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九章 大喜之日
    国庆节当天一大早,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放假欢乐时光之中,一架私人飞机悄然从江州机场起飞,朝渝州方向飞去。

    韩皓坐在飞机上心情很是激动,他此行目的就是去渝州把自己的老婆陈灵兮接亲回家。在他身边空位上,堆满了母亲为他准备接亲的各式物品,例如有放着半桶米的红桶、装着红枣花生桂圆栗子的搪瓷面盆,以及堆满猪肋鲤鱼烟酒的箩筐,甚至还有关着一对活的小公鸡和小母鸡的鸡笼。

    如果不是有私人飞机,母亲王桂芬准备的这些东西还真不知道要如何运到渝州去。按照虎山的风俗,外嫁而来的新娘都是提前一天住到宾馆,再由男方到宾馆接亲。幸好韩皓不是一般人,结婚仪式充分顾及了亲家感受,当天直接上门接亲。

    按照王桂芬找大师算的时辰,下午15:18接亲进入家门为吉时,所以今天在时间上安排还略显宽裕。

    飞机7:30从江州起飞,9:30抵达渝州机场,按照行程安排,韩皓将在10:30左右到达陈家。

    一向来心平气和的他,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才睡着,自我感觉只睡了3个小时不到却没有丝毫倦意。

    洞房花烛夜,作为人生四大喜之一,韩皓今天算是感受到它的魔力所在。望着窗外朵朵白云,他在心中想象着今天穿上婚纱的陈灵兮到底会有多么漂亮。

    婚纱的挑选,是由陈灵兮独立完成,就为了对韩皓保密,要让他在婚礼当天才看到最美丽的自己。

    为了保持低调,两人的婚礼严格保密,只有最密切的亲朋好友才获得通知并要求守口如瓶。就连承办婚宴的五星级酒店,只知道有重要人物要举办婚礼宴请,但具体是谁却没有消息漏出。

    到了韩皓这个层次,高调炫耀没有什么好处,而且这也不是他的性格所在。

    按照父亲韩永福的想法,当然想大操大办最好,风风光光为儿子办婚礼,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韩家今天娶亲入门。但现在家中大事已经不再是他说的算,韩皓要求低调,他最多在床头跟妻子王桂芬有两句怨言,只能依照儿子的意思办理。

    “本以为光宗耀祖,让街坊邻居都沾沾喜气,没想到还比不过城里老郑儿子娶亲的排场。”

    虽然还坐着轮椅,但韩永福依旧挂着虎山商会名誉会长的头衔,他仍然关心着当地发生的各种大事。

    上个月做皮革生意的虎山商会新任会长老郑,儿子结婚在五星级酒店摆了超过300桌流水席,18辆接亲豪车特意绕虎山县城两圈,直接一箱金条当聘礼,成为街谈巷议热论的话题。许多人都说这样的结婚排场平生罕见,要是能压其一头的只能是首富韩家。

    知晓儿子韩皓要低调举办婚礼后,韩永福免不了有些不高兴。古人言,返老还童,有一层意思是人老了行为举止会像小孩般任性,所以人们常说对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要哄着顺着他的意思。

    “现在的人,越缺什么越晒什么。儿子这样做有他的考虑,咱们韩家没有必要出这个风头。就算老郑天天拉18辆豪车绕城一圈,人们也不会说郑家厉害过咱们家,你走出家门依旧是虎山首富的老爸!你跟老郑站一起,人们肯定先问候你,老郑排在你身后!”

    王桂芬知道丈夫韩永福好面子,他是不满意被老郑抢了风头,心里憋着一口气。为此,她特意开解丈夫,两人要敲定婚礼当天准备邀请的人员名单。

    “按预定的60桌宾客标准,咱们只能邀请一些至亲的亲朋好友了。算了算,如果按照我的关系考虑,至少300桌不重复。如果加上儿子韩皓的关系,咱们家开个500桌不成问题,真是可惜了。”

    韩永福心中依旧挂念着自己的旧算盘,他不免有些叹气说道。

    “到你六十大寿,我让儿子给你办个600桌庆贺,随了你的心意好不好?”

