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 功法篇,上学啦
    “嘻嘻,当然没有!童童以后最喜欢大姐姐了!”阴童笑道,露出一口灿森森的小白牙。

    莫燃表示怀疑,谁知道这熊孩子有没有说真话,心道她得提防着点,嘴上却问:“以后?那以前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阴童一脸理所当然道:“当然是鬼王啦!”

    莫燃眉毛一挑,来到鬼镇之后她还真没有听谁提起过鬼王,也有过很多次疑问,为什么鬼域四使和这么多鬼修在这里,而鬼王却没有踪迹,顿时问:“鬼王?童童知道鬼王在哪里吗?”

    阴童坐在桌子上,小腿甩来甩去的,小身子看似时刻都有掉下去的危险,可他自己却玩的开心,眼珠子一转,对莫燃说:“嘻嘻,童童也不知道哦,不过鬼王是最厉害的,他现在一定在某个好玩的地方玩耍,等他玩够了,就会来找我们了。”

    得,还会跟她打官腔!说跟没说一个样!

    莫燃又问:“那你告诉我,鬼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你们是什么时候离开鬼界的?”

    阴童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莫燃看了一会,状似天真的说道:“嘻嘻,童童不说,童童要是说了,大姐姐不就知道童童的真实年龄了?”

    莫燃向后一靠,关于鬼镇的来历,所有人都守口如瓶,看似天真的阴童照样如是,看来她好奇是没用了,虽然当初她也在疯老九给她的书里翻过,可书里关于无间界的记载本来就少,更别提鬼域四使带着一众鬼修消失这种事情了,全完没有痕迹……

    正在这时,判官端着菜走了过来,先给莫燃放下,冷着一张脸道:“快点吃,吃完继续训练。”

    莫燃试图再要一点自由的时间,“我……”

    结果不等她开口,判官就先一步道:“别说你是伤患,有口气就得去,你的假期已经结束了。”

    说完就不管莫燃了,穿梭在一张张桌子中间上菜,莫燃盯着判官冷硬的背影,简直无语,回头问阴童,“判官身上就没你不喜欢的地方吗?”

    阴童立刻道:“当然有了!童童不喜欢他装酷。”阴童笑嘻嘻的看着莫燃,又道:“童童知道大姐姐的意思,你是不是想让童童去欺负判官?那不行,童童打不赢他,鬼王也不让鬼域四使争斗,童童不能不听话。”

    莫燃不再说话了,低头扒饭,心想训练就训练吧,起码她能摆脱这个熊孩子。

    ……

    本该是艳三娘给她下达训练任务的,可她似乎被阴童一句“艳婆婆”刺激坏了,一直没正常过来,抄了判官的菜刀追了阴童十几条街之后,最后被贾秀才和胡铁拳合力架走了。

    莫燃自己去了重力室,没等多久就见判官和阴童一块出现了,莫燃看向判官,“我今天训练什么?”

    记得前天鬼母说,她的假期结束后,训练也会调整,难道负责人变成判官了?

    “捕风捉影。”判官的话依然简洁。

    “什么叫捕风捉影?”莫燃问道。判官则看了看飘在空中的阴童,说了句“他会告诉你的”便甩手走了。

    莫燃一顿,看向笑嘻嘻的阴童,原来如此,接下来她的训练看来是阴童负责的,怪不得鬼母会把他放出来。

    “嘻嘻,大姐姐你准备好了没有?童童不会手下留情的。”阴童小小的身体飘在空中,听他的口气,还真有点公事公办的意思。

    莫燃点了点头,“准备好了。”

    闻言,阴童只一挥手,霎时间出现十几道影子!莫燃数了数,却是十二只鬼物,而且都是较高级别的鬼物!已经有了完整的人形形态,还穿了幻化出的衣物!

    莫燃心中稍稍惊讶,鬼物毕竟不同于魂魄,它们的初始形态也许只是一缕怨气亦或是阴气,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加以吞并同样形态的同类借以壮大,与妖物差不多,十星时初开灵智,能够主动吸收灵气修炼,三十星时便能口吐人言,四十星时便已经拥有可观的战力,五十星时便与人类的筑基期修为相当!

