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密封暗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湘火炬到底值得花多少钱?

    尽管大家都认为它肯定值10个亿以上,但是现在10亿这个数字已经没有了意义,而是得看竞争对手出多少钱!

    当然还得结合实际情况,如果你出个100亿肯定没人跟你抢,只不过会成为业界的一大笑话罢了。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一个亿量化到实际生活中就是一大笔钱,超过一吨重量。许多地方县级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都无法达到这个数目,可见一个亿真金实银有多大意义。

    从央视广告暗标拍卖可以知道,不到最后一刻这个数字都不会轻易确定。

    但事前总会对其有一个估算值,至少自己的最大心理价位得知晓。

    12亿!

    这是各大国企对湘火炬做出的最终评估价格,也是他们能承受的最高底线。

    一汽、东风、上汽这样的大国企,收购的话得经过国资委批准,这样一来想高溢价收购基本不可能,只能在市场估值上稍微浮动一点。再多就得承受国资流失的责任,因为高溢价意味着国家多花钱,一旦审计起来有时候说不清楚。

    “我并不担心国企,因为他们的婆婆太多,等事情商定好黄花菜都凉了。因此,这次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就集中在万向和中华集团这两家。至于潍柴动力,现在已经是我们的盟友。

    经过我私下跟对方老总的谈判,双方约定好无论谁最终中标,另一方都可以选择在新公司分享30%的股权。我们跟潍柴动力合作多年,这点信誉大家还是有的,不必担心日后翻脸。”

    面对众多竞争对手,宇通客车和潍柴动力在暗中联手,达成了私下协议。

    宇通客车是潍柴发动机的大客户,双方合作密切。这一次虽然同为竞争对手,但是在强大的中华集团压力下,彼此最终选择联手起来对抗。

    “湘火炬一年有将近2个亿的利润,还有不错的上市平台,我们预计16亿的报价可以接受。不过考虑到中华集团的加入,在这个数字还得再加2个亿,确保万无一失。

    就算韩皓贵为中国首富,但收购可不是儿戏,必须对资产回报进行评估。溢价是一定会有,但肯定不会高到很离谱的程度。从当时唐千里只要8个亿就卖,现在翻了一倍多,可见重卡市场竞争压力还挺大。在风险和机遇不对等情况下,中华集团不会出很高的竞标价。”

    宇通客车老总汤于翔如此分析道。

    为何要跟宇通联手,潍柴动力也有自己的长远打算。

    “一汽有锡柴、东风有康明斯,这两家企业占据了卡车市场大半份额,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现在中华集团杀了进来,按照他们一贯来的风格,整合扬陵柴油机厂推出自主柴油发动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一旦这三家发展起来后,我们这种独立发动机企业就会面临很大的生存压力。市场上的主流的商用车都被三大集团占据,他们又不需要对外采购,我们的市场份额会收到严重挤压。

    光靠这些编外企业吃饭,到时吃饱饭都是妄想,因此我们必须打通产业链。这次跟宇通合作,也算是一种战略上的抱团自保。我们这些小鱼不联合起来,就会被大鱼一个一个吃掉。

    至少拿下湘火炬,可以成为跟一汽、东风对抗的第三大商用车企业,还能减缓中华集团进入卡车市场的步伐。说实话,跟一汽、东风这些老国企打仗,我心里不是很怕。反倒是中华集团这个异类,真是很难琢磨与其相抗衡。

    你看他们一杀入客车领域,就把整个市场弄得人仰马翻,很难说今后不会在柴油机市场上大动干戈。”

    潍柴动力的老总谭大明如此解释道。

    一向被外界尊称为“谭大胆”的他,在面对中华集团这样的新来者,已经感觉到极大威胁。

    国家虽然放开对汽车市场的门槛,但却一直强调要求国内汽车企业整合做大做强,因为中国的汽车企业分散化程度太高,从国际竞争角度看属于游兵散勇之类的存在。再不想方设法做大自己,将来肯定被别人吃掉,尤其国资委上头一纸调令,就能让几大国企重组。

    现在宇通客车主动上门提合作,从理性角度出发,双方结盟的话,拿下湘火炬今后可以完成客车、卡车的全产业链整合,属于双赢之策。

    虽然宇通客车老总汤于翔一再对外宣传并不害怕中华集团,但自从首都公交竞标失利后,他终于知道韩皓确实来势汹汹。便开始主动布局,寻求盟友一起对抗未来的强大竞争者。

    作为韩皓的老乡兼前辈,万向老总鲁冠丘可以说是看着这个年轻人一步步发展壮大。

    韩皓一开始杀入微车行业,万向就成为当时还是华夏工业的供应商,本以为对方只是昙花一现,没想到却最终搏杀出一片天空。

    自己造车的意向实际比韩皓还早,但却一直下不了决心进入,曾经有好几次机会在身边,都让其溜走不见。

    因此,这次鲁冠丘痛定思痛,决心借助湘火炬的途径,彻底杀入整车领域,完成自己的造车梦。

    先从商用车开始,然后再想办法进入轿车领域。连造摩托车的力帆集团都拿到了轿车生产证,作为汽车零配件龙头的万向集团自然不能落后。

    老夫聊发少年狂!

