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顺利当选
    ?fu???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中国人在温和的儒家谦虚表象下,骨子里蕴含着不服输的血性。

    其他省市分会纷纷报上了候选之人,大家卯足了劲,准备同场竞争一下。

    “大家都是修炼多年的老狐狸,黄、沈两人再如何被看好,也有不小心翻船的可能。不到最后一刻,谁敢拍着胸口笑!”

    某位家电行业的老总在获得提名后,不服气叫板道。

    在他看来,自己跟黄、沈两人实力差不多,自己资历比他们都老,更有资格获得工商联副主席的实力。他们会运作,自己也能运作,就看谁笑到在最后。

    在工商联高层内部,也想象不到这个空缺的副主席位置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和竞争,让许多知名企业家都抱着势在必得的姿态高调参选。

    这段大家时间电话、饭局猛增,都是围着将来投票工商联副主席的人选说事。

    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少参选者都抹不开脸面得罪人,人情关系一张网,大家都在其中无法挣脱。

    这也跟中国经济发展大趋势有关,gdp飞速发展,工商联的地位愈发重要。在某个地方或者某个领域做大做强后,大佬们自然有了争霸全国的意向,工商联就是最好的平台。

    可浙海省的人选出来后,犹如一颗核弹在整个工商界爆炸。

    “怎么他就报名参选了呢!怎么偏偏来了他呢!”

    不少候选人知晓浙海人选后,纷纷摇头叹息道。

    韩皓宣布参选的消息,一日之间传遍了全国。

    这个蝉联几届的首富,在国内可是闻名遐迩,上至六旬老翁,下到三岁小孩,都知道韩皓是中国内地最有钱的人。

    多年来热心公益的形象,加上大街小巷上到处可见中华集团的产品,韩皓一出山,立即把原本均衡的天平打破。

    此时,大家才发现,这个未满三十的年轻人,已经在商海搏杀多年,给人印象犹如沉在水中的巨鳄般深不可测。

    “这位爷,还真是神出鬼没,我算遍了全国的对手,就是没算到他会来参上一脚。

    真是麻烦了,原本我跟老沈势均力敌,许多摇摆不定的票数各凭手段,韩皓一来,不少人打算改变主意都把票给他了。

    但过江龙再猛,也得问问地头蛇同意不同意!来了首都,一山不容二虎,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

    黄鹏润摸着自己刚剃的光头,有些上火说道。

    就算明实力不如韩皓,但黄鹏润在首都可是混得很开,他打算各种手段齐下,跟首富好好斗一斗。

    同样在首都活动的沈文彬,得知韩皓参选后,心情压抑之余又有些兴奋。

    “原本我跟老黄胜负伯仲之间,孰赢孰败说不准。我客场作战,吃了一些暗亏。现在韩皓一来,反倒出现了新的转机!

    如果他们斗得两败俱伤,倒是给了我很大的机会。对比他们,我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大的优势就是年纪和资历,在他们还玩泥巴时我就已经踏入商海,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

    就算韩皓宣布参选,黄鹏润、沈文彬两人毫不退却,已经喊出的口号,犹如射出的弓箭,无法收回,只能硬撼到底了。

    韩皓最大的劣势就是年轻,不够稳重,他们两人打算在这点上多做文章,同时扬长避短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

    跟黄、沈两人以及其他候选人纷纷拜访各界人士不同,韩皓宣布参选后,并未主动走访拉票。来到首都,也只是拜会了自己的人生导师——胡一鸣。

    “你这次能主动站出来,我很是意外。工商联这个平台,许多人都把其当做是人脉秀场,但我相信你没有必要搞这一套。”

    胡一鸣在家里让老婆炒了两个菜,招待韩皓的到来。

    每次韩皓都会带来一些浙海省的土特产,不值什么钱但好拿出手,免得空手进门。胡一鸣遵循君子之交淡如水之道,并不喜欢厚礼这样的俗物。

    家宴显得简单又隆重,简单是因为就两三个家常菜,隆重是指关系好不到一定程度,别人不会邀请你进入自己的私密空间。

    胡一鸣的老婆在首都某高校干行政工作,唯一的女儿现在高中住校,明年也将迎来高考。

    简单扒了几口饭,填饱肚子,他老婆就借口离开,剩下两个大男人交谈。

    “原来是赵书记的意思,怪不得你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他的话也有道理,站在不同高度看待问题角度也不一样。