    而这十二只鬼物,除了身形仍然有着鬼物特有的透明绿,但五官清晰,其余亦与人形无异!再稍稍感知,这些鬼物起码是四十星了吧!

    莫燃问阴童:“召唤他们干什么?”

    阴童任用稚嫩的声音答道:“大姐姐,他们都是四十星的鬼物,是童童为大姐姐专门选的,呐,这是一套缚鬼诀,大姐姐你要用它把这十二只鬼物捉到哦。”

    说完,阴童手中掐诀,两根手指点在莫燃眉心,那缚鬼诀很快便传入莫燃的脑海。

    “嘻嘻,鬼物喜食人气,童童在的时候他们不敢乱动,童童一离开,他们可就会变的很凶哦!大姐姐你要抓紧时间呀!”阴童说完便穿墙而出,转瞬间重力室便只剩下莫燃和那十二只鬼物。

    莫燃跟那十二只鬼物大眼瞪小眼,开了灵智和初具修为的鬼物便不同于低等的鬼物,没有了丑陋瘆人的外形,看上去真是“人模人样”的,只是,三秒钟之后,莫燃拔腿便跑!

    训练的时候她是不能带法器的,让她赤手空拳对付十二只四十星的鬼物!严格按照修为来说的话,这十二只鬼物可都在她之上啊!

    傻站着那不是等着被围攻吗?!

    身后那些鬼物如影随形,莫燃虽然在重力室训练了一个月,但这些鬼物本就没什么重量,在这里所受的影响极小,好几次莫燃都是险险躲过它们的攻击!

    飞速浏览着那缚鬼诀,莫燃从未见过像鬼母和阴童这样的甩手掌柜,一句话不跟她讲就把她扔来实战!好不容易记住了缚鬼诀的咒语之后,再次被一只鬼物逼近的时候,莫燃飞快念出!

    一根金色的丝线应声而出,才刚刚缠上那鬼物的身躯,便被它挣脱了!

    莫燃心道这已经不错了,刚一出手就凝出绳索,只需多练几次一定可以!

    这么一来,莫燃已经跑了三圈,如今的重力室比之前几天又提升了重力等级,一直跑下去是极耗体力的事情!

    莫燃猛的停下了脚步,那十二只鬼物也呼啦啦的停在了莫燃周围,它们看着莫燃的眼睛亮的发光,一只鬼物跃跃欲试的说道:“谁抓到,就是谁的。”

    “桀桀桀——”

    十二只鬼物跟饿了几辈子似的扑向莫燃!一个个张牙舞爪的,莫燃左右闪躲,侧身闪过一只鬼物的幻化的绳索,又踢开一只试图扒上她后背的鬼物,速度已经展开到极致,她努力的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始终将自己的后背避开!

    鬼物普遍有着一项天赋技能,当他们贴上人类的后背时,是最接近人类灵魂的方式,能够让他们一点点啃食人类的灵魂,如果遇上高等级的鬼物,基本上死路一条!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莫燃的对手是十二个!随着时间的推移,莫燃的压力越来越大,不知被哪只鬼物伤到了后背,鲜血的味道让它们异常兴奋,桀桀桀的欢呼起来,攻击也变的更加凌厉!

    “真香……真新鲜……桀桀——”一只鬼物舔着刚刚沾到的鲜血,兴奋莫名的喊道,手指上长出锋利的指甲,横着身体攻向莫燃,双臂似刀,一下一下连连逼向莫燃!

    莫燃紧锁着眉头,使劲浑身解数才让自己没有节节败退!她所掌握的功法当中,根本没有能重伤这些鬼物的招数!硬碰硬根本没有胜算!

    血腥的味道在空中蔓延,莫燃身上不知道挂了多少彩,那十二只鬼物更是越战越兴奋!

