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方案遇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股改是肯定要改,但从华夏汽车改起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消费者这些年在股市中损失巨大,我们会成为所有流通股股东的公敌,就算提出再高的补偿,他们都不会满意。

    尤其为了保证股改成功这样的大背景,我们在和中小股东的对话中会处于下风。为了跟大股东搏杀,第一批4个试点很可能会迎来中小股东拼命反扑。闹得越凶,他们今后手中的筹码越大。

    依我看,第三批试点才是最合适的时机,届时双方都会褪去理想主义,变得更加现实利于讨价还价达成协议。”

    作为中华集团的财务官尹庆勋,对韩皓接受股改试点第一股的决策是持强烈反对意见。

    按照中华集团现在的发展情况,率先股改对华夏汽车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反而会引发股价剧烈波动,还有犯众怒引火烧身的困境。

    “总得有人率先跨出这一步,就算失败对我个人来说也影响不大。从长期看,中国股市肯定是跟随经济一起上涨,眼前的得失并不值得过多计较。

    而且,我相信华夏汽车的中小股东们还是讲道理的人。”

    从接受任务起,韩皓就在心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觉得双方博弈的话肯定不会是一方独赢,为了形成双赢必须都得让步。

    以2005年4月30日华夏汽车总股本12.3亿股(中间历经一次定向增发3000万股)为基准,按照承销商中金和民生证券提出的方案,非流通股股东以“10送3派12元现金”的方案补偿流通股股东。以1.8亿股流通股计算,韩皓等大股东要付出超过5400万股和现金2.16亿的补偿,而且还进一步降低自己的持股比例。

    按照韩皓现在持有公司61.2%的股权,历经10送3之后,将会下降到56.8%,实打实损失超过4.4%的市值合计超过20亿资产,还得个人送出近1.5亿的现金补偿。

    粗略计算,全部流通股股东将会获得所持股价市值超过35%的补偿收益。

    本以为这样大幅度让利的方案会让中小股东们兴奋,没想到消息一公布却迎来一片埋怨抗议声。

    他们认为大股东对流通股的中小股东让利不够,当年大股东持有华夏汽车股票成本不足5元/股,现在达到36元/股的高位是广大流通股股东用真金白银抬出来的价格。账面收获超过7倍的红利,大股东应该补偿更多,才能平息中小股东的怨气。

    “堂堂身家超过亿的首富,却只想拿出20来亿资产来当买路钱。一旦华夏汽车全流通,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几百亿资产套现,同意这个方案就是大傻子。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经过加权计算,流通股股东现在持股成本基本在16元以上,跟非流通股东不足5元相比,存在着巨大的成本差距。要想让我们同意股改方案,必须让双方持股成本拉平,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不然就是**裸的剥削!”

    “这个方案没有征求过我们流通股股东同意就出台,属于强权压迫方案,跟证监会的指导意见相违背,我呼吁全体流通股股民拿起投票武器,反抗这样的不公平方案!一旦华夏汽车方案通过,其他大股东将会更加肆无忌惮学习,拿我们小股东来祭旗。”

    ……

    果不其然,当华夏汽车的股改方案一公布,就引来四面八方的攻击。整个流通股股东的不满,全部倾洒在华夏汽车身上。

    以这些年华夏汽车在a股不断上涨的行情,还有三年一次不菲的分红,只要长期持仓的流通股股东基本都是稳赚不赔。

    在流通股中,前二十五行列都是机构投资者,就足以说明了华夏汽车的业绩优异。

    就算按照中小股东持股成本16元计算,现有股价36元已经赚了一倍有余。

    韩皓算是体会到证监会副主席所说的骂声震天是如何一副场景,他就像充当股改前血祭的吉祥物被广大股民问候了全家上亿遍。

    改革就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如果不愿意退让,整个局面将会失控陷入僵局。既想享受好处,又不愿意牺牲,世上没有这样好的灵丹妙药。

    “当你在股市中亏去一半资产,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发出自己不满的声音,任何情绪的宣泄都是可以理解。为何证监会选择在五一前夕公布方案,就为了让大家在假期间有缓冲期。如果今天股市开盘,估计又是跌停的节奏。

    流通股股东最怕非流通股的大股东一旦解禁,就开始抛售股票砸盘,毕竟套利成百上千万的冲动,是任何理性人都无法抑制的本能。

    屁股不同,眼前关注的重点也不一样。大股东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发展企业,好不容易迎来套利回报的时刻,却要被中小股东薅羊毛,给的补偿足够了。而中小股东觉得股价都是自己拿钱抬出来,大股东傻事都没干就坐收渔翁之利,真是不公平。

    为何股市改革提了那么多年没改成,就是因为先天的缺陷需要后来者弥补,大家都不满意!

