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巨大打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爸生病住院了,你赶紧回来!”

    韩雨带着哭腔的话,犹如巨锤般重重砸在韩皓的心头。

    一向来父亲的身体都挺不错,为何突然间就要住院。想询问具体情况,但韩雨只说让他马上赶回家。

    私人飞机无法及时起飞,申请航线至少要等到明天中午才获批,韩皓阴着脸心急如焚购买了最快的航班飞回江州。在起飞前,他打过母亲的电话,却发现一直没人接。

    这个信号说明情况不是很妙,不知道到底家里发生了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父亲韩永福到底身体怎么样!

    一向来沉稳的韩皓发现自己此刻心浮气躁,他不得不闭目养神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在飞机上的两个小时,是韩皓有史以来最难熬的两小时之一,他不断在心中猜测结果,又不断推翻自己的臆想。

    家人是他心里的柔软所在,父母亲抚养自己长大,见证了自己一路来的成长,未能享什么福也没看到自己娶妻生子,希望千万不要发生什么事情,韩皓在心里默默祈祷。

    到江州机场降落,车队已经待命准备好,韩皓一下飞机就立即坐车风驰电掣般赶回虎山。

    他再次拨打姐姐韩雨的电话,想问现在情况到底如何?

    “情况已经稳定,妈叫你路上小心,你直接到虎山人民医院就好。”

    尽管韩雨说出了上述这番话,但韩皓却依旧放心不下。

    车队打着双闪开得很快,已经超过了高速公路限速,韩皓已经顾不得太多,红着眼只求能第一时间来到虎山人民医院。

    平时3个半小时的路程,只花了2个半小时,足以说明车队行进的速度有多快。

    终于看到虎山人民医院的招牌,韩皓一直紧绷着的心略微放松,他不等车停稳就解开安全带跑下车,急匆匆向医院大楼跑去。

    用手机拨通电话,询问韩雨到底在哪个病房,听到姐姐说还在急救室,韩皓赶紧向其奔跑过去。

    一到走廊,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海州市长丘孟桐竟然出现在这里,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位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

    在门口椅子上,姐姐韩雨和母亲王桂芬正相互搀扶在一起,旁边还有几位韩皓脸熟但叫不出名字的婶姨陪着。

    “丘市长!”

    韩皓简单打个招呼,顾不得寒暄,就赶紧来到母亲和姐姐面前,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都怪我,没管好他……”

    断断续续从母亲的嘴里,以及姐姐韩雨的补充,韩皓得知了事情的缘由。

    年末作为虎山商会的负责人,又是首富韩皓的父亲,许多年会应酬等着韩永福参加。只要他到场,仿佛整个会议档次就上了一个台阶,因此对方都亲自出马邀请。

    当天他一连赶了三次场,喝了不少酒,终于在最后一轮酒席上突然倒下,无法直立站起来,伴随流口水以及失语征兆。

    幸好有人见多识广,知道这是脑溢血的特征,赶紧招呼人把他第一时间送到虎山医院抢救。

    以前出过车祸被撞伤过大脑,现在又不加节制饮酒,韩永福逞强之余终于惹出大麻烦。

    送到医院时,他已经完全昏迷,情况变得很严重。急诊医生通过ct发现他脑部有一处出血点,附近已经有25毫升左右的积血,赶紧打管引流抽出来8毫升,但剩余三分之二无法处理,必须要进行开颅手术。

    虎山医院只是一家县级市医院,对脑溢血这样需要开颅的高危手术无法进行,何况对象还是首富的父亲,生怕出了问题被追究。只好先做保守治疗控制病情,并且向上请示领导汇报。

    韩皓在虎山,乃至浙海以及全国,都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他的父亲现在危在旦夕,确实算是重大突发事件。

    医院第一时间上报到卫生局,卫生局再到虎山政府,虎山政府又转到海州市政府,直接反馈找到了市长丘孟桐。

    “赶紧找最好的专家帮忙抢救!要不惜一切代价!”