    渐渐的,莫燃感觉脚下越来越沉重,急速消耗的体力让她在重力室这样的环境下开始吃不消了,防守上也有些应接不暇,一个不察,被一只鬼物钻了空子,死死的扒在了她背上!

    鬼物本就没什么重量,可此刻,莫燃却觉得后背有千斤重,几乎压的跪倒下去!那是因为他压迫的是她的灵魂!

    那鬼物有些兴奋的将手伸向莫燃的灵魂,要知道,鬼物的晋级是极其艰难的,没有人类的丹药,没有妖物的灵果灵泉,没有魔物的种族优势,它们除了自己苦修之外,便是吞食同类和人类的修为了!

    鬼物根本没有善恶之念,它们只知道不断壮大修为,这是它们的本能!

    “这个灵魂好可口的样子!”莫燃背后那只魂魄惊讶而兴奋的说道,死死束缚住了莫燃的手脚!

    “砰……”

    “该死!”

    莫燃满头大汗的跪倒在地上,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灵魂深处传来阴冷刺骨的感觉,莫燃双眸似血,瞪着地面!

    正在这时,一只鬼物忽然转变了方向,竟然攻向了莫燃背后那只鬼物!似是在嫉妒它即将独吞美味!

    那鬼物稍一松手,莫燃双手立刻趁机挣脱,口中飞快的念了缚鬼诀,反手擒住背后那只鬼物!一根金色的绳索自下而上将那只鬼物捆的结结实实在,莫燃只一挥手,那只鬼物便被甩在了一旁,而且不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她成功了!莫燃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心中大喜,方才用过很多次的缚鬼诀,这一次终于成功了!也终于解决了一只鬼物!

    莫燃心中大慰,再战时也信心倍增,方才还觉得疲惫的身体也好似有新的能量注入,莫燃越战越勇!

    她在尽量快的提升自己的速度,将宝贵的灵力都用来施展缚鬼诀之上,一遍又一遍,渐渐的她发现,跟这些鬼物追逐本就是一件极其玄妙的事情,它们很快,快的像影子,总能让莫燃防不胜防!

    再加上它们的修为,跟他们硬拼根本就是自寻死路!修为上莫燃不可能强求,可速度上她却能一再逼迫和提升自己!她告诉自己,这不是训练,是生死角逐!一旦她慢了,就会成为这些鬼物的腹中餐!

    昨天夜里刚刚经历的战斗再一次回放在脑海中,莫燃的危机感陡然暴增!她不能再如此被动下去!那样绝望而无力的感觉,她真的不想再去尝试!

    所以,变强吧,别怕疼,别怕累,死都不怕了,这些还算什么?!

    汗水沿着睫毛滑落,银发在身后狂舞,狭长的眼中目光果决,忽然想起了昨夜戴面具的男子,那是他见过最野兽的男人,出手狠绝,速度更是奇快无比!那才是真正血腥的人,也许,鲜血才是那种人的图腾!

    与他比起来,莫燃方知自己的拖沓!

    莫燃的速度越来越快,跟十一只鬼物战的难分难解!她的体力明明在急速消耗,灵力也在飞速减少,可战意却是越来越浓!

    与此同时,屋外的茶台旁,判官端坐着,眼睛一直盯着空中的一处,而那里影响变幻,如电影一般,播放的正是重力室中此时此刻所发生的!

    阴童坐在茶台上,小手玩着一个红线团,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嘴里嘟囔,“大姐姐快没力气了……已经够快了,判官你的要求太高了,不能这么急于求成……大姐姐流了那么多血,童童可心疼了……我看到大姐姐契约那只狗狗了,那个契约功法,一定就是妖禁了……要不要今天就先这样吧?”

