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峰回路转
    犹如地下工作者接头般,《中国经济报》的记者刘俊见到了举报人。从对方口中他得知了为qq车辆提供密封条的供应商,通过替换送检品,好坏掺着供货,许多明显不合格的密封条堂而皇之进入了中华集团的供应链。

    作为本地配套的新供应商,胡全明打通江南厂的采购渠道,获得了大额密封条的供货合同。

    一开始他还是依照约定提供合格产品,但由于生产的次品太多,为了减少损失,他开始掺加一些次品供货。发现只要送检样品抽检合格后,后续的供货基本没有复检,许多程序都只是走了过场。

    先跟采购员打好关系,还认识了质检员,通过小恩小惠,他供货的产品许多都简单看看就放行入厂了。

    有100%的利润足以使许多人铤而走险,尤其江南厂管理的空子可谓有便宜不占白不占,胡全明的胆子越来越大,供货的产品中有超过一半都属于次品。

    自己挣到了钱,但对工人却很是苛刻,扣钱管理是常事。因此自然引发了工人的不满,趁着记者云集之际,就有人大胆向记者透露了这个消息。

    “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过!”

    举报者目的就是为了整倒胡全明。

    为何不直接向中华集团举报呢?

    一是因为传说江南厂里胡老板有关系内外勾结靠山硬,举报可能引火烧身;二是他找不到合适的渠道,毕竟这里离浙海总部太远;三是记者的出现,让他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

    刘俊确认消息后,如获至宝,刚曝光密封条造假还不行,得从源头到末端一条龙报道,才能把整个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伪劣密封条是如何堂而皇之进入中华集团,消费者在购买有缺陷隐患的轿车后又面临怎么样的安全威胁,这些都是可以大书特书的关键点。

    为了让报道更加扎实,刘俊通过举报人帮忙开始混入胡全明的工厂,拿到如假包换的第一手资料,一步步向真相逼近。

    湘南省对此次潭湘市抓错人事件,高高拿起又轻轻放下的举动,韩皓非常不满意。

    “人伤成那个样子,总不能一句道歉了事。你跟我都明知到底事情的源头在哪里?吕高官,你们湘南省这样处理方式很让我们这样的投资商心寒。

    陆实诚伤情鉴定属于重伤二级,无缘无故伤了我的人,如果我就这样善罢甘休,你想今后还有人愿意跟着我干吗?

    湘南不处理,我就告到中央去,泱泱大国总不能没有说理的地方吧。”

    看到郝文军依旧稳稳坐在书记宝座上,韩皓忍不住对前来通气沟通的吕武略抱怨道。弄出这样大的事情,折腾一番后啥事都没有,也太过分了。

    一向来韩皓都是以和气生财示人,没想到这次反应竟然如此之大,这让受省里一把手指派来说和的吕武略感到进退为难。

    “韩总,希望你能明白,有些事情我说的并不算。这边情况复杂,许多事得通盘考虑。

    潭湘市方面愿意登门向陆厂长道歉,并且做出适当赔偿,还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调离岗位处理。另外,江南厂已经被列入省级重点保护企业,今后不会再有杂七杂八的事情上门。

    说到中央去,就是气话了,这点小事犯不着。

    不过我会把你的意图反馈给省里,尽量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郝文军是省里一把手亲自点名到潭湘市工作的人选,没有重大过失是不可能如此迅速不到半年时间就换帅。

    这也是为何吕武略提请停职的要求被否决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在是否要调换郝文军上,湘南一把手曾考虑过,但天平还是倾向留任,因为郝文军亡羊补牢,发生的事情还不足以打破平衡。

    作为从沿海地区空降而来的高级干部,不出意外是中央重点培养的对象,很可能将来会继续进步。

    自己要求立即停职的提议被当众否决,吕武略说实话心里也不痛快。

    不过他还是调整情绪,将韩皓的意思向一把手汇报。

    “年轻人,有情绪可以理解,但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让潭湘市做好沟通工作,务必取得对方的谅解,妥善处理后续情况。”

    湘南一把手还是定下基调,希望和平沟通解决问题,也有事情到此为止的意图。

    说实话,韩皓对湘南省方面的做法并不抱太大希望,因此他准备了后手。

    接到韩皓电话的吕武略正准备将情况再次说明,没想到却听到让他吃惊的消息。

    “这个时间点,想必在潭湘市一无所获的记者们应该已经赶到了医院。中华集团员工被无辜抓捕殴打成重伤,这条新闻应该会有不少人感兴趣吧。”

    既然湘南不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就给湘南一个说法。”

