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九章 强势介入
    得益于进口皇冠在80年代打下的良好口碑,国产一汽皇冠以售价32—48万(包含七款配置)在2月份上市,半年时间就达到销量1.4万辆的好成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只是一款3.0l发动机打下的江山,紧随其后10月份一汽丰田将推出2.5l车型,价格也将进一步下探。

    作为瞄准公务和商务用车的豪华车型,一汽皇冠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如日中天的奥迪a6l。今年3月份,一汽皇冠大手笔赞助,获得了两会用车的独家资格,国内最拔尖的各界精英代表们率先体验了一把皇冠的风采。

    当年,奥迪a6现身中国,就是先在两会用车方面做文章,让来自政商界的代表们充当第一批试乘者,取得非常好的效果,a6l也成为政府用车的头号选择。

    这次国产皇冠上市,一汽老总竺天峰再次如法炮制,通过两会把皇冠首次展现在潜在消费者面前,实现开门红的好成绩。半年时间就接近日方合作伙伴保守定下的2万辆年销售目标,皇冠也成为奥迪a6l之外新的公务、商务用车选择,一度挤压先期上市宝马5系的市场份额。

    左手奥迪,右手皇冠,一时之间一汽在国内豪华车领域傲视群雄。

    可以说,一汽在竺天峰的带领下,充分利用国外合资的优势,打出了非常不错的牌局。

    今天,一汽丰田再次发布重量级产品,定位低于皇冠对标本田雅阁的锐志车型正式上市。

    v6发动机加上后驱,是锐志最大的卖点,它将在竞争激烈的20—30万区间替一汽丰田带来新的增长点。

    在媒体镁光灯不断闪耀下,竺天峰和日方代表一起拉开了覆盖在锐志车上的红绸布,新的中级车杀手正式加入中国市场。

    “我们一汽跟丰田汽车的合作可以说是天作之合,双方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携手奋斗。从花冠到皇冠,再到现在的锐志顺利投产,充分说明了双方合作愉快。中日两个国家最大的汽车企业强强联合,自然会带给消费者最理想的产品,和超一流的享受待遇。

    一汽在搞好国际合作之余,下一步工作将发展自主品牌,我们将很快推出适合国情的自主新型轿车产品。”

    竺天峰一脸笑容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他主张先搞好国际合作再进行自主开发的战略,一直被一汽某些元老所诟病,但合资企业源源不断为一汽带来利润,养活了这个有着15万职工的共和国长子,让他至少有底气为自己辩护。

    不过在国家层面开始主张发展自主品牌的大方向下,一汽也开始加快自主品牌的研发工作。

    从马自达方面得到的技术,很顺利嫁接到一汽内部,代号c301的车型将承担起中国自主品牌再次向中级车冲击的历史重任。

    无论是华晨轿车,还是奇瑞东方之子,都无法打破自主品牌轿车15万魔咒的规律,中级车对国产车而言是一道看得到却跨不过去的门槛。

    竺天峰却不相信这个魔咒,在他看来c301有足够实力来颠覆国内消费者的认知。

    c301和马自达6共享发动机、变速器乃至底盘三大件,双方还共用一条生产线,马自达6在20万区间深受国内消费者追捧,那么c301下沉到15万区间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在c301即将落地之前,到底采用与否红旗标上市,在一汽内部吵翻了天。

    红旗是中国自主品牌中最高端的品牌,一直以来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专用座驾,是国内高档豪华车的代表。如果用在中级家用车c301上面,一汽内部人士都知道其就是马自达6的换壳车型,不少人质疑其能否配得上一向高贵的红旗品牌?支持者认为红旗在国内家喻户晓,使用红旗品牌在c301上可以尽快打开局面,从而让红旗不再高高在上,进入寻常百姓家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红旗插遍全中国。

    双方观点交锋激烈,最终还是由竺天峰一个人强制拍板c301启用奔腾品牌,以此错开跟红旗的定位。不过为了缓和企业内部分歧,他提出未来不排除把奔腾并入红旗的可能,形成“红旗奔腾”模式。

    德国大众集团是一汽优质的合作对象,也是他们学习的榜样。大众集团旗下,大众品牌主打经济家用,而奥迪承担高档豪华车的责任。竺天峰打算红旗对标奥迪,而奔腾模仿大众,以此形成一汽自主品牌清晰的定位。

    当他结束记者采访后,从手下得到了春兰汽车将对外出售的消息,尤其中华集团是潜在并购方。

    现在他出席各大场合,发现中华集团都是自己绕不过去的话题。这个成立时间只有10年的民营企业,已经飞速成长为可以跟一汽这个庞然大物叫板的巨人。

    当初原定为他得力助手的凌云智,就因为不认同一汽的发展策略,愤而南下投靠中华集团,自己还不以为然认定其属于明珠暗投。没想到中华集团在凌云智这帮骨干的帮助下,抓住中国汽车市场发展的机遇,一举成为仅次于一汽销量的汽车企业。尤其今年年初以来,中华集团连连出手,进入客车、重卡为代表的商用车领域,向一汽、东风两大巨头自留地进军,这让竺天峰感到有些焦虑。

    在卡车领域,轻卡被后起之秀福田汽车占据,而中卡、重卡(合并简称中重卡)则牢牢掌握在一汽、东风手中,两者相加份额接近70%。

    现在中华集团不断觊觎卡车市场,这让竺天峰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一汽内部对卡车市场分析得出结论,他们在技术上还落后于国际主流水平,因此组织开发了j项目,争取打造下一代的解放卡车。

