着5个8结尾的黑色宾利朝设宴的五星级酒店驶来,看到门口停满了豪车,但在正门之前还空着一个车位,司机缓缓把车开过去想把车停在此处。

    一般这种挂着5个8的豪车,都是当地可以横着走的人物,因此司机看准了车位,就想把堆在旁边的禁止停车雪糕桶挪开,把车停进去。

    没想到刚下车,就被一位赶来的保安制止,说这个车位已经有人预定,让他把车停到其他地方去。

    嘿,还真有人不长眼,平时横管了的司机打算跟这个小保安“探讨”社会的规矩,平时5个8的豪车到哪里别人都得让几分。

    “这是主人家李树富老板,特意交代预留的车位,没他的同意,我们不能放人进来。”

    保安一番话,立刻打消司机的念头,他跟身后坐着的老板,可不想得罪特意赶来巴结的李大富豪。

    不过他们也纳闷,到底谁能有那么大的面子,让李树富专门为其预留了最好的车位。就连婚车及车队都停在马路外面,就这里空空荡荡留了位置。

    宾利刚调头离开,准备驶向地下车库,又一辆挂着5个3的大奔开了进来,同样瞄准了这个停车位。

    见状,开着宾利的司机特意把车停在路边,就想看看这辆大奔是不是预定车位的主人。

    同样的情形再次上演,眼见着保安过来,说了两句后那辆大奔不得不驶离另找位置。

    “哈,老板,你看,咱们宾利都停不了,就他那破大奔也想停,真是不自量力!”

    宾利司机看到这一幕,觉得自己刚才受的委屈一下子少了,正好有人来分担,因此对着自己的老板如此说道。

    “平时这些星级酒店的显眼位置都巴不得留给我们这些豪车,没想到今天却都在这里碰了软钉子!”

    5个3的大奔司机嘴里嘀咕着,准备在前面转弯朝地下车库开去。被驱赶离开车位,让他觉得自己脸上没光。不过自己的老板没有说话,他也不敢大声抗议。

    此时,正是来宾的高峰,许多豪车一辆接一辆在门口保安的指挥下驶进酒店大门。在大奔离开之后,接连又有一辆宝马、凌志在那个车位吃了瘪。

    “要是有时间,我还真想看看到底是哪方神圣配得上这个车位!你看,那辆5个3的奔驰也停在前面,估计也是想看看到底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宾利司机把车子重新点火,准备驶入地下车库时说道。

    看来那辆奔驰s600也不服气,也想看看到底谁才是车位真正的主人。

    发话之间,又有一辆挂着普通牌照的国产车开了进来,径直朝那个空荡荡的车位驶去。

    “得,又来一个傻瓜,这年头开车还真有不懂规矩的二愣子!哪个车位是它这样的破车能够占据的吗?”

    一脸嫌弃的神态,宾利司机踩下油门,把车开向地库通道。奔驰宝马凌志,乃至自己的宾利都无权消受,国产破车更没有资格享用。

    因此在接近地库入口前,他再转头看了一眼,想看看这国产车被保安驱赶的糗样,没想到却看到惊人一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吱——”

    宾利司机猛地不自觉踩刹车,嘴巴都合不拢,指着酒店正面方向一脸不信地说道。

    “老……老板,您看!”

    坐在后座的老板正要恼怒为何突然刹车让他跳了起来,但随着司机所指方向,看到了保安正指挥着那辆国产轿车停入保留许久的车位。

    “哎哟,今天可真是怪事一大堆,这国产车内坐着老李的亲家不成!”

    宾利就坐的老板,此时也被国产车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等着看车上到底下来什么人。

    与此同时,包括5个3牌照的大奔,还有刚才被赶走的宝马、凌志等车,都自动停了下来,看来大家都等着看能霸占车位的人到底是谁?

    “还装模作样,带着保镖啊!”

    看到一位戴着墨镜的人从副驾驶座下来,四处看了一圈后才拉开国产车后座车门,宾利司机不服气嘀咕道。

    “难道还真是那尊大神亲自来了?”

    反倒是坐在后座的老板有些眼色,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人的身影。

    只见一位身着普通的青年男子从轿车后座走下,但其下车之间潇洒自如的气质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模仿。

    “唉,我就说嘛,除了他,还能有谁那么大的面子!”

    宾利车上的老板明显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后服气地说道。

    这时,酒店正门一阵轰动,远远可见李树富亲自带着一堆人,到门口迎接这位青年人的到来。

    从李树富积极主动的姿态看,这个人的到来让他非常高兴。

    “走吧,没啥好看的了,你看其他车也动了。”

    看来其他车也有人认出了青年人的身份,纷纷主动朝地下车库驶去。

    宾利车的老板让司机别看了,开进地下车库停车吧。

    “老板,到底来的人是谁啊!我想了一圈都没想明白到底谁那么牛比!”

