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飞地管理
    位于湘南省潭湘市的华夏汽车江南生产基地,这里由当初为获得轿车牌照而兼并的地方国企江南汽车厂改建而来,主要生产市场上热销的华夏qq。

    原本旧厂1万辆组装奥拓的产能经过三次大改造,现在已经达到6万辆的生产能力。作为集团的一块飞地,江南基地距离本部较远,而且整体规模相对而言并不算很大。

    潭湘市交通相对不便,当初韩皓进来时当地政府承诺配套的货运铁路站点,经过几年时间依旧没有踪影。新官不理旧事,就算江南基地为当地贡献了不少税收,换了主政官员后,地方政府以没钱名义搁置了这条货运线的建设。

    由于零部件大多都得外运,加上交通不便,在这里生产的每辆qq比其他工厂之成本要高出00元。要不是qq热销可以消化这样的成本,这里的生产线按规定应该减产,把产能分散到其他地方。

    按照韩皓的规划,浙海、苏吴和武江市当前成为中华集团三大主要制造基地,对于像在潭湘市的江南基地、广府市的京安云豹基地、南桂省原五菱分家后的基地等,都属于战略飞地,先占着地方小规模生产今后不排除扩大规模的可能。

    铁路货运站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这样的情况在长三角不会发生,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的承诺基本都算数。因此,潭湘市政府这些年好几次想让中华集团扩大生产规模,都被韩皓婉拒了。

    作为公关费用比例最高的工厂,江南基地的营商环境是所有工厂中倒数第一。虽然没有被当成猪来宰杀,但身上狠狠挨几刀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今天来到办公室,看着手上由潭湘市政府发过来的会议邀请函,江南工厂的厂长陆实诚不免有些头疼。

    “潭湘市白酒文化节暨招商引资项目签约大会筹备会议”,邀请函上这些字眼说出了本次参会真实目的,就是地方政府讨要赞助费而来。

    地方政府举办的活动,要一个汽车制造工厂派代表出席,实在是八竿子都打不着。但作为当地最大的工业企业,江南工厂年产值几十亿,利税在当地属于佼佼者,协助政府分忧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次大会要展现我们潭湘市这些年的改革开放成果,向全世界宣传我们潭湘市的洞藏白酒文化,打响‘中华第一洞窖’的名片!”

    新到任的潭湘市一把手郝文军在动员会上,敲着桌子大声说道。

    每任领导都会有自己的执政思路,这位书记来到潭湘市后经过调研,发现了当地洞藏白酒的传统,引申出打造白酒产业的思路。

    各地都在进行经济发展竞赛,潭湘市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这次白酒洞窖就是新的经济亮点。

    “至于经费问题,市里出一些,企业赞助一些,务必要把这次事关全市发展大局的盛会办好。我还是上任时的这句话,谁耽误潭湘市一阵子,我就耽误谁一辈子!”

    这样霸气的话语,显示出当地一把手郝文军乾纲独断的行事风格。

    说是赞助费,其实就是强行摊牌的费用,江南工厂规模大自然得出大头。

    “江南厂按规模来说,至少要承担500万的费用。不过为了照顾投资商情绪,打个对折300万少不了。

    这次大会关系到潭湘市的未来发展,江南厂这些年在我们这里也挣了不少钱,也该回馈当地老百姓了。

    何况300万对韩首富来说,不过是几顿饭的钱。支持地方发展,先富带动后富,这是基本国策。为了地方经济,相信他们会体谅我们的良苦用心。”

    外号“郝大胆”的书记,真是敢说敢干,在市委干部会议上直接说出这番话。

    要知道江南厂是市里最大的外商投资企业,前任市领导最多只是擦边球打个秋风,现在郝书记是直接开口讨要大额赞助了。

    300万是他亲口要求的数字,公开出去后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陆实诚刚从浙海省调任过来三个月时间,来到江南工厂就感觉自己相当大精力都用在了跟地方政府接触上,对工厂实际情况还没有摸透。其实他是带着任务过来,就是准备在这里上马二期工程,进一步扩大产能达到12万辆规模。

    伴随全国车企看好未来中国汽车市场,都在厉兵秣马扩大规模迎接挑战,中华集团自然也不例外。

    俗话说,三岁看老,就是小孩子三岁的言谈举止就能知晓其未来的发展动向。汽车市场也有三年看涨的说法,就是要满足未来汽车市场需求,必须提前3年做好准备。因为一个汽车工厂从立项到投产,全部下来要3年时间。

