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一章 洞房花烛
    婚宴酒店附近突然激增的车流导致了交通堵塞,外面还有源源不断的车辆想要进来。

    幸好江州交警及时赶到现场,开始疏导交通,有序安排车流停靠在附近街道路边,因为酒店及其周围已经停满了车辆。

    就连酒店员工也从未见过如此盛况,各式各样的豪车停满了酒店停车场,一场前所未有的豪车聚会不期而遇。

    本想低调举办婚礼,没想到又搞成了轰动半个城市的盛事,韩皓有些理解为何不少人特意到国外举办婚礼,可以免却许多麻烦。

    “嘀嘀——”

    手机响起,韩皓看了来电号码赶紧接听起来。

    “韩老弟,你结婚大喜事都不通知我,可太见外了吧。我没啥好东西送你,就安排人替你维持现场秩序吧。要是你那里出了差错,整个浙海省的经济都得完蛋了。”

    来电的正是薄东风,他也是刚刚得知韩皓今天大婚的消息。

    原江州书记吕武略已空降湘南省,晋升为该省常委及常务高官,市长薄东风代理书记一职前些天才正式转正,当前他已经是江州名符其实的一把手。

    从他得到的消息,浙海省内工商界但凡有些影响力的人物都赶到了现场,因此才有绑架浙海经济一说。

    “薄书记,感谢您的关心,事情变成这样我也没想到。要是您再出现在这里,我怕江州的主要官员们都得停止休假赶过来。

    用当下一句流行的话,就是大家相互理解万岁吧!”

    刚从鲁冠丘口中学到的流行语,韩皓活学活用对薄书记用上了。

    “理解万岁,说得很对。

    待会我让小张过去一趟,人不到礼金总要到的,毕竟我跟你是多年老朋友了。”

    薄东风确实不方便出席韩皓的婚礼,于是他让自己的秘书小张跑一趟。官越做越大,但却不能不食人间烟火,薄书记也免不了人情往来。

    看到各种豪车以及社会名流纷纷到场,陈灵兮这边的亲戚们才真正见识到韩皓在当地的影响力。尤其得知他们许多人都没有接到请帖,主动过来祝贺,这样的待遇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

    “啧啧,今天可真是开眼了,首富的能量真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

    陈家一位亲戚见状不禁感叹道。

    同样,韩永福看到这样的火热场面很是兴奋,觉得非常有面子。

    来人在跟韩皓打过招呼后,都会主动过来问候他一声。不管认识不认识对方,韩永福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如此风光过,因为这些人都是所在地跺一跺脚就抖的大人物。

    “早知道就把老郑请过来,让他看看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排场。虎山,还是太小咯!”

    原本堵在韩永福心里的梗,在如此大场面下彻底消失不见,他一个劲后悔没把老郑叫来看看啥是真正的排场。

    光是停在酒店门口的豪车,就足以把当初老郑得意洋洋绕城的车队秒杀。

    韩皓结婚,风风光光大办一场才符合韩永福的期望。没想到已经按照最低标准操办,还能引发如此巨大的反响,真是歪打正着。

    伴随宾客越来越多,原本预定的60桌肯定不够,按现在人数看,至少要到120桌的标准。这可急坏了酒店方面,采购的饭菜仅够80桌标准,只能再次紧急去采购,还得从附近酒店调货帮忙。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掉链子,今天全省的名流都在,搞砸了口碑咱们酒店就成最大的笑话。

    不要说是首富的原因,别人根本不会相信,只会把失误推到我们头上。

    大家都行动起来,赶紧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酒店老板当初特意叫手下多备了20桌饭菜分量,这是他们的经验之举,没想到最终还是出现巨大的空缺。

    在酒店内部为晚宴一片忙碌之时,中华集团总部也聚集了一大帮员工,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他们都是自发赶回来准备向老板韩皓道贺的热心人群。

    “韩总结婚,代表的是我们中华集团的门面,要是我们都假装不知道没点动静,过后别人知道会笑话。

    因此,我们必须要代表中华集团全体员工做些什么。

    但在此之前,有两大原则必须遵守:

    第一不能添乱也不能给韩总带来负担,第二所有行动听从指挥。”

