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战略转型
    第四波红利到底是什么?

    当天晚上,妻子陈灵兮给出了她的答案,就是互联网红利。

    作为颠覆传统经济的新科技,它将带来全所未有的生活方式改变,当前跟西方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中国有足够的市场来容纳互联网带来的红利。

    这也契合了陈灵兮大四毕业论文的选题——互联网对未来经济的影响,她认为互联网将会极大改变人们生活,今后现实和虚拟网络的结合将会更加紧密。

    身为华清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学生,陈灵兮的见解已经超出了同龄人,但这并不是韩皓心中的答案。

    在国庆后例行高管会议上,韩皓问出了到底中华集团现在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我认为是技术,只有技术驱动创新,我们才能在对手如林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在国内同行中,我们的研发投入处于最前列,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新成果转化为生产力。

    如果没有核心技术,我们就跟其他组装厂一样,处于产业低端地位。”

    这是汽车研究院院长赵全复的答案,他认为技术是中华集团区别于其他对手的独特竞争力。

    集团常务副总裁凌云智却提出不同观点,他认为中华集团高举民族品牌是大义,符合时代的要求。

    “中国的民族工业需要旗帜,尤其是汽车行业许多人都期望能有自主品牌来抗衡国际巨头,因此中华集团高举民族品牌旗帜,得民心是大义。

    只要继续坚持扛起民族汽车工业的大旗,就能广聚英才海纳百川,消费者也会支持我们。在未来汽车技术趋于同质化背景下,自主品牌高性价比的国民车将是消费者选择主要考虑因素。”

    第三个观点是集团首席财务官尹庆勋提出,他认为中华集团的优势在于资本。

    “中华集团具有国企不可比拟的灵活资金运作方式,尤其现在打通了两大股市融资渠道,加上实业获得的银行授信,可以调配的资金量是一个瞠目结舌的数字。只要韩总保持首富的地位和商誉,就能维持没有边界的资本影响力。

    今后中国将进入资本的世界,资本将影响商业的布局和发展。在由资本构筑起来的护城河前面,普通人再想创造出商业奇迹非常难。我们国家将会进入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商业社会,任何好的项目在萌芽阶段都逃不过资本的收割,最终沦为资本打工的命运。”

    尹庆勋一直认为中国将会重复西方的道路,西方国家走了几百年的发展之路,中国将会凭借后发优势在几十年内完成复制,最终在经济结构稳定后将由资本开始主宰未来的经济。

    可以说,三位高管的回答都是从自己擅长的角度出发,但他们都触及到中华集团核心的竞争力。

    第四波红利的答案就是三者之间,很明显韩皓倾向于第三个回答,今后中国社会将进入资本的红利。

    在市场需求饱和、廉价低端劳动力优势丧失、高端知识人才成本上扬的背景下,资本将成为中国新的红利。

    谁手头掌握的资本多,谁就能撒网式地网罗各种鱼群,待鱼群长大后再一网打尽,从而享有中国市场带来的发展红利。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阿里巴巴,韩皓当初的投资现在已经浮盈超过0倍。在许多创业型企业缺钱嗷嗷待哺之时,谁能雪中送炭般给予**,谁就能坐收未来发展的红利。

    现在块钱投入,将来能带回来0块乃至00块的回报。

    要说现在国内掌控资本最多的人是谁?韩皓说第二的话,没有人敢称第一。

    “中国经济在不断发展,但不会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到一定程度总会慢下来。

    这个节点就是大规模完成城镇化建设,届时中国将达到比肩日韩等邻居发达国家阶段,经济开始进入高容量低增速发展。

    不管你承认与否,完成了原始积累的资本都会介入各种经济活动当中,成为它们的主导。

    很明显,现在的你,就是中国最大资本家之一!