    实际上,你宣布参选后,其他人已经没有了机会。他们就算做再多的动作,也是无用功。你的确是当前国内最合适的人选,无论从民间还是官方角度看。

    你不要去学人到处公关走动,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平时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

    得知了韩皓参选的原因后,胡一鸣如此判断道。

    “官商在中国是绕不过去的话题,就算在美国,情况也一样。不过你要记住,官商不是红顶商人,而是人民企业家。

    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都必须是你以及企业坚守的底线。只要不越线,国家会一直是你事业做大的后盾。一旦越线,想必结果我不说你也明白!”

    韩皓年纪轻轻就取得了普通人难以企及的成绩,作为师长,胡一鸣必须时刻敲打自己的半个徒弟。

    “我明白,所以把为中华之崛起而造车放在了集团大门,每天路过时总会看到提醒自己。

    今后参与国际竞争,没有国家的支持,寸步难行。相比红顶商人,我还是愿意当个人民企业家更合适。”

    跟胡一鸣一起,韩皓可以说出许多心里话。

    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单单是他一个的事情,许多时候还得服从国家战略需要。

    连胡一鸣都看不懂韩皓突然的参选,其他人就更难以接受了。

    “再晚十年才是他的时代,怎么现在就急着登台了呢!”

    有人不解纳闷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向来韩皓对这些都游离在外,怎么就偏偏下场参与了!

    这样的疑问,许多人都有,等待韩皓本人的解答。

    很快,《浙海日报》刊发了一篇评论员文章,呼吁要给以年轻企业家更大的机会和平台,要着眼于未来,培养人民企业家梯队人才,为今后国家间的竞争做好规划准备。

    “要唯才是举,要推陈出新,要勇于担当!不要人为设限,不要固守陈规,不要害怕变革!”

    三要三不要的论述,让人读后印象深刻。

    紧接着,《人民日报》直接转载了这篇文章,并附上编者按,同意要改革国内人才选拔的弊端。呼吁大家要多做伯乐,为国家寻找各种千里马。

    虽然文中一字未提工商联,也没有提及韩皓,但稍微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官方在为韩皓站台背书。

    “这下子是彻底没戏了,上面的人也叫我别折腾了。再怎么折腾,都是徒劳。你看连国家喉舌都出来发话,我这个光头还是不要在大家面前晃来晃去了!”

    黄鹏润消息灵通,很快就知道自己无力跟韩皓来竞争。

    有些人和事可以用钱和用关系摆平,但得在一定规则之内,韩皓一来,这样的潜规则基本没有了市场。

    “糟糕,许多电话和饭局都被人婉拒,看来大家心中都站好了队。也罢,那么多年风雨过来,我也习惯了跟随时代趋势。输给首富,说出去也不丢人,形势比人强,低头也是一种智慧。”

    《人民日报》的文章一出来后,明眼人都知道韩皓背后站着强大的支持力量。

    沈文彬也甘拜下风,不愿意再出面摇旗呐喊。

    “唉,没戏了。跟黄、沈这些人还能争一争,韩皓除了年龄外,找不出任何弱点。工商联不像政府有满45岁的年龄限制,许多人早已经私下支持他当选。

    现在又有官方背书,连黄、沈都打起了退堂鼓,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跟首富竞争!”

    前些天还雄心勃勃想偷袭大干一场的某家电巨头老总,现在有些心灰意冷道。

    群雄混战,能者居之!

    本来一片混乱的局势,在韩皓参加后,显得异常明朗。

    无论谁都没有直接跟韩皓对抗的实力,就算其他几个候选人加在一起,也无法撼动其领先优势。

    本来还担心得罪人,工商联的高层们也乐意看到韩皓下场,投票选择他就不会招惹来非议,更何况现在有更高层次的意思在内。

    在其他候选人纷纷宣布主动退出让贤的背景下,韩皓近乎以全票的优势当选,补缺工商联副主席职位。

    他成为工商联自成立以来,最为年轻的副主席,也是那么多年来最年轻的执委,创造了多项记录。

    更有意思的是,作为虎山商会会长的韩永福,名义上要接受工商联副主席韩皓的领导。儿子领导父亲,说出去也成为民间的一段佳话。

    当然,在韩家,名义上还是韩永福这个父亲说的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