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装睡的猫
    “我也许喜欢他,可我爱我的男人们,他们信任我,可我却一再辜负他们。”莫燃有点痛苦的说道。

    刑天那英俊的眉宇也有点阴沉下来,“你管他们做什么我是说,只是你这么想而已,他们不会觉得你辜负他们的。”

    他的语气那么肯定,好像多么清楚似的。

    莫燃却道:“他们是不会,但我不敢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他们不管我,只能我自己管自己了。”

    刑天不知为何哼了一声,“那我倒宁愿你是一只低阶妖兽。”

    而他每天只需要喂饱她的肚子,填满她的**就可以了,她脑子里也不需要想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差劲?”莫燃问道。

    刑天没有说话,但像是默认了。

    而过了一会,莫燃却是叹息道,“如果血杀不要对我那么好,那该多好。”

    她放不下那么一个人,血杀就像她的影子一样,如果有一天回头,她找不到她的影子了,他也不再悄然跟上来了,她不知道自己会有多难受,想来想去,她真的觉得自己为情所困了,为什么一定要给她出这种难题。

    刑天却是猛的抬起了头,“你为情所困,是因为血杀?”

    那声音不知为何阴恻恻的,不过莫燃心思不在这里,并未注意,她只是挎着神情承认了。

    “所以,你选择了你的男人们,抛弃了他?”刑天又问。

    莫燃艰难的点头,虽然从刑天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比她自己说出来更让她难受,但这的确是她的决定。

    刑天慢慢点头,一时间气息变的深沉无比,那飘然的白衣都无法遮住他慑人的霸气,“我曾经发誓不再杀人,因为我觉得杀人是这个世上最无聊的事,这个三界再肮脏,我也不打算动手去清理。”

    莫燃抬起头,看着此刻异常冷漠的刑天,皱了皱眉,更对他没头没尾的话感到一阵疑惑,而那双墨眸望过来的时候,空旷,死寂,就像她曾去过的莽原一样,遍地疮痍,没有那如黑曜石般的光滑和圆润,触碰到那样的眼神,莫燃心中猛的被砸了一样,呼吸都停了。

    面前的刑天太陌生了,那根本不是她认识的刑天。

    而这时,听天又道:“不过我可以为你破一次例,血杀的存在让你这么痛苦,你不是想要长痛不如短痛吗?我帮你,杀了他。”

    杀了他——

    那三个字轻盈却清晰,睥睨万物的气息扑面而来,莫燃瞪大眼睛看着刑天,刑天说要杀了血杀!血杀是天魔,九道雷劫想杀死他,她不信,可刑天说要杀他,她却相信!

    见刑天就要出去,莫燃惊醒,飞快的去拦住他,那摄人的气息竟让她站在对面都忍不住战栗,她握紧了双拳让自己稳住,皱眉看着刑天道:“我做的决定,不需要你来帮我篡改。”

    刑天垂眸,“为什么?你既然放弃他了,还在乎他的死活干什么。”

    莫燃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又不是必须得是情人关系。”

    刑天冷漠道,“对于他来说,就只能有这一种关系。”

    “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知道血杀是怎么想的?”莫燃忍无可忍道,刑天变成这样,让她怎么都无法适应,而且她并不知道她哪里刺激到他了。

    刑天却忽然道:“我当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莫燃皱眉,还没反应过来刑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刑天却忽然抱起了她,一眨眼便到了床上,一手抓住她的衣服猛的一撕,布帛撕裂的声音不断响起,刑天的动作粗鲁又疯狂,全然不顾莫燃的挣扎,将她的衣服褪的一干二净。

    而他的手在身上一拂,他那白衣便落在了地上,他低头,狠狠的吻上了莫燃的唇,狂猛又霸道,牙齿在她的唇上厮磨,仿佛下一刻就要吃了她似的。

    “刑天!”刑天的吻转到了莫燃脖子上,莫燃终于有机会说话,“你不是刑天!”

    莫燃怒红着眼睛,脖子上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他跟本不是在吻,而是在咬人,她从来没想过,她会有完全无法反抗的一天!

    “你放开我,你若敢动我,我一定会杀了你!”莫燃低吼道,用尽了力气去踢刑天。

    可刑天丝毫不为所动,莫燃忽然召唤出了灭神剑,那漆黑的长剑漂浮在空中,剑身泛着浓重的煞气,幽幽的旋转着,猛的朝着刑天刺下!

