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九公子真会玩
    莫燃惊愕的抬眸,看向眼前的人,可如此近的距离,那完美的俊颜更加肆无忌惮的闯入她的眼帘,而那长长的睫毛掩映之下温柔的眼眸看着她,仿佛有一张细细的网将她网在了其中,星空之下只剩他们两人,萦绕在脑海中的也只剩下柔和的昙花香味。

    莫燃的心脏不停地紧缩,她逃不出那张网,灵魂在身体里挣扎着,忽然!她猛的一推眼前的人,微微弓着身体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那人被她推的退后两步,视线中那精致的灯微微晃动,抬眸之际,她看到那如画的脸上闪过一丝受伤,明亮柔和的脸似乎瞬间黯淡了,长长的睫毛垂下,留下一片复杂的阴影。

    “对、对不起祭司大人。”莫燃说道,她攥紧了手中的牌子,猛的转身向桥上冲去,“多谢祭司大人所赠之物,如有任何吩咐,我在府上静候。”

    她无法再待下去了,飞一样跑了出去,一口气冲出了拱门,冲下那高高的石阶,冲出皇宫巍峨的大门,一直到呼吸到外面杂乱的空气,她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可她完全无法去回忆那个人,回忆刚刚那一瞬间他的表情,他只是推了他,又不是多过分的事情,为什么他要露出那么受伤的表情,长得好看就能随便让人心疼吗?

    在皇宫门口,莫燃挣扎了许久才迈开脚步,出来就是出来了,她是不会回去的,而且,这个祭司太过让她意外了,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再见他了。

    而且……他既然能把那个碎片给她,说明他远比她想象中的厉害,也许,他真的对她一清二楚。

    而莫燃不知道,在她跑着离开之后,那个身披星袍的男子看着高高的桥怔了许久,脸上始终都是那么落寞的表情,许久,一声带着苦笑的叹息自那红唇之中溢出,“她不是故意的……”

    说着,他轻轻握住了手,仿佛要将刚刚那短暂的温度留在手里,可怎么握都是空的。

    青色的火焰晃了一下,灭了,而那星空下的男子也不见了,星辰落在光滑的地面上,天地一色,仿佛不曾有过什么人。

    莫燃在街上晃了一会,路过敛芳阁时微微停顿了一下,脚步一转,拐了进去。

    敛芳阁今日也空前热闹,穿过拥挤的人堆,莫燃也沾了一身的脂粉味,也没敲狐玖的门,直接就推门进去了,初时没感觉到什么异常,因为外面实在太吵了,等她走进去的时候,才隐隐听到里面有声音,可也没有多想,她以为是狐玖和沐风在里面喝酒。

    等她撩开那珠帘再走近一些,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从那床上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呻吟,明明是男人的声音,却也能那般消魂妩媚,听的莫燃腿都一软。

    莫燃盯着那床帏,嘴角抽搐着,莫不是让她赶上狐玖办事了?这厮一口一个只卖消息不卖身,可这个消魂的叫声,还有那吱吱晃动的大床,将那床帏掀起一阵阵红浪,这叫她怎么相信?兴许是不卖身,但自愿的话就不一定了……

    不由得想着今天挑错了时间,莫燃不敢惊扰床里的人,慢慢往外退去,可刚走了进步又忽然停下了,那呻吟声时断时续,似痛苦又似舒服,直把人三魂都叫的飞了七魄,莫燃悄悄咽了咽口水,都说狐狸很骚,可莫燃眼中的狐玖除了上天赏的一副皮囊,行为倒是正派,可今日听着墙角,莫燃是完全颠覆了她以前的看法。

    这声音叫的她都有些头昏脑胀,可她心中突然生出一丝疑惑,这段时间以来沐风也一直住在花楼里,自得的很,他跟狐玖也越来越相熟,今日没见到沐风,莫不是……床上的另外一个人就是他?

    被这个想法震的不轻,莫燃站在原地,试图去捕捉另一个声音,可过了许久都不曾听到,就只有狐玖的呻吟无孔不入的钻进她的耳朵,叫的她都快欲火焚身了。

    算了,为了求证另一个人是不是沐风而把自己搭进去,实在不值,她继续悄悄的退出去,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可忽然,床上传来一声略带痛苦的声音,“姑娘……”

    莫燃一顿,原来是个姑娘啊,可人家姑娘都不叫,你一个人瞎叫什么……

    “莫燃。”紧接着,狐玖又喊道,那有些疲惫又有些快慰的声音,让莫燃脚下一闪,险些扑倒,瞪着眼睛看想床帏,她没听错吧?

    那厮在干什么?别告诉她里面藏着的姑娘也那么巧叫莫燃!

