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0. 神秘老头儿
    将军挂了彩,但它要是早就知道今天会被一只疯子大狗咬伤的话,再给它一次机会,它也还是会选择义无反顾的去被咬的!因为小主人破例让它住在家里了!这是平时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

    它有了一个临时的大窝,有了可爱的小棉垫子,虽然身上的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伤口时不时的疼,但这一点都不会影响它的好心情!

    莫燃在桌子上吃饭,她的午饭很简单,只是打卤面,这是她目前为止做的最可口的饭,将军在她脚边趴着,爪子扒拉着一根羊腿骨正啃的不亦乐乎。

    而莫家宝今天也反常的留下来吃饭了,一顿饭吃的很安静,饭后是莫家宝积极的洗了碗筷,之后莫家宝重新坐在莫燃对面,眼神灼灼的看着莫燃。

    莫燃隐约猜到莫家宝想说什么,虽然她很想回避,但她已经见识过莫家宝的倔脾气了,避之不谈好像并不明智,“家宝,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莫家宝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立刻就道:“莫燃,你教俺射箭吧!”

    还真直接……

    莫家宝并非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傻头傻脑,他有几分见识,今天莫燃射出的那两箭,那准头,那力度,那弯弓搭箭的果断,根本就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猎手!

    这样潇洒的动作他只在莫修杰身上看到过,连莫非都做不到!他方才知道,莫燃虽然忘记了许多事情,但也许脑海深处并没忘记莫叔教过她的身手!

    只是没想到,莫燃如此深藏不露!

    “家宝……”莫燃看着莫家宝跃跃欲试的神情,知道她劝也无用,沉默一会道:“如果是别的要求,我可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你,但我已经说了,猎人是个很危险的职业,如果你非要坚持……你先让福贵叔和婶子还有你的两个姐姐同意再说。”

    听到有缓和的余地,莫家宝本来还很高兴,可听完之后顿时摆出了一张苦瓜脸,莫家宝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全家都指望他传宗接代呢。

    这些年他不肯离开莫家村为的就是让莫修杰收他做徒弟,这个梦想在莫修杰去世之后破灭了,可莫家宝却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做猎人的梦想。

    两年多了依然耽搁在村里,好多像他一样的同龄人已经结婚生子,他的家人也劝过他不知多少次了,可莫家宝太轴,旁人说什么都不管用。

    可话又说回来,莫家宝也知道家里人是为他好,为了梦想一直违逆自己的家人,他自己也不好受,现在让他再去争取家里人的同意,他都可以想象爹娘气急败坏的样子了……

    莫家宝垂头丧气的离开了,但走的时候仍然丢下一句“俺会说服爹娘大姐二姐的”。

    莫燃叹了口气,莫家村远离尘嚣,村民们虽然一年四季过着平淡的生活,可亲人俱在,柴米油盐,这是她奢望都奢望不来的……

    ……

    夜里,莫燃睡的很不安稳,梦境中再一次目睹亲人惨死,冷汗浸湿了莫燃的睡衣,可是梦中的情形一变!莫燃被拽入了一片漆黑而空洞的世界!

    熟悉的压抑感和阴森的气息,莫燃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目光如电,警惕的四下看去。

    这跟上次被白狼袭击的梦境一模一样!就在莫燃以为还会经历一场恶战的时候,黑暗中却忽然传来一个愉快的笑声:

    “哈哈,小姑娘不要紧张,上次是我老头儿疏忽,竟然让一只小妖混了进来,不过你放心,这一次不会了,那小妖法力有限,上次闯进来已经消耗了太大的法力,不将养几个月是缓不过神来的!”

    “你是说那只白狼是妖?而且还会来找我?”莫燃抓住了她感兴趣的,皱眉问道,这一次对方的声音很清晰,不得不说的是,听到白狼不会出现,莫燃紧绷的神经立刻放松了许多。

    “哈哈,对啊……”听得出对方那略带苍老的声音中满是愉悦。

    “它来是要我的命,那你呢?你又是谁?”莫燃紧接着问道,来不及去思考这其中的真假,毕竟一只白狼竟然是妖,而且闯进她的梦里要杀她这种事情太过离谱,而她又下意识的相信了……

    “哈哈哈,老头儿我当然是来救你的!而且也只有我能救你!小姑娘,来村口戏台,马上!”那老头儿大笑一声,却不再回答。

    莫燃沉下了眼,“你上次也这么说,如果你是缺钱的话,麻烦直接说一声,我明天买好了纸钱再去,你就不用打搅我的美梦了。”

    虽然觉得离谱,但莫燃还是猜测对方就是疯老九,不然村口戏台再没有别的猫腻了。

    而对方竟也没有反对莫燃的猜测,只大笑不止,“谁说老头儿我缺钱了?老头儿我又不住地府,要那些冥钱作甚?再说了,地府通货膨胀厉害着呢,你烧一卡车钱过来都不如带一只烧鸡!谁要那些破钱!”

    “既然这样,那就好走不送了。”莫燃淡淡的说道,她并不认为跟一只似乎是鬼的老头儿多说有益。

    那老头儿却没理会莫燃,那自始至终都欢快的语调很欠揍的说道:“小姑娘口味挺重啊,整天梦里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的,竟然以此为美梦,啧啧……”

    莫燃的眼睛顿时变得犀利,气息也变得危险起来!充满敌意的望着深深的黑暗,那老头分明是偷看了她的梦境!

    对自己的话产生的效果,那老头似是并无察觉,大笑的声音渐渐远去:“哈哈哈……小姑娘,想知道杀你满门之人是谁,就来村口戏台!”

    莫燃猛的惊醒!双拳紧握,黑暗中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风云变幻,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刚才梦中的老头最后说的那句话。

    猛的掀开被子下床,动作飞快的套上衣服,她脑海中只剩下那句话,重生以来,虽然决定报仇,可连她自己都知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乍一听到有人知道那些人的来历,莫燃根本顾不得真假,也不管对方是人是鬼,她一定要去会会!

    现在是深夜两点,天空中繁星密布,但夜寒如冰,四周静悄悄的,莫燃只带了一把匕首和一个手电筒就一头扎进了夜里。

    将军想跟莫燃一块去,可被那扇门毫不留情的拍在了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