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重卡曙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水淹死的大多数都是会游泳者,尤其是那些屡次拿命跟大自然对赌的“弄潮儿”。缺乏一定的敬畏,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被大自然教导做人的道理。

    同样,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对市场缺乏敬畏,一时的成功造就胆大包天的习惯,很可能就是你事业衰败的导火索,迎来市场重重一记耳光。

    “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

    经济学界权威元老的一句话,揭露了当前中国股市**裸的真相,到处都是庄股。

    就连财大气粗的公募基金都会被坐庄的大鳄割肉,普通人进入就像韭菜般被收割干净。伴随中国股市指数一路下跌,各大基金纷纷进驻像华夏汽车(由华夏工业改名而来),这样数目有限的蓝筹绩优股抱团取暖。

    对这些操控股市的大鳄来说,股市犹如赌场才是最符合他们胃口的称呼,翻云覆雨间就是成千上万乃至过亿的收入。

    一旦你习惯了分分钟上千万人民币得失的刺激,你再也不会看上做实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就像赌徒在赌桌上动辄上万元的输赢,可能一夜挣个几十万,也会一把梭哈把底裤赔光。见惯了大笔金钱的得失,你很难再安心工作一个月挣个一千多元的平均工资。

    在中国股市中,就有许多这样无法离开赌桌的赌徒。

    尽管中华集团号称民营企业中资产第一,但紧随其后的德隆系却不那么服气,他们宣称自己控制企业的资产第一名。

    作为中国股市著名的德隆系,控制着湘火炬、屯河、合金投资三大上市公司,旗下参股子公司超过百家,号称控制企业市值超过1200亿。

    反观中华集团只包含华夏汽车和中华汽车两大上市公司,市值不到700亿。韩皓不少资产,例如民生银行、吉利地产股份都属于个人名下,没有算入中华系的范围之内。

    不知道是为了扯大旗,还是真有理想情怀,反正德隆系一直对外宣传打造中国最大民营企业的称号。

    伴随中国股市跌跌不休,德隆系这个隐藏在水下的超级大庄家就此浮出水面,他们明里暗地控制着三大上市公司流通股超过70%的筹码,股票涨跌完全被其一手操控。另外德隆还进入超过10家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中潜伏,就待股市上涨就大干一场。

    股市可不是数字游戏,需要真金白银往里面输送子弹,在股市下行大环境中为了维持高位股价,德隆系不断融资托市护盘,造就绩优股的表面现象。

    股市从2000点一路下泄,直接朝1000点奔去,德隆系的资金链绷得只需要一根头发切割就可以弄断。

    “不用怕,这只是技术性调整!”

    港片《大时代》中被股民津津乐道的一句话,一直挂在德隆系老总唐千里的口中。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股市冲上万点不是梦!

    因此,当股指一路下跌时,他固执地要求增仓赌一把,在达到止损线时也不愿意出局,反而越陷越深。

    “只要股指能回到2000点,挺过这口气,我们就能迎来胜利大逃亡!”

    唐千里一个劲为手下鼓气道,他已经无路可退,只能赌一场中国股市上涨。

    为了维持股价,唐千里已经把在股市中赚到的几十亿全部投了下去,还大肆拆解超过500亿资金投入股市,护盘成本已经超过所有利润来源。

    这500亿中超过80%是委托理财而来的资金,剩余是德隆系通过旗下企业相互担保贷款、挪用上市公司款项以及抽调新入股地方银行的存款资金来填补。理财开出的高额回报,犹如庞氏骗局般击鼓传花下去。前期进入的人确实获得了高额回报,不过这些都是后进来者的本金。

    唐千里已经杀红了眼,在准时兑付到期的理财收益下,资金缺口越发庞大,进入2004年后就面临超过百亿的缺口。

    这样的缺口,他唯一能寄予希望的就是股市尽快回暖,作为庄家的德隆系才能高价出货,由广大股民充当接盘侠,填平超过百亿的大窟窿。

    中国经济一路向好,但股市却一直下跌。经济学界都称呼股市是经济晴雨表,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运行情况,但这个规律在当前中国却失去了作用。

    “股市与实体经济脱节,中国股市不是市场资源调配的渠道,反而变成了资金投机的乐园赌场,到了该进一步改革的时候了!”

    经济学界权威元老在提出赌场论后,再次大声呼吁要改革中国股市这个有许多先天弊端的怪胎。

    在“郎顾之争”中大出风头的郎先平,很快把炮口对准了中国股市上知名的大庄家德隆系。

    “德隆每年净利润不到6个亿,但融资支出就超过10个亿,这样的财报跟高额股价相比实在大相矛盾。三家上市公司市盈率全部超过150倍,这种缺乏优秀业绩支撑的高昂股价,只能解释为:有人在幕后蓄意操控市场!

    凡是通过德隆系理财的投资者,最后结果都将面临本金无法收回,承诺利润更是一片浮云的悲惨境地!”