    2004年,中国的中重卡销量突破55万辆,给一汽带来不菲利润。预计卡车市场火爆,还将伴随中国经济增长,持续好长一段时间。

    中华集团拿下湘火炬资产,获得了重卡厂家资源陕汽和红岩,这已经在一汽内部引发高度关注。当前在中卡领域有所建树的春兰汽车要出售,一旦被中华集团拿下,他们将顿时拥有跟一汽在中重卡竞争的筹码。

    因此,当听到中华集团要抢购春兰汽车时,竺天峰第一念头就是加入战斗,从战略防御上要把中华集团狙击在中卡市场之外。

    一汽在竺天峰主政时,在资本并购上大手笔频现,掌控海马、入主津汽等举措,都说明了他杰出的战略眼光。

    为了获得春兰汽车,竺天峰甚至动起了一汽兼并春兰,再由春兰跟日野合资,重启夭折的春兰日野卡车项目。

    这样一来,不但可以狙击中华汽车,还能一石二鸟顺带阻碍广汽的发展。

    丰田在一汽之外,还找了广汽作为新的合作伙伴,并不愿意把鸡蛋只放在一汽单个篮子内。一汽为丰田扫平了第二个合资伙伴的政策阻碍,却为广汽做了嫁衣,这在竺天峰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负面记忆。

    日野跟春兰分道扬镳,有意南下跟广汽结合的风声早就传出,竺天峰为了战略上遏制广汽,决定拿下春兰寻求跟丰田进一步合作。

    可以说,竺天峰的这个战略考量非常明智。

    “尽快派人跟春兰洽谈,要积极主动说出我们今后尤其重启春兰日野项目的打算。”

    竺天峰对手下积极授意道,他相信除了钱之外,还有更让春兰集团乃至地方政府感兴趣的东西存在。要是春兰日野项目重新落地,他相信就算中华集团出再多的钱,一汽还是最终的胜利者。

    在一汽对春兰心动之际,另一个卡车巨头东风也监测到了入场的信号。

    尽管刚经历换帅,还面临集团即将赴港上市的重要任务,东风在跟日产合资后,还是得以抽出手来搅动国内汽车风云。

    虽然苗于玮调任武江市书记,但东风的战略执行依旧沿着他既定轨迹在行动,集团和日产合资、赴港上市以及从大山搬迁总部到武江市,三部曲无一不在有序推进。

    卡车是东风自主品牌的支柱,也是他们唯一拿得出手的国产代表作。

    论及中华集团的搅局能力,可谓是无人能及。凡是他们进入的领域,都会对原来主导者产生巨大冲击威胁。

    如果这次让中华集团并购了春兰,将对东风卡车造成重大威胁。

    新上任东风老总许平,开始按照自己的经营理念操作,也作出积极防守姿态,同样表明对春兰汽车有兴趣。

    春兰方面公开出售汽车业务消息,原本只是为了造势抬价,没想到却引来国内众多同行争夺。除了一汽、东风这样的巨头外,还引来像福田、江淮这样地方企业来争抢,这让他们不禁喜笑颜开可以卖个好价钱。

    本来春兰方面在谈判桌上有松口迹象,现在又闭口不言,还打算进一步抬高售价,这让跟中华集团的谈判陷入了僵局。

    “现在对方是皇帝女儿不愁嫁,看不上咱们咯。谁让我们树大招风,被同行们惦记上了。”

    按照固定资产评估,春兰汽车值3个亿没有问题,但5个亿确实是虚高了。更别提还得接收他们的工人以及负责接手售后,这笔钱成本还没有计算进去。

    本来值1块钱的东西,几个人争抢,也能卖出2块钱的价格。”

    负责谈判的凌云智无奈向韩皓汇报道。

    “你听过‘修昔底德陷阱’理论吗?一个新兴势力的崛起,必将挑战现存主导势力,双方之间的冲突将不可避免。

    我们作为市场新进入者,遭遇原有巨头联手打击,正是说明了我们具有让他们害怕的能力。

    这些年我们发展过快,当前遭遇竞争对手打压不是意外。

    此次并购,在我看来,春兰汽车挺重要,但远远没有他们想象般重要。不行咱们就自己重新弄,反正不能当冤大头。”

    韩皓本以为除了自己,不会有太多势力会对春兰汽车感兴趣。现在来看,他们许多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心中带着狙击中华集团目的。

    当一汽抛出重启春兰日野项目计划后,确实立即打动了春兰集团。

    为了降低收购成本,一汽承诺只要控制权,春兰可以保留部分股权,继续留在汽车行业。

    这样的承诺,马上让一汽替代中华集团,成为春兰汽车的头号出售对象。春兰无法拒绝一汽提出的优秀方案,很快就答应对方并购的请求。

    “就这样出局了?”

    接到春兰方面终止谈判的消息,凌云智还一脸不相信。

    直到听见春兰高调宣布将和一汽就汽车项目开展深入合作的新闻后,他才明白这次被一汽抢去了果实。

    当得知一汽有意并购春兰进而重启日野项目,从而中断正在洽淡的广汽日野合作,这让广汽方面大为紧张,他们马上派人前往丰田总部进行交涉沟通。

    广汽的人刚下飞机,一汽的人也踏上了赴日旅程,他们目的是游说丰田接受自己的方案,加强一汽与丰田在商用车的合作,从而把双方利益捆绑得更紧密。

    风云变幻之间,一次中国汽车企业间的并购活动,最终成败却掌握在丰田手中,他们的倾向表态决定胜负,这不得不说是中国汽车业的一种尴尬局面。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