    也只有你,才肯干这样吃力不讨好的活。”

    尹庆勋作为资本市场上的老人,对股改的评价可是一针见血。

    “为了确保股改试点成功,看来我得继续当一个好人去说服其他大股东,提高补偿计划以求中小股东能同意我们的新方案。”

    原本心中有准备,但从一个人民企业家被骂成一毛不拔的“韩扒皮”,这让韩皓心里挺不好受。

    之前提出的10增3股的计划没有太大问题,但还要派12元现金就遭遇许多大股东的反对,毕竟这可是得从自己口袋中拿出真金白银补贴中小股东。尤其第二大股东海州市政府就不同意这个方案,分红的钱进入政府融资平台早花光了,现在还得挪用补回这非常困难,还是韩皓费了好大口舌才让对方勉强同意。要是继续提高补偿方案,海州市政府说不定就会带头反对。

    “不行,现在提出更改意见的话会进一步助长中小股东的胃口。就算要补偿,也得等我们口水战打完以后再说。坏人这个角色就由我来担任,跟那些妄想狮子大开口的中小股东们较量较量。这次我们把底牌暴露得太早,过于求成心切了。

    看你心情不佳,就找个地方散散心,假期结束后再来收拾烂摊子。”

    尹庆勋否定了韩皓的意见,他决定亲自站台跟中小股东打擂台。

    一直作为隐藏在中华集团幕后的财务官,尹庆勋并不为公众所知,但这次他却一朝成名被人知。

    “中小股东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从非理性的情绪中解脱出来。现在大股东和中小股东的关系就像同床异梦的夫妻,如果谁也不肯让步闹离婚是必然的结局,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企业这个家。

    我曾在乡下养过猪,都是一头大猪带着一群小猪寻食。好比它们发现墙上挂着一桶猪食,如果大猪不用力把桶拱下来,身边的小猪们都吃不着。现在,大猪把食物拱下来后,一群小猪就开始闹意见,说大猪不厚道,甚至提出让大猪走开,先让小猪吃。

    这样不符合常规的要求,是不是不讲道理?依我看只有大家同心协力,做好自己本分合理让步,才能大猪、小猪一起都能吃到猪食。”

    尹庆勋的“拱猪论”立即引来广大流通股股民的口诛笔伐,他的观点被歪曲演变为“大猪拱食小猪别闹”、“华夏汽车股改负责人骂广大股民是猪”等在网上流传。

    “我的本意是比喻猪群拱食让大家都理性看待问题,对股改方案各让一步,现在被曲解成这样也好,至少表明了大股东强硬的态度。就让这把火趁假期七天烧得越旺越好,待大家都精疲力尽再由韩皓出面收拾残局。”

    既然选择担任恶人这个角色,尹庆勋就不打算退却。

    他在媒体上先是公开澄清了自己的观点,尤其是对把股民比作猪这样的谣言彻底否定,在尹庆勋看来人身攻击是最下乘的谈判手段。

    “作为财务出身,下面我们来好好算一笔账。到底流通股股东经过股改后,股票市值到底是增加,还是减少……”

    “我呼吁中小股东不要老关注当下,要放长眼光看问题。想一想全流通后股价真正反映公司实际价值,可以让更多的股票具有投资价值。”

    “股改方案一旦被否决失败,再次进入试点可就遥遥无期,届时到底华夏汽车这只股票何时能恢复自由身,就不是我们能够主导。大家不能为了眼前蝇头小利,而放弃未来光明的前景。”

    ……

    整个五一期间,尹庆勋无疑是最耀眼的人物,他在媒体上公开跟广大股民论战。至少一人敌万人的勇气,和足以自圆其说的观点依据,还有表明华夏汽车股改方案的不可动摇,都明确无误彻底传达到各公司股东耳中。

    这个时候,人们才意识到中华集团能发展如此迅速,韩皓的身边可是有能人辅佐。

    当尹庆勋舌战群儒之际,韩皓却从公众领域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