    丘孟桐一听,赶紧表态道。

    “情况非常严重,市医院派来支援的医生表示水平不够,得马上到沪江市请脑科知名专家帮忙,必须在3小时内动手术。时间晚了话,情况就不妙了。”

    卫生局的领导结合各种情报后如此汇报道。

    沪江市到虎山开车至少需要5个半小时,就算联系好专家马上出发,时间上也赶不及。

    韩皓如今正在飞机上无法联系,到底如何处理这件棘手事情就摆在丘孟桐面前。

    汽车走不了,不代表飞机不行,韩皓可谓是海州市的财神爷,也是自己的老朋友,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帮忙到底,丘孟桐在心里琢磨道。

    事到如今,特事特办,只有用军机来空运,这需要更高层次的协调。

    因此,丘孟桐直接把电话打给了浙海一把手赵国平的秘书,把韩皓父亲出事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着重强调急需军机运送专家从沪江直飞虎山进行开颅手术。

    一听跟韩皓有关,秘书赶紧把事情向赵国平汇报,说首富的父亲正等着飞机空投专家救命。

    赵国平跟一般省委一把手不同,他身上还兼着军队的职务,调配军机的话还真比别人方便。

    ”救人要紧,你联系沪江那边的专家待命,我打电话调配直升飞机。”

    权力就是调配社会资源的能力,赵国平一句话,就能马上让沪江的专家乘坐直升飞机在两个半小时内抵达虎山,开始为韩永福进行开颅手术。

    想不到自己父亲的病倒,不但惊动了市长,还把省里一把手牵连进来。韩皓不由在心里暗道侥幸,要不是自己拥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换了别人恐怕只好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病魔夺去亲人生命。

    现在急救室的灯还亮着,从沪江市赶来的专家们已经进行了1个多小时的手术,至少自己的希望还在延续着。

    “大恩不言谢,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你都帮了我们家很大的忙。”

    了解事情经过后,韩皓得亲自感谢一直为之奔走的丘孟桐。

    “朋友有难,义不容辞。既然你来了,我就不用守在这里,手中还有一些公务要忙。我让小陈留下,帮忙协调关系,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他。老韩吉人自有天相,你尽管放心。”

    当前局势已经稳定下来,该做的都做了,韩皓也已经回来,结果如何只能看老天的安排。丘孟桐让秘书留下,自己先走一步,他确实还有公务要处理。

    一家三口守在急救室门外,韩皓好像又回到十年前的夏天,当时老天给了韩家一次好运气,父亲最终没事醒了过来。

    看到韩皓回来坐在旁边,韩家母女两人仿佛有了主心骨,不再像刚才般无助。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一个小时后终于手术室的灯光熄灭,主刀的专家以及他的团队鱼贯而出。

    “大夫,病人情况怎么样?”

    一见他们出来,韩皓赶紧上前焦急地询问。

    “不辱使命,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但今后恢复如何,还得看情况而定。另外,你们家属要做好病人卧床和无法正常行走的心理准备。”

    一看见韩皓,主刀的专家才明白为何自己能从沪江被急匆匆请来虎山。之前,他只知道有一位重要的病人等着自己手术,没想到竟然是首富韩皓的父亲。

    “多谢您和团队的妙手仁心,待我忙完这事,必定会亲自上门道谢。”

    韩皓心知对方需要休息,毕竟刚主刀手术费神费力,如此感谢道。

    只要能救回父亲的命,卧床和无法行走都是小事,韩皓知晓脑溢血后的并发症。

    得知韩永福保住了性命,王桂芬呆滞的眼中终于展露出光芒,她下定决今后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丈夫沾酒,回去就把家里所有的酒瓶都砸了。

    “辛苦你了!”

    韩皓走到姐姐韩雨跟前,特意说道。

    这次意外,在自己没回来前,一直是韩雨在支撑局面。

    “等这件事过去,我找人问问,看看庞爱国能不能减刑尽快出狱,希望他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走回正道。”

    父亲的遭遇,让韩皓再次体会到亲情的宝贵。

    姐姐韩雨一直苦守不愿意离婚,他便看着姐姐的面子上能否疏通关系,让庞爱国早日出来。

    “嗯——”

    韩雨抹了抹眼角,她等弟弟这句话已经许久时间了。

    没有韩皓的发话,庞爱国基本无法翻身。

    韩皓还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赵国平,通报了手术成功的情况,并且感谢对方这次的出手相助。

    “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用专门来感谢我。希望你今后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也能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赵国平婉拒了他提出登门感谢的请求。

    尽管韩永福被送进去icu观察,但韩皓还是决定在医院守着,希望能让父亲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在身边陪伴。

    子欲孝而亲不在,自己差点就经历这样的悲剧,韩皓打算今后多抽出时间陪伴父母家人,免得留下什么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