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二章 一波三折
    汽摩行业是渝州市政府大力提倡发展的支柱,除了专攻汽车领域的长安集团外,渝州摩帮也是国内不容忽视的力量,嘉陵、建设、力帆等都是耳熟能详的品牌。

    很不幸,渝州的支柱企业都是中华集团的竞争对手,甚至可以加上一句话说是其手下败将。

    长安在微型车被华夏汽车打得一溃千里,等着依靠福特合资来救命,更别提摩托车行业已经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华夏摩托,正是踏着嘉陵、建设等渝州品牌的累累尸体登上王座。

    可以说,对韩皓的感情,渝州市官员是十分复杂。

    即便如此,渝州市政府还是以高规格接待了韩皓的到访,市里一、二把手分别抽出时间会见。

    不为别的,就因为韩皓是国内最有优势的投资商,渝州汽摩行业规划跟中华集团完美契合。

    中华集团有了红岩厂生产重卡,将来不排除可以把摩托车、轿车生产线落户当地。

    渝州有一个相对优势所在,跟沿海地区相比,这里人力资源便宜。沿海工资1000元,这里的工人给600元就愿意干。另外,就是汽摩配合齐全,落地的话可以很顺利完成本地化采购。

    “除了刚才我所介绍的渝州投资优势外,如果韩总愿意投资的话,市里将给以最优惠政策招商对待,另外还可以在土地上给以补偿。”

    渝州市长在跟韩皓会谈时,主动提道。

    国家喊了几年的西部大开发,现在快演变成西部大开挖,投资商还是不愿意到西部投资。交通条件不好,产业配套难以跟上以及营商环境不佳等,抵消了西部地区的政策和人口红利。

    渝州是劳务人开口输出大省(直辖市),每年就业压力大,为了设置就业岗位地方政府也是操碎了心。

    人口不断流失,再不未雨绸缪有所作为,留住人才就业,今后渝州可能陷入空心化的局面。

    因此,属地发展经济实体产业,是渝州市政府清醒认识到的重大举措。

    知道韩皓还是吉利地产的大股东,因此渝州市长在常规招商优惠举措之外,还提出可以让韩皓任意挑选两块住宅用地来开发。

    这也是西部地区政府的无奈之举,许多时候为了吸引投资商落户,他们会在另外方面给以对方补偿优惠,好比路桥建设、矿产资源和土地出让等。

    当然,市长也打了另外的算盘,就是可以把吉利地产引入渝州市。跟其他兄弟省份相比,渝州的房价处于低谷,城市拆迁还处于起步阶段。

    投资渝州的话,摩托车是现阶段比较合适的对象,至于汽车,韩皓还没有想好要如何安置。毕竟在长江中部的武江市,中华集团已经有了新生产基地规划。

    摩托车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对成本控制异常敏感。在渝州新建生产线的话,可以弥补人力资源升高的成本,而且当地还有完善的摩托配套。

    至于土地,还是叫上李树富来看比较好,他比自己有经验。

    “只要你们中华集团肯来,一切条件都好谈!”

    得知韩皓有意向多留两天考察摩托车落户条件后,渝州市长高兴说道。

    由此可知,西部地区政府对大投资商的渴望,中华集团落地必然会带来大批就业和税收。

    当韩皓成为渝州市政府座上宾之时,远在一汽总部的竺天峰却遭遇两大难题困扰。

    一是夏利汽车再次迎来亏损,自去年亏损1.6亿后,光是今年上半年财报就亏损了1.8亿,全年预亏可能达到3个亿。

    吞并津汽后,夏利汽车就被一汽定位为生产经济型入门轿车的基地。夏利汽车旗下两大品牌夏利和威志,分别攻占不同价位市场。

    原本的国民车品牌夏利,主打3—5万元市场;至于获得丰田技术支持的威志品牌,将会在在5—7万搏杀。

    在一汽把自主资源重点投入到红旗和奔腾这样具有光明前景的亲生子项目后,作为收养而来的夏利汽车获得的支持屈指可数。

    更让夏利汽车郁闷的是,他们在3—7万经济型轿车市场,遭遇到异常强大的竞争对手——中华集团的猛烈击杀。

    3—5万市场,全力打造的新车型夏利n3遭遇华夏qq的强力狙击,销量自上市起就不见起色;5—7万的市场,又迎来二代经典款中华“秦”如同大山般的重压,威志品牌跟对方相比犹如一个小学生般不堪一击。更别提还游弋在外围的华夏宏光以及新上市小型suv“宋”的破袭,让原本寄托了一汽入门级经济型轿车梦想的夏利汽车,经营情况陷入历史最低谷。

