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蜂拥争抢
    ,精彩无弹窗免费!

    2004年国家宏观调控,倒下了不少企业,其中民营企业占据了大多数。无论是顾氏帝国,还是德隆系,庞大身躯倒下后,为后来者成长提供了足够的养料。

    在还未消化完亚星客车之际,没想到进入卡车领域的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韩皓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机会从天而降。

    作为一家从摩托车向轿车进军的汽车企业,在乘用车领域中华集团做到了极致,跨越式发展十分顺利。但商用车领域却基本处于空白,客车、卡车领域只能安静充当一位旁观者。

    国内汽车的老大哥一汽、东风为何拥有豪门底蕴,就因为他们是全国唯一整车领域齐全的公司。无论是商用车,还是乘用车,都在国内牢牢占据前三。

    现在,时代变了!

    伴随国家对汽车政策的放宽,许多汽车企业开始蠢蠢欲动,弥补自己在细分领域上的短板。

    上汽在收购双龙后,悄然发展自己的商用车业务,尝试更多介入客车领域。

    广汽在接连拿下本田、丰田乘用车合资公司后,又将自家商用车业务拿出来,对外寻求合资伙伴。

    首汽旗下福田从农用车进入轻卡,现在继续往上发展,推出了自己的重卡产品,布局商用车的意图非常明显。

    “三大三小”形成的旧格局正被打破,大小之间的鸿沟进一步被拉平。

    美国是一个车轮上的社会,伴随十一五规划的出台,中国同样成为车轮社会的可能性越发增大。

    去年面临宏观调控的不利影响,中国经济gdp增速依旧高达9.5%。预计在今年即2005年有望突破10%的大关,这个发展速度将在今后5年内保持稳定。

    作为世界工厂,中国踩下了全力冲刺工业化的油门,跑步前进实现超级大国的经济崛起。

    十一五(2005—2010年)规划中,在公路建设上,中国将实施两大超级工程,打造中国公路出行的巨大网络。

    一是推进高速公路“五纵七横”大格局建设,建设高速公路2.4万公里,到2010年达到6.5万公里目标,投资金额超过万亿,基本形成国家高速公路骨架。实现东部地区基本形成完善高速公路网,中部地区承东启西和连接南北的重任,西部实现省级通道全部贯通纳入全国一体化。

    二是配合新农村战略,发展村村通公路,把沥青水泥通到每一个建制村。让农村道路成为全国主要公路骨干网的毛细血管,让人、财、物在全国每一寸土地上有序流动起来。该计划投资超过2000亿,预计新增农村公路里程超过50万公里。

    依照这样的公路规划,预计每年中国将新增汽车销售量超过百万辆,无论是乘用车还是商用车,都将迎来新的发展高峰。

    “要致富,先修路;住新屋,跑运输!”

    朗朗上口的俗语,说出了许多有想法之人致富的好途径。

    人流靠客车,物流靠卡车。

    重卡作为下一个新增长点,纳入了韩皓的谋划之内。

    中国的重卡市场,同样也有老三样和新三样的说法。

    曾经差点成立中国三汽的重型卡车领域,老三样是原来计划经济形成的三家重卡定点生产企业,分别是重汽、陕汽和渝州红岩三大品牌。当年第三汽车厂的规划就是把他们三家合并起来,组建新的中国重型汽车厂。后来因为80年代初国家财政紧缺,此事便不了了之,三家便自立门户。

    新三样是后起之秀,分别是一汽解放、二汽东风以及新崛起的首汽福田。依靠在轻卡和中卡市场的成功和积累,这三家开始进入重卡领域,借助合资之风带来的优势,开始超越老三样。

    近两年在重卡市场的排行榜上,一汽、东风、重汽占据前三位,接下来是福田、陕汽以及红岩。前三名占据了市场的75%以上,市场集中度很高。

    陕汽和红岩这样的老牌重卡厂家,还被福田这样的后起之秀超过,实在是有失老牌厂家颜面。

    窘迫的处境,让地方政府急于寻找突破。要不然德隆系也不会趁国企改革时,以美好前景宣传,从地方政府手中以低价拿到了陕汽和红岩的控股权,捡到了香饽饽。

    “拿下湘火炬可以跟我们的华夏亚星形成资源共享优势,属于强强联合之举。

    陕汽旗下的法士特齿轮厂是国内重型货车变速器的主要供货商,跟美国伊顿公司合作引进技术,从技术角度看将来给大客车变速器供货也不是问题。而渝州红岩旗下的綦江齿轮则是国内中大客车变速器的主流供应商,引进采埃孚技术打造的产品,号称中国客车变速器第一品牌。

    另外隶属陕汽集团的汉德车桥,经过对斯太尔技术的吸收,已经成为全国重型卡车和大型客车的主流供货商。许多客户购车时就指定要汉德生产的车桥,他们刚完成引进man品牌车桥技术的引进。

    一旦掌握了湘火炬,我们就可以掌握商用车变速器、底盘中主要部件车桥的核心技术。可以说,再把柴油发动机做起来,我们就能够一下子完成整条产业链的核心技术掌控!”

