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后续回音
    韩皓跟陈灵兮牵着手站在台上的照片,通过互联网传遍了整个中国,乃至全世界。

    据不完全统计,当天国内网络访问量比平时剧增了30,许多人都慕名而来观看这个被称为“王的女人”,是一位怎么样的幸运儿!

    “陈校长,今天我可能唐突了,灵兮还要在学校继续读书,麻烦校方能视情况多关照一二。”

    在离开学校前,韩皓跟华清大学校长如此拜托道。

    “放心吧,学校会综合考虑你们的特殊情况,不过我建议还是让陈同学正常上学。这几天正是风口浪尖,就先让陈同学请假休息几天,过了风头后再回来上课。”

    陈纯杰给出了不错的建议,他也留意到现在整个校园都翻了天。

    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开承认陈灵兮是自己女朋友,她身上的压力有如千钧,短时间内学校是不能待了,因此韩皓让其跟着自己一起回别墅避风头。

    “我暂时离开几天,麻烦你帮忙向辅导员请个假,过阵子我再回来看你们。”

    离校之前,陈灵兮对着舍友方依依如此嘱咐。

    “灵兮,你还会回来吗?我可舍不得你!”

    虽然一再猜测陈灵兮跟韩皓有关系,但亲眼所见到晴空霹雳的一幕,方依依还是无法消化这个事实。她总觉得陈灵兮就此会离开校园,过上跟自己不一样的生活。看到陈灵兮亲自跟自己告别,她的眼眶都红了,泪水忍不住流出来。

    “放心吧,咱们说好将来要一起晒毕业照,我很快就会回来陪你。”

    大学肯定要读完,这是陈灵兮和韩皓两人的共识。陈灵兮摸了摸方依依的头,安慰对方道。

    首富现身华清大学,留下了一个亿,但带走了公认的校花。一进一出之间,不知道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

    “我好像低估了大家对此事的关注,让你受委屈了!”

    单方面公开两人的关系,韩皓觉得对陈灵兮有些不公平,在回程的车上他向其道歉道。

    “从那天答应你开始,我就做好了所有心理准备。其实你主动公开我们的关系,你的压力更大。”

    陈灵兮倒是善解人意安慰韩皓道,欲戴其冠必承其重,要当韩皓背后的女人,自然要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只不过现在提前了一段时间而已。

    “毕竟我可是完成了许多女生追求的梦想,当上了国民老公的女朋友。”

    众目睽睽之下,韩皓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这足以表明对方的积极态度。因此,陈灵兮也不会在意太多细节,反倒拿国民老公这个称号开起了玩笑。

    “那你是否愿意再帮我一把,从国民老公的女朋友升级到未婚妻呢?”

    既然公开了关系,韩皓觉得干脆一步到位算了,反正他已经认定陈灵兮是自己的人生伴侣。

    “就算我想,但教育部不会同意,你可别忘记在校大学生可不能结婚,擅自结婚可会被开除学籍。所以啊,这个答案还得等到我拿到毕业证后再告诉你。”

    虽然口中说着拒绝的话,但陈灵兮忍不住的笑意还是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唉,教育部这个老古董,我有机会一定要大声呼吁给以大学生结婚的权利,为后来人谋福利,不让他们重蹈我们的覆辙。”

    韩皓故作正经,一脸惋惜的语气回答。

    历经了今天的大起大落,两人间的心理距离拉得更近,说话也更像情侣的样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齐天宇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学校大礼堂,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

    当初自己信誓旦旦让陈灵兮把她喜欢的人带到面前,自己有信心击败对方,但真正看到韩皓出现在陈灵兮的身边,他却无法鼓起跟其一争高下的勇气。

    韩皓,犹如一座大山,压得他无法喘气。自己犹如孙猴子,无法抵挡如来佛主的掌心。估计整个中国,都没有几个年轻人,敢于正面撩韩首富的虎须。

    他一辈子积攒的信心,就在一朝之间被韩皓弄得粉碎。

    通过陈灵兮在台上看韩皓的眼神,齐天宇得知那种爱慕的目光,正是自己看待对方的性质,她确实没有欺骗自己。

    “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同样很优秀。”

    当天陈灵兮在自己逼问下回答的话,回荡在齐天宇的脑海中。

    “原来自己才是那个不自量力的傻瓜!”

    低声呢喃中,齐天宇恨不得大醉一场,让自己彻底忘掉这一切。

    韩皓当然不知道自己现身,无形中给齐天宇造成的心理创伤。他能推测出陈灵兮肯定不缺追求者,他公布关系也有宣示主权的考虑。

    虽然他不在意,但不代表他不在乎。自己喜欢的女人,当然不喜欢有别人来打扰,也避免对方老做无用功。

    陈灵兮的母亲颜晓晨刚下班,准备到家里小区附近菜市场买菜,打算买条鱼清蒸为丈夫补补脑。她得知经科学研究,鱼肉含有让大脑恢复的有益物质,正好合适丈夫这样的脑力劳动者。

