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两大故人
    浙海第三监狱内的一处监牢前,走来两位监狱干警,手中拿着一份文件。

    “庞爱国,出列!”

    领头之人喊了一声。

    “报告,庞爱国前来报到!”

    理着光头的庞爱国,已经失去往日的神彩,身形清瘦,在社会主义劳动改造的影响下,习惯了监狱里的生活。

    报到后,他半蹲靠在墙边,等待干警的训话。

    “经浙海省第三监狱提请,由浙海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服刑人员庞爱国因在服刑改造期间,确有悔改并积极参加劳动改造,还曾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将原无期徒刑减刑为有期徒刑13年……”

    庞爱国听到“减刑”、“13年”两个词语,一直在脑海中回荡。他申请了多年的减刑,终于在今天批复下来。

    “谢谢干部和国家……我一定好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去重新做人——”

    他有些激动地口不择言,在监狱服刑近3年,无时无刻不想着家里的妻孩和老人。

    现在突然获得减刑,而且还是最大程度的减刑,从无期降到13年有期徒刑。如果表现好,他只需要再服刑7年时间,就能走出监狱的大门。

    “爱国,你好好在里面改造,家里一切都好。我弟弟已经答应替你打听关系,说不定你很快就可以减刑了。”

    脑海中回想起妻子韩雨上个月前来会面时的话,庞爱国知晓自己能减刑怕是韩皓出了大力。

    在监狱里面,表现好的服刑人员,每周末可以收看电视新闻,还能到期刊室看报纸,因此庞爱国也能接触到墙外的新闻。

    韩皓现在的生意越做越大,首富之位也越来越稳,影响力已经超出一个普通商人的范畴。

    前些天,电视报道了增补韩皓为新任省级人大代表的新闻,自己这个小舅子混得风生水起。

    “唉——”

    想到自己当初一时糊涂,还以为能玩弄对方于手掌之中,没想到却狠狠栽了一个大跟头。

    现在的庞爱国是真怕了,他进来监狱才发现自己犹如一只小苍蝇,别人要弄捏死自己随随便便。身边许多重刑犯,一个牢房14个人,放在外面都是无恶不作的狠角色,他都得罪不起。

    幸好韩家人找人关照自己,管教干部多有照顾,不然他免不了吃更多苦头。

    在监狱里,他从不敢提及自己是韩皓姐夫的消息。

    一是没脸提及,二是没人会相信首富的姐夫会混成这个模样。

    回到牢房自己的铺位,他赶紧拿出笔和纸写信,述说自己当前的心路想法,最感谢妻子韩雨对自己的不离不弃。

    这件事情,确实是韩皓托人办理的结果。

    从上次父亲韩永福又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后,多亏韩雨在家里照顾父母,韩皓感谢姐姐的付出,点头同意了替庞爱国通通关系。

    实际上,庞爱国在监狱的表现,韩皓都会定期收到第一手资料。如果他不点头,庞爱国说不定得在监狱呆一辈子。

    作为可能出现的危险隐患,韩皓对此一直都监控着,发现庞爱国确实已经有悔改之意,他才出手帮忙。

    当打电话通知姐姐韩雨这个消息时,对方兴奋得快要跳了起来。

    “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家婆听到这个消息,说不定现在气喘腰疼的毛病会好上一大半。爱国其实心眼不坏,就是一时鬼迷心窍糊涂,在监狱里改造也是他应得的下场。

    浪子回头金不换,我替爱国还有全家谢谢你的帮忙,这是我这几年最高兴的一天……”

    从话筒里,韩皓听到了姐姐久违的笑声,她已经沉默寡言很久了。看到姐姐高兴,韩皓心里也轻松起来。

    到2012年,庞爱国就能正式出狱,迎来自己下半生的新生活。这让韩雨也有了新的生活盼头,毕竟人有盼头才能更加积极的活着。

    把庞爱国投进监狱,韩皓并不后悔,人要获得更自己不相匹配的东西,总会付出对等的代价。

    如果不是自己能力够大,普通家庭被庞爱国如此坑一次,家破人亡怕是少不了。

    感慨之余,韩皓又想起自己的另一位故人。

    曾经的老同学萧芊妤被车撞倒后,一直躺在沪江市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之中,她的大脑受到严重冲击,身处植物人状态无法苏醒。

    萧芊妤的母亲李玉梅,刚替女儿擦拭完身体,就发现病房外站着两位戴着墨镜的大汉。

    “出去,你们都出去,我女儿不想再见到你们!”

    李玉梅发怒着对病房外的来人咆哮道。

    自从萧芊妤入院后,“路桥大王”来看望过好几次,并且支付了所有医疗费用。

    对女儿跟对方家庭的纠葛,李玉梅从警方那里得知了真相,是其儿子开车故意撞飞自己女儿导致了惨剧的发生。

    她恨萧芊妤不识人去招惹是非,又恨自己没能管好自己的女儿,更恨“路桥大王”的儿子造成了这一切!