    作为心腹,所以宾利司机跟老板说话间随意许多。

    “一个比李树富还要有钱的年青人,咱们浙海的大人物,你说还能是谁?今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了吧,这个世界咱们惹不起的人物多着去啦!以后你收敛下自己的坏脾气,免得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到时我也保不了你!”

    趁此机会,宾利老板敲打点醒自己的司机,别以为仗着自己的声势在外面乱来。

    “哎哟,怪不得我说那个年青人有些眼熟,原来是我们的韩大首富!他搞那么低调,不是故意害人嘛!明明那么有身份的人,偏要扮猪吃老虎。一亮身份还不到处横着走,还整得像个老百姓似的!

    老板,你放心,我眼珠子亮着呢,知道谁惹得谁不好惹。像这种韩首富般的大人物,我是有多远跑多远。”

    虽然口头上利索,但司机内心还是跳了一身冷汗,幸好自己没在保安面前耍威风,不然还真惹上韩首富这样的大人物,后果就麻烦了。

    韩皓可没想到自己的亮相,还能引发这样的围观事件。

    “韩叔叔,请喝茶!”

    在酒席大厅门口,韩皓见到了捧着茶递给自己的新娘子。

    李树富的女儿长得很像他,不能用漂亮形容,只能说有大家闺秀气质,另一旁戴着眼镜的小伙子应该就是李家的女婿。

    “恭喜,祝愿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韩皓拿出早准备好的红包,交给两位新人手上。

    看到红包沉甸甸,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计金额不小,李树富女儿看了一眼父亲,询问到底该如何处理。毕竟其他来宾都是收个10元意思一二,韩皓的大红包有些超纲了。

    “收下吧,韩叔叔是自家人,一点心意不用客气。”

    李树富见状,笑着对女儿、女婿说道。

    女儿出嫁,李树富可没小气,为她准备了一个亿的嫁妆,其中包括位于全国各地的不动产价值3000万,以及吉利地产股票市值5000万,还有1888万的现金陪嫁。

    这样的大手笔,绝对在当时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嫁妆,也证明了他对女儿的偏爱。

    在李树富陪同下,韩皓走入宴客大厅,立即把全场目光聚焦过来,许多人都在猜测这个年青人的身份。

    “首富来了!”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韩皓的身份,一时之间许多人都站起来纷纷踮起脚尖看个究竟。

    走到婚礼正前方主桌的距离挺长,不少认识的人纷纷朝韩皓打招呼,他一出现就把当天新人的主角风头都抢了。

    今天可以说是浙海省内知名企业家的小型聚会了,许多有头有脸的富豪都来给李树富捧场。

    就在婚礼仪式前的闲聊之中,韩皓得知了发生在沪江市的富豪绯闻伤害案件。

    路桥大王在国内也算是一号人物,现在他的儿子以故意伤害形式开车撞人重伤,很快案情就在富豪圈子流传开来。

    “听说那年轻女的手段了得,让路桥大王铁了心离婚跟她双宿双飞。没想到却遭遇如此大祸,人被送往了沪江知名医院抢救。

    据小道消息说,那女的现在昏迷不醒,肋骨断了好几根,搞不成变植物人。另外还有半边脸因为被汽车底盘拖拽跟地面摩擦,血肉模糊估计毁了容。……”

    这样带着绯闻的案件总会勾起许多人的兴趣,一位自称知情人士如此介绍道。

    “自己儿子闯下如此大祸,所谓爱人又进了医院,手心手背都是肉,路桥大王当然心急如焚,据说出巨资让医院请专家保住女人的命。

    你们想想,人活着与否,可关系着将来定罪的情况,自己唯一的儿子犯杀人罪的话可得毁了一辈子。所以,就算是植物人,只要不死,便能减轻处罚。更何况,他儿子当时主动报了警。

    当前,路桥大王既得救人,还得想办法捞人。”

    看到围观的人群增多,知情人士爆出更多内幕。

    韩皓对这些绯闻不感兴趣,但碍于情面坐在主桌,不得不被动倾听。

    但是在听到有人问出这倒霉的女人身份时,“姓萧还留学回来在沪江居住”,这让韩皓心中冒出不好的念头,该不会是自己的熟人吧。

    借口到走廊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事情细节,韩皓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就此发生,那个绯闻案件的女主角即受害者,正是自己的老同学——萧芊妤。

    从对方介绍的情况看,跟刚才宴会上的知情人士所述相差不多。这个拿了自己500万的女同学,阴差阳错之际,现在正躺在冰冷的沪江医院中,恐怕将成为一位植物人。

    对植物人,韩皓并不陌生,自己当年父亲就因车祸昏迷过一大段时间,这才有了自己创业的经过。

    说实话,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何在自己眼中独立要强的女同学,自己年轻时曾经爱慕过的对象,竟然短时间摇身一变成为人们口中所谓手段了得的狐狸精。

    原本来喝喜酒愉快的心情,一下子被萧芊妤的悲剧弄得消失殆尽,韩皓心中百味杂陈,回到主桌上沉默不语。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韩皓心中对萧芊妤这个可怜的女人,冒出这样一句评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