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 莫九爷,疯老九
    莫家宝也不管不了别的,正想理论,却被一只小手拦下了,莫家宝低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莫燃,咬牙退后。

    莫燃却是笑了,即便穿的比常人厚了许多,整个人还是很瘦小,小脸苍白,一脸病容,平日里莫燃总是笑着,她的笑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可现在的莫燃,却莫名的叫人信服,莫家宝宁愿忍着也不想违背莫燃的意思,这也许就是……气势。

    还未开口,气势上便高人一筹,在莫燃的眼神下,那女人脸上做作的笑也变的勉强起来,心中还在奇怪这小妮子怎么跟个大人一样,这么不好对付?

    “没想到二婶儿和蓉蓉不但教、养、好,还喜欢开玩笑,我没什么亲人,大过年的团圆饭自然也就省了,可福贵叔知道我不会做饭,担心我饿着,时不时喊我去家里蹭吃蹭喝,我心中已经过意不去了,二婶儿这么一说,可叫小燃难受啊。”

    莫燃这话一说,周围顿时一片声讨,本来这大过年的,那女人也是莫燃的亲戚,众人不好说什么,看那女人也太不要脸了,这不明白欺负小孩子吗?

    明明血缘上的亲人就在眼前站着,可做的却是落井下石的事情,还不如邻里来的亲切,莫燃这么说,众人心里明镜似的,都为莫燃抱不平了。

    福生婶子看不下去,拉着莫燃走到一边,给了那女人一个白眼,口气不好的说道:“哼,福贵家心善,难道要跟某些狼心狗肺的亲戚一样看着小燃饿死吗?”

    莫燃拍了拍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婶子,反倒安慰:“婶子莫气,大过年的不可说不吉利的话。”

    福生婶子一脸懊恼,“瞧婶子这嘴,呸呸呸,菩萨恕罪,有怪莫怪有怪莫怪啊……”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结束了,莫燃那二婶儿也不敢在众人的声讨下公然叫板,只得忍着,可离开时看莫燃的眼神却跟莫蓉蓉如出一辙了。

    走出那个巷子的时候,将军才从拐角窜上来,它一直在这里等着。

    莫燃伸出手摸了摸将军的头,将军高兴的上蹿下跳的,你瞧,养条狗都比所谓的亲戚强……

    “家宝你想说什么就说罢,憋着多难受啊。”不用看都能感觉到莫家宝情绪中传来的纠结,欲言又止好多次了。

    莫家宝这才道:“莫燃,你……你别在意别人怎么说,俺就是……就是答应了莫非帮衬你的,没别的居心,真的!俺爹跟俺娘是真的喜欢你,大姐二姐嫁出去了,他们二老闷得慌,你常去看他们,他们高兴!几顿饭而已,你别惦记这点小事。”

    一口气说完,莫家宝紧张的看着莫燃,明明他才是大哥哥那个角色,可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紧张。

    莫燃笑着看了看莫家宝,“我是说反话气那个女人的,家宝你怎么还当真了?”

    莫家宝松了口气,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扒了扒头发说道:“也对,俺这脑袋没转过弯儿来。”

    “好了,估计福贵伯跟婶子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咱们先去你家里准备准备,虽然我不会做饭,但端个盘子还是可以的。”

    “唉!”

    ……

    一顿饭吃到下午两点多了,村子里的人午饭没那么准时,饭后莫燃又被留着坐了许久,快五点时,天都有些暗了,二老才放人,还遣了莫家宝送莫燃回去。

    将军也饱餐一顿,前面跑着撒欢儿,二人快走到村口时,却听到一个小孩在哭,还伴随着一个女人严厉的训斥:

    “哭什么哭?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往村口跑你还敢不听话!还敢去戏台!我打的你不对吗?还敢哭,再哭我告诉你爸爸去!”

