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招扬名
    一家在首都叫《经济新观察》的杂志接到投诉,委派记者到潭湘市调查文化节摊派费用的问题,写出了一篇“莫让各式文化节变成企业额外负担”的文章。在文中点名了刚宣布成功举办的潭湘市白酒文化节,其背后有许多当地企业被政府勒令强行摊派费用。

    “少则数万,多则几十万,许多大企业都接到了市政府发出的募捐函。虽是自愿名义,但都被基层官员以各种手段强制征收。不服从者,正常经营活动受到种种阻挠。

    ‘谁耽误潭湘市一阵子,我就耽误谁一辈子’,在这样粗暴行政的口号下,许多企业生怕被打击报复,不得不交钱了事。这样带有封建人治的口号堂而皇之出现在地方领导嘴里,显示出我们国家的依法治国之路还任重道远……”

    这样公开的批评之语,犹如大耳光般打在郝书记的脸上,除了火辣还是火辣。

    短短时间,这份杂志就在当地洛阳纸贵,许多人私下跑到复印店去复印文章传阅。作为市里一把手,郝文军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强力挑战。不找出事后主使,他在当地施政就寝食难安。

    谁获利最大,谁就可能是幕后指使!

    会不会是政治阴谋,郝书记第一反应就是如此。但自己获得省里充分支持,就连市长都退避三尺,要搞自己当地没有人有这个能力。

    郝书记在心里罗列了好几位可能人选,发现最可能就是江南厂的人,尤其是现在对方正被自己整治当中,为了报复很可能就是幕后指使之人。

    “好手段,跟我玩阴的,我长那么大,还真不怕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也不打听一下,我郝文军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湘南省内谁人不知。”

    狠狠一拍桌子,郝书记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这次对方是惹到老虎头上,不发威得被当病猫般骑了。

    通知秘书立即召集心腹开会,这次郝大胆得发飙了。

    “你们立即派人到首都把写这篇的文章的记者抓回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给了她那么大的胆子,敢乱写报道干涉我们地方经济的正常发展!谁耽误我们当地经济发展,我就耽误他一辈子,有请大记者到我们当地好好‘采风’,看清楚我们真实情况!”

    要想找出主谋,必须把记者控制起来,只要来到潭湘市地头,不怕他不开口说话,郝书记对着公安负责人命令道。只要一切以发展地方经济为出发点,打击影响地方稳定的行为,他就不怕惹事上身。

    “还有宣传部门要控制负面文章在我们市的流传,甚至要一并派人到《经济新观察》杂志社去严重交涉,让他们就不实报道公开道歉!”

    杀气腾腾的郝文军这次绝不会手软,他打算给那些为自己上眼药的人好好反击。

    “最后把江南厂那个浙海佬抓起来,依我看他嫌疑最大。只要他们中任何一个开口,就可以立即双双定罪。真以为过江龙能斗得过地头蛇啊!认为记者曝光就万事大吉,真是书生一个,看着就白读书了。

    我不管他背后站着谁,只要拿到确凿证据,就算到首都告御状我也不怕。这次事情得上升到政治高度,不妥善处理会严重影响我们市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无论是进京抓记者,还在直接抓捕当地最大的投资商代表,都可以说得上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但看到郝文军正在气头上,而且其他人还在旁边添油加醋出主意,就算有人心里有异议也不敢直接表露出来。好比美国“水门事件”,任何一方都有不执行的理由,但就是在上头压力下各方硬着头皮动手。

    在地方,一把手具有绝对的影响力,郝文军发了话底下人马立即行动起来。

    由宣传部和公安组成的联合小组第二天就飞赴首都,来到《经济新观察》杂志社抓人。

    写出《莫让各式文化节变成企业额外负担》这篇文章的女记者章涵,今天正如往常般来到单位准备上班,突然发现门口多了两位穿着便衣的大汉。

    路过主编室时听到里面传出不小的争论声,她不由想驻足偷听,没想到却被同事一把拉入了里面小房间。

    “出事了!”

