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 无法摆脱的梦魇
    疯老九好像也有八十几岁了,没有留下后人,如果这一去,他家里那一脉就断了。

    可让莫燃印象深刻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之前曾在村子里许多墙上看到过的画!初见时莫燃以为是什么高人画的,后来才知道那“高人”就是疯老九。

    印象最深刻的是占据了四米多高的墙壁上的一副麒麟画,作画的条件再简单不已,只是一面墙,一根石灰粉笔而已,可却将麒麟的睥睨和高贵展现的淋漓尽致!

    初见时莫燃只觉震撼不已,如此神话中才会有的东西,有多少人试图将它的形象勾勒出来,但从来不尽如人意,可那日,莫燃想,如果世间有麒麟,想必就该是画中的模样。

    对这样一个天才,莫燃怀着一探庐山真面目的心思专门去找疯老九,可只看到一个疯乞丐,只看到一双呆滞无神的眼睛。

    失望如潮水一般,在去之前她甚至在想,也许这个疯乞丐并不疯……

    如今乍一听到疯老九死了,莫燃难免有些唏嘘,一个天才就这么没了。

    “没人帮他操持后事吗?”莫燃问道,二十九死的,疯老九无后,又是年关,谁愿意摊这种晦气事儿?

    “疯老九的棺材是他年轻时候就造好的,是莫三爷吩咐了几个人把疯老九装殓的,没有停棺的地方,就先放在戏台了。”

    莫燃这才知道为什么莫家宝刚才吞吞吐吐的,戏台就在村口,跟她的院子就隔着一条马路,就算是个大男人,半夜一个人待着,想着不远处停着一口没下葬的棺材,那也是会心里犯怵的,别说莫燃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姑娘了。

    “人死如灯灭,真正可怕的人,不是鬼。”莫燃忽然道,那张苍白的小脸在火光下多了几分,可垂下的眼帘却遮住了眼中的神色。

    莫家宝扒了扒头发,“嘿嘿,你不怕就好,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俺娘说修杰叔一家都是福星高照,不干净的东西不敢靠近你家院子。”

    ……

    等莫家宝走了之后,莫燃照例看了一会儿电视,便翻起前主莫燃留下的日记本。

    多亏了这个日记本,虽然记录的简洁,但也让莫燃大致了解了她的关系网,说起来莫燃之所以半年来一直在家里,却是因为休学了。

    至于休学的原因就更离谱了——为情所困,因为爱而不得,万念俱灰之下回了莫家村,整日就知道折腾自己,好好的身体被她搞垮了。

    一病之下发烧了好多天最后昏昏沉沉的睡着就再也没醒,莫燃才得以在她的身体中重生。

    前主已经死了,她无法对一个任性的姑娘评论什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她这么选择,值不值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日记里记录最多的是她喜欢的那个男生,莫燃没有再看了,这是前主的**,她已经去了,便将这些**一并带走吧。

    ……

    这几日莫燃过的都很平淡,唯一变化的是莫燃的院子多了些人气,福生婶子常来看她,只是叫她去吃饭什么的,她却都婉拒了。

    莫燃原本是真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可现在她已经不是那个莫家庄的大小姐了,有些东西她必须自己去学,三个月来她一直在学做饭。

    虽然做不出多好吃的饭菜,但填饱肚子的本事总是有的。

    除此之外莫燃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她也乐的清净,前主把这身体折腾的虚的很,莫燃懂一些医术,只是除了静养,别的办法现在也用不上。

    其实莫燃家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书,前主是从来不看的,可莫燃却很感兴趣。

    那应该是莫修杰的书,大多是关于打猎的,若不是看了这些书,莫燃还不知道打猎还有这么多讲究,而且,对于莫修杰书中提到的妖兽,莫燃更是怀着一种发现新大陆的心情去探索的。

    书中记载,有些禽兽活的年岁久了,渐通人性,本事要比一般的禽兽大的多,被称作妖兽,这种妖兽很罕见,而且也很难捕获。

    莫修杰似乎也对这些格外感兴趣,每逢这些记载,他的笔记都很多,笔记中透露,他也一直想挑战这种妖兽,只是没有机会。

    合上书,莫燃看了看挂钟,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看的太入神,她竟然忘了时间,平日她都是八点就睡的。

    关了书房的门,回卧室的时候,余光看到客厅门口摆着的那一只毛色雪白的野狼标本,莫燃脚步一转,不由走了过去。

    手抚上去,毛发柔软,这的确是很罕见的白狼,莫燃曾亲眼见过白狼能单挑一整个狼群,而现在被做成标本的这个白狼,就是莫修杰死前带回来的。

    弩箭从白狼眼睛里射进去,因此这狼皮剥下来毫无瑕疵,这是导致莫修杰丧命的白狼,可莫非却做主将白狼的皮做成标本留下了,而不是给莫修杰陪葬。

    想到莫非,莫燃不由得牵挂这个从未见过的人,莫非是莫家唯一的后人了,她说什么也得找到他,最好能劝他放弃了猎人这个危险的职业……

    想的再多,在开春之前她也无能为力,困意袭来,莫燃这才去睡。

    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半夜满头大汗的惊醒,莫燃开了灯坐在沙发上发愣,夜里的温度很低,莫燃浑身冰冷。

    手指抓在沙发边缘,用力到指腹泛着惨白,胸膛剧烈的起伏,梦中的一切尤为清晰,雨幕中汇聚成溪流的血水,死不瞑目的族人,这几乎成了莫燃无法摆脱的梦魇。

    她知道,今夜又是无眠了。

    ------题外话------

    二萌:什么?失眠?喝杯热牛奶,不行的话数一万只羊,再不行的话就来点激烈的,一百个俯卧撑来四组,保证你酣睡到天亮!

    莫燃:……

    二萌:这建议不好吗?更激烈的来不了了,你男人还没出场呢,你别让我为难呀……

    莫燃:……

    二萌:省略号是什么意思嘛?

    莫燃:说好的莫燃专场见面会呢?我裤子都脱了,就听你说这些?

    二萌:咳,这个啊,我给忘掉了,这不惦记着你失眠吗……得,改下次成不?

    莫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