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祭司大人
    莫燃回头,看着那个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老者,眼神不着痕迹的眯了眯,道了一声,“好。”

    莫燃跟在那老者后面,她看似步履蹒跚,却走的一点都不慢,不一会便到了观星阁。

    莫燃在楼下稍微驻足了一会,而那老者便一言不发的在前面等着。

    这个地方虽然在皇宫里,却很安静,周围偌大的广场一片空旷,不会有人经过这里,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属于祭司的地方,是皇宫里最神秘的地方,他们只能仰望到观星阁巍峨的楼宇,却不能踏入这里。

    据说,连女皇都极少过来,因为祭司的任何吩咐都是眼前那个老者代为传话的。

    不一会,莫燃继续走,那老者听到动静,也继续带路,一路无话,直到经过那漫无边际的石阶,站在一座古朴的拱门之前,那老者才道:“燃君王,从此处进去一直走,祭司大人就在里面等你。”

    莫燃稍有些奇怪的看了老者一眼,可那老者却勾着肩膀,拄着那根手杖走下石阶去了。

    莫燃回头一看,那青色的石阶一望无际,她是从那里走过来的,却有种看不到来路的感觉,凭空生出一股寂寞而无力的感觉,让她有些低迷。

    不过那情绪只是一瞬,莫燃很快打起精神,今天被请到观星阁、本应该是极其意外的事情,可莫燃竟然很平静,好像她一直都在等这一天一样。

    从觉醒仪式到今天,过去也有一个月了,凤鸣国换了皇帝,可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因为在这过程中,所有人心目中的祭司大人并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而且在凤佳人遇到阻力的时候都在从旁化解。

    凤佳人对于凤鸣国存在这样一个神秘的祭司从来没有感到好奇过,因为几千年来都是如此,他们甚至没有人见过那个祭司大人的真正面目,连那个祭司大人有没有换过都不知道,但凤佳人说、他们都坚信那个祭司始终都是一个人,是一个与天共寿的存在。

    可莫燃却无法不好奇,凤鸣国的子民、甚至凤佳人也会对他的话言听计从,莫燃要让凤鸣国将来能为自己所用,那这个祭司便是她唯一不确定的因素,所以,她早就想要一见。

    她曾对凤佳人提起过,可凤佳人却让她别痴心妄想了,祭司大人是不会见她的,她便没再提起,可心中却一直惦记着此事。

    没想到……今天真的被请来了这里。

    莫燃慢慢走进拱门,里面的地面是黑玉一般的质地,温润光亮,头顶是露天的,今夜天气很好,漫天的星辰,而那明晃晃的星辰也倒映在地面上,天地一色。

    一座拱桥直通对面,桥是汉白玉所制,那莹润的白在一片黑色当中很是大气,桥面很高,莫燃一直走到最高点才看到了对岸,在整个观星阁的正中间,一个圆形的观星台,空空如也。

    莫燃慢慢走了下去,停在了观星台的边缘,她四处看了看,这里空旷之极,似乎再无可去之处,可她并没有见到那个祭司。

    正要说话,却忽然听到一个温柔之极的声音,“你来了。”

    莫燃心中一颤,分辨不出那声音来自哪里,却忽然见那观星台上亮起一盏灯,那灯做的很精致,里面悠悠的燃烧着青色的火焰,而随着那光的出现,一个身影也慢慢浮现。

    是个男子,而且是一个令莫燃险些忘了呼吸的美男子,他穿着一件宽大的星袍,胸前有一个精致的白玉扣,袍子的系带穿过那环扣,仔细的系着,墨发及腰,一半披着,一般挽起,斜插一根白玉簪簪子。

    男子眉目如画,眸似星辰,上下睫毛浓密纤长,眼眸眨动时宛若秋水涟漪,荡人心田,温柔的不可思议,唇若涂脂,薄厚适中,上下唇轻轻一碰,温柔带着些喟叹的声音传出:“你来了……”

    他又说一遍,这一次却更多了几分悠长而深邃的味道,让神游天外的莫燃有些无法着地。

    说实在的,她见过温柔的人,她以为辞音便是,可在见到眼前之人,却觉得除了他,不配再有人用‘温柔’二字,那种从身体到灵魂的柔和,根本不是旁人能效仿出的。

    他一开口,莫燃心中所有的防备早已像她的沙盘一样,一瞬间四散。

    她把自己武装的很完美,准备好了应对一个强大的人,他以为他也应该如那老者一般,至少气场强上百倍,眼神犀利千倍。

    他的确很强,却是出乎她意料的强,他这算是以柔克刚吗?这不在莫燃的预料当中……

    “祭司大人。”