    着公司战略部门递交的分析报告,上面对收购湘火炬持强烈推荐态度,韩皓心中对此大概有数。拿下湘火炬对中华集团来说,属于非常重要的战略步骤。一旦完成,中华集团就会真正成为跟一汽、二汽相提并论的“中汽”。

    “中汽”这个词现在已经见诸媒体,许多记者在中华集团日益发展壮大前提条件下,干脆就以“中汽”称呼。

    起了大早,赶了个晚集。

    万向集团老总鲁冠丘在收购湘火炬方面其实介入时机更早,在德隆系岌岌可危之时,他就私下联络过唐千里,询问对湘火炬的收购价。在计算了负债之后,万向报价6.4亿元收购。

    作为德隆系最优越的资产之一,最算一路跌停后停牌,湘火炬市值还是超过40亿。现在万向集团想以6.4亿接手,算盘打得非常精明。唐千里心里价位至少在8亿,双方有一定差距。

    没想到谈判没完成,德隆就被华融接管,这次股权转让就中止了。

    优质的资产,谁都看得到。

    当托管方华融把湘火炬摆上货架,标明价高者得时,鲁冠丘很是后悔。

    因为不单潍柴动力前来,就连中华集团也来了。

    现在这样的竞标,有了财大气粗的韩皓加入,价格想少于8亿基本是不可能。

    早知道就一口价答应唐千里的8亿开价,万向把湘火炬落袋为安,吞到肚子里实现自己的整车梦。

    鲁冠丘有着浙海人的精明,多年商海浮沉就靠着自己小心翼翼避开了许多漩涡,从不打头脑发热之战。能用一分钱买到的东西,绝不会多花上一厘。随着年纪增大,他也愈发保守,虽然一直想进入整车领域,但总希望能在最低点抄底进入。

    精明过头就会保守,从而丧失好不容易得来的好机会。要是他胆子大一些,当初没有报出超低价,说不准急着救火的唐千里已经把湘火炬拱手相让了。

    拥有柴油发动机的企业,一旦控制了湘火炬,就完成了重型车的核心产业链布局。

    因此,在中华集团之后,上汽紧接着杀入,他们的商用车之梦可不会轻易放弃。

    很快,重卡领导者一汽、东风也加入进来,作为一种战略性防守策略,拿下湘火炬不但打通产业链,还能扼杀新对手的进入,消除未来竞争者。

    就连客车老大宇通汽车得知这个消息后,也报名加入战团。客车和重卡几乎相差一张白纸,一捅破就能跨界生产,宇通生产重卡的话也算是合理扩张。

    “又是中华集团,他们怎么这样阴魂不散!”

    得知韩皓加入后,宇通客车老总汤于翔骂了一句。他灵敏的商业嗅觉再次起作用,知道湘火炬对宇通来说也是神来之笔。

    那么多的竞争者报名,让华融公司乐开了怀。

    为了最大限度把湘火炬卖出高价,他们实行“暗标拍卖,价高者得”的规则,真是吸取了央视拍卖广告的成功经验。而且还要求收取1亿元的保证金,把实力不强的客户排除在外。

    开标日期定在4月30日,也就是五一黄金周放假前的一天。

    “那么多企业报名竞拍,说明湘火炬是十分优质的资产。已经缴纳保证金的企业都是跟汽车相关的对象,无论谁最终中标,都对湘火炬发展有利。”

    华融公司负责托管德隆的有关人士,在接收记者采访时笑得嘴都合不拢,国内如此多强力车企相聚,不碰撞出火花怎么对得起入场1亿元的门票价格。

    那么多入围企业中,除了万向集团、宇通客车和中华集团属于私企外,其余都是国有大企业。大家在缴纳了保证金之后,纷纷在心中分析对方的出价。只有一次机会,价高者得,摸清竞争者底牌很关键。

    万向的鲁冠丘一生都很谨慎,估计不会出高价。而众多国企中,一汽和东风有些是来砸场子,估计也不会拼劲全力。上汽刚消化了双龙和罗孚,说不准弹药不足。

    至于宇通客车,刚完成mbo的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融资来收购。虽然汤于翔已经公开宣传找到了融资对象,将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剩下的是号称用全副身家拼一把的潍柴动力,他们一直对外宣称要不计代价把湘火炬收入囊中。为此,还专门组建了为此次竞标的合资公司,拉来了好几个齐鲁省的大企业出资入股。光注册资金就高达15亿,似乎表明自己会承担15亿的高价。

    最后就是刚吞掉亚星客车的中华集团,韩皓这个首富,胆大心狠一旦发力绝不会手软。而且中华集团属于其个人控股资产,想花多少就花多少钱来竞标,实在是全场最大的变数,也是最可能的获胜者。

    不过竞拍规则对韩皓不利,因为这是一次暗标,而不是明标拍卖连续出价。一旦暗标金额少于对手,就算韩皓拥有再多的金钱,也只能遗憾出局。

    对湘火炬,现在第三方公司估价都超过10亿,最终花落谁家就看谁本事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