    一位颇有声望的工会成员被推选为大家的领头人,他欣然上任后说出了上述这番话。

    在他的组织下,临时聚集起来的工人们开始谋划如何给韩皓送去新婚的祝福。

    专门生产汽车门把手的戴老板,是自发赶来道贺的人之一,他的公司在获得中华集团入股后取得飞速发展,企业规模短短2年时间翻了快5倍。

    企业依旧是他负责管理,中华集团入股后并未干涉正常运营,只是更多在技术上加以扶持,按照国际零部件标准来把控质量。

    “看到有用的种子,我们就帮忙浇水施肥,待他们长成参天大树,我们也会获得回报。”

    扶持有潜力的国有供应商,把他们一起捆绑成命运共同体,以此来对抗风险,这是韩皓的一大经营策略。

    原本戴老板还有些忐忑,虽然身家已经破千万,但跟韩皓这样层次的大人物相比,他依旧还是无名小卒般存在。

    令他大感意外的是在门口迎客的韩皓,竟然能叫出他的名字,还知道公司生产的车门把手用在那些车型上。

    这让他很是高兴,觉得自己得到了重视,今天驱车几百公里来祝贺算不虚此行。

    韩首富肯定不缺钱,但礼金却不能少,戴老板准备了8888元的红包,盘算也能拿得出手。

    来到账房处,发现一旁用醒目的红字写明:“礼金只取10元,多的一律退还!”

    宾客来了总不能空手而来,肯定会带着礼金,因此韩皓便象征性地收10元,其余金额一律退回。

    当初李树富嫁女时采用过这招,今天轮到韩皓也搬用了一次。

    在省内两大超级富豪的带领下,如此处理方式逐渐推广开来,今后只收10元礼金成为浙海省名流摆酒的惯例。

    交警在婚宴酒店旁边街道设置了路障,对核心区域实行车辆“只出不进”的管理。

    但一辆黑色奥迪a6l还是通过重重阻拦,顺利开进了酒店的停车场。

    张秘书带着薄书记的礼金赶到了现场,礼轻情意重,他知道领导让自己亲自跑一趟的意义。

    在交通已经被严格管控的情况下,一辆奥迪a6l能出现在这里,实属罕见。再一看车牌,“000”打头的数字,现场其他人便不再有任何疑义。

    “韩总,薄书记让我给您带话,祝您和夫人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秘书一定程度上就是领导的分身,张秘书完完整整把薄书记的意思带到。

    “谢谢薄书记,待他有时间我再亲自向书记汇报工作。”

    韩皓说完,把张秘书身份介绍给旁边的父亲韩永福。

    知晓是江州一把手的秘书亲自到场,韩永福有些受宠若惊,双手握着张秘书的手连说感谢。

    事情办完,张秘书婉拒了留下吃饭的邀请,正准备转身离开之际,发现又有一辆奥迪a6l开了进来。

    一路来他是凭借市委专属车牌才得以畅通放行,这辆新来的奥迪车牌没有异常之处却能畅通无阻,引起了张秘书的注意。

    当看到从车上下来之人时,张秘书刚才的疑惑立即一扫而空。

    “孟主任,您好——”

    赶紧主动走上前,张秘书热情向来人问好。

    就连韩皓见状,也得主动走下台阶,来迎接这位孟主任。

    如果说不请自来的人太多,韩皓已经精神有些麻木,但眼前这位人物的到来却让他打醒十分精神来迎接。

    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另一重身份是浙海一把手赵国平的贴身大秘,难怪孟主任不借车牌依旧可以一路畅通进来。

    “韩总,今天是你大喜日子,我受人嘱托给你道喜来了。”

    主动伸手跟韩皓握在一起,孟主任笑着说道。

    能嘱托他亲自来道喜的人物,除了赵国平还能有谁。

    “感谢赵书记的关爱,我真是受之有愧。”

    韩皓这句话确实发自肺腑,他可真没想到赵国平会惦记自己的私事。

    “你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用赵书记的话来说,就是要大胆关心爱护利国利民的人民企业家。”

    孟主任知道自己不能喧宾夺主,要把领导的意思传达给韩皓。

    得知省内一把手也派人来道贺,面对孟主任询问自己身体如何,韩永福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一个劲点头表示感谢。

