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新的回礼
    “快看,你们家的大帅哥当官了!”

    舍友方依依看到网页上韩皓当选工商联副主席的报道,赶紧叫陈灵兮过来。

    自从公开了韩皓女友的身份后,陈灵兮回到学校低调了许多,她辞去了一切跟学生工作相关的职务,安心当一位普通的大学生。

    幸好学校特意照顾,为她创造了良好的求学环境,因此陈灵兮的求学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但还想再像以前般是不可能,她就算再低调,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围观的焦点,毕竟韩皓首富女朋友的名头太响了。

    有得就有失,陈灵兮甘愿充当韩皓身后的女人,就得放弃许多原本的精彩。聪明人知进退,陈灵兮虽然年纪不大,但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毕竟,全国可是有许多女性同胞等着看她的笑话。

    除了必要的交际,基本陈灵兮保持着宿舍、教室和图书馆三点一线的生活,努力让自己淹没在芸芸学子之中。

    可毕竟顶着首富女友的名头,还是学校学生会的前元老,因此许多师弟师妹举办活动的赞助项目时常找上门,请陈灵兮帮忙一二。

    大学内搞各种活动,拉赞助是少不了的流程。好心帮忙一次过后,许多拉不到赞助的活动最后都要到陈灵兮手中转一圈,希望能从首富身上薅羊毛。

    “支持母校活动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师弟师妹们积极乐观有想法,举手之劳帮上一把也无妨。正好,也让你有些事情做,提前适应社会生活。”

    在聊天时听了陈灵兮的转述后,韩皓大手一挥,批了一笔钱用作赞助基金,专门给她支配,用来赞助各种华清大学的学生活动。

    韩皓心知公布对方身份后,陈灵兮牺牲了许多发展空间,刻意在校园内保持低调。不然按照她的实力,很可能在本学期问鼎华清大学本科学生会主席的宝座,走出自己灿烂的求学生涯。

    还有一个考虑是今后在公益上,韩皓需要一个代理人帮忙,看上去陈灵兮是最好的人选,正好现在让她练手。

    “你可以在校园招人组建自己的基金管理团队,每次赞助款项的去向都要清晰,还有赞助项目的效果得记录在案,年末我可是要派人进来审计。”..

    就这样,一个叫“华清之春”的助学基金正式成立,将由陈灵兮负责高达00万款项的调配。

    每天短信联系,三天保持一次电话联络,这是陈灵兮跟韩皓两人间的相处之道。

    一是因为韩皓真的太忙了,经常全国乃至全世界满地跑。二是陈灵兮需要继续读书,恢复一位大学生的正常生活。如此导致两人见面的时间很少,基本是通过手机保持通讯。

    陈灵兮早就从跟韩皓电话中知晓了其当选工商联副主席之事,不过方依依这样大呼小叫,她还是很善意地配合对方解释一通。

    “不是正式的官职,只是协会的管理者,跟我们学生会性质差不多。他属于不驻会的副主席,也没有工资可领,只算是兼职。”

    “啊,连工资都没有,幸好他是首富,不然怎么养家糊口。”

    方依依这番话,让陈灵兮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刚好,此时手机响起,陈灵兮一看是韩皓的号码,顿时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拿起手机走到阳台接听。

    说曹操,曹操到。

    方依依一看陈灵兮这副喜上眉梢的表现,就知道来电话的是何方神圣了。

    “明天周末,我带你到一个好地方玩,具体哪里现在保密,到学校接你时再公布地点。届时还有另外一个惊喜等着你。”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韩皓一番话让陈灵兮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一想到明天能跟对方见面,还是让她满心欢喜。

    “远吗?我要准备行李吗?”

    为了稳妥起见,陈灵兮还是追问了一句。

    “嗯……不是很远,一个半小时路程吧。”

    思索了一会,韩皓回答道。

    听到只有一个半小时,陈灵兮在脑海中飞速思考,把首都周边的著名景点飞快过滤了一遍,估计地点就在首都附近。

    挂上电话,许久未见对方,陈灵兮也想给韩皓一个惊喜。自己收了不少他送的礼物,这次得轮到自己还礼了。

    正好下午没课,陈灵兮就拉上方依依一起到首都著名的国贸商圈逛一逛,打算为韩皓挑选一块手表。

    细心的她,留意到韩皓手上没有佩戴手表,有时会拿手机出来看时间,正好一块手表最为适合当成回赠的礼物。

    繁华的国贸商圈是首都成熟的商业中心,汇集着许多商场购物广场。

    来到手表专柜前,看见进口品牌手表动辄过万的售价,还有像劳力士标价十几万,方依依觉得自己来到了另外的世界。

    “这太贵了吧,你不会想买这里的手表吧?”

