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2. 我想抱抱你【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突然,莫燃感到一阵诡异的注视,带着深深的探索,并不是无意间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微微一凛,莫燃朝着感觉的方向看过去,却见视线来自一个老者,她坐在女皇的左下方,身穿奇怪的衣袍,大把大把的灰白长发有些干枯,却被整齐的梳理起来。

    那人……是祭司的助手。

    那双昏黄的眼睛之中装着与常人全然不同的冷漠和旁观,她冷静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仿佛能屏蔽表现的浮华,看出隐藏在人心底的丑陋和**,这也许就是祭司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们的眼中,没有情感,即便她只是祭司的助手,也一样。

    见莫燃抬起了头,那老者也依旧那般坦荡的看着她,而莫燃不动声色,微微颔首之后就移开了视线。她没有跟祭司打过招呼,但短短的对视之后,总觉得这类人有些危险,因为他们的内心世界与正常人完全不一样,莫燃揣测不到他们会想些什么。

    这个助手便已经如此犀利,也不知道凤鸣国真正的祭司有几分本事……

    好不容易挨过了宴会,今天来了些什么人,莫燃即便不感兴趣也勉强记住了,宴会结束之后莫燃和自家的两个娘亲回了亲王府,凤佳人也知道要给莫燃团聚的空间,便没有再跟着去。

    莫燃还是第一次到亲王府,很华丽,也很气派,府上花园别院众多,但却并没有莫燃想要的归属感,看着偶尔经过的下人,莫燃反倒觉得一阵陌生。

    “唉,你爹到底有没有想我啊?真是一点都不着急,也不说来把我们接回去。”琪琪格南琴往软榻上一趟,百无聊赖的说着。

    “应该想了吧。”莫燃说道。

    琪琪格南琴却瞥了一眼莫燃,“敷衍。”

    莫燃又道:“肯定想了,我爹爹他就是闷骚,这一点三娘你该比我清楚才对。”

    琪琪格南琴点了点头,“这倒没错,不过你比你爹更闷骚,三娘也清楚。”

    莫燃一噎,关她什么事?真是引火烧身。

    “三娘这话我表示一百个赞同。”随着话音的落下,唐甜走了进来,她伸了个懒腰,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你们怎么说吧。”莫燃道,她就当这两人在这里憋的久了,拿她消遣。

    唐甜喝了几杯茶,清醒了一点之后道:“凤宜人这次怕是真要干大事了,神音派弟子在凤凰城潜伏了不少,而且修为都是上乘,凤宜人这一个多月以来也一直在这里,这个老家伙,怕是还想做凤鸣国的皇帝。”

    莫燃道:“她手下的弟子不足为虑,凤佳人不至于连这些人都对付不了,关键是凤宜人打算怎么做?她会在什么地方下手。”

    唐甜道:“我仔细查看过觉醒仪式的祭坛,凤凰花所在的位置是祭坛中央,凤宜人若是动手,肯定会选在那里。”

    莫燃道:“谁离那最近?”

    唐甜道:“你,你娘,还有凤佳人。”

    莫燃挑了挑眉,“如果凤宜人单独动手,我拖住她便不是难事,再加上凤佳人,几乎是万无一失。”

    唐甜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就怕她有备而来,或者现场有什么变数。”

    莫燃道:“那我让白矖和唐烬隐在一旁接应吧,此事不必告知凤佳人,我的任务是解决凤宜人,剩下的事情都是凤佳人的。”

    唐甜不禁戏谑的看着莫燃,她真是越来越狡猾了,不过也越来越让人惊喜了。

    ……

    眨眼便到了觉醒仪式这天,一大早莫燃和郑雨薇便被接入了宫中,被一群人围着更衣,化妆,祭祀的舞跳起来都异常惊艳,妆容也往往很是华丽,像是大自然间许多色彩艳丽的东西,身体上绘着奇异的纹路,脸上是极为浓艳的妆容,等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莫燃看着镜子中的人,半晌都没反应过来那是谁。

    她抬了抬手,镜子里的人也抬手,同时倒映出她惊愕的神色,莫燃这才确定,那就是她。

    也太妖艳了些,她的眼睛本就狭长,不施粉黛已经很勾人,那红红的胭脂将眼尾都挑进了鬓角,眼眸稍稍一动便勾魂摄魄,那些站在一旁的宫女不时偷偷的看一眼,眼中的惊艳那么浓烈,她们从来没见过如此绝美的女子,不知该如何形容的美,只觉此生能得一见,一辈子都值了。

    莫燃退开一些看去,镜中之人神秘华贵,那红色的衣摆上面绘着极其精细的羽毛,还将妖兽的羽毛缝了上去,乍一看真如凤凰的尾翎一般,高傲夺目。

    可莫燃却皱了皱眉,对自己这番打扮突然生出一阵厌恶,再好看的妆容在她眼中也变的令人反感起来,一挥手,那镜子咔嚓一声被掌风打碎,裂开无数纹路,镜子里的人像也顿时模糊起来。

    莫燃转身,冷声问道:“我娘和太子在哪里?”

