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章 亲赴调研
    看似不大的一次中国汽车企业并购,却牵涉到中日两国几大汽车主机厂,从侧面说明了中国经济逐渐融入全球化浪潮之中。

    中国两大合作伙伴接连到访,都为了同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能让日野汽车落户己方。

    作为牌局放眼全球的跨国企业,丰田汽车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依旧处于美国之后,他们的经营重心在北美市场。但中国市场的增量,将决定未来几年谁才是全球汽车企业的霸主。通俗来说,美国是今天,而中国却是明天。

    所以,作为丰田汽车的储君,丰田章男一直主导着中国市场的战略方针。

    “大众在中国为我们做了非常好的表率,一南一北两大合作伙伴齐头并进,既可以相互竞争又能相互制约,还可以最大化我们外方自己的利益。

    一汽丰田确实是我先看中的伙伴,他们提出的建议有一定合理性。但如果我们这次把天平倾向一汽,就将改变我们谋划好的中国格局,一汽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广汽丰田现在处于弱小阶段,我们必须扶持他们尽快壮大,形成跟一汽对应的实力,方能完成在中国市场的南北布局。

    因此,这次我们丰田总部将支持广汽的合作计划,对一汽提出的方案予以驳回。”

    通过听取属下的情况汇报后,丰田章男做出了决断。

    作为相对中立方,丰田汽车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核心利益,扶持广汽迅速壮大才是他们在中国市场的要务。

    跟一汽合作可以继续推进春兰日野的6万辆卡车项目,但丰田章男考虑的不是眼前利益,而是要通盘考虑中国的市场战略。另外,跟广汽合作后,日野一样可以后续上马6万辆卡车项目,只不过是时间延后罢了。日野汽车的合作项目只要能在中国落地,那对丰田来说,一汽、广汽没有任何区别。

    当消息传回国内,广汽方面一片欢腾,他们在获得丰田的乘用车项目后,又将迎来商用车的合作。

    “这个消息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广汽将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们在商用车领域一样可以做得很出色。”

    反观一汽方面,则满脸愁容,看人脸色行事,终究没有话语权。丰田选择广汽,非常明显就是为了搞平衡之术,避免一汽壮大无法控制。

    “我就不信离开张屠户,就吃不了猪肉。丰田既然指望不上,那我们一汽就自己干。

    重新拟定跟春兰方面的谈判,不能眼睁睁把春兰汽车送给中华集团。”

    竺天峰对丰田宁愿重新折腾也不愿意支持一汽大为不满,但却无可奈何。顺势打压广汽的目标失败,他必须继续坚持对中华集团狙击。

    离开了丰田的支持,一汽原本稳操胜券的并购失败了一半,当初就是打着继续春兰日野项目的旗号,春兰方面才倒戈过来。现在没有了合资的筹码,估计春兰又要在价格上大做文章。

    没想到谈妥的并购方案又出了问题,春兰方面觉得自己真是运气背到了极点,每次都会遭遇黑天鹅意外事件。

    “一汽方面希望控股,并不想全资收购,我们可以用现有资产入股,将来他们会投放适合我们的车型在工厂生产。

    如此一来,我们将只能回收小部分资金,成为一汽的代工厂,好处是未来不排除双方在轿车上继续合作。”

    看完一汽新提出的并购方案,春兰的一位高管介绍道。

    “一汽方面提出用股票和车型合作,相当于不花钱就进入我们春兰汽车,这违背了我们当初出售项目套现的意愿。而且没有了日野项目,我们继续留在卡车领域也是浪费时间。

    我建议我们重新选择出售对象,谁给的价格合适,我们就卖给谁。”

    另一位春兰高管随即发表了自己意见,希望套现离场。

    “一汽是国内最大的汽车企业,在卡车领域有悠久历史,跟他们合作对春兰汽车未来发展更合适,也符合职工们的心理预期。

    看看能否找到我们双方都愿意接受的方案,卖给一汽对各方面都交代得过去。”

    ……

    经过一番激烈讨论,最终春兰方面还是倾向跟一汽合作,不过要求对方大幅度提高现金补偿程度。在保留小部分股权条件下,一汽至少拿出2亿资金补偿给春兰集团。

    对一直坚持5亿开价的春兰来说,2亿的数字已经是他们最大程度的让步了。

    一旦并购后,在春兰汽车基地生产何种车型,其实竺天峰还没有确定。不过能在长三角插下一根钉子,还能阻止中华集团踏入,他认为自己的战略考量没有问题。

    “可以答应他们的条件,欢迎他们加入一汽的大家庭。”

