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华夏亚星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为何前些年被誉为强强联合的亚星奔驰项目宣告失败?

    主要原因在于没有贯彻本土化原则,加上中外管理层冲突,导致这个原本大有前景的企业一蹶不振。

    奔驰把巴西市场用的大客车拿来中国,这个客车的底盘还是从货车魔改而来,加上发动机又不符合中国市场需求,挑油品马力不大,小马拉大车导致不符合中国消费者使用习惯。而且质量控制上出了问题,一百多万的大客车发生多起钢板断裂、发电机打不起火等故障,甚至还发生了发动机曲轴断裂的恶劣事件,口碑一下子坏了。

    在中国做生意口碑很重要,一个批次坏了,再想靠其翻身很困难。最好的方法就是引入新产品,重新用质量来打动消费者。

    但奔驰作为全球汽车市场巨头,来到中国并未倾听客户的声音,傲慢地把国外经验生搬硬套到中国。国外都是奔驰生产什么,客户选择什么。来到中国,居然是客户点单生产,这完全不能接受。导致市场销路一直没有打开,高冷的奔驰只能坐壁上观。

    加上在合资企业中,过于维护外方利益,没有把合资企业作为第一位。导致中外双方管理层内斗不已,心不往一处使,下面员工也无所适从。

    在沃尔沃、凯斯鲍尔、尼奥普兰等合资品牌大巴凭借优异性能征服市场时,奔驰依旧固执不肯导入最新款产品。合资多年,亚星奔驰就靠一款源自巴西的大客车打天下,半死不活的现状也是咎由自取。

    中华集团进驻亚星,奔驰方面确实产生了一定兴趣。

    不过奔驰现在跟克莱斯勒整合得很不愉快,在中国又把重心投入到首汽奔驰乘用车项目中,对亚星奔驰这个拖油瓶实在难以接受。

    本来扬陵市政府极力挽留奔驰,不希望亚星奔驰合资公司解散,毕竟对方可是大名鼎鼎的奔驰啊!

    但现在中华集团进来,加上国内客车市场现在自主品牌打得合资品牌节节败退,“一通三龙”都是自主客车企业,地方政府也不再迷信奔驰这个国际招牌。

    另外,中华集团对奔也并没有太过挽留,连谈判的机会都只走个形式过场。

    所以,外界期待的奔驰、中华和亚星三方合作并未出现,奔驰最终还是丢下1000万零1块欧元把合资公司50%股权给回亚星方面,拍拍屁股走人了。

    自此,亚星奔驰成为中国汽车史上的一颗燃尽的流星。

    为何韩皓没有尽力挽留奔驰呢?

    这还得从牵涉到另外的合作伙伴宝马说起,他们并不希望中华集团跟奔驰靠得太近。加上奔驰商用车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实在太差,韩皓懒得跟他们有过多交集,给自己多找一个婆婆。而且,奔驰留下的1000万欧元正好可以用来遣散多余的员工,节省了中华集团一大笔开支。

    亚星奔驰和亚星客车一旦合并,可以形成2.5万辆的生产规模,底盘规模达到3万台,公司员工突破4000人的新亚星公司。

    最终,中华集团入主新亚星集团,以2.2亿现金入股,并承诺在未来5年至少投入10亿规模资金,成为新亚星集团控股67%的大股东。

    4000人的员工规模压缩到2500人出头,奔驰帮忙出了大头的遣散费用,1000万欧元正好物尽其用。

    在中华集团入主后,新公司名称被更改为“华夏亚星”,体现了中华集团的印记。当然,新亚星公司所有的债务都用华夏亚星公司独立承担。

    如果不是st亚星一直停牌,估计现在股价应该可以起飞了。

    中华集团杀入客车市场,对现有的领先者“一通三龙”来说,没有威胁感是不可能的,但他们并没有过于慌乱,毕竟中华集团也不是万能,在轻客和农用车方面就吃了败绩。

    “我们能够打败沃尔沃、奔驰这样的国际品牌,自然也不会害怕中华集团。他们作为客车行业的新人,在乘用车市场可能很有一套,但在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的客车市场,他们的经验完全用不上。

    宇通已经占据市场龙头位置,只要我们做好自己本分,谁也不能把这个位置抢走!就算韩皓在这里,我也有自信敢对他说这样的话!”

