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0. 藏音四衔环
    “什么法门?”莫燃追问。

    疯老九却是卖了个关子,“莫燃啊,且先不说这笛子,你告诉我,你手脚上的四串铃铛是哪里来的?”

    莫燃瞳孔一缩!下意识的警惕起来,手也微微缩回去一些,衣袖落下,将半个手掌都藏在下面。

    疯老九还是那么好奇又探究的看着她,好像他早就发现了,而莫燃这些警惕也根本无济于事,想着,莫燃也就放松了,如果疯老九想从她这里抢什么东西,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莫燃挽起袖子,两只手腕上果然各自戴着一串蓝色的铃铛,用红色的线穿了起来,每只铃铛上面均刻有精致的纹路。

    不仅手上有,莫燃脚上也戴着一对。

    这四串铃铛是莫燃现在最珍贵的东西了,这是她满月时,爹爹给她戴上的,后来爹爹也跟她说过,说这铃铛是仙家宝贝,是莫家祖传之物,她身为莫家的长女,爹爹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将最好的东西全部传给了她。

    这铃铛名唤藏音四衔环,顾名思义,虽然这铃铛戴在身上,可走动间触碰时并不会发出声音,只有用特定的咒语相辅,才会摇响。

    “这铃铛可不是凡俗之物,这红线乃是以龙筋炼制,铃铛则是取鲛人的喉软骨所制,戴法亦有讲究,双手双脚所对应的天干地支各有不同,带错了可是会没命的,看来给你佩戴之人是知道这点的。”

    莫燃还陷在回忆中,疯老九却是已经说道,莫燃微微错愕的看着疯老九,他所说的跟爹爹告诉她的一模一样!

    一直以来莫燃都觉得爹爹定是夸大其词了,这世上哪有什么龙?哪有什么鲛人?而且爹爹从不许她摘下这铃铛,她从小戴到大,早已习惯。

    可就在她本人已死,重生之后,这铃铛竟然诡异的跟着她重生了!她这才不得不慎重思考,难道这铃铛真是仙家宝贝?

    这时,疯老九却又道:“你可知道这铃铛有何妙处?”

    这次莫燃给了回应,“爹爹说四串铃铛各种不同,一响能驭猛禽,二响能震鬼怪,三响能夺魂魄,四响神仙丧命,目前为止,我只能摇响一串。”

    莫燃当初发现这铃铛还能控制猛禽毒虫时,当真是高兴的,再加上三娘本就是南疆数一数二的用毒高手,从小三娘就教她制毒,教她与毒虫打交道,因此这铃铛于她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这也是她小小年纪就能在江湖上闯出名号的原因。

    那日被疯老九拉进梦境中而被白狼攻击时,关键时刻她便是摇了这铃铛,虽然没有控制住它,但也让它迟钝了几秒。

    “哈哈哈哈……”却听疯老九大笑几声,“你所掌握的,连这铃铛万分之一的厉害都没有!这一响何止是能驭猛禽,若你稍微强一些,十个白狼都得跪在你面前学猫叫!不过也好在你现在控制不了,否则你随便摇一摇,老头儿我的小命都要不保!哈哈哈……”

    再一次被疯老九暗指太弱,莫燃已经可以淡定接受了,不过她这一次没有选择沉默,而是轻飘飘说道:“我是太弱,毕竟我没修炼过,也才十八岁的年纪,而你不知是几万年的……老妖怪,不一样是身不由己?”

    “什么老妖怪!老头儿我当年可是天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修真无岁月,年岁根本代表不了什么!你个小姑娘懂什么啊?”疯老九像是被踩到猫尾巴一样跳起来吼道。

    莫燃很奇怪他激动个什么劲儿,明明是个猥琐糟老头,为什么就不肯面对现实?而对于他自称是美男子的话,莫燃直接选择性的忽略了,只是有些感慨的说:“天界的审美当真特别……”

    “哼,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疯老九装作听不懂莫燃的反话,傲娇的甩了甩那锈成一团的乱发,“我看你是不想知道这藏音四衔环的秘密了……”

    一言不合就威胁,不得不说,这句话还真管用,莫燃语气一转,“其实仔细看看,前辈也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想必当初在天界也是混的风生水起,不少仙子苦苦追着前辈求您青睐吧?”

    瞧瞧,这违心的话说起来一下停顿都不带的,诚恳的眼神好像她真是那么想的,疯老九脸上当即笑出一朵花来,下巴都要抬到天上了,“那是,要不是老头儿我被追的烦了,也不会主动请缨前去八卦仙山看守那只麒麟,也不会……哼,旧事就不提了!”

    这么一扯,疯老九好歹正常了,话题回到了藏音四衔环上,“这铃铛的能量可是大的很,你日后逐渐掌控它之后就会知道。

    而老头儿我要告诉你的是,这藏音四衔环可不是单独的法器。要想发挥它的作用,少不了我方才给你的阴阳笛!”

    “这有什么关系?”莫燃举起手中的笛子,相当诧异,感情疯老九早就盯上她的铃铛了……

    疯老九则解释道:“藏音四衔环有些作用,只能在阴阳笛的控制下发挥,阴阳笛杀人时属阴,除此之外则是属阳。

    这藏音四衔环你定是已经契约了,所以它才会跟着你的灵魂重生,你现在再将这阴阳笛也契约了。”

    莫燃看了看手上戴着的铃铛,又看了看笛子,“怎么契约?”

    疯老九道:“很简单,你只需将鲜血滴在阴阳笛上面,这阴阳笛是绝世宝物,它自己可以认主,无需你再念契约法诀。”

    确实简单,若真要念什么契约法诀,现在的莫燃也做不到。

    咬破了手指,看着那鲜血一滴一滴滴在碧绿的笛子上面,然后诡异的渗透进去,消失不见,那阴阳笛白光一闪,莫燃只觉她与阴阳笛之间似乎多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关联。

    不禁抬头看向疯老九,这便代表着契约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