    妻子王桂芬见状,只能哄着他安抚道。

    经过挑选,最终有300多人的亲朋好友将会出席婚礼现场,他们国庆一早就乘坐大巴集体奔赴江州。

    胡一鸣昨晚就以出游名义携家飞到了江州,他将作为婚礼证婚人,见状韩皓和陈灵兮的大婚。

    在挑选证婚人时,韩皓没有考虑太多,直接选定了自己人生导师胡一鸣作为对象。

    长达近十年的亦师亦友关系,胡一鸣见证了韩皓从一个毛头小子成长为商界领袖,他多次在关键时刻给以韩皓正确又具有前瞻性的建议。而且在他影响下,韩皓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逐渐完善,成为一位实业报国具有家国情怀的新时代精英。

    君子之交淡如水,尽管只要动动口就能从韩皓这里获得丰富的物质支援,但胡一鸣却严守底线并未有过任何表示,反而尽量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帮助韩皓发展。

    “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离不开各行各业的人才,尤其领袖级别的人物更是难得。古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大多数人奔波忙碌都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庭,但极少数人努力却是为了成千上万个小家庭的幸福。中华集团提供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为国家提供大量税收,而且还在不断填补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空白,身为领头人的韩皓居功至伟。

    能亲眼见证中国新一代商界领袖的诞生,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回报。”

    在前往江州途中,胡一鸣难得敞开心扉对妻子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也是为何他接到韩皓的邀请后,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亲自出席婚礼来证婚。

    当韩皓还在空中翱翔之时,陈灵兮正坐在化妆镜前打扮,作为今天的主角之一,她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麻烦化淡妆就好,他不喜欢妆太浓。”

    陈灵兮照着镜子对化妆师吩咐道。

    在跟韩皓交往过程中,虽然对方从未明说,但陈灵兮很敏感注意到了他的喜好。

    “哟,还没有嫁进门,就着急着为夫君考虑了,果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舍友方依依在一旁挪揄说道,她跟其他两个舍友今天将作为伴娘,出席陈灵兮的婚礼。

    “就是就是,待会不好好让首富显示足够诚意,我们绝对不会同意把华清大学校花嫁给他。”

    另一位舍友听完,马上接茬道。

    教育部放开大学生结婚的禁令已经在9月1日生效,当天就已经有大学生勇于充当第一波的先驱注册登记结为夫妻。但要说轰动性最大的还是首富韩皓迎娶仍是大四学生的陈灵兮,只不过这件事情被高度保密,媒体还没有收到风声。就算一两个嗅觉灵敏的媒体闻到苗头,也被有关人士打招呼压了下去。

    当方依依为化好妆的陈灵兮戴上头冠,画风随即一变,方才还清纯脱俗的女生瞬间成为雍容华贵的新娘。

    “灵兮,现在的你,让我都想把你娶进家门了!”

    看见如此漂亮的舍友,方依依忍不住感叹道。

    私人飞机准时降落在渝州机场,外面已经有先期抵达的9辆汽车组成接亲车队在等候。

    suv“唐”打头,9辆车都是中华集团旗下的产品,包括二代和三代“秦”、小型suv“宋”、小型轿车“明”、华夏宏光、二代qq、华夏之光、华夏皮卡。

    这是韩皓特意挑选的车队,在他看来没有其他车辆能胜任自己的婚车,就算是宝马送给自己的劳斯莱斯也不行。

    打头的“唐”,还是韩皓跟陈灵兮在华清大学认识时的座驾,见证了两人一路走来的点滴。

    当把私人飞机带过来的东西搬上车后,贴着大红双喜的接亲车队浩浩荡荡驶向渝州大学的家属小区。

    坐在韩皓身边伴郎是他的表侄,刚年满16岁就读高一,被王桂芬按照大师嘱咐的人选范围找来替儿子当伴郎。他有些生疏地跟着韩皓,从小就被父母教导向家族中最厉害的大人物学习,今天有幸成为对方的伴郎,他一时还无法适应。光是刚才那趟私人飞机之旅,就足以让他大开眼界。