    “姑娘留步。”却听狐玖又道,这次的声音稳了许多。

    莫燃却更加头皮发麻,只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可依然晚了一步,却见那床帏一荡,红色的帷幔被掀在一旁,从床上跌出一个人来,发丝凌乱,红衣也很是随便的披在身上,白皙的肩膀正对着莫燃的方向,那上面挂着细细的汗水,让她整个人都一愣。

    那双狐狸眼抬起,里面的妩媚风情暴露无遗,朦胧的情愫荡人心扉,朱唇轻启,话语之中都带着湿气,“姑娘留步,狐玖有一时相求。”

    从他露面开始,莫燃便僵在原地没动,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床上大部分的地方,那么大张床、好像也没有别人……狐玖刚刚叫的那么**,是自娱自乐?

    “呵呵……不用说了,我肯定帮不上你,你继续吧,我先走了。”莫燃干笑一声。

    “不,姑娘肯定帮得了,我也没求过姑娘什么事,看在你我相识已久的份儿上,还请姑娘务必帮我这一回,否则我堂堂捕风堂的堂主,今日可能就要死在床上了。”

    说着,那双狐狸眼中露出些许无奈,可依然无法忽略他眼中的魅色,莫燃不禁有点怀疑的问:“你……什么事?”

    狐玖低头喘息了一会,似乎在压抑什么一般,沉声道:“姑娘走近些。”

    莫燃站着没动,狐玖等了一会不见莫燃动静,似乎猜到莫燃在想什么,他叹息道:“姑娘尽管过来,我只是求你帮忙,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姑娘心中坦荡,还怕过来见我不成?”

    说的是没错,可他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多妖孽吗?那是她心里坦荡就能抵抗得了的吗?

    心中虽然觉得狐玖怎么这么多事,但他都这么说了,莫燃不帮忙好像说不过去,她慢慢的挪了过去,快要接近床铺的时候不由得又停下了,床里面一片凌乱,那张被子被蹂躏成一团堆在床底,狐玖衣服下的长腿就那么明晃晃的伸着,那细长的线条一直延伸到腿根,差一点就全露出来了,却被那红衣堪堪遮住了。

    “怎么帮?”莫燃干干的问,却是不敢再往前了。

    “呵……姑娘再往前,你不过来无法帮。”狐玖轻笑着说道,他似乎忍的挺辛苦,不过那嘲笑一般的语气还是刺激到莫燃了。

    莫燃清了清嗓子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发情了?你真要帮忙我也帮不上,不过我可以帮你出去选几个干净漂亮的姑娘。”

    狐玖忽然抬眸看了一眼莫燃,那狐狸眼中水光莹莹,莫燃实在不知道一个男人如何能如此勾人,这让女人情何以堪……

    “你现在找来姑娘,我也用不了……”狐玖说道,话说一半就喘息着趴下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看他这柔若无骨的模样,可能真的用不了,不过他还真是发情了啊?“那……我帮你挑个强壮一点的男人,这个你就将就用吧,毕竟这里是凤鸣国……”

    说着,莫燃真打算出去了,可身后却传来带着薄怒的声音,“姑娘,你怎知我现在是缺人?若你实在不肯相助,便走吧,今日被你看到这般丑态,也并非我本意,我并不知你会深夜造访。”

    莫燃一顿,听他一说,倒是忘了她在观星阁耽搁一阵,出来后夜已深了,只是突发奇想便过来了,自己撞到人家的私事,好像的确不对在先,便调整了一下心态,靠近道:“好了,你说吧,我怎么帮你?”

    莫燃并没看到趴在那的狐玖眼中闪过的笑意,清醒又精明,只听他道:“你把我的衣服拿开。”

    莫燃停顿了几秒,她都答应帮忙了,已经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心里想着就当这是块猪肉,随便看看就完事了……抓着那衣服丢开,余光中看到一些异样,莫燃飞快瞟了一眼,顿时如遭雷劈!

    狐玖身上绑着的那些红绳……是桃花结吗?那鲜艳的红绳勒在他身上,双臂也被绑起,怪不得这半天都没见他自己动手,拍卖会上莫燃仔细看过桃花结绑在模特上时候的样子,此刻却不敢多看绑在狐玖身上是什么样,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看别人绑着是看,看他绑着是找死!

    莫燃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考验自己的心智,只咬着牙问道:“这是何意?”

    狐玖却有点虚弱的道:“我本想试试这桃花结,只是绑上后怎么都取不下来,似乎在背后打了结,我已经解了一个晚上,可这桃花结似乎还有别的用处……真是被它害得不浅,烦请姑娘帮我解开它。”

    “九公子真是……真是会玩。”莫燃不知道该说什么,把刚刚丢在地上的红衣又拿了起来,盖在了狐玖的下半身,这才深吸一口气看向他的后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