    莫燃从刑天的肩膀上清晰的看到剑身没入了刑天的身体,刑天的动作停下了,他抬眸看着莫燃,眼里竟有些疼痛,“你真的想杀我?”

    莫燃皱眉不语。

    刑天道:“灭神弓是我的精血所制,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自己怎么可能杀得了我自己?你不会换一把剑吗?”

    莫燃却道:“我知道。”

    那三个字落下,刑天的瞳孔顿时放大了一瞬,可他还来不及阻止,灭神剑已经穿过他的身体,刺入了莫燃的胸膛!那鲜血争先恐后的汹涌而出,烫的他目眦欲裂,刑天猛的从背后抽出灭神剑仍在地上,抱起莫燃。

    “你在干什么!”刑天破天荒的低吼,失了仪态,他的手按在莫燃的胸口,堵住了那个血淋淋的洞,磅礴的能量从手中涌出,只见莫燃的伤口渐渐止了血,撕裂的皮肉也在飞快的愈合着。

    刑天的手按在三藤戒上,抱着莫燃,眨眼便出现在灵泉,将莫燃放在水里,他自己也跳了下去,不容置喙的把莫燃放在了腿上,死死的抱着,他浑身紧绷着,对刚刚的事情心有余悸,即便怀里抱着能令他神魂颠倒的身体,他也再无心情事。

    把两人身上的血都冲洗干净,莫燃没再挣扎,刑天也没再说话。

    只有偶尔会想起铃铃的声音,是刑天手上的铃铛。

    “你可真狠。”刑天道,那一剑刺进她的身体,比她要杀他都令他难受。

    莫燃却抓住了刑天的手,把他带着的手链拿进了一看,这手链果然能调节大小,不管是黑猫戴着,还是刑天戴着,都非常合适。

    “你又骗我一次。”莫燃道。

    刑天迎上莫燃的眼睛,对这句话印象深刻,第一次是隐瞒了身份,这一次又是什么,“我骗了你什么?”

    莫燃眯着眼道:“上次,就是在这里,我不是做梦,是你趁我睡着对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对不对。”

    刑天却是问道:“什么是不该做的事?”

    莫燃道:“你别装糊涂。”

    刑天也摊开道:“是交合吗?这是不该做的事情吗?我们之间做的并不少,你也对我做过,只是你不记得了,而且,按照你这么说,我又骗了你两次,难道在醉凤楼客栈那晚,你也觉得是做梦了吗?”

    莫燃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会做那么荒唐的梦,原来真的是被睡了!她竟然还不知道!莫燃现在是真的想杀了刑天了!“你真该死!”

    刑天不慌不忙道,“我曾经一心求死,可没人能杀得了我,要不你也来试试,莫燃,你若杀得了我便罢,你若杀不了我,我便日日缠着你。”

    莫燃心中怒气横生,咬牙切齿的问,“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他忽然的转变让她毫无准备。

    刑天笑了笑,“你觉得我变了吗?你想让我做宠物,我便做你的宠物,你让我戴这丑死人的手链,我也戴了,你喜欢白色衣裳,我一直穿着也无所谓,你想杀我,我也可以让你在我身上捅一百个透明窟窿,那都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把你放在心上,你为所欲为都可以,可你若只要你那几个男人,而不要我,我还为何要乖乖的做你的猫。”

    莫燃心中一震,“你喜欢我?”

    刑天嗤笑,“我表现的那么含蓄吗?你这么惊讶做什么?”

    你他妈就是表现的太含蓄了!她就是再自恋,也不至于去怀疑一只只知道睡觉的猫其实除了睡觉还想睡她!

    “不可理喻!”莫燃扔下四个字,就要爬上岸去。

    刑天却按住她,莫燃在水里又是一阵扑腾,水面顿时晃荡不止,刑天也忍无可忍道:“你不要再动了!你刚刚流过血,我还舍不得动你,你不要得寸进尺。”

    到底是谁得寸进尺!她为什么要坐在浴池里跟这个神经病浪费时间!“那你就放开我,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刑天道:“不行。”

    因为一旦放开,莫燃可能就再也不想看到他了,刑天心里这么想着,就更不会放手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血杀的事情,如今却发展成了这样,但是他现在低不了那个头,便硬着头皮抱着莫燃不松手,同时不忘嘱咐,“你也别想故技重施,逼急了我收了灭神弓。”

    “你收了吧,我也不想要你的东西。”莫燃紧接着就道。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