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8.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二更】
    “那我爷爷呢?”

    莫燃不由的问道,前主是莫四爷的孙女,应该对自家爷爷最清楚才是,可关于她爷爷的事情流传下来的却极为寡淡,前主的印象中,他似乎只是个平凡和蔼的老人而已,关于他年轻时候的事情,前主根本不知道。

    “呵呵,老四还真守口如瓶……”莫三爷忽然笑了笑,沧桑的面孔转向窗外,那一瞬间,莫燃隐约捕捉到他身上一闪而逝的寂寥,“老四跟我并肩作战过,他能令群兽听他号令,在丛林中,他是王者,他是最出色的猎人。”

    简单而直观的评价,平凡的莫四爷在他口中变的传奇,莫燃也面露惊讶,普通的猎人能做到号令群兽的地步?如果真是如此,那莫修杰和莫非,甚至是莫家宝,他们对猎人这个职业的固执似乎也有理由了。

    “爷爷很厉害。”莫燃中肯的评价,这种能力放在哪里都是逆天的。

    “呵呵,还有没有想知道的?”莫三爷笑了笑,看向莫燃,一副有问必答、机不可失的样子。

    莫燃盯着云布看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三爷爷,这些爷爷们都已经故去了吗?真不敢想象,他们的传奇就这么埋葬了。”

    她问的不经意,表现出一个少女该有的天真,可莫三爷却望着云布沉默了一会,说道:“没有,并非所有人的故去了,老八和十一当年南下,至今未归,我也希望他们还活着。”

    果然,云布之上莫八爷和莫十一的名字是虚的。

    沉默了一会儿,莫燃还是问出了那个强烈的疑问,“三爷爷,你们辛辛苦苦打了江山,为什么最后都放手了?”

    相信这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艰难的吧?有谁会在权力之巅甘心解甲归田?归隐就归隐吧,竟然连江湖上曾经的痕迹也抹的一干二净,不要名利地位,不要青史留名,真是叫人费解!

    这一次莫三爷沉默的更久,久久盯着窗外,莫燃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听到她的话了,小心的将那云布叠好,莫燃隐约知道她问了不该问的,这似乎牵扯到了莫三爷心里的隐痛,他的气息明显沉了许多。

    莫燃不打算追问了,她还不至于因为自己的好奇而去蛮横的让人回忆不愿意回忆的。

    抱起那张云布,正打算出去的时候,却被莫三爷叫住了。

    “莫燃。”莫三爷的眼神似乎格外深沉,“须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

    莫燃是在莫三爷家里吃过午饭之后才回去的,之前一老一少之间的谈话就好像讲了一个故事一样,轻飘飘的揭过了,可莫燃直到坐在家里,脑海中还在不停想着莫三爷最后那句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什么意思?难道莫家村出了如此多的英才,令谁忌惮了吗?有人逼他们这么做的吗?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莫三爷不照样留在京城了?莫八爷和莫十一不照样没回来?

    难道仅仅是因为莫三爷入赘了张家,几乎成了张家人,莫八爷和莫十一则是消失了,构不成威胁了?

    胡思乱想了一堆,莫燃发现,莫三爷那句话太过深沉了,而她对当年的事情不尽了解,想那么多也白搭,可莫三爷那么认真的神情,倒像是在提点她。

    莫燃暗暗记在了心里。

    ……

    正月一过,莫燃的生活走上走上了正轨,操练操练莫家宝,自己练练功夫,前世深厚的内力一时半刻是回不来了,但按照她制定的调理计划,她的身体素质已经突飞猛进了,可以练练硬功了。

    闲时便去翻看疯老九给她留下的书,很多次都尝试唤醒被藏在她脑子里某个角落的功法,可无一例外都没有成功。

    开春之后莫燃更加频繁的带着莫家宝进山,春天可是万物萌芽的时候,山里的宝贝可不少,如今莫燃的身体已经不会拖累她了,她精准的判断和犀利的箭法倒是让他们每次都能凯旋而归。

