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南亚攻略
    辞别胡一鸣后,韩皓登上了飞往印度的私人飞机。

    本次总理访印,带去了多达400人的工商界代表团,这实际上也是中国资本对外输出的一种体现。

    总理可以搭乘自己的专机,但工商界人士们就得自己掏钱包想办法抵达印度,对比而言韩皓有自己的私人飞机可是舒服多了。

    尽管中印两国曾因为边界问题有过矛盾,但同属世界人口最多的两个大国,又是国土相连的邻居,合作要比对抗更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看到邻居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正迈开大步伐追赶西方发达国家,这让经常被拿来和中国比较的印度深感焦虑。

    以莫迪为代表的改革派呼吁印度跟随中国步伐,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合作,吸引外资前来当地投资,以此推动印度国内经济发展。

    印度新任总理辛格也是打着经济改革名义上台,作为国大党代表,他跟在野党——人民党的政治明星莫迪属于不同政治阵营。

    但在经济改革,发展国内经济的大政方针上,两个人看法一致。

    因此,辛格欣然答应跟中国总理一起出席中印最大的合作项目——塔塔中华的开业仪式,这个项目位于莫迪的政治地盘之内。

    要发展经济,水电交通等基础设施要跟上。

    作为经常电力紧缺的国家,印度这次将接受中国电力技术的援助,双方有意达成数十亿美金的电力合作协议。

    但在此之前,直接投资高达5亿美金的中华集团,就是在印投资最大的中国企业。这也是国际资本少有在印度的大手笔投资,毕竟中国才是全世界资本青睐的圣地,因为在华投资回报率惊人。

    落后地区要发展工业,需要资本的力量,没有硬通货的钱你无法在国际上购买资源和设备。

    好比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必须动用紧缺的外汇储备来购买各种重工业进口设备,光是一个宝钢就可以把我们的外汇掏空。你拿人民币到国际市场,卖家都不认这个货币,只要美金这样的硬通货。说白了,就是人民币没有国力背书,无法成为国际等价交换物。

    没钱在国际上购买大型重工业设备,自己也制造不出来,望山兴叹想要发展工业只是一场梦。

    这也是为何我们中国一直宣传招商引资,除了承接国际产业转移之外,还要吸引外来资本落户投资,源源不断把全球美金投入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当中。成为世界工厂,外商投入1美元,赚走了10美元,但中国也凭借招商引资迅速发展经济,解决就业和完成工业化建设。仔细算账,外商赚了,但中国人更赚。

    尽管拥有广袤的国土和庞大的人力资源,但印度依靠本国资本实在无力发展,不难理解为何印度如此渴望国际资本前来投资。

    这里有一个小悖论要说明,就是中国本身就需要资本投资,为何还放任中华集团到国外投资呢?为何不把这笔钱留在中国继续发展,这样一进一出可是10亿美金的窟窿。

    要知道尽管中国外贸源源不断赚取外汇,但在中国实行外汇管制,动辄5亿美金的投资金额可是得经由分管中央领导点头才可以外流。

    “一是国内汽车市场相对饱和,你们赴印投资是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二是中华集团这些年干得不错,国家对你们走出去战略比较有信心,加上每年外汇增加金额超过2000亿,有底气放水流出一部分。三是代表中国资本在海外试水,看看能否总结出相关经验推广。四嘛,就是维护中印双方的国家关系,你们在印度做得越成功,对我们国家形象宣传越好。”

    当天跟胡一鸣交谈时,他就明明白白说出了中华集团获得在印投资一路绿灯的原因。

    中国需要资本流入,但伴随经济的发展,成长起来的中国资本,也会有对外扩张的内驱动力,毕竟要想成为全球化公司就意味着资本走出国门。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tcl赴欧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以及中华集团出海在印大规模投资输出摩托车、汽车,都是中国资本扩张的体现。

    以往美国的工商界代表团总是跟随总统出访,把美国资本输出到任何一个可以获得丰厚回报的国家。现在,跟随国家首长出访的中国企业家日渐增多,中国资本也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展露头角。

    不过跟西方国家都是私人资本投资不同,在中国往往都是国有资本唱大戏,好比这次国家电网公司、三峡集团就有意跟印度达成几十亿美金的电力合作协议。中国人在水电坝和远程输电网络建设上,可是实践出真知有丰富的经验供印方参考。

    中国建造了全球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大坝,以及西电东输工程初步投入使用,足以证明中国人在水电领域的实力。

