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共同面对
    时间已经过去24小时,手术后的韩永福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韩皓也一直待在医院日夜不离守着。

    俗话说,12年一个生肖轮回。

    1993年正是农历鸡年,当年韩永福车祸重伤导致儿子韩皓迫不得已接过家里重担。一晃12年过去,在2005鸡年又到来之际,他再次突然倒下,给正准备喜迎新年的全家人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故意跟韩家开的一个小玩笑。

    两次几乎同样糟糕的情况,所不同的是,12年前韩皓还是一穷二白的愣头青,现在他已经是身价百亿的超级富豪,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医院特意为韩皓准备了贵宾护理间住宿,里面犹如宾馆般,设施一应俱全。原本他打算让父亲跟着专家转院到沪江市大医院,但对方表示病人现在最好是休息静养等待苏醒,就算到了沪江跟在虎山也一样。而且长途转院的话,运输条件很不方便。如此,韩皓才把转院的念头作罢。

    尽管心急如焚恨不得父亲立即醒来,但韩皓还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自己一乱的话,周围人也会受到影响。

    尤其母亲和姐姐两人,把自己当成了主心骨,韩皓必须让自己扛起所有的压力来替她们减压分担。

    父亲这个样子,在母亲和姐姐两人抹眼泪时,韩皓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哭一顿,但他做不到,必须表现出坚强的一面,就因为他是一家之主。

    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却对生老病死这样的情况束手无策,韩皓再一次感到了无力感。上次拥有这个感觉,还是在宋卿意外离开之时。或许,这就算上天时不时提醒渺小的人类,尽管春风得意,但必须要有所畏惧,因为你并不是无所不能。

    “颅内出血点已经止住,依照经验,病人一般会在72小时内苏醒过来。”

    离去前,专家说了如此一番话。

    自此,韩皓所能做的事情就算等待,守候父亲的醒来。

    韩永福意外的情况很快就传开,天南地北的好友都知道打电话可能不便,因此都通过手机短信向韩皓表示慰问。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构筑起一张遍布全国的关系网,手机也不时响个不停。

    所以,他便让秘书拿着自己的手机,一一回复别人的好意。

    “老板,您的私人短信。”

    一看短信名头,正是未来老板娘的名字,秘书赶紧把手机递给了韩皓。

    陈灵兮已经回到渝州准备跟父母一起过年,每天晚上都会跟对方简单聊几句话,但从昨天开始突然间韩皓失去了音讯,她便主动发短信过来询问情况。

    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但韩皓想了一会还是主动打电话过去,向陈灵兮简单说明了这边的情况。或许,潜意识中,听一听陈灵兮的声音,可以减轻自己的压力。

    “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注意保重身体,不要太过担心了。”

    没想到韩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陈灵兮能够体会到现在韩皓的糟糕心情。但相隔千里,她现在也只能是尽量说些好话来安慰心爱的人。

    挂上电话,韩皓感觉自己压抑的心情好了一些,一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不出作用不一样。

    算起来,他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合眼,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这个时候感觉到困意袭来。去icu看了一圈,发现父亲情况还是老样子。吩咐秘书帮忙随时留意父亲的情况,韩皓打算趁此机会睡一个小时,因为眼皮实在顶不住了。

    人一沾床,他就马上发出了呼声,韩皓的身体疲惫到了极致。

    “让他多睡一会吧,这两天最辛苦就是他了。他醒来后,我会解释说是我的主意。”

    母亲王桂芬看到儿子呼呼大睡,想起他日夜兼程赶回来后就主持大局,无论是跟医生讨论病情,还是协调各种关系,都是韩皓一个人拍板做主。后来还亲自守在icu前一天一夜,这早就超出了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极限。

    预定好的一个小时到了,秘书刚想叫醒韩皓,但被王桂芬阻止,她想让儿子多睡一会。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一晃7个小时过去,躺在床上的韩皓浑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之事,犹如一个婴儿般熟睡。

    他梦见又回到了童年,父亲外出回家拿着刚买来的玩具逗自己,他跟在父亲的身后追呀追……

    天色已黑,一辆挂着江a牌照的出租车,风驰电掣开进了虎山医院大门。

    打开车门,风尘仆仆的陈灵兮背着书包走下了车。

    挂完电话后,她自己也觉得安慰韩皓的语言有些乏力,这个时候她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陪在对方身边,跟他一起共同面对未知的各种局面。

    所以,陈灵兮没有告知父母,便一个人前往机场,搭乘最快飞往江州的航班,打算用实际行动来支持韩皓。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她都会坚定守在他的身边。

    在起飞前,陈灵兮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他。

    “唉,真是女大不由爹娘!”