    莫家宝进步飞速,他的身体素质本就很好,莫燃教了他一套拳法,加上他越来越纯熟的步法,现在已经可以轻松窜上屋顶了,当初第一次上去的时候,莫家宝自己都傻了,愣愣的站在房檐上发呆。

    结果被莫燃叫了一声,一不留神就摔下来了,从四五米高的地方掉下来,却只多了点无关紧要的擦伤,高兴的莫家宝几乎要手舞足蹈了,直呼他要成为武林高手,可以飞檐走壁了!

    莫燃笑了笑告诉他,他的确可以成为武林高手,但现在的他才刚起步而已,能跳上屋顶根本算不上飞檐走壁,猴子也可以做到,就这样,一盆冷水浇熄了莫家宝的热情。

    不过莫燃紧接着便告诉他一套内功心法,如果莫家宝可以炼成,也算是他自己的造化了。

    莫家宝惊的不知所以,他万万想不到莫燃会将如此重要的东西给他!当下便要拜师!可被莫燃阻止了。

    在大齐王朝,内功心法绝不随便外传,莫燃比莫家宝更懂,可现在已经不是在大齐了,也没有江湖赫赫有名的莫家庄了,死守着这些死物有什么用?如果莫家宝能将其传承下去,莫燃心里才会多少欣慰。

    “修习内功不可急于求成,你起步太晚,但好在心性已稳,多半不会出岔子,只要勤加练习,以你的资质,也许十年内便能有小成。

    但内功在这个世界到底是陌生的东西,容易被人觊觎,你又太老实,容易轻信于人,所以我现在只让你在我面前发誓,绝不将此事透露给他人。”

    莫燃神色严肃的吩咐,此时她和莫家宝面对面站在后院,话题之所以如此沉重,是因为莫家宝很快就要离开莫家村,按照他跟父母的约定前去投奔他身在京城的姐夫了。

    “俺发誓!绝不将此事透露给他人!若违此誓,定叫天打五雷轰,叫俺这辈子都做不成猎人!”

    莫家宝神色凝重的起誓,在他看来,做不成猎人这是最可怕的惩罚了,长久以来,他已经养成了莫燃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的习惯,他似乎觉得,凡是莫燃说的就都是对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莫燃这才笑了笑,语气也和缓了一些,“好了,这一次离开莫家村对你来说也不算坏事,不是非要待在林子里才能做猎人的,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你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别总想着抵触。”

    莫家宝心中的确很抵触,他不想离开莫家村,可听莫燃这么一说,竟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也许他可以将这次远行当做一次锻炼也说不定!当下狠狠点了点头。

    莫燃又取出两个本子交给莫家宝,莫家宝打开时,却见里面是圆珠笔勾画的小人儿,这竟然是莫燃手绘的掌法!另外一本是剑谱!

    “这两本书你带着,等你内功稍有成效时就可以练习了,你先自己钻研,如有不会的地方,等到再见面时我再教你。”

    ------题外话------

    我的旧文紫极天下当初也是扑文,我比谁都清楚写扑文的艰辛和煎熬,付出和收获呈现强烈的反差,两年的时间漫长的像是上刑,一刀一刀慢慢剐,就好像我倾尽心血张罗了一桌满汉全席,但门可罗雀甚至无人问津,我要在不断的自我否定和怀疑中艰难的继续,写紫极的时候我还有一身蛮劲和热血,可如今,我就只剩下害怕了,让鳄鱼不停的去触碰电网,它也会如惊弓之鸟,更何况是人,我明知要走紫极的老路,可还是得走。我一点都不勇敢,只是有一点坚持而已,写书是我自己选的路,我想用实力证明我选的是对的,自己开的文,哭着也要写完,这句话无比贴切。扑文的事情翻篇了,我希望大家的注意力回到妖禁上面,给我一个单纯的创作环境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