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上山度假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打开网页,上面是对韩皓铺天盖地的骂声,尤其“韩扒皮”三个字让陈灵兮印象深刻。害得她以为韩皓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坏事惹众怒,经过了解发现是股改方案引发的风波。

    “带你去个没人骂我的地方,好好散散心!”

    接到韩皓电话的她,简单收拾行囊就跟着对方,千里迢迢来到祖国南疆的大山之中。

    私人飞机降落在机场,还得驱车4个小时才赶到山脚,望着远方山腰一片片梯田,这让陈灵兮心旷神怡。

    “看着这样美丽的景色,使人不禁心胸开阔,再也不想计较生活上的得失。”

    这番话陈灵兮是若有所指,她心知韩皓也被网上的骂声折腾得够呛,不由趁机安慰对方。

    “这次我们要投宿的人,跟他的曲折经历相比,我现在处境就是挠痒痒,不值一提。再说虱子多了不怕咬,我皮厚咬不动,现在他们都跟老尹叫劲着呢!”

    韩皓知晓未婚妻的好意,他如此回答道。

    下车开始徒步登山,目的地是大山深处的一家农庄。

    在保镖护送下,两人一路游山玩水,像是小情侣般终于来到一座用泥砖青瓦盖成的小农庄。

    “汪汪——”

    陈灵兮看着闻到人声冲出来的两条土狗,吓得挽着韩皓的肩膀悄悄往他身后躲。

    见状,韩皓悄悄握住陈灵兮的小手,示意她不用慌张。

    不一会就看到一位戴着草帽的白发老人跟着出来,他看到韩皓就热情上来迎接大家进门。

    “小韩呀,你派人送来的卫星电话可真是帮了我大忙。终于可以足不出户,接通天下了。还有那边的大锅盖,至少让我可以准时收看到《新闻联播》,真是太感谢了。你打电话过来说来休假,我特意在家等候你们。”

    这样一位农民打扮的老农夫,怎么会跟韩皓如此熟络,站在一侧充当旁观者的陈灵兮在心里很是纳闷。

    “褚老,这是我的未婚妻陈灵兮,特意带她来参观你的果园。我们一行人怕是要在你这里打扰两天,希望不会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

    听到韩皓这样说,陈灵兮才知晓原来这位老人姓褚。

    “不影响,不影响!难得有年轻人肯来跟我这个老古董聊天解闷,我正求之不得呢!你俩郎才女貌,小陈真是好福气。你们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随便逛。上次你说让我给你留的一小块土地,早已经整理好,就等你来打理了。”

    一老一小间的对话,让陈灵兮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她很想插话问个明白,但还是保持礼貌克制住了。

    “客房已经准备好,我这就带你们过去。希望你们不要嫌弃山里的条件,至少水电都接通,可以像个样子了。”

    从山脚来到这,走路需要一个多小时,腿有些疲惫正好可以到客房歇脚休息下再说。老人带大家到客房,然后说到厨房为大家准备饭菜就此离去。

    此时,陈灵兮才有空追问韩皓这个神秘的老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般的老农知晓韩皓身份的话,可不会像刚才的老人能心平气和以长辈姿态迎接,尤其对方说话可以听出是大有文化之人,不知道为何来到深山定居。

    “他可是中国赫赫有名的‘烟王’,凭借一己之力打造出利税上百亿的烟草帝国。后来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问题,犯了错误被关进监狱,判处无期徒刑,弄得家破人亡。前些年因为身体问题保外就医,为了继续发挥余热便以74岁高龄重新创业,在这片大山中承包土地种植果树。

    去年我跟工商联的前辈来过这里,就跟褚老搭上了关系。一个历经磨难大起大落的人物,能沉下心来以70多岁高龄重新创业,这是中国企业界最大的精神财富。

    要是我经历他的处境,怕是无法像他这般坦然淡定。大道无形,重剑无锋,有时候在红尘中待久了,就到这里大山之中去掉浮躁。我们这辈人遇上好时代,跟褚老相比,幸运多了。”

    知晓陈灵兮肚子里都是疑问,韩皓便就此机会向她介绍道。

    “他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大人物,怪不得敢叫你小韩,要知道一向来大家都是韩总不离口。果然幸福还是对比出来,一比较发现我们真是幸福多了。还有你打算怎么安排我们接下来的行程?”