    不管阴童说什么,判官都是面无表情,也不回应,直到此时才道:“只有在体力和耐力都接近极致的时候,人的潜能才能爆发出来,对于莫燃来说,这才刚刚开始。”

    闻言,阴童又抬头看了看,莫燃的招式果然越来越凌厉,又嘟囔了一声,“这都是判官让童童这么做的,不是童童要欺负大姐姐……”

    身上好似越来越疼,有伤口的疼,有灵力消耗带来的眩晕之感,可莫燃并未停歇,血液异常沸腾!连带着她的精神也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让她忘却了那些疼痛,接连又缚住了三只鬼物仍在一旁!

    不行,太慢了,还是太慢了!莫燃心中想着,如果放在昨天那戴面具的男子手中,撕碎这十二只鬼物,恐怕也就是眨眼的功夫!

    怎么才能更快?如何才能更快?!

    莫燃在心中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她不停的尝试,可终究难以突破,这个既定的框架,似乎不是她想想就能打破的!

    而就在她想要变快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的时候,仿佛被她的意志唤醒,识海深处的猛然出现,那霸道而嚣张的金色字体陡然呈现在莫燃的脑海之中,意外的是,这一次打开的是“功法篇”!

    莫燃心中简直惊喜!她一直期待的功法!真的可以修习了吗?

    手中的动作不停,脚下的速度更加不敢慢,可那凌厉的狭长双眸之中却好似闪过一行行金色的字迹。

    “凌云步!”

    这是一节步法!

    莫燃干裂的嘴角缓缓开合,不断吟诵,功法篇那大大的书页之上忽然幻化出一个气态的人形,他的脚步诡异而流畅的变幻,看似随意,可每一步都蕴含着极其精妙的奥义!

    莫燃脚下的步伐立时变了!她在下意识的模仿那个人,虽然这样做的后果是被几只鬼物趁机攻击到了,可她咬牙继续,反反复复的吟诵方才那生涩的咒语,从第一次几分钟的耗时到几十秒、再到几秒钟,最后达到几乎心念一动咒语方成!

    脚下的步法也越来越熟悉,而就在她练习的过程中,莫燃犹自不知,她的速度早已不知不觉提升了,即便在她还不熟练的时候,已经与那些鬼物拉开了差距!

    莫燃的练习进入了一种很玄妙的境界,都说一心不能二用,可她此刻好像就在分心而用,而且身体和意识处于一种诡异的平衡当中,一边如饥似渴的消化着刚刚学来的凌云步,一边用它与剩下的鬼物周旋。

    虽然修习的第一节功法只是步法,但是也已经让莫燃相当惊喜了!刚才她还在想,即便她想提升速度,可是那个框架始终难以打破,凌云步的出现简直解了她燃眉之急!

    她的速度明显比方才要快了太多!妖禁啊妖禁,功法篇、契约篇、修炼篇她都已经见识过了,即便她没有别的功法做参考,也知道妖禁绝不是人级低等的水准!

    凌云步越来越熟悉,也再次合上沉入识海深处,莫燃目光如电,再看向那些鬼物时,那些鬼物竟有瞬间的退缩之意!

    鬼物对于灵魂的感知极其敏感,莫燃此刻的战意让它们有了惧意,然而接下来的进展已经由不得它们做主了!

    莫燃根本就是将剩下的鬼物当做了练习对象,穿梭在它们之中,再使用缚鬼诀时几乎再没有失手过!

    不知过了多久,但十二只鬼物都被绳索束缚仍在一旁时,莫燃才慢慢的停了下来,微微低着头,及腰的银发散落下来,神色难辨。

    沸腾的血液也一点点冷却,理智渐渐回笼,不久前疯子一般的战斗和凌云步的出现在莫燃的脑海中回放,又看了一眼已经被制服的十二只鬼物,身体内紧绷的弦忽然就断了。

    莫燃方才记起,她这是在训练,训练的名目叫做捕风捉影,她的任务是将这十二只鬼物全部束缚,而妖禁功法篇的意外出现,让她意外的学会了凌云步。

    当重力室的门被打开的时候,莫燃迟钝的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判官和阴童,身体的疼痛和精神的疲惫蜂拥而至,莫燃这才有了苦战一场的真实感,口中低低的念了一句“我做到了”,便仰头栽倒下去,陷入了深深的黑暗。

    判官身形一闪,及时接住了莫燃倒下去的身体,阴童大叫着飘了过来,“大姐姐!判官你快点把大姐姐抱回去,让艳三娘去给大姐姐上药!”

