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6. 转正的猫【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刑天嘴角的笑容更大,“连情人都不是吗?你这样说我很伤心啊,明明你在床上的时候也很投入,难道穿上衣服你就失忆了?”

    莫燃道:“别说了。”

    刑天却道:“只许你在床上发号施令,让我快我便快,让我慢我便慢,现在说几句话而已,你真的那么不想听吗?”

    莫燃往前走去,眼神危险的看着刑天,一直到停在他跟前,莫燃压着怒气道:“你不用一直强调我睡了你这件事情,明明是你引诱我的!是你卑鄙无耻,还想逼我承认我喜欢你,逼我接受你!”

    刑天觉得自己脾气真的算是古井无波了,不知道多久没有生气过了,可这几个月以来三天两头都能被莫燃气的冒火,他一生所追求的不过是力量,连与人打交道也很少,更别说跟人比这种嘴上功夫,可遇上莫燃,他既不能动手,又说不过她,往往她一开口就能让他窝一肚子火。

    对莫燃,他是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硬的她不吃,软的又不好使,你在床上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而她在床上千娇百媚的,下了床就当没发生过,刑天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逼谁。

    刑天眯着眼睛,暗自深呼吸了一会,才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罢,刑天忽然扛起了莫燃,向山上走去,既然她不给他机会,那他就只能偷,只能抢了。

    莫燃用力拍打着刑天的背,“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放我下来!”

    刑天却笑道:“你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了。”

    莫燃也气的够呛,为什么她会遇到这样的强盗!动不动被吃干抹净,她难道好受吗?“我说接受你也不管用了吗?那就算了,是你不要的!”

    等莫燃吼完,刑天却是僵在了路上,扛着莫燃愣了好一会才忽然把她放了下来,双手握着莫燃的肩膀,那俊逸非凡的脸上一片深沉,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惊喜的原因,强大的威压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肆虐着周围的树木花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莫燃皱了皱眉,看着四周纷纷折断的大树,道:“你都听到了,我为什么要再说一遍?快点收起你的威压。”

    刑天真的以为自己幻听了,不然怎么会听到莫燃说要接受他?她不是死活的都不承认吗?“不行,你一定要再说一次,看着我的眼睛说。”

    莫燃这才抬眸,看着那双漆黑的眸子道:“我承认我是喜欢你,可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

    莫燃的花还没说完,刑天就改为搂着她的腰,两人的身体无限贴近,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中满是愉悦,“我就知道,你是你喜欢我的,让你承认可真难。”

    莫燃皱眉道:“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刑天在莫燃的眼睛上吻了吻,又在她小巧的鼻梁上吻了吻,最后轻轻一啄她的嘴唇,显的有些漫不经心了,“嗯,有话请讲,我听着呢。”

    你这哪有一点认真的态度!莫燃向后仰着身体,躲避着刑天的骚扰,道:“你能不能不要再发情了。”

    刑天呵呵的笑,“我喜欢你又不是为了解决生理问题,但你的出现的确让我的身体变的很奇怪,我就算能控制住不随时发情,你也应该满足一下我们的性生活吧?”

    莫燃脸黑的堪比锅底,她是不堪其扰才不得已说实话的,为此她费了多少精神!若不是这厮那强盗做法,莫燃宁愿一直装糊涂,可两人的关系一变,这厮更变本加厉了,竟然这么直白的跟她讨论性生活?她就应该立个规矩,做她的男人就没有性生活!

    “我现在很满足,作为彼此的伴侣,你不能不考虑我的感受。”莫燃说道,极力说服自己要讲道理。

    刑天的眼神因为那句‘伴侣’一下子柔软了许多,他忽然抱起莫燃,手臂轻松的抬起她的膝弯,让她趴在自己肩膀上,道:“我又没说现在就要吃你,你今天很累了,早点休息吧。”

    声音都温柔了许多,气息从容温和,脚步不疾不徐的往山上走去,他走的极稳,莫燃几乎感觉不到颠簸,她一下子也噤声了。

    她跟刑天暗中作对有两个多月了,提心吊胆,虽然防的很紧,但是自己也过的并不开心,她也会想为什么刑天会喜欢她,为什么她会在意刑天,可她想不通,最烦人的就是感情了,在你毫无知觉的时候牵肠挂肚。

    她有时候会很怀念刑天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的时候,他做一只懒猫,她多一个宠物,真是再好不过了,可她也知道,那都不可能了。

    “我还得下山。”都走到了桃花林,莫燃才开口打破沉默。

    刑天脚步不停,依然把她抱进了竹屋,又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盖了一层薄被,这才道:“下山去找唐烬吗?我去告诉他你已经睡了,不就好了?”