    她小声问了一句陈灵兮,心想反正自己是不会用家乡一套房的钱来买下一块手表。

    “不是,我也觉得太贵了。我找人问问有没有我想买的牌子。”

    知道进口表昂贵,但真正来到柜台前看到价格后,陈灵兮也感叹买不起。

    女店员一看这两位背着小书包女大学生般打扮的少女,就知道她们只是来看看,并不是自己的销售对象。

    时常有许多好奇的市民进来欣赏名表,女店员也早见惯不怪,反正看看也不要钱。

    突然看到其中一位漂亮的女生朝自己招手,女店员心里一愣想该不会自己看走眼了吧。按照她的经验,敢于镇定自若招手的顾客,基本都会有能力购买这里的产品。

    脸上露出职业的微笑,她快步向陈灵兮面前走过去。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走近一看陈灵兮气质不凡,女店员越发感觉对方可能大有来头,她的态度更加和蔼热情。

    “我想问一下,沪江牌手表你们这里有卖吗?”

    陈灵兮一番话,犹如冷水泼了对方一身,顿时让女店员清醒下来。

    沪江牌手表曾经是中国轻工业的王牌,创下过.2亿只的销量记录,是六、七十年代人结婚三大件之一。一直到90年代初期,每四个佩戴手表的中国人,其中有一人戴的是沪江牌手表。

    但在改革开放后,伴随国外电子表、石英表以及高档机械表的冲击,沪江牌手表因为款式陈旧逐步被市场淘汰,现在日子距离辉煌时一落千丈。中国手表市场也被瑞士和日系品牌攻占,国产手表没落下去。加上bp机、手机的兴起,手表计时功能被它们取代,市场空间进一步削减。

    “很抱歉,沪江牌手表我们这里没有,如果你真有需要可以到其他地方看看。”

    白忙活了一场,沪江牌手表早已经退出主流市场,售价只有两三百元不到,根本不会在这里专柜销售。能进入这里至少需要在数千元起步,上不封顶,女店员心里默默念道。

    “那麻烦你了,我们再到其他地方看看吧。”

    陈灵兮带着歉意说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的父亲就常年佩戴着一块沪江牌手表,从小受到熏陶,其便打算选购一块同品牌手表送给韩皓。

    这样矛盾的表现在刚才的女顾客身上出现,让女店员很是疑惑。明明直觉感受到对方是具备实力购买的潜在顾客,但实际上她却只能承受国产手表的档次,这让女店员一时之间无法判断。

    走了好几个商场,几乎把腿跑断了,陈灵兮两人才在一处偏远的柜台看到了沪江牌手表的踪影。

    经过了解,这是首都仅存为数不多的销售点之一,沪江牌手表处境可见一斑。

    恰巧有新货上架,沪江牌手表模仿瑞士品牌,弄了一批高端机械表来试水市场。

    陈灵兮挑选一番后,选了一块蓝钢夜光指针,透底表背的黑色经典商务手表,搭配在手上显得尊贵雅致。

    打完折扣,只要不到500元,符合陈灵兮的心理价位,她的奖学金可以负担得起。

    次日一早,陈灵兮背着书包来到校门口,就看到韩皓早已经等待在车外,笑着招手示意她过来。

    “在短信上你说也要给我一个惊喜,到底是什么?”

    上了车,韩皓首先发话问道。

    “这是我昨天挑选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就当做是对你的回礼吧。”

    陈灵兮从书包小心翼翼拿出礼盒,递给了韩皓。

    打开礼盒,映入眼帘的是一块黑色手表,韩皓发现上面“沪江”的品牌字样,大概估计到表的价格范围。想必,陈灵兮估算了自己所送礼物的价格,回赠了相当价位的礼物。

    “谢谢,我很喜欢。帮忙参考下,我戴在手上好看不?”

    韩皓立即把沪江牌手表戴在左手上,还晃了两下,让陈灵兮评价一二。

    果然自己眼光不错,这块手表完美映衬了韩皓的气质,显得典雅庄重。

    “本来人是59分,戴上手表加上分,刚好及格!”

    在两人单独相处时,陈灵兮调皮的一面愈发常见,在她的手腕上赫然戴着韩皓从伊朗带回来的银饰绿松石手链。

    自己的答案率先揭晓,但韩皓却对今天目的地闭口不谈,只说待会就能揭开谜底。车辆一路行进,最终来到了首都机场的一处机库,陈灵兮见到了韩皓口中的另外惊喜。

    “怎么样?够惊喜了吗?”

    站在一架私人商务飞机前,陈灵兮看着上面的“兮皓号”三个字,有些不敢置信。

    之前韩皓打算购买一架私人商务飞机使用,正好在庞巴迪有一架中东客户订购后无力缴纳尾款的“全球快车”定制机,看到性价比不错他就掏钱买了下来,正好节省大把等待时间。

    接近3.5亿人民币买下来的“兮皓号”,拥有全球最宽敞的商务机客舱,里面办公区、娱乐区和休息室、行李舱区划清晰。八张大沙发般的座椅,提供给人空中豪华商务舱的舒适享受。座椅还可以无缝拼接当床,方便长途飞行时休息使用。客舱内拥有先进通讯系统、空调系统和办公设备,其中卫星通讯系统可随时与全球各地的电话、传真、网络联系,是名副其实的“空中办公室”。

    韩皓买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厂家把“兮皓号”三个汉字喷上机身,代表属于自己爱情见证的礼物。

    以此同时,陈灵兮也从韩皓口中,得知此行目的地需要的一个半小时,是用飞机航程来衡量,并非自己之前猜测的范围。

    “今晚,‘宋’将在汴京上市,我们一起飞到现场观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