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政协提案
    从身无分文突然摇身一变成为资产过亿的富婆,这样的身份转变让陈灵兮即使再心大也一时恍惚不已。

    本以为韩皓给出的聘礼清单只是例行的随礼,没想到上面写满了自己的名字,陈灵兮得知聘礼真正价值后感觉实在太过吓人。

    不动产、股票还有现金存折,初略估算就超过一个亿,韩皓的大手笔让陈家震惊不已。

    就算以后真的跟韩皓离婚,光是这些聘礼就足够陈灵兮生活无忧了。

    “我们夫妻俩都老了,习惯了粗茶淡饭过日子。这些聘礼上的东西我们一个都不要,全部给灵兮当嫁妆。希望今后你能善待灵兮,兑现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

    陈其钊见大局已定,默默在心里接受了韩皓这个女婿,同时也表明自己并不在乎对方的财富,全部把聘礼以嫁妆形式返赠回去。

    “爸、妈,你们放心吧,灵兮跟着我保证没人敢欺负她,有我一口吃的她就饿不着。”

    韩皓可是打蛇上棍,直接改口叫起了爸妈两字。想不到,堂堂中国内地首富,脸皮厚起来也是不甘人后。

    虽然听起来很别扭,但陈其钊夫妇俩还是接受了韩皓这个主动上门的准女婿。

    从陈其钊手里,韩皓接过了写有陈灵兮生辰八字的红纸,回去后他会交给母亲由她去找人挑个好日子,正式把订婚仪式办了。

    女婿第一次上门,当然得做顿好吃的招待,陈其钊夫妻俩外出采购,决定准备一次家宴款待韩皓的到来。

    “你准备的聘礼太过吓人了,其实我跟你一起并不图别的东西,看重的是你这个人。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清水煮饭我也愿意!”

    趁家里只有两个人之际,陈灵兮认真对韩皓说道。看着刚才韩皓跟父亲两人犹如谈生意般在商量聘礼,陈灵兮觉得很不适应。

    “我相信你的说法!”

    韩皓看着陈灵兮纯净的眼神,知道她说的都是心里话。

    “不过堂堂首富,只用几块钱就把你娶进家门,传出去让人笑话。我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做了我的女人,绝对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用钱买不来幸福,但是用钱可以让许多人闭嘴!”

    对陈灵兮,韩皓可是不愿意让她承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你呀,越来越霸道,就是披着羊皮的狼,行着扮猪吃老虎的举动。”

    男人的霸气会给女人带来强烈的安全感,因此陈灵兮虽然嘴上征讨韩皓,但内心却是十分欣喜自己找到了好的归属。

    “那我就霸道来学一学知识,好几天没复习,感觉整个人都生疏了!”

    看着日夜思念的佳人就在眼前,韩皓不由一把搂过陈灵兮,继续两人的“学习”之旅。

    ……

    带着陈灵兮的生辰八字返回虎山,果不其然韩皓父母一听双方决定订婚,高兴地不得了,就连躺在病床上的韩永福也用流着口水的嘴巴连说了几个好字!

    过不了几天,江州乃至浙海省内知名的法学专家都被请到了中华集团总部,韩皓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就为了一件大事。

    大家以为是事关中华集团机密的大事,是要同什么对象打官司或者同等分量的事情,没想到来了会场发现大相径庭。

    “各位前辈,大家好。我找大家来,想咨询一下大学生不准结婚的事情,是不是跟现行国家法律相悖。”

    当选了工商联副主席,自然韩皓也被推选为新一届的全国政协委员。每年的两会都是全国各界人士建言献策的场合,作为新当选的政协委员,韩皓打算自己的首个提案就是在校大学生能否结婚。

    依照《婚姻法》规定,男22女20岁,就可以注册结婚。但现行教育部规定,大学生结婚一律开除学籍。这相互矛盾的地方存在多年,一直没人能较真对待。

    在场专家都知道韩首富交了一个大学生女朋友,没想到他竟然在大学生结婚问题上如此较真。

    “我知道大家的心思,就连我这样的人都受困于此,怕是之前有许多乃至今后还有更多的有情人重蹈覆辙。因此,于公于私,我都打算把这个不怎么符合和谐社会观的矛盾处理掉。

    两会即将召开,我打算就这个问题发起提案,不知道在座各位意下如何?”

