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离火驾到
    刑天被莫燃如此迅速的回答气的内伤不止,他的东西怎么了?怎么就不想要了?他冲动的问,“那你要不要我?”

    莫燃想都没想道:“不要。”

    “呵呵……”刑天这次是真的被气笑了,他慢慢道,“好,你放心吧莫燃,我不逼你,也不求你,你那个血杀,我也不会杀他,我让他留着。

    你不是不要我吗?你不是只要你那些男人吗?那我就只好夜夜翻墙,来找你这只红杏了,你就当安慰自己,夜夜都是春梦罢了,你知道我的手段吗?没有什么能拦住我,就算你把你的九个男人都放在门口,谁输谁赢也说不定。”

    莫燃也被刑天的卑鄙程度惊的说不出话来,“你若真敢如此,我就……”

    刑天也不等莫燃说完,挑眉便问:“你就如何?”

    莫燃想了很多威胁他的法子,可是眼神变幻了许久,却终究一个都不成立,她撇开了视线,一言不发,不管刑天再说什么,有多气人,她也不给一点反应。

    过了一会,刑天也不再言语,只是默默的给莫燃擦身体,那个铃铛在水里进进出出,在两人僵持的气氛里毫无所觉的晃动着。

    刑天竟觉得这样的时刻有点温馨,他向往已久了,如果莫燃现在不那么生气便更好了。

    莫燃也是觉得刑天今天魔怔了,不能跟他硬碰硬,过了许久,她道:“我洗好了。”

    声音已不似刚才那么激动,变得平稳。

    刑天却忽然低头,在她唇上一吻,轻轻一碰便离开了,然后去拿了衣服,也不用莫燃动手,他很快就帮她穿上了,有过两次经验,他对给莫燃穿衣服这件事也愈发顺手了。

    莫燃不知道怎么就冷静下来了,她去了丹房,竟然心平气和的炼起丹药来了。

    刑天慢慢跟在莫燃身后,她炼丹的时候他就在一旁假寐,不禁在心里赞赏,他的女人果真心性过人,连算计他都如此不动声色,来吧莫燃,他是真的很期待她要怎么‘回报’他。

    莫燃炼了好几炉丹药,一旁的架子上不多久便堆满了玉瓶,看上去至少也有几百瓶,她根本没有注意过了多久,动作机械又认真,沉浸在一件事情当中的时候,再大的事情也忘得一干二净了,倒是让一旁窝着的刑天很是享受。

    等莫燃力竭停下的时候,刑天才睁开昏昏欲睡的眼睛,晃了过去,搀起莫燃道:“这么拼,我会心疼的。”

    莫燃淡淡的说:“那我就更应该拼命了。”

    刑天吃吃地笑了,“你是想让我心疼死?”

    莫燃不说话,可也挡不住刑天的好心情,他的女人,生起气来也这么招人。

    莫燃看了一眼她炼制好的丹药,这些丹药从一品到五品都有,多数都是三四品的丹药,不过从她手中炼制出的丹药,当然都是同阶当中的极品,这一次她几乎把小火灵给她攒下来的灵草都用光了,只剩下稀有的灵草了。

    把丹药都装起来,莫燃正要离开三藤戒,刑天却道:“都累成这样了,休息一会不行吗?”

    莫燃只淡淡的瞥了刑天一眼,还是出去了,休息?在知道身边有个黄鼠狼的时候,她还敢休息吗?

    刑天耸了耸肩,也跟着出去了,不过一出三藤戒就变成了黑猫,跳到莫燃窗台上趴着去了。

    莫燃知道自己应该消失了许多天的,却还是没想到,在她不在的时候她院子里迎来了一个大人物,这大人物正是离火。

    莫燃走出门就看到离火倚在桥上,手里抓了一把石子,在朝着水里扔,每次他的石子落下,紧跟着就有鱼儿翻着白肚皮飘了上来,然后那几只食荤的鱼儿就来抢着吃现成的了。

    他时不时看向亭子的方向,似乎不太高兴,火红的头发在阳光下异常夺目,精致的衣裳衬托着张扬而华贵的气质。

    莫燃看向亭子里的魂落,他手里拿着一个锅铲,叉着腰在等锅中烹饪的食物,白色的热气从锅中冒了上来,魂落站的很近,身影都被那白气模糊了,紫色的长发用一根绳子在身后随意绑了一下,他平时都任由那头发披着,许是现在嫌弃它碍事才绑起来。

    魂落的身形很高大,腰却很窄,因此穿着衣服的时候怎么都看不出魁梧的感觉,再加上白皙异常的脸蛋,神秘剔透的紫眸,反应有些迟钝,活像个成年娃娃,有时简单有时深沉,转换起来有些时候让莫燃也接受不良。