    对方说的第一句话就让章涵一下子清醒过来。

    “你写的那篇关于白酒文化节的文章,有没有违规操作,事情是否真实?”

    早在屋内等待的副主编一见面就对章涵提出两大问题。

    “都是事实,我的采访资料还保留着,上面有采访人和当地政府开出的收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为何一个个如临大敌?”

    有些懵住的章记者反问道。

    “外面那些是来自潭湘市的公安,他们准备向主编要人,以诽谤罪要把你带回当地审查。还有要求我们杂志社以刊登不实新闻为由公开道歉,并且取消你的记者资格!”

    副主编简短把事情的严重性说了出来。

    什么!

    写了一篇带有批评性质的新闻报道,竟然惹上了诽谤罪,还面临要被警察抓走的困境。

    从事新闻工作近十年的章涵也被这个消息炸晕了头。从来没有听说新闻记者因为本职工作获罪,而且还是地方公安进京抓人。

    怎么办?

    跟暴力国家机关对抗,依靠个人的力量是绝无可能,只能看单位能不能替自己扛着了!

    “你们是在干涉媒体的正常监督职责,而且进京抓捕一位正常履职工作的女记者,是不是没有把事情严重性考虑清楚!”

    杂志总编辑顶住了潭湘市给以的压力,他不可能任由手下以莫名其妙的理由被抓走。

    此外,他还赶紧通知了杂志的法律顾问过来,商讨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事情。

    “你们的采访活动没有经过我们市政府的批准,未经我们同意就擅自编造不实新闻,给我们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很大负面影响。

    尤其是那位姓章的女记者,我怀疑她在诽谤罪之外,还可能存在收受他人财物的受贿罪。你们现在拒不交人,存在阻挠办案的行为,届时可以列入包庇罪的范畴!”

    带队而来的潭湘市政法委副书记一脸藐视地看着眼前的主编,厉声回答道。

    正在另一个房间的章涵理清楚事情始末后,决心不可以坐以待毙,开始打电话对外求助。

    副主编借口以看逮捕证是否真实为由,偷偷用数码相机拍了一张照片,上面清晰写着章涵因诽谤罪被潭湘市公安拘传。

    一打电话给老公,章涵就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说自己可能要因文获罪坐牢了。

    好不容易安抚妻子的情绪,正在新华社上班的章涵丈夫明白了事情经过。真实太胆大包天了,竟然敢动用公权来为私权护航。妻子的文章他看过,觉得没有任何不实报道问题。

    在新华社工作,又是国内首屈一指传媒专业的毕业生,他手上也有着不可小觑的能力。

    很快,通过qq群、短信还有电话,一则爆炸性消息“公安进京抓捕女记者”就在首都媒体圈内流传开来!

    要知道这可是捅了马蜂窝,今天你抓了女记者,明天可能就轮到任何一位在首都的记者。

    不来到首都不知道水深,尤其砸一块砖头都能弄倒一位处级干部的话不是随便说说。

    很快,围绕着《经济新观察》杂志社酝酿着一场突发的舆论政治风暴。

    在杂志社的律师来之前,当地派出所的干警就赶到现场。因为异地公安抓人,按规定都得通知当地警方配合,但他们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同志,麻烦你们出示身份证件?”

    首都公安还是非常客气,上头接到求助电话让他们来探探风气,核实是否真的有情况发生。

    把身份亮明,但发现首都公安看完并没有走人的迹象,带队的政法委副书记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在随后赶来的律师还有首都公安的监视下,潭湘方面的来人没有能把女记者章涵带走,因为他们的诽谤罪逮捕令经不起法律的推敲,反而如泥潭般陷在当地。

    这个时候,市政法委副书记感觉事情开始失去控制,朝着自己无力把控的地方滑去。

    在潭湘市警方赶到首都时,当地针对陆实诚的逮捕行动正在进行。只要陆实诚供述给了首都女记者钱财,求其帮忙报道,那就坐实了行贿罪的事实。除了诽谤罪外,还加上行贿罪,到时谁都脱不了身。

