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一章 现场对话
    看见韩皓出来的身影,请愿的工人们随即打出了三大横幅。

    “工人要吃饭,就业需保障!”

    “反对‘红岩’成为‘陕汽’的附庸!”

    “不能让‘红岩’品牌在我们手中没落并终结!”

    ……

    领头之人是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他的胸前佩戴着一枚金光闪闪的奖章,手里还拿着扩音喇叭,挺立着胸膛站在队伍前方最中间。

    透过奖章上隐约可见的红字,韩皓认出了这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是一位中国工人能获得的最高国家荣誉。虽然并不认识他的姓名,但见章识人,韩皓知道这个人一定曾做出轰轰烈烈的成绩,要不然在场近千名工人不会对他马首是瞻。

    横幅打出来瞬间,韩皓就明白了今天遭遇的事情不简单。前些年因为下岗大潮,工人们为吃饭就业问题包围政府机关的事情他可没少了解,没想到今日轮到自己来面对。

    黑压压近千个人头,无声的沉默足以让许多人心惊胆寒,不知内情的红岩厂领导都被吓得两腿有些发软。

    跟在韩皓身边的保镖小组看到如此突发情况,偷偷第一时间拨打了报警电话,把首富在红岩厂被工人围困的消息通知出去。

    他们甚至做好了保护韩皓回到办公大楼,紧闭大门等待当地政府解救的最坏打算。要知道**,一旦控制不住稍微冒出点火星都会燃起熊熊大火,要是有人浑水摸鱼或者群体不理**情失控,韩皓的人身安全将会受到极大威胁。

    突然间遭遇如此境地,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韩皓一个人身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将如何应对将决定接下来事情的发展。

    韩皓饶有意味地看了一眼红岩厂的现任厂长老段,这个短时间历经了三次改朝换代屹立不倒的人,他跟今天的事情肯定脱不了关系。工人间如此大规模异动,一厂之长不可能没有警觉。

    段廷发觉察到韩皓的目光,知晓该轮到自己发挥的时候,他准备挺身而出安抚工人,实际上是充当中介角色为两方沟通。默许工人们搞出这样大阵仗,他心知对自己前途不利,但为了红岩厂的未来他宁可牺牲自己。

    如果真按流传的规划发展,放任红岩厂不管,那他就是红岩厂的历史罪人。

    事情并未按照段廷发预想般发展,他刚想走到工人面前有所动作时,被韩皓伸手拉住了胳膊,对其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在近千人注视下,段厂长听完韩皓的话后神情有些愕然,但他还是点点头走向了请愿的人群。

    一步、两步、三步……

    看着段廷发走向请愿群体领头的中年人跟前,焦虑的工人们开始发出稍许喧嚣,他们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

    按照事先约定,他们将会在听到扩音喇叭的声音后跟着喊口号,把今天请愿的主张传递出来。

    可领头的中年人却迟迟没有动作,这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

    只见段廷发跟白发中年人说了两句,就拿着对方手中的扩音喇叭走回了韩皓身边。

    这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口号没有喊出来,而且段厂长也没有出面安抚大家,看上去情况变得复杂起来。

    “喂——喂——”

    在群龙无首状态下,扩音喇叭传出两次声音,许多人的注意力被重新吸引过来。

    在确认喇叭功能正常后,韩皓拿着扩音喇叭大声说道。

    “各位红岩厂的兄弟姐妹们,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你们这副追星的阵仗就不怕把我吓跑了嘛!”

    “哈哈——”

    他这番带有自嘲般话语,立即缓和了现场情绪,一些心大的工人们很快发出阵阵笑声,觉得韩首富并没有看上去高不可攀,也食人间烟火。

    “渝州人的热情和火辣,我这个渝州女婿早有体会。要是换了别的人,我估计早就害怕得躲了起来。”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依旧可以谈笑风生,今天的韩皓给现场所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个年纪轻轻的内地首富可不是浪得虚名之人。

    “我也算半个渝州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坦率地说,我今天确实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大家如此大的阵仗。到底大家为何而来,我从横幅的标语内容大概猜得到。

    不说别的,光是你们这种跟红岩厂荣辱与共的精神就非常值得我敬佩,我觉得此趟来到渝州真是不虚此行!