    正挑选着鱼,手机就响起,一看来电是自己的闺蜜老友打来。

    “哎哟,你女儿可真是能干。现在网上都吵翻天了,你赶紧回家上网看看。”

    颜晓晨正想问个究竟,对方却让她自己到网上看,只是满口恭喜的话。

    刚挂完电话,又有单位关系好的同事打来电话。

    话题自然还是围绕着自己的女儿陈灵兮,对方喊着要她请客,说她可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可一旦问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就卖起了关子,让她自己回家上网看。

    急匆匆挑选了鱼,顾不得手机一直响起,颜晓晨担心自己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一个劲往家里赶。

    回到家,打开网页一搜索自己女儿名字,顿时出现许多网页,“陈灵兮”这个词语跟“韩皓”紧紧连接在一起。

    打开热门网页,颜晓晨看到了自己女儿跟一个男人牵手的大幅照片,标题是“首富韩皓正式公布女朋友”。

    看了几篇报道,都说韩皓当着所有人的面,正式承认跟自己儿女陈灵兮交往,两人同乘一车离开了华清大学校园。

    “这……”

    颜晓晨发现自己想说话,却无法说出声,这样的信息实在太过骇人,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无法承受。

    一向来女儿都非常听话,当自己旁敲侧击询问她感情生活时,总是得到还是单身的回答。开学前还问了一次,陈灵兮说暂时不考虑这方面问题。

    没想到去了学校,就马上搞出这样大的新闻出来。

    怪不得所有认识自己的人都打来电话恭贺,说自己生了一个好女儿。韩皓是什么人,中国最有钱的超级富豪,女儿跟对方交往当然被许多人羡慕。

    此时,门口传来钥匙开门声,颜晓晨赶紧出来一看,原来丈夫陈其钊兴冲冲赶回来,看样子他同样知道了女儿的情况。

    “你知道灵兮的新闻没有?她怎么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首富搞上关系了?”

    颜晓晨心急如焚问道。

    “知道了,所以我才赶紧回家,刚才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唉,这下子真不知道是福是祸。灵兮这孩子太过单纯,我总担心她被人骗了。”

    陈其钊满脸愁容回答道。

    “怪不得当初灵兮回家时主动找我谈起了首富的事情,原来这一切都有征兆。”

    很快,夫妻俩一合计才知道陈灵兮恐怕早就有预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电话给女儿啊!”

    颜晓晨反应过来,招呼丈夫赶紧联络陈灵兮。

    可惜对面传来“对方已关机”的回复,陈灵兮把手机给关了。估计惹出那么大的事情,她可能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吧。

    “唉,万一将来被首富抛弃,将来再想嫁人就麻烦了。”

    一脸郁闷,颜晓晨自言自语道。

    回到首都别墅,韩皓发现自己的手机短信不断,还偶尔有电话打进来,许多都是恭喜的话语,老朋友们都恭贺他早日脱单。反倒陈灵兮的手机没有动静,一直安静地不像话。

    “哦,我把手机关了,打算清净几天,估计开机的话得被人打爆电话。”

    针对韩皓的询问,陈灵兮如此回答道。

    “我建议你打个电话回家吧,说不定你父母也着急找你。”

    还是韩皓考虑周全,让陈灵兮跟家里解释现在的情况。

    用座机打了父亲的手机,陈灵兮觉得跟父亲说话更容易沟通,她也想了解家里现在到底如何。

    正唉声叹气,突然手机显示010首都的来电,陈其钊赶紧接通了电话,听到了久违女儿的声音。

    “爸,我没事,现在正在京郊一处别墅内休息。我已经向学校请假了……”

    陈灵兮简单把自己的情况做了说明,因为她刚询问得知,父母已经知道自己的新闻。

    “他有没有欺负你?”

    陈其钊最担心就是女儿受委屈,因此特意问道。

    “没有,他对我挺好。哦,爸,韩皓说想跟您聊聊。”

    感受到父母的关爱,陈灵兮心里一暖,接下来照韩皓的意思把话筒交班。

    “陈叔叔,您好。我是韩皓,灵兮当前住在我这里避避风头,我已经跟陈纯杰校长打过招呼,他也建议灵兮先请假几天,等待风头过后再回去上学……”

    听到韩皓爽朗的声音,跟这位中国首富交流,陈其钊实在不知道要聊什么,只能任由韩皓说他来听。不过为了方便妻子,他特意开了免提功能,让对话完整呈现出来。

    从未想到会跟这样的大人物扯上关系,陈灵兮父母还未回过神来。

    “好吧,只能这样处理了,保持联络。”

    挂上电话后,陈其钊发现自己还是无法接受,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就这样被别的男人拐跑。

    “听上去,这位首富还挺好说话。你说我们要不要按他的建议,飞赴首都,亲眼看看他们的关系到底如何?正好陪一陪女儿,应对现在这一切。”

    颜晓晨如此提议,她还是不放心女儿一个人交给首富,生怕她吃亏。

    第二天,韩皓公司的股价就开始波动,不少投资者担心一旦韩皓结婚的话,将来公司的股权会分给妻子一半,到时出了什么问题例如闹离婚什么就不好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