    鲁冠丘决定趁自己还有雄心,赌一把免得壮志未酬。

    这次是万向在国内造车最后的机会,因为中华集团发展太过迅速,已经断绝了未来许多新进入企业的发展可能。

    一向来以谨慎保身的鲁冠丘没有像大家所意料般保守,而是准备挽起袖子大干一场。

    “我见证过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从未发现有今天般的好环境。工人已经从前些年下岗的阴霾中走出,农民开始洗脚进城发展,公职人员的工资也不再被拖欠,全国一派积极向上的景象!不说沪江大都市,就连江州也是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

    只要你肯努力,遍地都是黄金。

    在汽车转向节领域,我已经做到了极致,反过来把曾经的国外客户收购,打入了全世界所有主流汽车企业的供应链。

    现在,我打算退休之前,最后拼搏一把,让万向正式踏入整车制造领域。

    就算失败,我也死而无憾!”

    鲁冠丘在跟儿子鲁丁凯私下交谈时如此推心置腹道。

    作为一手培养的家族企业接班人,鲁丁凯这个比韩皓大4岁同属70年代的少帅,跟在父亲身边十多年,一直知道其心中有个“造车梦”。

    “湘火炬是非常好的机会,我个人也同意您这次放手一搏。中国的汽车市场实在太大,奇瑞、长城、比亚迪这些企业都能活下来,我们万向一定也能在其中寻找到合适的位置。

    当主业已经做到了天花板,我们必须另外寻找新的发展领域,整车制造就是最好的方向。

    中华集团已经在浙海省内组建了完善的零部件体系,将来我们可以借力发展,闯出自己的名堂。一旦等中华集团完善布局,我们今后就再没有机会了。”

    耳濡目染多年,鲁丁凯也有自己的判断,万向要想进入整车领域,中华集团留给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一旦寡头形成就会有严重的挤出效应,任何新进入的企业都会被无情扼杀。

    “要想赢得这次关键战争,我们至少要准备20亿资金,甚至还得在这个基础上浮10%。

    韩皓这个人平时很和气,但是看准的东西出手非常狠,这次竞标他肯定不会小气。十几亿资金对他来说只是小问题,问题是他必须掌握一个相对合理的范围,出价过高的话只能是为华融托管清算做了嫁衣。

    湘火炬估值10亿,但大家出手肯定在15亿,我们必须考虑高溢价,宁可多辛苦白干几年,也要把它拿到手。”

    鲁冠丘拍板决定准备给所有人一个惊喜,做一次土豪级别表现的万向。

    在中华集团总部,韩皓也召集了手下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对湘火炬的报价方案。

    这次对湘火炬的争夺,极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大家都志在必得。

    “从我们对湘火炬资产的分析,在计算了重卡合理增幅的情况下,15亿收购资金是最合理的报价。不过从真实营收角度分析,11亿才是财务报表的真实体现。

    依靠推算,15亿报价很大程度上是大家的竞标区间,价格在30%左右上下浮动。由于对未来重卡市场竞争的不确定性,就算我们拿下湘火炬,消化时间至少得18个月,因此报价超过20亿的话可能是一种不理性的行为。”

    临时组建的竞标团队里面包括财务、市场和战略方面的专职人才,他们综合后给出了竞标建议。

    公司越做越大,韩皓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就需要许多专业人士提供资料和建议供自己分析,从而得出最优的决策。

    “很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辛苦劳动,你们的建议会是我最终参考报价。”

    听完大家的分析汇报,韩皓心里大概有了决断价位。

    华融资产公司的总部在首都,因此湘火炬的招标大会就在其总部大楼会议厅举办。

    当天招标会场,来了许多新闻媒体,许多摄像机都一刻不停记录着全过程,想要作假基本不可能也没有必要。

    从出现在会场的重量人物就可见,到底谁对湘火炬志在必得。

    一汽、东风和上汽都只派出了副总一级的代表,反观宇通、潍柴、万向和中华集团都是老总亲自到场,尤其是韩皓坐镇让媒体对其一阵狂拍。

    尽管大家心里已经有了底价,但未提交标书前还会有更改的机会,临时变价也很正常。

    虽然背后剑拔弩张,但各位企业家见面,大家还是一派和气相互打招呼。

    大佬坐镇,自然是志在必得,因此还未开标,媒体记者们就知道把镜头对准了可能中标的四大企业。

    即使湘火炬公布底价8亿,但是除了一汽、东风和上汽三家是以1字头在十位数报价之外,其余四家志在必得企业报价都从2字头开始。

    原本目标价是18亿,但来到会场后发现情况比预想中要异常,尤其韩皓这个年轻首富的笑容总让人发怵。

    宇通客车报价最终突破20亿,达到20.8亿。

    而他们的盟友报价潍柴动力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往上加了1个亿,21.8亿。

    韩皓和鲁冠丘几乎同时落笔,韩皓写的是24.8亿,而鲁冠丘则大笔一挥填写下25亿的报价。

    在截至时间前,参与竞投的企业纷纷把标书,投入了公正人员把持的暗箱之中。

    拍卖师在公正人员和媒体记者见证下,从暗箱掏出所有密封标书,即将现场公布每份标书竞标价,从而确认最高价者胜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