    “待会你就负责把红包递给我就行,还有把我给你的东西收好,其他的事情有别人处理。”

    韩皓看他有些紧张,宽声安慰道。

    “嗯——出来前我妈都跟我说了。”

    小伴郎紧紧握住手中的挎包,里面装满了红包,都是百元大钞,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现金,自知责任重大。另外还有韩皓特意交给他的物品,说待会要派上用场。

    “来了,来了——”

    贴着大红喜字的车队一进小区门口,负责望风的人就赶紧通知陈家上下。

    立马全屋气氛紧张起来,许多到陈家道贺的亲友都对首富这个新郎官拭目以待。

    当手捧鲜花的韩皓,身穿着香槟金颜色的西服走下车时,顿时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就连一直跟在韩皓身边的保镖们都觉得,今天是他有史以来最帅的日子。

    面对讨要红包的人群,一路上韩皓都是金钱开路,很快就来到陈家门口。

    “爸——妈——”

    看见陈灵兮父母在门口迎接,韩皓第一时间改口喊道。

    如此得体的表现,让两位父母在众人眼前挣足了面子,给了改口红包后赶紧把韩皓迎进了家门。

    接亲的队伍中有一位账房先生,由他清点聘礼跟陈家对接。那些带过来的物品在陈家逛一趟后,还得再次运回江州。

    听见门外嘈杂的声音,还隐约传来韩皓的话语声,坐在床上的陈灵兮发现自己心跳得厉害,期待着待会对方破门而入见面的场景。

    把房门打开一条细缝,方依依对外观察情况,她们几位伴娘团可不会轻易让韩皓进来带走陈灵兮。

    “他正在敬烟和派红包呢!灵兮,待会你可记得我们的约定,不要轻易答应跟他走。”

    想了想,方依依转头把藏在柜子里的一只婚鞋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面。等会找不齐两只婚鞋,韩皓就无法带陈灵兮离开,只有通过她们的重重考验后才能放人。

    在丈人和丈母娘的带领下,把屋里大大小小的亲友都认识寒暄了一遍,韩皓终于有时间敲门见自己的新婚老婆。

    “要开门可以,不过你得经过我们的考验,这也是新娘子的意思。我们特意准备了10道题目,每答对一道题目后从门缝递入让我们满意的红包,才开始下一道题的测试。”

    方依依领头隔着门对韩皓喊话道。

    “可以,你问吧!”

    接亲总会有考验时刻,韩皓对此心里早有准备。

    拿出早准备好的纸条,方依依对着上面读出了第一道题答案。

    “请问你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应该是我到华清大学emba报名的那天吧,灵兮刚好在报名点帮忙。”

    韩皓不急不慢说出了正确答案。

    “好吧,算你答对了,红包拿来!”

    门缝底下很快塞进5个红包,方依依拿起一看都是百元大钞,立即兴致勃勃开始了第二道题问答。

    “请说出灵兮的生日是几号?”

    ……

    10道题问完,每个伴娘手中都拿满了一叠厚厚的红包,韩皓以全对的成绩顺利通过了考验。

    这样优异的表现,让旁观的陈灵兮喜笑颜开,足以证明自己在韩皓心中的重要地位。

    伴随房门打开,韩皓很快就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新娘。

    一袭白色婚纱的陈灵兮,高贵典雅的气质迎面扑来,浅浅笑意中满带柔情看着韩皓。

    “老婆,我来带你回家!”

    韩皓先把手中的鲜花递给陈灵兮,然后不由分说,一把抱起对方就准备离开房间。

    感受着熟悉的雄性味道,陈灵兮很自然把手放在韩皓的脖子上,应声而起躺在爱人怀中。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等等——婚鞋还没有穿呢!”