    要知道当初韩永福病危,还是孟主任出面一手操办调飞机营救的事宜。

    张秘书本想离开回去复命,没想到被孟主任拉住,让他一起出席宴会现场,并亲自打电话向薄东风说明情况征得对方同意。

    走进宴会大厅,一派热闹轰轰景象,果真是整个浙海商界名流都到场集会。

    这一大一小两个大秘走进来,那真是掀起一阵波澜,许多认识的企业家都赶紧跟他们打招呼。

    他俩被安排在正中间的主桌上面,跟两位新人同台,毕竟他们今天来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背后之人。

    见到胡一鸣,孟主任主动上前问好,京官到地方大一级。何况胡的级别更高,又在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改委工作,他受到大家礼遇很正常。

    外面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察,突然听见一阵鼓乐声,转头一看发现黑压压的人群朝自己冲过来,吓得立即拿出对话机呼叫增援。

    幸好问清楚是中华集团员工向韩皓道贺的队伍,警方才没有加以阻拦放行通过。

    在酒店大厅里的宾客,突然间听到外面传来整齐有力的鼓乐和歌声,惊叹之余纷纷走到门口观看。

    发现酒店外面站满了人群,里三层外三层,不少人还穿着中华集团的工作服,在职工乐团演奏下,正在大合唱《爱我中华》这首歌曲。

    “爱我中华,建设我的国家——”

    整齐嘹亮的歌声在空中回荡,充满了力量和朝气。

    《爱我中华》已经成为中华集团默认的企业代表曲,“为中华之崛起而造车”是每位员工都认同的理念,因此员工们自发选择了这首歌来表达感情。

    听到熟悉的旋律,韩皓牵着妻子陈灵兮的手走到门外,看到了令他情不自禁的一幕。

    如果说张秘书和孟主任的到来让他意外,但现在站在门口大合唱的工人们到访,才是他今天最大的惊喜。

    没有预先组织,纯粹是自发行为,短短半天时间内就聚集起如此庞大的队伍,粗略一看至少有2000多人。

    看见身穿喜服的韩皓和陈灵兮现身,职工乐团画风一变,演奏起来了《婚礼进行曲》。

    这样温馨的场面让韩皓拉起妻子的手,双双向大家表示谢意,感谢他们送来的新婚贺礼。

    “咚——咚——”

    伴随两声大鼓响起,所有到场工人们集体齐声呐喊恭祝道。

    “中华集团全体员工,祝愿公司董事长韩皓先生及其妻子——陈灵兮小姐,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声音响彻天际,久久回荡在空中。

    现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深深震撼,感受到中华集团的超强凝聚力。

    这也成为韩皓心中,毕生难以忘却的一幕。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就连一向自诩心硬如铁的韩皓,面对此也忍不住用手拭去眼角感动的泪水。

    “人心齐,泰山移!”

    站在韩皓身边的胡一鸣见状,情不自禁感叹道。

    有这样的员工队伍跟随,何愁中华集团打不了胜仗。

    在一片掌声中,员工队伍有序撤离,他们真正贯彻了道贺不给韩皓添麻烦的原则。

    承诺到国庆后再到工厂设宴感谢大家,韩皓和陈灵兮一对新人鞠躬向他们表示感谢。

    剩下的事情便水到渠成,晚上婚宴十分成功,酒店保障了饭菜供应,开了接近150桌的宴席,忙得酒店所有员工够呛。幸好韩首富体谅,给他们每个人包了大红包,平息了他们的怨言。

    晚上,韩皓和陈灵兮结束了一天的奔波,终于回到自己的新房之中。

    洞房花烛夜,韩皓还是有所准备,《新婚夫妻指南》的碟片他可看了好几次,毕竟人生第一次大事要好好准备。年近三十的自己,确实在男女之情方面还是一张白纸。

    跟陈灵兮交往时,两人间亲密关系最多只到拥抱亲吻阶段,因此当两人躺在一张床上时,相互间都很不自然。

    闭上眼睛,陈灵兮有些忐忑等待韩皓的下文。

    “你去把婚纱穿上吧——”

    韩皓一番话,让陈灵兮有些脸红,狠狠拧了新婚丈夫腰间一把,但还是迈开腿走下床。

    灯光熄灭,黑暗降临,人又恢复了野兽的本性,上演着妖精打架的场面。

    韩皓仿佛又回到了骑着摩托车追风青年的模样,在山路上不断加速,朝着顶峰冲击,因为那里有佳人在等候他的到来。

    没想到,一阵香风袭来,他在半山腰就翻车冲出了路边。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