    当合资品牌一汽大众、一汽奥迪、一汽丰田、一汽马自达开启胜利凯旋四重奏之时,一汽的自主轿车品牌战略在夏利汽车上遭遇重大挫折。

    夏利汽车无力承托双方合并时定下年销量30万辆的重任,去年销量还达不到5万辆,开启了亏损模式。按照今年市场行情看,销量进一步下滑,完成3万辆目标都很困难。

    到底亏损中的夏利汽车何去何从,成为摆在竺天峰面前急待解决问题之一。

    降价手段已经用了多次,现在已经是生产一辆车接近成本价,再打价格战的话,夏利汽车会因失血过多而亡。

    本以为能借助丰田汽车的力量帮忙夏利汽车复兴,没想到丰田在推出自己的合资经济型轿车威驰后,便以市场定位重合竞争婉拒了一汽的技术援助要求。他们更希望把津汽当成自己的生产基地,而不愿意看到身边多出一个竞争对手。

    当跟一汽合资尘埃落定后,丰田汽车不再对一汽有求必应。

    一汽在经济型轿车上没有技术积累,从丰田方面也没有获得支援,因此只能依靠夏利汽车自身孱弱力量在苦苦支撑。

    “妈的,当初我们自己干,说不定也比跟了一汽强!”

    夏利的不断衰败,让原本津汽的职工不由牢骚满天飞。

    耐得寂寞20年,竺天峰一直坚信搞自主品牌应该稳步推进,现在企业最关键是要先活下去,再考虑发展问题。

    因此,基于这样的判断,他打算对夏利汽车进行限产,把亏损控制在一定可接受程度。待被寄予厚望的奔腾项目上市完毕后,再腾出手来解决夏利汽车的问题。

    至于让他眉头紧锁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一汽并购春兰汽车的方案在报送国资委审批时,被以条件不成熟挡了回来。

    作为国内汽车行业的老大,一汽头上还有着一位婆婆坐镇,这就是鼎鼎大名的国资委。原则上,一汽并购过亿的项目,都需要国资委的批准。

    国资委给出的意见是广汽已经报备跟日野合资项目上来,春兰再跟日野合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作为民营卡车企业,春兰汽车跟一汽并未有产业互补交集,强行并购的话会有用国有资金收购低质资产嫌疑,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好不容易击退中华集团,说服春兰汽车继续跟一汽合作,没想到竟然在最后一关遭遇到滑铁卢,这让竺天峰大为恼火。

    在此背景下,竺天峰亲自打电话向国资委负责人说明情况。

    “收购春兰汽车是为了筑起更高的护城河,防止中华集团的进驻。这种举措不能简单用国有资产流失来计算,而是为一汽解放争取到更多的发展时间和战略纵深!”

    “竺天峰同志,收购春兰汽车并不是一项好的选择,这是我们绝大多数同志的看法。就算你们收购了春兰汽车,也不能阻止中华集团进驻中卡领域。要实际花费5个亿的现金加股权,来收购春兰汽车来作为赌局,有国有资本流失的重大嫌疑,我们国资委不会考虑通过!”

    上头依旧保留了不予通过的意见。

    这就是竺天峰和韩皓最大的不同之处,竺天峰背靠国有资本获得政策和资金支持,但却必须牺牲个人自主权,他的意志不能贯彻到底,体现了管理机制的弊端。而韩皓盈亏都是自己的钱,他可以当家做主,在机制上灵活多变,但却没有一汽般获得众多政策和资金倾斜。

    原本汽车行业在中国还是蓝海,国家高度管控高门槛情况下竞争并不激烈,有个国资委婆家管理并未显露出太多弊端。但伴随外资、民营资本进驻,汽车行业开始变成高度竞争的领域,国有企业机制不灵活的缺点开始暴露无遗,需要给以国有企业更大的自主权才能应付。

    可惜,这一点被一汽身上繁荣的景象所掩盖,未能及时被人所知。

    竺天峰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最终却因为不可预知的因素而失败。

    “中华集团拿下春兰汽车的话,不异于如虎添翼,他们可以短时间整合完毕,从而拥有跟我们一汽在卡车领域叫板的实力。

    中卡一直是我们的优势项目,现在放中华集团进来的话,今后的日子可真不好过了!”

    郁闷之余,竺天峰跟得力手下在厂区内散心时说道。

    他在战略上看到并尝试狙击中华集团的进攻,最终非人之力能阻止,可谓是一大遗憾。

    “在这堵墙之内,我是自由的,可以主宰许多事情;但在墙的外面,却有许多让我无可奈何的事情。

    一个人要活得自由,也许是一辈子都难以奢求的事情!”

    竺天峰指着一汽的围墙,大有深意地感叹道。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