    在法学领域,韩皓只能算是门外汉,因此他发起的此次研讨会,希望能从法理角度为自己的提案保驾护航。

    “《婚姻法》是国家法律,而教育部的规定只是部门自己的规章,连法律都算不上。严格意义来说,不允许大学生结婚是违反国家现行法律规定的行为。依法治国,提了两千多年,现在还在不断强调,就可以知道法字说起来容易,但是落实起来难上加难!

    其实你找任何一个有法律基础的学生一问,都能明白这样的道理。但是就是这不合理的规定存在了那么多年,必然有它的客观原因。说实话,随着社会进步,这条不符合时代要求的规定确实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

    一位上了年纪的法学专家如此回答道。

    普通人可没有实力来硬憾教育部这样的庞然大物,但这次换了韩皓出面可就不同。

    同样的问题,经由不同人的口中说出,受到的重视程度自然不相同。

    以前也曾有过这样的讨论,但反对的观点还是占据了上风,生怕允许结婚后大学生们就不好好学习,还可能引发例如抚养小孩、缺乏经济来源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教育部便继续维持这样的规定。

    “同辈的人辍学外出打工可以结婚,反倒一直读书进了象牙塔的却没有这样权利。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想法,法律应该一视同仁而不应区别对待。我觉得应该把选择的权力交还到大学生手中,将来发生的任何后果,想必他们作为成年人都有坦然接受的觉悟。”

    韩皓一番话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所以我才说时代在变,我们这些老古董也得跟上时代的步伐。你们这些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没有像我们背着旧时代遗留下的坛坛罐罐,更加自信和独立,思维也越发和国际接轨,是新一代的共和国建设者。

    你们可是赶上了好时代,改革开放迄今为止已经27年,足够容纳下新一代人接班登上历史舞台了。

    不准大学生结婚是1981年出台的规定,距今已经有20多年的时间,此后虽然不断修改但宗旨未变,就是不允许婚姻现身大学校园。以前合适的规定,放到现在已经不再合适,这是许多人的呼声。既然如此,相信有人振臂一呼,想必教育部自然也顺水推舟就此废除不准大学生结婚的规定。”

    现在韩皓打算牵头,集合社会力量呼吁,很有可能会把这个过时的规定废除。这位老专家当场表示对韩皓提案的支持,并愿意从法律层面执笔。

    果然,当韩皓向媒体公布自己政协第一个提案是关注大学生结婚权利的时候,立即引爆了全国人民对此进行大讨论。尤其是事关自己切身利益的大学生们,在网上不断发帖,要求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就算是我没有女朋友,但我也誓死捍卫自己结婚的权力!可能我在校园时看不到这一天的到来,但我希望能够为师弟师妹谋福利!”

    一个号称大四单身汉的男生发帖,足以说明大学生心中的跃跃之情。

    很快,许多法学权威也出面说法,教育部的规定不合法,应该予以纠正。接下来,教育学、社会学、经济学乃至国际学等各方面专家人士,都积极参与到这次论战当中。

    尽管可能允许大学生结婚会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但是现行规定违法却是不争的事实!

    很快,赞成允许大学生结婚的声音就占据了上风,舆论一致同意应该给以公民更多的法定权利。

    韩皓也赢得了超过100名全国政协委员的联合署名,大家一致要求国务院对教育部不准大学生结婚规定做出合规审核,不合法的话应该予以废除。

    “你可真是幸福,瞧瞧你的白马王子都为你做了什么?为了娶你入门,他敢单枪匹马跟教育部叫板!

    灵兮,你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整个地球,才有如此超人待遇!”

    大学舍友方依依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报道,一脸羡慕地说道。

    橘子皮弄成的戒指已经变成如假包换的银戒,当韩皓回到虎山后,母亲王桂芬拿出珍藏多年的袁大头,让他到外面打了两枚婚戒,算是定婚礼物之一。

    尽管韩皓可以毫不费劲买得起各种婚戒,但王桂芬还是依照传统,让儿子用祖传的银元打了戒指,代表韩家的传承。

    在开学之后,韩皓就找机会把新戒指戴上了陈灵兮的玉手。现在她抚摸着无名指上的银戒,满脸幸福的表情回答道。

    “他啊,有时候较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在舆论凶猛的背景下,教育部不得不就大学婚姻问题进行了紧急磋商,并且给出了让大家满意的答复。

    他们将修改新的大学管理条例,删去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款,承认大学生有结婚的权力,正式解除婚姻限制令。不过新的条款,将于今年9月1日,即下一个学期开始时才生效。

    自此一役,韩皓在大学生中获得超高人气,算是当之无愧的偶像级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