    知晓春兰的要求后,竺天峰拍板对手下指示道。

    自春兰汽车宣布跟一汽开启合作后,韩皓就明白这场争夺没有中华集团的事情。

    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无法借助外力,那么就只能从内部挖掘潜力。

    中华集团现在旗下拥有陕汽和红岩两大重卡生产企业,产业整合工作还没有真正落实,两家企业基本还是独立各自运营。韩皓只是派出了财务人员进驻,先管好账本再谈整合工作。

    趁自己有空,他准备出差一趟,亲自到这两家收购而来的企业进行现场调研。理想状况是一家专攻重卡,另一家企业则在中卡领域发展,如此错开竞争。

    在陕汽,韩皓见到了该工厂的大小管理人员,在他们陪同下参观了重卡的生产车间,以及垄断国内重卡变速器的法士特齿轮厂和颇有口碑深受客户欢迎的汉德车桥厂。

    陕汽的经营情况比韩皓想象中要好,这一块确实是优质的重卡资产。

    “刚才我听到你们说,以前跟康明斯接触过,准备合资搞发动机厂,后来因为企业变动而终止。这确实是一大可行的举措,我们现在有了变速器、底盘车桥,就差发动机了。

    可以跟康明斯恢复接触,只要他们愿意带来最新的技术,我们就跟他们合资。康明斯作为柴油机的世界巨头,我们大可向他们借力发展。”

    大老板亲临现场,给私人打工和跟国企干活是不同的概念,惹得韩皓不高兴可能会立马下岗,因此陕汽方面上下做足了准备工作。

    韩皓听取陕汽人员的汇报后,知晓了康明斯曾有意合作,授意他们重新开启这个项目。

    “陕汽在重卡核心技术上有积累,这很符合我们中华集团自主研发的惯例。今后在集团分工中,陕汽将肩负更加重要的职责,尤其在重卡领域要打出王牌。

    今后人们谈起重卡,希望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就是来自陕汽生产的中华重卡……”

    来到陕汽,韩皓还给工人们带来一个好消息,就是一线工人的薪酬将会提高20%。地处西北内陆,这里工人的薪酬要比沿海地区低上许多,加薪是最能收买人心的举措。

    因此,韩皓所到之处得到了工人们的热烈欢迎,让他对陕汽之行很满意。

    在座谈会上,韩皓侃侃而谈,把自己对卡车市场的认识和定位都简单说了一遍,自然也带出了重卡和中卡分开生产的话题。

    随后,他前往渝州,准备参观视察红岩汽车厂。

    跟陕汽相比,红岩汽车更像一个组装厂,他们生产的重卡核心零部件都要对外采购。

    但他们也有拿得出手的项目,就是旗下綦江齿轮引进采埃孚的变速器产品,在国内中大客车变速车市场中占据主流地位。

    本以为在红岩也能重现在陕汽其乐融融的和谐场面,韩皓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困在了里面,甚至一度惊动了地方政府。

    他在陕汽的讲话,第一时间就通过私下渠道传递到红岩汽车厂,对陕汽的表扬越多,意味着对红岩来说情况不妙。

    陕汽和红岩肯定要整合,但怎么样整合,却一直没有具体章程。当年德隆来不及整合就倒下,现在换到中华集团进驻,肯定会有所举动。

    韩皓的陕汽讲话,就透露出一些关键点。

    经过演绎,红岩厂有人大概归纳出简要:

    将来中华集团的卡车业务将在陕汽和红岩中划分,陕汽将肩负重卡主力,而红岩则落子中卡领域。

    卡车核心零部件将在陕汽一条龙打造,红岩将作为组装厂存在。

    无论现在的陕汽和红岩品牌,将来都会被封存,改换门庭为中华或者华夏品牌。

    工厂职工结构将会优化,大幅提供研发人员收入,同时招聘年轻高知识的新员工,意味着对老职工会有一波裁员潮。

    甚至红岩可能会成为客车生产基地,以此配套客车核心零部件布局进行生产。

    上述内容在红岩汽车厂内部引起巨大轰动,本来红岩就是跟陕汽平起平坐的竞争对手,现在被对方骑到头上,让许多工人不能接受。

    不抗争就得眼睁睁看着红岩厂被边缘化,再加上要封存曾有过历史荣耀的“红岩”品牌,同样使许多人无法接受。更别提可能到来的裁员,种种可能让红岩厂的工人们蠢蠢欲动,私下串连打算趁着韩皓到访来一次“兵谏”!

    异样的气氛让有关厂领导觉察有些不对劲,但他们也从各种渠道核实到陕汽讲话的真实性,为了同样的考虑以及施加给韩皓更大的压力,他们有意无意放任了工人们私下行动的发生。

    当韩皓兴致勃勃参观完红岩的办公楼后,刚走出大门就看到黑压压的人群不知何时包围住大楼,无形的压力环绕着四周,他们沉默又倔强的神情给了韩皓毕生难忘的印象。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