    一向来独立有主见的女儿如此行动,又得知了韩皓的父亲出了意外,陈其钊在千叮万嘱女儿注意安全后,只能如此感叹。

    渝州飞到江州花了2个小时,从江州打车到虎山又花了3个半小时,从离开家门,加上零碎时间陈灵兮花了7个多小时在路上颠簸,终于来到了韩皓的身边。路上看着的士价格表在不断刷新着数字,这是她有史以来最大的打车金额,但陈灵兮却丝毫不在意,因为这个时候时间比金钱更重要。

    早一分钟到达,她就能早一分钟陪在韩皓身边。

    通过护士台,她知晓了韩皓所在病房的位置。本来护士不想告诉她,但经身边的人提醒才知道陈灵兮就是首富公开的女朋友。

    来到贵宾护理间,守在门外的保镖一看见她,都大吃一惊,因为没有接到指令她会到来。因为提前知晓的话,韩皓一定会安排人前去迎接。

    “阿姨好!”

    看到眼前的姑娘落落大方跟自己打招呼,王桂芬心想真人好像比自己在报纸上看到的图片要更好看。

    “从那么远的地方赶过来,你真是有心了。你叔叔还在重症病房没有醒,不过情况还算稳定。”

    得知陈灵兮是刚从千里之外的渝州赶来,见面首先问起丈夫的病情,脸上关切的神情不像假装,王桂芬对她印象很不错,是个懂事的姑娘。

    “他呢?”

    没看到韩皓的身影,陈灵兮张望着问道。

    “还睡着呢,这两天把他累坏了。”

    在王桂芬的带领下,陈灵兮看到了躺在床上酣睡的韩皓。

    蓬乱的头发,稀疏的胡渣,还有一副大花脸,都说明眼前的男人真是累坏了。

    “有热水吗?我来替他擦一下脸。”

    心疼之余,陈灵兮看见一旁的毛巾和脸盆,轻声问道。

    韩皓梦见自己躺在草地上,看着蔚蓝的天,旁边有几个身影在走来走去,一会是宋卿,一会又变成了陈灵兮。阳光照射在脸上,感觉火辣辣,突然间又下起雨来,感觉身上**。

    顿时在梦中想起来自己还身处医院,父亲还昏迷不醒,韩皓睁开了眼睛,看到洁白的天花板,紧接着看到陈灵兮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原来是梦中梦,韩皓用力甩了甩头,像让自己清醒过来。迟钝的大脑开始运作,他知道陈灵兮身在渝州,不可能出现在自己床前。

    “你醒了?”

    未能驱散陈灵兮的身影,反倒她还活生生出现在眼前,韩皓觉得自己依旧身处梦中。

    自己跟陈灵兮确定关系后,他梦见对方的身影不在少数。

    于是,他伸出手朝陈灵兮胸部一抓,好几次在梦中他感觉要做出这样动作时,就会在梦中醒来了无痕迹。

    感觉很是柔软,对方胸前不高的凸起,给自己平生以来从未感受过的舒服,比馒头或者气球的手感要好上一百倍。

    “咦,这个时候怎么没醒过来,自己还能看到陈灵兮脸上害羞和奇怪的表情,是如此生动和形象。”

    韩皓在心里纳闷之际,只听到嗯哼一声,摇摆头往另一侧望去,发现了母亲王桂芬的身影,她正尴尬地朝门外走去。

    有了老婆忘了娘,一睁开眼就做出如此不合时宜的动作,这让王桂芬觉得屋内自己属于多余之人。

    “我去给你倒杯水。”

    感觉到韩皓好像没反应过来,还暗自用力又抓了一把,脸上红透的陈灵兮后退一步,转身借口倒水摆脱了刚才极为尴尬的一幕。

    如果光两人私下这样还好,但正巧被王桂芬把所有一切都尽收眼底。

    “原来这不是做梦吗?你这么来了?”

    晕沉沉的韩皓发现了自己搞错了对象,一觉醒来后陈灵兮就在自己身边。

    “担心你,过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看见王桂芬已经离开,还特意带上了门,陈灵兮边倒水边回答道。

    “真是辛苦你了!”

    清醒回来的韩皓,知晓陈灵兮从千里之外来到自己身边,感慨说道。

    不知道是好好睡了一觉,还是陈灵兮在身边,韩皓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可以面对任何考验。

    又过了几个小时,有好消息传来,韩永福终于睁开眼,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