    既然大家有诉求,那就趁我在场,把一些事情澄清,同时回应大家的请求。有问题不可怕,怕的是有问题却不去解决!”

    韩皓这番话,立即得到四周工人们的热烈掌声回应。

    这些年伴随国企改革大潮,红岩汽车厂在商海中蹒跚而行,先是2000年重汽集团不堪亏损一分为三从中央归属地方管理,随后又被渝州政府卖给了德隆,再后来转眼间中华集团进驻成为新主人。

    短短5年时间不到,许多红岩厂的工人们成为名符其实的“三朝元老”,在茫然之中目睹企业城头眼花缭乱的变换着大王旗。

    原本以厂为家,自豪的工人身份也在下岗大潮中消失殆尽,他们犹如看不见前方道路的羊群,迷茫中只会本能跟随着头羊前进的步伐。

    这次自发性的聚集,表面看是对红岩厂发展的担忧,实际上是对无力把握自身命运的一种集体抗争。

    他们在焦虑之余,更希望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就是动荡的生活能稳定下来,中华集团可以真正成为红岩汽车厂的救星。

    不知不觉中,原本对立的情绪消融,取而代之是同舟共济的认同感。

    当110接到报警电话,得知首富韩皓在红岩厂被工人围困的消息,确认无误后立即启动重大紧急警情上报。

    要是韩皓在当地出了问题,在网络社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背景下,这对渝州市的招商投资形象可是极大打击。

    本来按照韩皓的身份地位,他在哪里都是当地政府的座上宾。只是他习惯了独来独往,不想搞出太大阵仗,这次来渝州也算是临时起意到访,没有跟地方政府报备,要不然渝州市政府肯定会安排工作人员跟随陪同。

    地方政府得知情况后,一方面通知最近的派出所派人到现场支援查看情况,另一方面准备调集警力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把手头的工作都放下,通通集合到红岩厂,那里有重大紧急情况发生。上头下了死命令,要我们在10分钟内赶往红岩厂报到!”

    红岩辖区内的派出所所长接到局长的电话后,拿起警服跑出办公室对属下们大喊道。

    命令就是冲锋号,来不及询问原因,其他人纷纷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首富被工人们围困,上级指示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到场支援。”

    拉开警车车门,所长对一头雾水的几个属下解释道。

    “周首富犯了啥事,跑到红岩厂去找不自在?他又搞暴力拆迁了?”

    一名手下随口问道,他以为是区里搞房地产发家的周首富又惹出什么纰漏。

    自富豪榜大火了后,首富一词成为热词,小到镇乡、大到省市,民间纷纷评选出公认的身边首富。

    “周首富算个屁!跟我们要救援的这位爷比起来,他连替对方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老周要是能让我们警局一哥心急如焚打电话下死命令,他还有必要在我们这里混吗?

    人家姓韩,是那群狗屁首富人群中的真正老大!妈的,希望韩首富不要出什么差错,不然老子估计得背锅上身!”

    想到莫名其妙摊上大事,这位所长不由骂了一句娘。

    “您说的是首富韩皓?他不好好享受日子,跑到我们辖区来折腾什么!所长,我们要不要拉响警笛?”