    一个是曾经爱过的女人,另一个是自己亲生儿子,“路桥大王”没有丝毫犹豫就决定把天平倾向儿子这边。

    为了减轻儿子的罪责,“路桥大王”必须拿到萧家的谅解书,才可以获得法院的从轻处理。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难过。但现在这样糟糕的处境,只能尽最大程度来挽回各种损失,芊妤的费用我会负责到底。还有我也希望你能体谅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感情,签了这份谅解书吧。”

    “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们也是一家人,家里的事情最好关上门来解决。到底如何算清这笔账,还是等芊妤醒来后再细算。但现在起诉到了法院,你先签下谅解书,有什么事情我们随后关起门来讨论。”

    “芊妤现在使用的都是进口药物,如果你不签字,那我就通知医院停药。到底费用如何结算,就让我们到法院上见。打官司可不是一年半载那么简单,届时你的女儿出了问题,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识抬举!”

    ……

    从商量的口吻再到威胁的语气,伴随“路桥大王”儿子起诉的日期越来越近,双方间的关系开始反目成仇。

    李玉梅作为一个离异公务员,积蓄本来就不多,女儿之前用的大部分东西都是“路桥大王”提供。前夫来看过几次,但已经新建了家庭,对萧芊妤爱莫能助。为了让萧芊妤接受更好的治疗,她不得不违心在谅解协议书上签字。

    最终“路桥大王”儿子被检方以故意伤害罪起诉,考虑有自首以及年纪未满18岁,属于激情犯罪行为,还获得家属谅解书,最终被法院判处7年有期徒刑。

    得知对方只判了7年,李玉梅当庭表示不满,但在对方一通运作下,她的抗争显得软弱无力。

    “爸错了,被那个狐狸精迷了心窍,你们兄妹还有你妈,才是我最大的人生财富。在监狱里,你要好好改造表现,爸在外面替你运作,说不定一段时候后你就可以出来了。届时,就来给我当副手,今后接班我们家的企业。”

    尽管家财万贯,但发生在大庭广众下的撞人事件,“路桥大王”也不能完全一手遮天。儿子被判刑7年,已经是他最大能力运作的结果。

    在送儿子服刑前的会面中,一向强势的“路桥大王”难得向儿子低头认错。

    再到医院看见日渐消瘦皮包骨的萧芊妤,他觉得对方就是红粉骷髅,不明白自己为何迷上她,差点把整个家都搭上。

    每次到医院还得接受李玉梅的辱骂,这让“路桥大王”的心思开始转变。

    因此,恨意不免由心而生,对萧芊妤的医药费便有意拖欠,自己也不再到医院去,像是忘记了还有这样一个女人出现。

    当病房外出现两位保镖模样的人时,李玉梅以为是自己前些天的电话起了效果,“路桥大王”亲自来赔罪交钱,不由趁机发泄心中不满。

    “伯母,您好,我是萧芊妤曾经的高中同学韩皓。得知她出了意外,特意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韩皓主动走上前,介绍自己的身份道。

    对萧芊妤,他真是心情复杂,尤其看到原本风华正茂的少女现在犹如骷髅般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更是百感交集。

    以为给了她500万足够过上好日子,没想到拿到这笔钱萧芊妤买房买车又去报考了emba,结识了“路桥大王”,反而弄得现在的惨状。

    李玉梅知晓韩皓是女儿班级上出现的大人物,看到在电视上熟悉的面孔,她这才赶紧欢迎对方进来。

    “唉,为了照顾她,我向单位申请了提前退休,过些日子就批下来。现在是医药费是一大问题,那个混蛋现在故意拖欠费用,也不在医院出现了。我这命苦的女儿,做个普通人不好,非想着出人头地,结果差点把命都赔上了……”

    韩皓可不是一般人,李玉梅像是找到救星般,把心里的苦水都倾述出来。

    “救人要紧,我让人先帮你把费用垫上。这是我成立的一家爱心基金会电话,到时你就把医疗费拿到这里报销。我会跟他们打招呼,报她的名字就可以。这样你也不用看对方眼色,该怎么样维护自己权益就去争取。希望你能对我出现帮忙的事情保密,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尤其不能让对方知晓。”

    发现萧芊妤处境不妙,韩皓主动发话帮忙。

    趁李玉梅去打热水之际,韩皓静悄悄看着躺在床上的萧芊妤,这个原本一脸灿烂出现在自己梦中的少女,已经活力褪去成为一个植物人。

    “唉——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韩皓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诗,正是萧芊妤在语文课时到讲台朗诵的两句诗词之一。

    人生的造化,有时候就是如此无法预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