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可以攻玉
    位于印度萨南德工业园的塔塔中华合资工厂即将迎来开业,在印度强力政客莫迪的推动下,18个月时间合资公司的一期工程建设完毕,号称印度洋旋风速度,促使生产规模达到60万台摩托车以及ckd组装达到3万辆的汽车生产线正式落地。

    在印度招聘的合资工厂骨干已经来到江州进行培训,将来他们会把中华集团的管理经验带回印度。

    作为中印最大合资项目,塔塔中华合资工厂获得了中印政府双方的高度重视。

    为配合我国总理12月份应邀出访印度,塔塔中华项目特意推迟开业时间,等待两国总理一道为其剪彩,以此彰显“龙象共赢”的大好局面。

    不用说,这次总理出访,韩皓当然会作为工商界代表陪同访问。据悉此次将会有400多人工商界人士共同访印,有望达成超过百亿美金的合作协议。

    在出访前,为了方便妻子回校进行论文开题,韩皓跟陈灵兮一道飞到了首都。

    得知韩皓来京,恩师胡一鸣特意以家宴形式款待两位新人,当成是在江州宴请的回礼。

    在胡一鸣家里,韩皓和他又开始了一番对话,话题明显深入许多,触及许多深层面的探讨。

    “我已经知晓您说的第四波红利是什么,资本就是我足以掌控未来的红利!”

    当初在江州,胡一鸣把第四波红利的问题抛给韩皓自己思考,现在到了阅卷的时刻。

    “你很聪明,资本确实是我所认为的第四波红利。看了你近期的所作所为,我便知晓你已经有了答案。”

    在韩皓成立投资基金时,胡一鸣就知晓自己的问题有了答案。

    有了资本这个答案作为前提,今天胡一鸣的讨论就要深入许多。

    “那你再来说一说,我们国家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国度?”

    从教书出身,胡一鸣很喜欢启发性的教导模式,他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微笑着问道。

    “社会主义国家?”

    如此简单的问题,韩皓有些不肯定给出答案。

    “对了一部分,但还有问题没有答对,结合你刚才谈及的第四部红利,再好好想想。”

    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胡一鸣继续耐心说道。

    “实行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

    韩皓迟疑般给出了第二个答案,他发现胡一鸣的表情并未有所改变,估计这个答案依旧无法让其满意。

    “以我们国家国有经济所占的比重,以及国家把控经济命脉的力度来看,我们现在应该属于国家资本主义社会!”

    跟上一次有所遮掩不同,这次胡一鸣直接给出了让韩皓大吃一惊的答案。

    “国家资本主义社会”,这跟一向来自己的认知大为不同,毕竟中国特色可以解释许多问题。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并不互相对立,把两者对立是冷战思维的固有想法。资本主义国家一样可以引入社会主义,好比美国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罗斯福新政就把社会主义的许多理念主张加以实施,开启国家干预自由市场经济的大门。

    同样,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可以采纳资本主义有利的理念,从而让资源得以在全社会更合理流动分配。现在的人,要干点什么,手里总要有钱才行。大到一个国家,要实现自己的施政举措,国库口袋一样需要有钱。

    当我们引入市场经济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承认了资本在国家经济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胡一鸣简单跟韩皓解释自己的结论来自何方,他其实有着更深的含义。

    “我们国家的银行金融业几乎百分之百由国家控股,中石油中石化和国家电网垄断了国家的基础能源,更别提铁路、公路、机场和码头,都由国有资本掌握话语权。

    因此,在我们国家,实际上经济话语权牢牢掌握在国有资本手中。

    前不久10月份刚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建行,募集了超过700亿人民币的资金,整体市值接近5000亿人民币。光是募集的700亿资金,就几乎把你的中华集团购买下来。怎么样,见识到中国国有资本的厉害之处了吧?”

    一番话下来,韩皓算是听明白了好几分,自己虽然一直被称为大陆首富,但在国家资本面前却是不值一提。

    “对现在的日a本经济,你是怎么看?”