    莫燃终于回神,她对着那男子微微拱手,垂下眼帘,视线落在了他的衣服上,那深蓝色的衣袍,也不知是如何做的衣裳,将整个星空都搬了上去,深浅不一,流霞变幻,此时他有站在那天地一色的观星台上,若非有那灯照着,便真的会跟星空融为一体了。

    那边不知为何静了一会,那温柔的声音才道:“不必行礼。”

    莫燃直起身,看到那双温润而深邃的眼睛,却不知为何在触及的一瞬间又转开了,那双眼睛太有魔力了,莫燃丝毫没有抵抗之力,她竟有点不敢看,多看一秒都会有种错觉、那温柔是给她的。

    视线落在那精致的灯上面,才发现那盏灯是他提在手里的,那火焰也很特别,特别的温柔……仿佛永恒不变的温度,看不到跳跃的火苗,静静的散发着柔和的青光,竟如他的主人一般……

    视线不知为何随着那灯罩上的花纹到了主人提灯的手上,那只手竟也那么洁白无瑕,像是一件绝美艺术品,纤细、毫无杂质,手指自然不费力的屈着,露出那纤细的指尖和干净的指甲,那是一双……同样带着魔力的手。

    莫燃又不是没见过好看的手,自家男人的手拿出来一个都不会让她失望,只是如此一只可以比他的脸更吸引人的手,她还是第一次见。

    如此一来,就算不能盯着那张温柔的脸,只看着这只手好像也不亏了。

    “不知祭司大人唤我来所为何事?”莫燃先开口打破沉默,她心中在不断提醒自己,眼前的人是凤鸣国的祭司,不是普通人,她不可以光顾着看美人,忘了正事。

    “北境危险,你此去沧月国,劫难重重,一旦去了便再无回头之路,凤鸣国有你的乐土,你可愿在这里,只管做个逍遥的郡王。”那祭司说道。

    莫燃心中又是一颤,惊讶于他说的话,也惊讶于他的语气,那话中的缠绵、丝丝忧虑,仿佛真的为她心疼一般。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找她来,问的不是她到底对凤鸣国有什么图谋,而是说这样一番话……

    而且,为何他语气中带着一股他对她一清二楚的熟稔?这便不得不让莫燃刚刚松懈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

    “如今的须弥界,哪里都是一样危险。”莫燃谨慎的说道。

    那祭司似乎笑了一声,带着些叹息的意味,那般惊人的容貌、笑起来又是怎样的芳华?莫燃经不住抬头看去,却是错过了……

    可触及那双几乎宠溺的眼神,莫燃几乎当场就慌了,为什么要那么看着她?猛的退后了两步,莫燃竟有种想要立刻离开这里的冲动!

    “他人的危险是天下大势,你的危险,是自起风云,天下大势避无可避,你的劫却能自己化解,岂能一样?”那祭司接着道。

    莫燃脑海中却是有点乱了,连他说的话都没办法仔细思考了,努力集中了注意力,勉强稳住语气道:“祭司大人神通广大,莫燃佩服,只是我早已没有退路,也绝不会退。”

    那人似乎又叹了一声,莫燃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如此喜欢叹息,那悠长的气息当中藏了太多的情绪,莫燃还没那么厉害,分析不出他心中装了什么世界,是怜悯吗?

    可过了一会,那人却道:“你若执意离开,我有一物赠你。”

    莫燃抬眸望去,却见他的另一只手从宽大的袖子当中伸出,那好看的手掌心里静静的躺着一物,是个不太规则的牌子。

    莫燃站在白玉桥下,他站在观星台上,两人之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她看不清他手里的东西,而他也不扔过来,那样子,倒是像让莫燃自己去取。

    莫燃稍一犹豫,便已经举步走了过去,她很好奇这个祭司,他身上让她无法抗拒的那种感觉反而让她不安,靠近一点,她也想看看那种影响力到底能有多深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莫燃面上不变,甚至越来越僵,可心跳却越来越不稳,他的气息融进了观星台的空气里,柔和的、朦胧的,让人如置梦中,直到停在他一步外的距离,她甚至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昙花的香味,昙花吗……好适合。

    莫燃深吸了一口气,昙花的香味更加清晰,她从他手中取过那块牌子,不小心碰到那只手,一抹舒适的凉意一闪而过,她定下心神看着手中的牌子,渐渐的,一丝熟悉感跃入脑海,很快,一个完整的图案也被忆起,这、这不是离火要找的封印符碎片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