    有一点要强调的是,意向协议只是意向,有时候受到国际关系变换影响,百亿合同最终落实可能只是个位数。

    投资一个巨大的市惩拥有极大潜力的发展中国家,是所有资本最为明智的选择。

    日a本也在争取进入印度投资,据称在水电领域日方有意跟中国竞争,拿出大笔低息贷款支持本国企业投标。在印度,投资最为成功的日元资本当属铃木汽车,他们基本垄断了印度的汽车市场。

    在亚洲,日元资本无处不在,他们在60、70年代投资了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收获了四小龙经济腾飞的果实。80、90年代,又大举进入中国这个让人垂涎欲滴的大市场,继续赚得盆满钵满。

    伴随中国经济腾飞,现在日元资本开始遭遇中国资本的挑战,他们在东亚的影响力逐渐消退,但依旧在东南亚和南亚地区保持优势。

    这次中华集团来到印度投资,实际上也是代表中国资本对早到一步的日元资本代表——铃木汽车和本田摩托发起挑战。

    再次抵达印度,韩皓的行程安排得非常紧凑。

    当天晚上,韩皓出席了萨南德工业园所在地区艾哈迈达巴德市政府举办的欢迎晚宴,该市市长亲自为韩皓颁发“荣誉市民”的称号。

    以此表彰韩皓大手笔在当地投资,为民众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

    所在邦的首席部长(相当于高官)莫迪也亲自到场表示祝贺,感谢韩皓为中印友好关系做出的贡献。

    “感谢部长对我们中国企业的支持,投资项目建设总体而言进展顺利,您兑现了当初提出要跟中国速度相媲美的萨南德经验。”

    在晚宴上,韩皓向莫迪简单表示了谢意。

    “我希望能把塔塔中华合资项目打造成投资典范,让更多的国外资本看到在印度投资的广阔前景。

    萨南德工业园是我的一块试验田,将来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在全印度推广开来,以此跟上你们中国工业化的步伐。”

    莫迪的志向远大,他的目光已经着眼全国,被许多媒体看好成为未来印度总理的有力竞争者。

    次日上午,韩皓乘坐飞机来到印度最大城市孟买,今天他将在此跟塔塔集团老总拉坦进行会面,探讨双方进一步深入合作的意向。

    有了塔塔集团这个地头蛇,中华集团在印投资阻力明显小了许多,跟对方成立合资公司,明显也是中国模式的一种输出。许多跨国企业喜欢成立独资公司,确实可以掌控一切资源,但在印度营商环境不佳的背景下,极易陷入泥潭中止步不前。跟当地企业成立合资公司,可以只把重心放在技术和资金上,剩余可以让印方工作人员搞定。

    在跟拉坦会面前,韩皓将应印度板球联合会邀请,为今天举办的一场青年板球赛开球。

    板球这项由英国起源的运动,在曾经的殖民地印度风靡为国民运动。据统计,印度12亿人口中有7亿人一年至少打4次板球,85%的人会关注板球赛事。板球赛事在印度人民心中具有不可撼动的地位,自然也是广告商竞相争夺的对象。

    为何印度板球联合会要邀请韩皓开球,就因为“塔塔中华”这个品牌开始成为协会赛事的长期赞助商,双方签订了为期5年的大额广告合同。

    如果没有塔塔集团的运作,这份赞助合同很难拿下,这就是合资公司的优势之一。

    韩皓前来印度投资,就没有想过要挣一笔快钱就走,而是准备长期扎根在印度发展。不管现实情况如何,印度确实跟中国很相像,超过10亿人的巨大市场,实在让人无法放弃。

    说实话,板球到底如何玩,身为中国人的韩皓是一头雾水。但在来之前,他恶补了一些赛事规则,才大致明白玩法。

    “中国商界领袖之一”、“中国知名企业家”等头衔,通通不及“身家超过百亿美金的中国富豪”在印度吃香,在贫富分化更加厉害的当地,富豪两字有着神奇的魔力。

    因此,当韩皓现身青少年板球比赛现场时,获得了全场观众热烈掌声欢迎。

    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就这样走进了印度人民的视野之中。

    在赛事现场,韩皓接受了印度几大媒体的联合采访,毕竟中国首富投资印度可是一大吸引人的话题。

    随后在跟拉坦会面时,韩皓提出了新的合作协议,就是除了摩托车、汽车之外,他将在印度设立投资基金,开始在当地进行长期产业布局。

    上一次韩皓来到印度带来了产品,这一次到访,他带来了资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