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9. 是野兽吗?【一更】
    莫燃冷笑一声,宝物的吸引力难道真就这么大?能让一个已经筑基期的人露出如此丑陋的脸色!长剑反射出冰冷的青色,莫燃一刻不停的再次出击!

    那人在莫燃手中已经挂了彩,刚才是被一群鬼物缠的分了心,这种错误自然不会再犯第二次!“嘿嘿,看来你手里的宝物还真不少……”

    那人阴笑着,反手握剑劈开了莫燃的攻击,瞬间跟莫燃战在一起!

    两人的修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对于莫燃来说这应该是相当吃力的,但是多亏了这一个月来的负重跑,被说耐力可是大大的提升了,就拿速度也很是出色!跟一个筑基期面对面的过招竟然能在十几招内丝毫部落下风!

    “哼,若不是你招来这些烦人的鬼物,哪还有你放肆的机会!”那人似乎也觉得被一个炼气期的人缠了这么久太有损面子,厉声说道。

    莫燃则是冷笑一声,“你们四十个人打一个人都不嫌害臊,我只是叫一些低阶鬼物而已,不成敬意!”

    “黄口小儿!”那人冷哼,口中念了一串咒语,食指轻触剑身,“罡风指!”

    早在那人念咒的时候莫燃心中就知不妙,他这八成是要用功法!可是那人一时将莫燃的退路全部封死了,莫燃根本无从躲避!

    情急之下轮海中的灵力骤然沸腾起来,一股脑的集中在灵剑之上!莫燃轻喝一声“百丈体!”,霎时剑芒暴涨!

    两人针锋相对,莫燃根本就是在硬着头皮上!因为妖禁修炼的霸道和白狼的妖丹,莫燃在短时间内晋级到了练气七层,可她连一招一式都还没有真正学过!

    就连着百丈体,也是前世的功夫,只能勉强拿来一用,不消片刻,莫燃一起内府动荡,血气翻涌了!

    “噗——”

    莫燃口中喷出一股鲜血,灵力霎时散乱,身形亦被击飞出去,远远落在地上!

    “小姑娘!”

    莫正宗大吼一声,面露担忧,可他自己应付多人,根本分身无暇!

    莫燃捂着气血翻涌的胸口,眼前一阵阵的黑暗,方才那种碾压式的修为比拼,方才让她真正清楚的知道,在等级面前,再取巧的招式和战术都是空谈!对方蛮横的力量足以撕碎这一切!

    她太弱,真的太弱了!就像这些人所鄙视的那样,炼气期,的确是才刚刚起步的菜鸟!

    而在莫燃被击退之后,那人阴笑着靠近,浑身带着杀气,莫燃召唤前去低档的鬼物被它砍的惨叫着消散,几个低阶妖兽更是被直接拦腰斩断,那滚烫的鲜血溅了莫燃一身!

    莫燃支起身体靠在树干上,她还是太高看她自己的了,修真的世界到底不同于前世的江湖,这里的力量更加纯粹!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个世界的淘汰机制显然更加残酷!

    莫燃自知已经无力再战,冷眼看着那个提剑走来的黑衣人,他似乎也觉得莫燃很快就会是他手下的亡魂,走的不紧不慢,似乎在享受这种虐杀的过程。

    袖中滑下一颗烈焰爆,莫燃扯了扯嘴角,她在笑,笑她重生一世,才刚刚开始就这这么死了,不知道这一次死后还能不能再得一次重生的机会,呵,也许不会了吧。

    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迹,莫燃数着那人的脚步,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死到临头还有功夫笑,我看你是不见不棺材不掉泪!我这就让你尝尝死的滋味!”那黑衣人本是想看到莫燃挣扎的,绝望的,求饶的,可莫燃非但没有,还靠在那里气定神闲的笑!而且是嘲笑!

    她有什么资格嘲笑他!痛恨这种被人俯视的感觉,也只有在杀人的时候他才是高高在上的!

    那人心中大怒,一改方才的慢慢吞吞,顿时飞身杀来!

    莫燃催动灵力,打算引爆手中的烈焰爆,可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飞射而来!莫燃几乎连人都没看到,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脸上被溅了一股热液,那是血,而且是刚才那要杀她的黑衣人的血!

    再睁眼时,莫燃只看到那黑衣人被生生撕碎的身体!那散落了满地的五脏六腑看的莫燃一阵反胃!

    惊讶的移开了视线,莫燃很快便找到了刚才那道人影,却见那人如影子一般飞窜在林子里,所过之处皆是惨烈异常!一个接一个死去的黑衣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便被撕碎,有的拦腰截断,有的被震碎了头骨,有的被活生生拽下了双臂之后穿心而过!

    林子里回荡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那凄厉而的声音是痛苦到极致所发出的,激发出了人体内最深层的恐惧!

    一时间瘆人的阴森弥漫在周围,比之鬼物出现带来的阴风更加恐怖!

    也许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可在莫燃眼中依然漫长的可以,她不知道这忽然而来的人是谁,是敌是友,亦或是非敌非友,他在杀了所有人之后会不会也来杀她?

    忽然间,那些惨叫声停止了,只有莫燃召唤出来的那些毒物飞快的爬上了那些血腥的尸体,食其肉,饮其血,它们似乎本能的知道,这些修者的血液和尸体都美味的很……

    一些没有意识的鬼物飘荡在莫燃周围,在没有命令让它们离开时,它们是不会主动离开的。

    而莫燃此刻却是终于看清了制造了刚才那血腥场面的人,是一个男子,那人落下时,一头长发不羁的在身后狂舞,待它们渐渐服帖,莫燃方才看到那男子的背影。

    长发被一根红绸高高竖起,挺拔傲然的身姿,宽阔的背脊,红色的内衫外罩一件黑色的轻薄长衫,墨色的腰带之上绣着红色的云纹,勾勒出劲瘦的腰身。

    黑色与红色碰撞,是禁忌的,血腥的,神秘的,只一个背影,那腥煞之气已是逼人!

    就是他,仅仅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便将十几个筑基期的修士统统撕碎!野兽一样的杀戮,野兽一样的男人!

    可他的衣衫之上却似乎根本没有沾到丁点血迹!再看那垂在身边的手,更是白玉无瑕,黑暗中透露着无比诡异的感觉!

    ------题外话------

    二萌一闪而过,唔,喜欢这一款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