    莫燃愣了一下,见刑天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是真要去跑一趟,过了一会慢慢点头,翻身睡去,“那你去吧,乐坊有两个小孩,是我昨天买来的,你一并把他们带来。”

    刑天笑着应了,他俯身在莫燃头发上亲吻,转而心情颇好的下山去了。

    莫燃睁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心情竟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就好像她早就想到会如此一样,结果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只是难免有点挫败,她上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这辈子才会欠下这么多桃花债?

    刑天去找唐烬,这分明是新人见旧人啊,也该是刑天运气不好,遇到的是唐烬,不知道今天晚上会被打成什么样……

    就算不会亲眼见到,她也非常肯定被打得一定是刑天,那厮在她面前虽然说的信誓旦旦,但他也就能吓唬吓唬她而已,他放下了屠刀,不会那么轻易再拿起的,刑天没有争斗之心,他的心远比任何人都平静……

    想着想着,莫燃也就睡着了,她今天耗了一天的心神,的确很累,一觉醒来,却见刑天靠在床边坐着,抱着双臂,曲着长腿,惬意又慵懒,当然,如果忽略他眼睛上的青紫的话,这幅画面就更美了。

    莫燃爬起来,盯着他瞧了一会,而刑天慢慢睁开眼睛,眸中还有些惺忪,他捞过莫燃抱在怀里,跟抱一个玩具似的,“早上好,我的小妻子。”

    低沉的声音配上宠溺的话,莫燃的鸡皮疙瘩冷不防起了一身,“你叫我莫燃。”

    刑天看着她笑,“你喜欢听什么,我便叫什么,只是你别一觉醒来忘记昨天晚上自己说的话就行,否则我一顿毒打岂不是白挨了。”

    莫燃挣脱了刑天的怀抱,在他身上乱摸一通,确定他身上没少什么零件之后,道:“唐烬下手不重啊。”

    对比起厉鸣犴来,刑天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刑天却捉住了莫燃的手,“大清早的,你也不怕摸出事来。”顿了顿又道。“木已成舟,他就算恨死我,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莫燃跳下床,找出一套衣服,当着刑天的面换了,而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莫燃,那黑曜石的般的眸子忽明忽暗的,等莫燃穿好衣服,遮住了那让人浮想联翩的身子,刑天遗憾的叹了口气,忽然跟过去,抱着莫燃低头便吻,许久才分开。

    虽然不能吃干抹净,但尝尝味道总可以吧,看着莫燃不满的神态,刑天发现从莫燃睁开眼睛开始,他的心情就持续好着,脑海中不知怎么蹦出一句话、守得云开见月明?仔细想想,他竟也有过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日子。

    莫燃走出竹屋,见屋外的桃花林开的异常繁盛,花瓣纷纷扬扬,被风一吹真是美轮美奂,可莫燃怎么看都觉得这桃花林寓意不祥,开的太好了,太旺了!就像她身边的男人一样,她挡都挡不住。

    “主人。”

    “主人。”

    两个声音先后响起,莫燃才从那漫天的桃花瓣上收回视线,看向两人,少年和少女穿着劲装,身形单薄,却异常精神,少年眉宇之间带着一抹锋利,少女脸上却冷漠如冰,站在一片桃花林里,他们身上阴暗的气息似乎有些煞风景。

    这两人便是莫燃从坊市买来的,少女名叫北斗,少年名叫锦宸,两人都有些修为,北斗是炼器期八层,锦宸是筑基期一层。

    莫燃走了过去,手指掐上北斗的经脉,北斗在莫燃靠近的时候身体有些紧绷,半晌才慢慢放松下来,而莫燃松开手之后又掐上了锦宸的脉搏,过了一会松开道:“你们的经脉畅通,并没有损伤,可以继续修炼,你们二人可有功法?”

    两人都狠惊讶,不过锦宸还是平稳道:“没有。”

    被卖进奴隶场的人,不可能有功法。

    莫燃稍稍思索一阵,道:“跟我走吧。”

    两人很听话的跟在莫燃身后,莫燃走了几步不由得回头道:“你们也不问我要带你们去哪?”

    锦宸道:“不管去哪,我们听主人的。”

    莫燃却是笑了,“你这么听话吗?那日我救你就是因为你‘不听话’,你现在是告诉我,我救错了吗?”

    锦宸脸色变幻一阵,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那天他被打的神经紧绷,又被莫燃用了激将法,太过冲动了,他看的出莫燃的不同,她根本不需要从他这个一文不值的人身上图什么,反倒是他,也许真的能争取到另外一片天空。

    他是真的服莫燃,心服口服,不管莫燃让他做什么,只要能改变他的命运,他都会拼尽全力去做。

    “主人是要带我们去三会,测试灵根。”一旁的北斗却是冷漠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