    手下一听,也知晓了救援对象的身份,他在心里惊叹之余,开口询问道。

    “你傻啊,拉什么警笛!先去探探情况,然后再做打算。”

    所长还是有处置经验,如果面对群情激昂的人群,贸然拉着警笛闯进去可能引发意外骚乱,还可能成为人群泄愤的靶子。

    急速驱车赶到红岩厂,表明身份后进入厂区,看到黑压压的人头围在一块,饶是见多识广的所长也被震慑到。

    好在工人们没有闹事,只是安静聚集在一起,耳边传来断断续续扩音喇叭的说话声。

    借助一处花坛,所长跳上去了望,发现了一行人跟工人们对持的场景,打头之人正拿着扩音喇叭讲话,赫然就是首富韩皓。

    情况没有失控就好,所长心中放下大石,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向上级反馈。

    一是证明自己准时抵达现场,二是可以跟局里一把手拉近关系好好表现。

    “你确定现场情况可控,工人们没有过激举动?”

    “是的,看上去气氛一派平和,没有失控的迹象。”

    ……

    再三确认红岩厂情况稳定,韩皓正跟工人们对话,渝州警局一把手也松了一口气,赶紧再向市里汇报最新情况。

    此时所长悄悄靠近人群,准备听清楚到底现场在说些什么。

    “红岩是一个具有历史传承的品牌,我明白大家心里对她的真挚感情所在。只要消费者支持,市场认知这个品牌,那她肯定会有存活的空间。今后不排除以中华红岩或者华夏红岩形式存在。

    今天大家站在我面前,提出保留红岩品牌的诉求,在这背后实质上是对红岩精神的肯定。在前来红岩厂之前,我特意了解过红岩精神的含义。‘爱国奋斗、团结奉献’是我们新时代红岩精神的真实写照,它激励着许多国人为之努力前行。

    就算退一万步,红岩品牌由于市场原因被封存,那‘爱国奋斗、团结奉献’的红岩精神难道就丢掉了吗?物质载体只是暂时,但精神却可以永远长存。

    只有人还在,红岩精神就还在!

    ……”

    韩皓站在人群面前侃侃而谈,他真诚又富有深度的讲话博得在场工人们不断点头。

    就连旁听的派出所所长也真正认识到首富的厉害之处,光是这番讲话水平就比身边所谓的周首富高出一万倍。人家能傲然屹立内地首富多年不倒,自然有其厉害独到之处。

    “对陕汽和红岩间如何处理的问题,我承认之前的方案只是设想,并未有具体落实的举措。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算是犯了点经验主义的错误。来到红岩厂,我才感受到大家对搞好重卡产品,打响红岩品牌的渴望。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以及对胜利渴望的饥饿感,正是企业发展壮大的驱动源泉。

    双方进行整合是必然,从零部件共享采购降低成本,再到分享核心技术不可避免。但陕汽和红岩间也可以保持良性竞争,在一个开发周期内我承诺双方可以保留现有重卡生产线,共存在市场之中。谁表现好,谁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

    南北大众共存竞争,也给了韩皓启示。良性的竞争,对企业内部子公司间也大有好处。

    不用的企业文化整合需要挺长时间,在当前情况下,保留陕汽和红岩同场竞技,可能是一个优良选择。

    一个开发周期6年时间,就让市场竞争来证明一切。

    “企业不养闲人,是我的一大人生信条。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必须时刻有危机感。

    现在中国融入全球化经济,企业在面对国内对手竞争时,还要应对来自国外的对手挑战。

    我曾说中华集团可能明天就会倒闭,经营企业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具体到个人,也需要掌握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当前时代风云变幻莫测,个人要想在浪潮中保持一定自主权,必须要活得有价值。

    希望大家今后能加强学习,提高自己的价值竞争力。期待有一天,不是我来炒了你们,而是你们有实力炒了我!

    ……”

    随后,在工人待遇、技术培训等方面,韩皓也做了介绍解答,消除了工人心中的疑虑和不满。

    当渝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赶到红岩厂,发现工人们正三三两两散去,兴奋交谈着刚才韩皓的讲话内容。

    一场突如其来的群体危机已经消退,反倒像是刚结束全厂工人大会散场情景。

    获知韩皓敢于独自一人直面跟近千名素未谋面的工人们对话,副秘书长心中也大为敬佩,有过相关经历的他深知亲临现场压力有多大。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