    江南工厂就算交通不便,但还是能提供一定增量产能。为何没有及时公布,就是想把其当成跟当地政府谈判的筹码,促使对方尽快把铁路货运站落实下来。

    原本以为换了一任地方领导,地方政府承诺的货运站会有好消息,没想到却被要求摊派300万的赞助费。

    陆实诚在参加的筹备会上,就当场表示这笔费用过大,他实在无力做主,得总部负责审批通过才后可以答复。

    根据以前的惯例,一般江南厂都会随个份子般出个几十万,相当于给地方政府面子出个香火钱。

    这次一下子被要求300万,这个头可不能开,一旦养肥了当地政府的胃口,以后江南厂就得承受许多个300万的摊派。何况300万费用真的超出了陆实诚的审批权限,按规定超过100万的大额支出都得经内部申请后批复。

    “陆厂长,郝书记在会议上特意点名了你们江南厂,说是300万不能少。我明白你有难处,但大家都在会上知晓了这个数字,想要打折扣恐怕挺难,会影响到新来一把手的威望。

    我跟你说个实话吧,会后郝书记特意找我交代,只要你们配合,他可以在明年税收时帮忙把这笔费用视情况减免走掉。”

    市商务局的局长拉着陆实诚的手走到一遍,悄悄地说道。

    这也是地方政府举办各种大型活动拉赞助的潜规则,由地方大企业出钱,然后政府在其他方面例如土地、税收减免等给以赞助企业补偿。

    地方政府不用花钱办了大型活动,企业实际上是钱走了一圈又回来,普通群众看了一场热闹,看上去三赢的结局,唯一亏的就是国库了。

    看似没有风险,但出真金实银费用的企业承担着最大的风险,因为这相当于口头上的君子协定,不会留下白纸黑字证据,一旦对方不认就是糊涂账。

    “我得回去请示后再做决定,这真不是我可以做主的事情。”

    陆实诚摆摆手回答,他在浙海那边都不需要处理这些问题,只要管好工厂就行,没想到这里得应付许多没必要的索求。

    回到厂里办公室,陆实诚按了按太阳穴,把桌子前几份需要自己签名的文件粗略看了一遍,然后署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打开电脑写了一份申请,把300万赞助的来龙去脉简单讲了一遍,然后提交总部审批。

    跟浙海工厂全自动化电子流程审批不同,位于潭湘市的江南工厂,还未实现全流程信息化改造,处于半自动状态。

    一些文件,例如本地化采购合同,还都得由人工审核,刚才陆实诚就签署了这样几份文件。

    下午,这几份他签署的文件就正式下发生效,具备了法律效力。

    “胡老板,这下子你不用担心了吧。我都说一切包在我身上,保证你的产品能够进入工厂的采购合同。”

    在潭湘市一处高档酒楼包厢内,一位年轻人拍着胸脯大声说道。

    “余经理,这次多亏您帮了大忙。我没有什么话好说,这杯酒我先干为敬,之前谈妥的条件保证一切到位。”

    包厢内就两个人,除了年轻人外还有一位略显秃头的中年人。他举起酒杯,向年轻人恭维着说道。

    江南厂作为大型汽车制造企业,为了降低成本非核心零部件都要求尽量属地化采购。今天这位中年人就是提供密封条的企业老板,他打算为江南厂供货,经过关系疏通找到了眼前这位年轻人。

    这位姓余的年轻人正是江南工厂采购部的一名业务员,在拿了不菲的回扣后,他利用厂里采购的漏洞帮忙对方成功挤入了供应商行列。

    “胡老板,酒先别急着喝,有句话我得说在前面。就是你们的供货产品在质量上必须要过得去,不然出了问题别怪我大公无私。

    钱是大把但得慢慢赚,要是心急可搂不住兔子一场空。要不是方老板为你打包票,我可不敢轻易让你进来。”

    余采购员还是留了一份心思,提点着对方说道。

    价优价劣,只要在合格线上,用谁的产品,他们这些采购员具有一定自主权。尤其像江南工厂这样的飞地,他们操作的空间就更大了。

    “放心,保证质量不出问题,我们送去检测的产品不都合格了嘛。来,先干了这杯——”

    拿下这单标价300万的合同,除去各种成本能赚不少,因此胡老板频频举杯。

    为了保证不出差错,余采购员在胡老板第一次供货时,特意组织了质量抽查,发现没有问题才放下心来。

    新生产的qq车型也开始装配上全新本地化的密封条,再也不需要从浙海调运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