    你有机会在别人没有完成原始积累时,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扩张地盘,打造自己的万里长城。一旦成功,你将把所有野蛮人抵挡在城墙之外,独自享受胜利果实。”

    对西方经济学研究透彻的尹庆勋,一针见血说出了韩皓心中的答案。

    “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独有,既然承认市场经济存在那么资本家同样可以诞生在社会主义国家中。

    资本家是个中性词,犹如一把尖刀本身没有对错性质,得看它到底握在谁的手中。

    现在你的头上戴着红帽子,完全可以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大有作为。

    如果可以,你能成为新时代的红色资本家,超越以往任何一个同行。”

    尹庆勋的这番话有些惊世骇俗,但确实说出了事实,相比汽车王国,他更愿意打造一个庞大的资本帝国。

    曾在一代枭雄金仰勇旗下辅佐,尹庆勋见证过对方提出“资本运作造车”的理念,但时势造英雄,资本运作这个理念的真正受益者,反而是现在的首富韩皓。

    手上有实业,身上有信誉,头上还有光环,没有人能比韩皓更合适担任资本运作的实践者。

    为何胡一鸣没有说出第四波红利是什么?..

    韩皓至此心里也猜得出一二,尹庆勋可以说的话,恩师不一定方便说。

    想明白了这一点,接下来怎么做就非常简单了,在完成原始积累后,韩皓有实力在资本市场大干一场。

    在尹庆勋的建议下,韩皓将成立两只投资基金,作为资本运作的平台。

    一只专门投资汽车相关领域,形成跟现有汽车主业相得益彰的命运共同体。

    对那些有发展潜力的汽车零部件企业,中华集团入股后在资金和技术上加以扶持,以国际一流供应商标准孵化,打造出一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小而精队伍。

    中华集团要成为国际性大企业,背后没有国际竞争力的自主零部件供应团队可不行,每个汽车巨头背后都有本国优秀的零部件体系在支撑。

    韩皓不会对入股企业正常经营过多干预,他只会选择有潜力的企业加以扶持,最终企业能否脱颖而出还得看最终在市场上的表现。

    “中华系”这个概念便应运而生,在中华集团这艘巨轮带动下,其他的小舢板企业愿意跟随一起出海,那可以拥有巨轮在旁边护航的红利。

    韩皓很期待它们都能壮大成为足以抵御风浪的大船,以此跟中华集团一起构建无所不能的超级舰队。

    第二只基金投资范围更加广泛,只要有发展前途,认为可以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新行业,都能成为撒网的对象。

    “再造一个中华集团!”

    这是尹庆勋给出的目标。

    利用现有资本优势,在那些有潜力的独角兽企业冒头之时,中华集团的大网就能注意到它们,并把其网罗旗下。

    入股后不会干涉企业正常运营,跟其他风投在公司上市便退出变现不同,中华集团将继续持有股份,耐心坐享发展红利。

    尹庆勋的真实意图就是打造一个中国的伯克希尔公司,为此他将抛弃自己退休的念头,继续征战在资本市场之中。

    “美国经济在多年发展后,诞生出许多龙头企业。作为学习模板,中国经济只要稳定发展,也会像美国一样产生许多伟大的企业。

    今天一个不足0人的团队,或许会是未来国际巨头的雏形。我们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找到并发现他们,同时洒下我们的资本种子。

    我们当前做的每一件事,可能在见证历史,又可能是我们创造了历史。”

    伟大的人从来都不甘于平庸,当初应韩皓邀请重新出山,尹庆勋就是看中了对方身上的广阔平台。

    现在他终于可以借力得偿所愿,向自己心中的终极目标进发。

    资本运作在国内许多时候都是一个负面词语,几乎跟空手套白狼挂上号。当初金仰勇提出“资本运作造车”,实际上只是想办法从金融市场搞钱来,并没有真正参透资本的真髓。

    当下韩皓的资本运作才是全新意义上的杀招,利用实业积攒的资本来反向运作,打造自己的资本帝国。

    由此,韩皓正式宣布中华集团转型升级,开始进入3.0版本时代。

    当年还是韩耀厂时进入摩托车领域,算是.0版本。后来成功进入汽车领域,成为国内汽车工业巨头,属于2.0模式。

    今后,中华集团将以实业和投资双引擎驱动,开启第三版的新征程。

    跟前两次升级相比,今天的韩皓更有信心,因为他手上掌握的资源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当前,他还得解决一大棘手问题,就是刚在江州试运行的纯电动公交线路,有被国家叫停的风险。

    因为鲲鹏纯电动公交,并未通过国家验收就擅自上路运营,被人告到了中央部委,属于擅自营运车辆。不少人质疑,在新能源技术尚未成熟的今天,中华集团和江州市政府如此匆忙力推纯电动公交,只是为了炒作,没有顾及公共安全。到底鲲鹏公交合不合格,能不能上路,必须要国家给出一个说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