    如果台面下的交易谈不拢,那就到台面上铺开谈,让全国人民来评评理。看上去有些幼稚的举动,却是当前韩皓找到最稳妥又最有效的办法。

    尽管潭湘的大火就快被扑灭,但韩皓不介意在其头上再添加一桶油,就看郝大胆能否再次灭火了。

    一旦把事情闹大,那么许多干扰因素都会被排除,直接还原事情本质。

    “唉,你啊你——”

    吕武略一听,失望的语气不由传到韩皓耳边。

    随即他在心里一想,这也许正是快刀斩乱麻的好办法,换了其他人这招可能适得其反,但套用在韩皓身上也能让人接受。

    刑讯逼供投资商,致使其身受重伤的消息再次让最牛市高官郝文军站上风口浪尖。

    “怎么回事,是谁通知的媒体记者?又把这件事情扒出来!我不是让你们盯着他们嘛,怎么跑去省会医院都没有人阻拦!

    中华集团不是同意和解了吗,为什么突然又搞这样一出!”

    本以为度过危机的郝文军突然又陷入漩涡当中,忍不住当众发火骂道。

    “中华集团说要带记者去参观江南厂建设成就,在江南厂转了一圈后说要到省会大酒店招待记者,我们就没想太多。在进省会时堵车,我们的车跟记者大巴分开后,就失去了联系。”

    手下一位宣传部官员低着头回答道。

    “一个商人,就能把我们弄得鸡飞狗跳,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做!”

    郝文军心知中了韩皓的计谋,对方看来是不肯善罢甘休。不就是抓错了人,有什么大不了。就这样的小事,对方却一直抓住不放,真是难以理解。

    作为另一个主角,韩皓很“恰巧”地被记者发现行踪并被围住接受采访。

    “说实话,我们集团员工遭遇这样的非法对待,我个人感同身受。在全国许多地方,我们都设立工厂,积极融入当地,为地方经济做贡献。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中华集团就是一个大家庭,我身为家长,有责任也有义务保护每一名家庭成员合法权益不受非法侵犯。在此,我韩皓公开宣誓,不把故意侵犯陆厂长人身权利的违法人员绳之以法,我绝不罢休。

    另外为了人身安全考虑,我决定重新评估在潭湘市的投资前景。一旦结果没有达到要求,我可能会停止在当地投资,重新寻找更安全的地区。”

    虽然没有直接指名道姓,但谁都知晓韩皓这番话中的真实意图。

    本来就烧得火热的潭湘市,再次犹如大火炉般熊熊燃烧。

    “乱弹琴!郝文军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事情怎么又闹成这个样子!”

    听完情况汇报后,湘南省一把手不由动怒道。

    事情再次失控,韩皓公开表态,实际上带着逼宫的意图。

    如果湘南省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韩皓将撤离在当地的投资。

    撤资事小,但带来的连锁反应是湘南省无法接受的后果,连首富都宣传投资环境恶劣,那么其他投资商还敢来吗?

    在全国如火如荼的发展经济大潮中,各省市地区百舸争流不甘人后,一旦被打上负面标签,耽误湘南发展可不是一阵子的事情!

    这个首富真是一把双刃剑,用得不好就伤了自己。

    “让郝文军先休息一段时间吧。还有省里派出调查组,把事关刑讯逼供的案情调查清楚,一律依法处理。

    湘南省发展的大好局面不能再折腾了,弄得全国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最后,有一点要注意宣传,就是我们是主动处理,并不是受外界影响。”

    经过这一出,维持平衡的天平终于向另一端滑去。郝文军无力掌控局面,最终迎来了停职检查的结果。

    “省里不可能因为一个商人的话就动我,更不可能接受一个商人的威胁。韩皓算什么东西,他就是有再多的钱,也不能把政府官员怎么样!”

    郝文军在接到停职风声时,依旧不肯相信。

    他的话有一定道理,官场和商场是独立两大系统。韩皓确实不能直接将他怎么样,但他落到被停职的下场却离不开韩皓的作为。

    在郝文军被宣布停职调离岗位当天,新的潭湘市书记就上马赴任,他在第一次干部会议上着重讲了营造良好投资环境的主题。随后,他亲自赶赴江州跟韩皓沟通,就优化投资环境做了说明,力图把违规抓捕事件跟潭湘市切割,重新修复跟中华集团的关系。

    由陆实诚亲自指认,直接参与到刑讯逼供的不法公职人员全部被调离审查,他们将面临刑事起诉结局。

    至于郝文军,虽然保留厅级干部的待遇,但却赋闲在家,等候发落,明显仕途已经一片黯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