    没等韩皓反应过来,胡一鸣又抛出了另外一个有些不相关问题。

    幸好韩皓平时也有关注国际经济情况,知晓当今邻居的经济大国遭遇什么问题。

    “在广岛协议后,日方经济产生了巨大泡沫,现在正经历着失落的十年,国内gdp一直徘徊不前。”

    日a本的gdp虽然一直处于世界老二位置,但却几乎陷入零增长的困境,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很可能会被老三德国取代,更别提2005年已经冲到世界第五的中国,很可能会后来居上。

    “你说的不错,是大多数人认知的情况。只不过,有一个数据大家都有意无意忽略,就是日系企业在海外的投资没有记入本国gdp考量。在本国gdp停止增长情况下,每年日方海外投资收益以3%的速度在增长,实际上失落的10年时间里,日系企业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a本经济。

    据不完全统计,日方资本在海外的总投资已经超过本国当年gdp金额,这个数字还在进一步增加。

    因此,就算国内gdp没有增长,但日方普通民众的生活依旧没有影响,因为有海外的收益源源不断支撑着他们的国内经济。”

    今天对韩皓来说,可真是三观都受到极大改造的一天,胡一鸣问出两大问题的答案,都超出了他的认知。

    日系企业的影响力,已经不用多做说明,从世界杯和奥运会赛场上满地都是的日系品牌广告牌,就能窥见一斑。汽车、机械和电子领域,日系产品都是傲视群雄的强者。其中,最成功当属日系汽车,无论是在世界最大的市场北美,还是在最有潜力的市场中国,日系品牌都展示出无可撼动的影响力。

    没待他回过神来,胡一鸣又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谈到中国最知名成功的企业家,在你之前,想必你听说过‘北荣南霍’之说。你知道他们两人为何被称为中国最大的红色资本家?他们两者有什么共同点,为何在我们这种国家资本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还容纳得下私人资本家的存在?”

    三个问题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但胡一鸣却煞有介事向韩皓提问道。

    “北荣”自然就是在韩皓兴起前一直屹立潮头的荣氏家族,而“南霍”则是另一边享有副国级政治待遇的香港霍氏家族。荣氏家族为何排在首位,就因为荣氏老爷子破天荒获得过高官的礼遇,作为国家名义上的副手,他做到了一个企业家能触及的最巅峰存在。

    “他们都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候,怀着爱国之心用实际行动帮助国内发展。一定程度上,他们实际上是国家的影子,用自己的名义行着国家之事。

    有些场合,国家并不方面直接出面,而换了个人站台,事情就容易办成功。

    在中国被美苏联合封锁时,香港是大陆唯一通向外面的窗口,霍家在其中出力甚多。至于荣家,在建国初期响应国家号召公私合营,就成为国内工商界的代表;改革开放后,又率先成为中国大陆跟海外资本沟通的桥梁,为招商引资做出重大贡献。

    说实话,跟两位前辈相比,我实在不足一提。”

    第三个问题的回答,让胡一鸣脸上露出赞许之色,韩皓的表现让他很是满意。

    “一个人的成就,除了他个人的努力,还得看时代发展的背景。荣霍两家的荣誉,跟当时的历史进程分不开,你也不必妄自菲薄。

    反过来看,也说明每个历史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挑战存在。时代在发展,挑战也在改变。伴随中国全面改革开放,荣霍两家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任务,现在该轮到像你这样的新一代才俊接过他们的火炬继续前行。

    你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不一定能胜任,这就是你能在众多企业家中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

    这番话说得很是直白,已经说出了韩皓身为红色资本家接班人的意图。

    “刚才我问你的三个问题,实际上是互相关联的因素,只要你想一想就能明白三者和你的关系所在。

    我们国家现在已经形成了世界工厂,拥有了庞大的产能,在满足对内需求时还有着强烈的对外扩张冲动。

    前几年的下岗大潮伴随我们成为世界工厂,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可以说今天的中国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融入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安全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我们已经承受不起再来一次几千万人下岗的冲击波。

    为了保证经济安全,对外输出资本和产能将是我们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国家资本主义的支持下,你作为私人资本代表,一定程度上实际担当了国家资本的输出重任。

    荣家和霍家是在建国之初和改革开放之初的样本,现在改革开放进入到新阶段,你以及中华集团将承担新时代的探索责任。

    将来,说不定在海外能再造一个新中华,既有小中华也有大中华!”

    胡一鸣的话语还是三分云雾罩着山,说得挺明白但又有所保留。

    这个时候,韩皓算是明白了恩师的指点。

    为何自己走出海外投资突然获得国家的大力支持,为何自己在国内的投资能够畅行无阻,为何自己在政治地位上获得了诸多扶持!

    一句话,在前人担任了引入国外资本发展国内经济先驱之后,轮到自己充当日益强大中国资本走出国门进军世界的探路者。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