    莫燃对离火真是越来越了解了,这厮对人不设防的时候,有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一看他现在的表情莫燃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估计以为她在虐待魂落了,竟然让他去做厨子。

    莫燃正看着,离火不经意抬眸,却是已经看到她了,那火红的眸子微微一眯,“蠢女人,你总算出现了。”

    莫燃心里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走过去,她都已经准备好听离火的数落了,可到了跟前,离火看着她,却是皱着眉道:“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莫燃道:“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离火却哼了一声,“在太叔家的时候你不是巴不得我来找你,可本太子到了三天,你都在闭关修炼。”

    这是在怨她怠慢了吗?莫燃一头黑线,“你没说具体时间,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

    正说着,亭子那里却是传来一阵香味,莫燃眼神看了过去,光是闻着那味道都是精神一振。

    离火瞧见了莫燃的神色,先一步转身走过去了,莫燃随后到。

    魂落把几个菜都摆上了桌子,大中午就只有他们三个人,魂落拉着莫燃坐下,看着莫燃有些疲惫的神色,不由有些心疼的说:“莫莫试试我的新菜吧,都很补的,你怎么都不多休息一会就出来了。”

    莫燃有苦难言,但是看着魂落关心的眼神,还有他体贴的话,那颗被刑天刺激的麻木的心总算有点知觉了,她端起那碗汤喝了一口,只觉浓郁的灵力也四散至经脉之中,不禁一口气把汤都喝了。

    她刚喝完一碗,魂落紧接着又给她盛了,一连喝了五碗,汤都见底了。

    离火盯着那可怜的汤底,问莫燃:“好喝吗?”

    莫燃点头,灵力浓郁,魂落的汤真的越来越好了,比之许多灵酒有过之而无不及,喝酒她会醉,可喝汤却不会,魂落这个手艺真的练出来了,比酒楼里知名的大厨不知道强了多少。

    离火忽然端起了汤盅,把最后一点汤倒进自己碗里喝了,然后慢悠悠的去夹菜,心里想的却是这个汤的确挺成功的,再说能不成功吗?他这三天可是喝了几十锅了,自家哥哥坑起他来一点都不手软。

    莫燃却是有点意外离火竟然没有数落她虐待魂落,不过他既然不说,莫燃当然不会自己去找虐,吃了点东西,精神都好多了。

    “现在的青门太子叫什么名字?”莫燃忽然问道。

    离火看了她一眼,“龙阎。”

    那修长的手指沾着水在桌子上写下‘阎’字,莫燃看见了,不过还是调侃道:“这名字也是天帝起的吗?莫不是他觉得龙阎才有帝王之相,所以给了他这个名字?”

    龙阎,岂不是龙颜?

    离火却是不屑,“我们三人都不是天帝膝下长大,他能不能认识我们的脸还不一定。”

    “那龙阎去哪了?”莫燃问道。

    离火道:“妖域。”

    莫燃那挑眉,“他去妖域干什么?”

    那双火红的眸子变的有些兴味,似乎有什么他很看好的事情,只听他道:“梵篱欲取如今的妖王而代之,妖域怕是要继鬼域之后翻身了,他去自然是去使绊子的,但对于结果却不会有影响。”

    “梵篱?”莫燃忍不住道,她又听到这个名字了,而且现在是准确知道他的动向了。

    “嗯。”离火淡淡应了一声,龙阎处处防着他,若非妖域更加要紧,他也抽不出空来到这里。

    莫燃若有所思,一顿饭吃完,汤和菜几乎都进了莫燃的肚子,她又打坐修炼了一会,养足了精神才又去找离火。

    “能不能找你帮个忙?”莫燃开门见山道。

    离火睨向她,“什么好处?”

    莫燃被这话问的一噎,“你想要什么好处?”

    离火想了想,语气有些轻佻的说道:“随便跳个舞,跳的好了,本太子一高兴,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赏。”

    莫燃那嘴角抽搐了一下,“你不如直接说你不帮。”

    离火却道:“我是在一本正经的交易,你当我为难你?”

    “难道不是吗?”莫燃道。

    离火正要说话,魂落却是在一旁道:“莫莫要干什么?你来找我。”

    离火不知怎么有点恼火的看了一眼魂落,自家哥哥对那蠢女人百依百顺,要什么便给什么,他既然喜欢她,就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把那女人骗到手。

    这件事魂落帮不了,但是莫燃还是先说了,“我想让离火解开奎木使和危月使的封印。”

    魂落闻言,看了看离火道:“莫莫,二十四星辰使的封印非同小可,解开封印时青门祭司也会知晓,最关键的是,他们的封印阵被帝后碎成了六片,离火也在找这些碎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