    显然这个后果很严重,那小孩顿时不哭了,忍着哭声抽泣,断断续续辩驳:“我……我没去,是二蛋他……他们非要去……去的……”

    那声音渐行渐远,莫燃下意识的看向了学校后面空地上一个略显破败的建筑,那建筑很大,砖是青白的颜色,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那个就是女人口中的戏台,只是荒废许久,屋顶破了几个大洞,门什么的更是早就没了,听那女人口气严厉的样子,倒像是戏台有什么危险似的。

    “那个戏台怎么了?”想着,莫燃也就问出了口。

    可莫家宝眼神却闪了闪,“没什么,莫燃你就不要问了。”

    本来莫燃也只是有点好奇,可听莫家宝欲盖弥彰的这么一说,她却是非常好奇了,也没说什么,只停下了脚步,盯着莫家宝看。

    莫家宝被看的压力山大,终究忍不住妥协,“好了好了,你别盯着俺看了,俺告诉你,但先把你送回去再说。”

    莫燃自然同意,晚上山里更冷,她上下牙齿已经在打架了。

    二人加快脚步回去,离开几乎一整天,屋子里的热气所剩无几了,莫家宝甩下外套便去烧暖气了,莫燃则坐在那个瓦斯暖炉那烤着。

    过了半个小时,快冻僵的身体才缓和过来,暖气也渐渐热了,莫家宝熟门熟路的烧了水,给莫燃倒上,这才坐下。

    “谢谢。”莫燃说道,看着莫家宝平时忙前忙后,她不是不想拒绝,只是不能,她太清楚,以她现在的状况,不冻死也得饿死,她的身体只能先养着,她只能默默跟自己说,这些恩情她日后定会偿还……

    “说好不说这么见外的话的,你要再这样俺可生气了!”莫家宝故作严肃。

    莫燃握着水杯,像莫家宝这样好脾气的男子,当真很难被惹急,只是她没有说破,“好了,你先说说那戏台怎么回事吧,别想糊弄过去。”

    莫家宝摸了摸鼻子,刚才他还祈祷莫燃赶紧忘掉呢,结果事与愿违……“俺不是不跟你说,是怕你听了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我胆子大着,你尽管说吧。”

    见真躲不过,莫家宝只好说道:“好吧,那俺告诉你,你还记得村子里的疯老九吗?二十九那天晚上没了……”

    莫家宝微微惊讶,她不仅记得疯老九这个人,还见过,那老头是个疯子,也是个乞丐,可听他的一生也是够传奇的。

    其实他本来被称作莫九爷,他的名望本是能跟莫三爷相提并论的,他也是当年跟莫三爷一块参军的,后来也混的相当不错,听说村子里通往外面的公路最初就是莫九爷命人修的。

    只是二十年前,他只身一人回到了莫家村,那时的他已经是疯疯癫癫了。

    起初几年村子里的人还接济他,可他把自家折腾成了狗窝,又常常去别人家偷东西,偷东西也就算了,还给人家锅里拉屎撒尿……

    总之就是搞破坏,村子里的人被折腾的苦不堪言,后来都防着他,也只是偶尔有剩菜剩饭的时候路过给他仍门口,多余的就不过问了。

    从此莫家村多了一个疯老九,少了一个莫九爷,而如今,这疯老九也没了。

    ------题外话------

    莫家宝:俺必须强调一下,俺虽然不是男主,但是俺也很重要!

    二萌:你强行出镜就为了说这个?

    莫家宝:这太重要了!作为一个非男主人物,俺必须在男主出场前抓紧拉人气,否则等到那个时候,读者还能记得大明湖畔的莫家宝吗?

    (二萌的心理活动:虽然对于见色忘所有的蒽批党来说你的做法根本没什么卵用但我不会刺激你的)

    莫家宝:对了,你的小剧场缺人吗?俺要报名常驻小剧场!

    二萌:缺个喊口号的

    莫家宝:什么口号?

    二萌:闭着眼睛也要点击!

    莫家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