    面对不按常理出牌的韩皓,方依依大声喊道。

    “谁说没有,我早为她准备好了。”

    话声刚落,只见小伴郎从随身挎包掏出一双金色的女鞋,这是韩皓一早就准备好的杀手锏。

    “你作弊,这不算数!”

    伴娘团们一直齐声抗议道。

    “哈哈,愿赌服输,记得下次你们出嫁时留一手。”

    佳人在手,对方无可奈何,韩皓狡猾地笑道。

    话声刚落,他就感觉肩头被陈灵兮狠狠掐了一下,算是对其小小惩罚。

    当有些羞涩的陈灵兮穿上新鞋后随同韩皓走出客厅,立即蓬荜生辉,许多人都对新娘子赞不绝口。

    吃过汤圆敬过茶,新娘子准备正式出门远嫁,这让陈其钊和颜晓晨既高兴又难过。

    从今天开始,养了21年的宝贝女儿正式离开家门成为别人的妻子,陈其钊眼眶都红了,手中茶水迟迟没有泼下。

    看到父母依依不舍的情况,在门口陈灵兮握着母亲颜晓晨的手,忍不住泪水流了下来。

    嫁到江州的话,将来跟渝州相隔千里,跟父母见上一面都很麻烦。想到这里,陈灵兮的泪水很快大滴大滴落下。

    按照习俗,女儿出嫁,父亲泼水以示欢送,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之意。

    “爸、妈,不用泼水了,今天是结婚,不是嫁女,今后我和灵兮会常回来看看你们。”

    善解人意的韩皓主动按住陈其钊的水杯,以结婚代替嫁女,示意两家地位平等,没有泼水嫁女不相往来的规矩。

    “好——好——,有你这句话,灵兮交给你,我们也放心了。”

    陈其钊听完,连说了两个好字,激动地表示道。

    周围的陈家亲友见到这一幕,也纷纷鼓起掌来,示意韩皓这一手做得漂亮。

    接到新娘子的中华车队高速向渝州机场驶去,她认出了主婚车是自己曾跟韩皓有过交集的车辆,但在车上陈灵兮还未从刚才父母离别之情中解脱出来,显得有些情绪低落。

    “今天你是最漂亮的新娘,要是老皱着眉头可就不好看了。等忙过这阵子后,我就运作你爸妈到江州定居的事情,让你爸到浙海大学继续任教。如此一来,你想什么时候看望他们,就可以随时去看。免得我好像成了恶人,拆散你们相亲相爱的一家三口。”

    跟陈灵兮相比,韩皓考虑事情更加周到,而且他还具有许多人无法企及的能力。对于别人来说是登天难办的事情,他可能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解决。

    “当真?”

    陈灵兮一听,立即眼睛亮了起来,情绪也恢复了正常。

    “对你,我可是说话算话。当初说要娶你,今天我可是实现了诺言。你还不明白首富夫人的能力,今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韩皓握住陈灵兮的小手安慰道。

    方依依等三位伴娘跟陈灵兮登上了私人飞机,她们将作为女方代表一起先行抵达江州。亲眼见到“兮皓号”时她们激动万分,并不是为了可以尝试乘坐私人飞机,而是冲着韩陈两人浪漫的爱情而感动。

    至于陈灵兮父母,他们将在中午设宴款待完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后,在下午3点钟乘坐包机带领80多名亲友一起抵达江州,出席当天韩府的婚宴现场。

    自从陈灵兮跟韩皓谈恋爱的消息传出后,许多亲戚朋友纷纷跟陈其钊和颜晓晨两夫妇热络起来。其中深意大家都明白,陈灵兮如果嫁入韩家的话,今后陈家算是飞黄腾达了。这个时候结交关系,今后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

    陈家亲友到江州的一切费用都由韩皓包下,住在五星级酒店的他们可以在江州享受一个国庆七天假期。

    2个小时的飞行很快过去,“兮皓号”再次回到江州机场。

    当陈灵兮看到江州迎接自己的婚车时大为意外,她想不到自己会坐上这样的车辆嫁入韩家大门。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