    宇通客车前两年完成mbo改造,现在是一家民营股份企业,同样在a股上市,公司老总汤于翔在高层会议上如此说道。

    作为沉浸客车行业多年的老人,他对中国客车行业有着自己的理解,至少三年内看不到华夏亚星追赶上来的希望。

    同样的会议也发生在大金龙公司,对中华集团的进入,他们也召开了闭门会议。

    “中华集团最让人害怕的是他们出众的研发能力,就是不知道他们能否在客车行业复制这种能力。虽然他们缺乏经验,短时间追赶上我们很难,但始终是一个让人害怕的对手。”

    一位高管如此表述了自己的想法。

    “客车行业流行订单式生产方式,尤其跟客户的关系很重要。就算华夏亚星的质量追赶上来,只要我们维护好客户关系,他们也找不到进入的窍门。跟轿车不同,客车行业中具有购买决定权的人,通常不是乘坐的人!只要关系到位,一切都好办。”

    在客车行业有这样的说法,就是一辆车的售价中10%要用来疏通关系。客车市场就那么大,每年不到10万辆,关系户已经固定,华夏亚星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抢不到过多份额。

    所以另一位高管对中华集团并未太过在意。

    ……

    总之,虽然媒体上大呼“狼来了”,但是客车界却对中华集团冷眼旁观,到底这个新人是骡是马,还得在市场上见真章。

    从二汽跳槽出来后,韦常辉就觉得自己一直奔波在中华集团各条战线上,休息的时间几乎没有。作为被凌云智重点培养的助手,他压榨着自己的潜能,出色完成了许多项目。

    正在定海市基地组织新生产线的他,被韩皓一个电话召回了江州。

    “什么?让我去担任华夏亚星的总经理?”

    听到这个任命,韦常辉一脸不敢相信。

    自己一直在乘用车领域发展,现在突然要空降到商用车领域,而且还要到深陷困境的华夏亚星公司。

    “怎么?给了你独挑大梁的机会,你还不乐意?是不敢,还是不满意?”

    华夏亚星确实是一副重担子,需要强人去一肩挑,韩皓把目标选准了韦常辉。

    这个少壮派,历经多年磨练,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加上他常会不按常理出牌,正合适到客车领域搅动一潭死水。

    客车行业的格局已经多年未变,需要新人新力量来加以改变。

    “这倒不是,就是感觉太过突然。总得给我点时间消化一二。”

    韦常辉挠挠头笑着对韩皓说道。

    现在他一直跟在凌云智身后协助工作,许多事情都由对方把关自己来实施。一旦来到华夏亚星,那就得由自己面对全部压力,感受一把手的状态。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头牛,韩皓在身后拼命拿着鞭子抽自己,逼着自己犁完一块又一块田地。

    “说实话,客车行业我简单了解过一二,发现这里面的水很深。就像小农经济般精耕细作跟现在大工业时代格格不入,国外的大客车企业一年产量也就几千辆出头。真过去,有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韦常辉没有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抱怨道。

    “真过去也行,得给我配齐人马,杀过去打得他们屁滚尿流。”

    老板的话已经出口,估计去不去都不是自己说的算,因此他趁机讨要更多的支援。

    “第一批人就你和简兵过去,他是你的副手,负责营销方面。”

    没想到,韩皓却给了他一个惊喜,支援少得可怜。

    “抗美援朝的时候,志愿军打出了轻步兵的巅峰之战。为什么原本**中一溃千里的士兵,换了领导,就能跟联合**队死战不退,打出了中**人的威风!

    这是我一位长辈写的一本书,送给你参详,好好想想到了那边,该如何当好总经理。”

    话声刚落,韩皓从抽屉拿出一本新书,递给了韦常辉。封面上印着“胡一鸣”著作,这是韩皓导师的新作品。

    “多谢,混得不好我也不回来了!”

    韦常辉摆摆手,就此跟简兵一起奔赴扬陵市上任。

    一到华夏亚星,韦常辉就烧起了几把大火。

    第一,就是在集团内部搞干部全员竞岗,能者上庸者下,对原有人事进行大洗牌。另外,在职员工平均统一加薪30%,尤其技术人员加薪幅度最高,大大收买了人心。

    第二,组织清欠小组,把拖欠款项追回来,并且大刀把所有非汽车关联业务都砍掉,该卖就卖该关就关。

    第三,梳理经销网络,全部改为直营模式,打通客户环节,重新开拓市场。

    第四,组建客车研发中心,依托扬陵柴油机厂对客车发动机进行攻关,力争掌握客车核心技术。

    第五,实现生产流程再造,并且进一步整合供应商资源,提高议价能力。

    不过这些举动只能让华夏亚星恢复元气,但要想在市场中取得突破,还缺一个口子杀入。

    面对客运、公交、旅游、团队四大领域,到底华夏亚星应该选择哪个方面重点攻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