    陈灵兮听完后,一脸感叹说道。

    “刚才你不是听见了嘛,就是种树!我们在这里有一小块土地,正好趁此机会种上果树,感受不一样的农村生活。”

    像褚老这样的大人物,就算远在深山也一样被人知,时常有人登门拜访。因此,他把自己住的小院改成农家乐形式招待客人。

    虽然跌到人生谷底,但褚老依旧保持自己的尊严,凭借自己的双手白手起家,从自己擅长的农业入手创业。

    作为一个烟草帝国的缔造者,种植烟叶才是他最为擅长的领域。尽管人进去了,可关系还在。但为了避嫌,褚老选择了另一种经济作物,就是橙子。他承包了2400亩山头,打算全部种上自己的精心栽培的新品种橙,借此东山再起。

    想要帮助他的人很多,因为大家都被其遭遇和意志而打动,但褚老只接受了两个人的帮助。

    一个是万科的王军磊,还有一个就是韩皓了。

    王军磊借钱给他承包了荒山,而韩皓帮忙褚老向民生银行做了贷款担保,用来购买种子、化肥、农药和支付农民工资报酬。这是一次很正规的担保行为,因为从种下树苗到成果上市,一共需要6年时间,这期间需要源源不断的投入。

    “创业需要的钱来源越干净、简单越好,我已经在这上面跌倒过一次,不想重复第二次。”

    曾经的徒弟已经成为当地烟厂的老总,得知褚老创业,大手笔从烟厂批出1000万借款,但被他拒绝了。

    吃过午饭,在褚老陪同下,韩皓带着陈灵兮来到自己的一小块土地上,准备亲自种树。

    这块一亩大小的土地,是褚老从自己承包果园中切割出来给韩皓的地方,也算是感谢对方帮忙的回赠。

    卫星电话和电视接收大锅盖,都是韩皓以方便委托褚老帮忙打理自己果园为名送来的设备。直接给东西,褚老不会收,但换了一种方式效果就不一样。

    “得先用水润一圈土坑后,再把果苗放进去……”

    在褚老的指导下,韩皓和陈灵兮两人笨手笨脚终于合种成功了一棵小果树。

    “我觉得我们得立个木匾在旁边,标记这是我们种下的第一棵树。今后到它长大了,我们再来看,一定很有意思。届时你身后有几位跟屁虫,你就可以自豪说这是妈妈特意为你们这些小馋虫,在还未出世前便种下的果树。为何你们看着黄灿灿的果树一个个流口水呀,因为妈妈小时候也是这样——”

    公然在一群人面前打情骂俏,韩皓首富的形象顿时轰塌。

    一旁的保镖想笑又不敢笑,只好硬生生忍着,脸上表情扭曲得变了型。

    见状,陈灵兮只能装出不认识这个人的模样,不想去理会他。

    有保镖们的帮忙,很快一排20棵小树苗就迎风飘扬,陈灵兮也累得够呛,感觉腰酸背痛。

    “褚爷爷,为何您到退休的年纪还能像个小伙子般坚持呢?”

    一来二去,褚老也喜欢上这个跟自己外孙女般年龄相若的姑娘,她没有娇生惯养的习气,拿起锄头跟着韩皓一头汗水下地干活。

    “人总要有希望,没有希望活着就难了。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得有盼头,不然就废了。”

    褚老笑呵呵回答道。

    朴实无华的话中蕴含着大道理,但许多人就算听了也无动于衷,因为很多事情得亲身经历才能深刻体会到。

    晚上八点,韩皓和陈灵兮分睡在两张床上,在没有结婚前韩皓还是遵循了不越线的承诺。

    到了大山,真有回到古代天黑就入睡的状态,大家都早早回房休息了。

    “韩皓,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听着窗外传来的虫鸣声,睁开眼睛的陈灵兮突然说道。

    “嗯,只要能办到我都可以答应你。如果你想要天上的月亮,我可就无能为力了。”

    韩皓同样没睡着,他望着天花板回答道。

    “今后不允许你干违法的事情,就算是游走在法律边缘也不行。万一你像褚老这样,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虽然韩皓已经是中国首富,但陈灵兮也耳闻许多富豪接连落马入狱。今天到访了褚老,这让她更加担心有这样一天的到来,毕竟网上有不少声音说坐等韩扒皮入狱清算。

    “放心吧,到了我现在这个阶段,已经不需要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挣钱。生意做得越大,就越讲究阳关大道。万一有一天生意做不下去,我就带着你隐退大山,做一个快乐逍遥翁。”

    想不到陈灵兮是如此担心自己,韩皓宽声安慰道。

    “嗯,到时你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反正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最大幸福。褚老说人活着总要有希望有盼头,我想了一个下午,发现自己没什么出息,最大的希望就想跟着你在一起就足够了。”

    自两人一起后,这怕是她说出最让韩皓感动的情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