    郎先平一番话,很快在市场上引发地震,德隆系面临巨额资金赎回压力。挤兑在许多地方发生,唐千里四处灭火,并跟郎先平在媒体上论战,证明德隆业绩优良,股价属于正常情况。

    一味靠嘴吹捧,很容易陷入吹破气球的境地,前些年许多庄股都是被记者实地调查后露出原型,爆仓破产。

    因此,唐千里吸取了教训,在坐庄之余还大力把实业套入旗下平台之中,号称要做中国的(通用电气)。通用电气的ceo韦尔奇在中国企业界享有盛誉,他在2001年退休时把公司做到了6000亿美金市值,成为全球第一。

    “通过金融手段来发展实体企业,通用电气通过不断并购打通了产业链,实现了整合发展,今后德隆也会成为中国新的产业巨头!”

    对外接受记者采访时,唐千里的话具有非常强的鼓动性。

    例如进军湘火炬后,作为一家主营火花塞的汽车零配件企业,在唐千里的运作下,公司动作连连。先是向车桥、汽车电机、重卡变速器等行业扩张,甚至还兼并了陕西重卡这样的汽车整车企业,还向掌握重型车发动机的潍柴动力发出了收购要约,大有一副打通中国重卡产业链的举动。

    如此利好消息下,股价自然是不断上涨,加上大比例送股的诱惑,湘火炬市值一路上涨,成为实体和金融的最佳结合体。

    在被公开质疑后,唐千里苦苦支撑着自己的德隆帝国。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盟友背叛,承诺一起坐庄的伙伴抢先出货,以求安全脱身走人。

    一点火星就足以引爆空气中早已经弥漫着硝烟味的火药库,德隆系费心经营的股价终于爆仓。没有了资金托盘,股票全部不断跌停,冲向其真正价值所在,德隆系的大窟窿终于暴露在公众面前。

    唐千里没能等来股市的复苏,就轰然倒下,号称中国股市最后一位大庄家就此走到了舞台尽头迎来谢幕。

    德隆系爆出了172亿资金的大缺口,涉及多地金融机构,影响到国家的金融稳定。最终,国务院派出工作组进驻,指定国字头的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来收拾残局,处理所有德隆资产。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最终竟惊动了中央派出国字头资产管理公司来接盘,这样的待遇超过了许多大型国企。至少,在这一点影响力上,德隆宣称自己是民营企业第一,没人敢反驳。

    唐千里奋斗拼搏了18年打下赫赫江山,曾经90年代中期一次性在股市坐庄成为亿万富翁,在向更高层次的顶峰冲击中,他倒在了时代浪潮之下。

    惹下如此之大麻烦,2004年底唐千里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操控证券价格罪名被投入了监狱。德隆系公司主体被国家罚款超过50亿元,还波及一大批游走于灰色地带的政商人士被依法处理。

    华融公司作为托管德隆系的债权人,在2005年起开始处理所有公司资产用以偿还德隆系的欠债。

    尽管德隆系资不抵债,但是唐千里经过多年运作包装,旗下不少公司还是属于非常不错的资产。

    湘火炬打通了重型卡车产业链,屯河在农业方面也有自己的产业优势,合金投资收购了不少国企优质机械企业,另外参股的地方商业银行以及许多证券公司等,都可以称得上是美味佳肴。

    最惹人注目的莫过于湘火炬,这个上市平台旗下拥有重型卡车的产业链,包括变速器、底盘和整车企业都在其中。

    2004年,湘火炬实业经营收入115亿,净利润达到1.86亿,表现优异。尤其伴随中国卡车市场的爆发,2004年该领域增长率超过48%,实现了36.8万辆的历史好成绩,许多人对中国经济大规模建设需要重卡很是看好。

    不少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瞄准了湘火炬,希望能通过它一举进入中国的整车领域。

    先是国内著名的万向集团表达了对湘火炬的强烈意向。这个走出国门的汽车转向零部件巨头,在中华集团的刺激下,一直希望能够进入整车市场。现在湘火炬可是一个好机会,拥有完整的产业链还是盈利状况,一旦进入不需要做过多改变就可以坐收红利,这让万向集团很是动心。

    就在万向集团宣布参与竞标后,又一家国内汽车零部件巨头潍柴动力宣布加入战局。作为国内重卡发动机的主要供应商,潍柴动力在2004年出货量高达15万台,创下历史新高。光干发动机没有前途,得想方设法搞整车,打通产业链才是王道。像现在国内重卡的霸主一汽和东风,就是凭借产业链优势,在卡车市场赚取了大把利润。而且湘火炬旗下陕汽重卡的发动机供应商,就是潍柴动力。

    有了这样的先天优势,只要拿到控股权,湘火炬就能变成源源不断的现金牛。基于这样的考虑,潍柴动力也积极运作,筹备资金准备把湘火炬拿下。

    除了这两家外,还有不少企业有意,毕竟湘火炬营收过百亿,净利润近两亿,谁能吞下都能大大提升一个规模。

    为了湘火炬长远发展,华融公司处理资产时,除了考虑价格外,还得考虑竞标者跟湘火炬的匹配程度。

    在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准备竞价大干一场之时,突然间冒出了一个重量级对手,中华集团登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