    由于陆实诚一直窝在厂里,为了不引发意外,由某位相熟干部通知他召开近期情况协调会,让他务必到场。

    这段时间,江南厂陷入各种纠纷困境,找了当地政府无数次,终于有了反馈。看来地方政府还是不希望把事情弄僵,毕竟江南厂可是当地的税收支柱。

    陆实诚叫了司机,开车前往市政府准备开会,没想到刚出工厂一公里路,就被两辆车前后截停。

    “别动,警方办案!我们怀疑你跟一桩刑事案有重大嫌疑,现在要拘传你到局里问话。”

    对方出示了警官证还有拘传证,没等陆实诚回应过来就直接被抓进了警车。

    司机也不能幸免,以传唤的名义,随车一起压到公安局。

    为何悄然动手,就为了宝贵的12小时,警方在12小时后必须通知嫌疑人的家属。

    这12小时,可以说没人知道陆实诚被关在哪里,也来不及第一时间找人疏通关系,足够相关人员通过各种手段拿到需要的证据了。

    “陆实诚,你知道自己为何被抓进来吗?墙上的大字看到了吗?”

    一束强光直射陆实诚的眼睛,让他明白自己此时是求助无缘,深陷囫囵。

    ……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事情,我也从未干过这样的事情!”

    听完审讯人员的问话,陆实诚真是一头雾水,自己啥都没有做,怎么都把事情推到自己头上。

    ……

    “你不是说一个小时就能让他开口吗?怎么三个小时过去还没有拿到口供,该上手段就上手段,现在首都那边事情有了变化,我们这里必须尽快拿到证据!”

    郝大胆的秘书跟对方通话时,不由发火大声斥责道。

    首都那边回话,说陷入僵局,无法立即带走涉案的女记者,而且明显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请求先撤出杂志社再做打算。

    耳边传来敲打声,但陆实诚内心却一派空明,他心知只要自己坚持不开口,不承认欲加之罪,就没有人能奈何自己。何况,他相信自己的老板韩皓,一定会为自己讨回公道。

    通过关系在首都公安处确认了地方公安进京抓记者的事实,首都记者圈开始了同仇敌忾的反击。

    首先是各大门户网站同时在头条刊出了《史上最牛市高官,因不满舆论监督派警察进京抓女记者!》

    紧接着消息向全国各大论坛扩散,最牛市高官郝文军一举闻名天下,他那句“谁耽误潭湘市一阵子,我就耽误他一辈子”,弄得是全国闻名。之前许多霸道施政的过往被网友贴出来,更是坐实了他酷吏的嘴脸。

    抓捕女记者的个案,开始升级为全国性的公共事件。

    一下子,全国舆论的目光都集中到潭湘市,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厂长一大早去开会,但到了晚上还没有回来,这让厂里的干部感到意外。拨打陆实诚及其司机的电话,发现接通但没有人接。

    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联想起近期发生的种种不对付行为,其中一名厂里干部赶紧拿起电话先报警,然后向总部汇报。

    凌云智正在办公室休息,突然接到秘书电话,说有一个匿名电话打来,说江南厂的陆实诚被当地警方抓捕了,罪名就是诽谤罪,跟首都女记者一模一样,紧接着就收到了江南厂关于厂长失踪的报告。

    “这是开玩笑吧?”

    韩皓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作为当地的大投资商,不可能地方政府没有通知自己就突然抓人。但凌云智说陆实诚跟司机确实失踪,他已经委托当地的人前去情况,估计很快就有结果。

    纸是包不住火的,很快就有人证明陆实诚确实被关了起来,现正在讯问当中。

    “老陆那个人我是了解的,他没有这个胆子弄这些事。就算真是他通知了记者,也够不上诽谤罪!”

    韩皓在私人飞机上通过卫星电话听完,结合法律专家的意见分析后,得出了上述结论。

    “走,我们一起到潭湘市讨个说法!”

    正准备出国飞往印度新工厂视察的韩皓,吩咐飞机改变行程调头前往事发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