    宫女不知道为什么莫燃忽然生气,吓得跪下回答,“回郡王,就在隔壁。”

    莫燃举步出了门,也没直接去找郑雨薇和凤佳人,而是走到园中去了,今日天气并不好,天空低垂,阴云遍布,看来不久将有风雨,就如今日的觉醒仪式一般,暗潮汹涌。

    被风一吹,莫燃刚刚莫名升起的怒气也稍稍消散了一些,她低头看着那红艳艳的衣摆,却依然喜欢不起来,看的久了,甚至有种想要脱下来一把火烧干净的冲动!

    莫燃也不知为什么自己要跟一件衣服较劲,抬起头望着天,尽量让自己忽略今日的打扮。

    不久,身后传来一声惊呼,是凤佳人的声音。

    莫燃转过头去,见凤佳人和郑雨薇都出来了,他们的衣服应该是一样的,但是颜色不一样,使得气质也全然不同,凤佳人的衣服是白色,灵动飘逸,郑雨薇的衣服是蓝色,清冷高贵。

    凤佳人的视线在莫燃和郑雨薇身上来回转了好几圈,惊叹道:“美啊,太美了!今日朝凤舞这一跳,不信凤凰先祖不为所动,也必定能庇佑我凤鸣国传承兴盛。”

    凤佳人的豪情壮志并没有感染到莫燃,莫燃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率先出去了。

    园外停着三架轿辇,是专门接他们三人的,轿辇自皇宫中穿过,一路走向宫外的祭坛,轿辇周围只有薄纱,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之人的容貌,却能看清那端庄的身姿,朝凤舞的舞者今日是无比尊贵的角色,如此隆重的登场,也是仪式的一环。

    街道两旁人山人海,群情激动,口中还在高喊着三人的名字,莫燃在那听着,只感觉有千万苍蝇在耳边飞一样,烦乱异常,眸中渐渐多了几许暴躁,想直接开口喝止他们不要再喊了,双手紧紧握着,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

    忽然,一阵风拂过,旁边的纱帘轻轻一晃,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可过了一会,却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笑声,“呵呵……”

    莫燃一震,猛的转头,却见右边的垂帘之下已然靠着一个人,玄衣墨发,嘴角邪邪的勾起,眼帘半垂,慵懒之极,也妖异之极。

    “冷羽,你怎么来了?”莫燃惊讶的问道,那人可不是鬼王吗。

    他紧贴在垂帘的角落,正好是一个视觉死角,外面的人看不到这里。

    鬼王勾唇笑道:“今日我亲爱的主人盛装起舞,我自然要站在最近的地方,看的最清楚才行。”

    莫燃眼中的神色顿时软了下来,鬼王定是牵挂她,明知她可以独当一面,却还是来了,“冷羽,你过来。”

    鬼王微微挑眉,被莫燃柔软的声音叫的都有些心不在焉了,眼角的泪痣晃了晃,笑道:“做什么?”

    莫燃却道:“我想抱抱你。”

    鬼王嘴角的笑容顿时扩大,四下一扫,饶有兴致道:“我自然没意见,只是你也不怕这些人们瞧见?”

    莫燃也看了看周围,可她不看还好,一看时方才的烦躁重又涌了上来,她急促的喘了一口气,道:“冷羽,你过来。”

    鬼王闪身而至,就在她话音刚刚落下之际,长臂一伸,将莫燃搂进怀里,低头便朝着那朱红的唇吻去,那不久前才涂好的胭脂悉数被鬼王卷入口中,灵活的舌撬开莫燃的唇,狂风骤雨一般席卷而来。

    而莫燃也不知为何很是激动,她主动配合着,甚至更加激烈的回吻过去。

    轿子外面传来一阵惊讶又愤怒的呼声,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忽然出现在轿辇之中的男人,更加不敢相信他正在跟莫燃激烈的拥吻。

    “那个男人是谁!放开郡王!”

    “杀了他!他竟敢侮辱郡王!亵渎觉醒仪式!”

    “郡王怎么可以这样!她不配再跳朝凤舞!”

    众人高呼着,想要冲过来,却被沿路的士兵挡住了,场面顿时一片混乱,轿辇也被堵住了,时走时停。

    莫燃却忽然一阵畅快,她的手在鬼王身前拉扯一阵,解开了几个暗扣,白嫩嫩的手顺着那缝隙钻了进去,摸到鬼王的胸膛上,来回抚摸,颇有些故意的挑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