    “天哪大姐姐流了好多血,好浪费,童童好想……好了好了,童童知道,大姐姐的血不能喝,不能喝……”

    阴童小舌头舔了舔嘴唇,赶紧移开了视线,见判官盯着他,阴童一闪身就飞出去了,只留下一句“童童去找艳三娘”在空中慢慢飘散。

    判官看了看不省人事的莫燃,面无表情的弯腰抱起她往出走,回到莫燃房间时,阴童和艳三娘已经先到了,虽然艳三娘盯着阴童仍然是一副随时想要拎刀杀人的表情,但好歹忍住了,见判官抱着莫燃回来就赶紧扑过去了。

    “每天都要搞成这幅样子……”艳三娘语气不太好的嘀咕了一句,看着莫燃的眼神却有些无奈,转身去轰判官和阴童,“出去出去!你们在这能干什么啊?”

    判官直接走出去了,阴童却不愿意,“童童要看大姐姐!”

    艳三娘插着腰大吼:“看什么看!就算你是万年死孩子,你也是个带把的!麻利儿滚出去别等老娘动手!”

    “童童还小,童童不要听艳婆婆的!”阴童也吼。

    果然那句“艳婆婆”再一次刺激到了艳三娘,就在她准备河东狮吼的时候,床上的莫燃似痛苦的呻吟一声,艳三娘顿时泄气了,一闪身跑了过去,张罗出药瓶给她处理伤口。

    眼看莫燃的衣服被一点点剪开,血腥味也在房间里蔓延开来,阴童咽了咽口水,大姐姐的血好香啊……见艳三娘也不注意他了,阴童赶紧溜了出去,万一他也控制不住吸大姐姐的血怎么办……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莫燃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处理好,给她盖上被子,又将刚才乱七八糟的屋子收拾干净,艳三娘这才坐在床边,看着安然入睡的莫燃,艳三娘长长叹了口气。

    这一个月以来跟莫燃走的最近的便是艳三娘了,可即便如艳三娘这等阅人无数之人,也难以揣摩莫燃心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有时候她也能跟着大家胡闹,也能嬉笑着调侃谁,也会悄悄吐槽鬼母和判官,也会抱怨他们给她安排的训练太没人性,可她对自己的事情从来闭口不提,或笑或闹的背后,一直是一张神秘莫测的脸,也许在她嬉笑的时候,那张脸正在冷冷的沉默着。

    而与她嘴上相反的是,一旦走入训练场,莫燃简直是玩命的训,根本不需要他们谁去监督,明明是最朝气蓬勃的年纪,每天超负荷的练习,每天走出重力室的时候都是带着一身的伤,如此枯燥和艰苦的训练,没有一个年轻人能够如此淡然的接受,可偏偏莫燃做到了。

    这样的一个人,艳三娘不相信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只是她真实的经历是什么样的,谁都无从得知……

    即便这样努力的莫燃是鬼镇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可与之相处一个月,艳三娘却越来越不忍,她隐约觉得床上躺着的是一只羽翼未丰的雏鸟,迟早有一天她会振翅离开,艳惊四座!只是在那之前,她要经过无数次的摔打,付出比别人多太多的汗水和鲜血……

    ……

    莫燃的生活节奏更加紧凑了,每天要用五个小时的时间练习捕风捉影,所谓捕风捉影也就是在练习速度而已,判官对她说过,当你在实力上出现无法弥补的差距时,只有速度能帮你取长补短,修者多数重法术而轻体能,判官和鬼母给她规划的训练却全部倾向于体能,不断的让她突破现有的身体极限,挖掘她的速度、力量、爆发力。

    阴童给她挑选的鬼物也从十二只变成了十五只,再到十八只,再到二十只!

    除此之外,莫燃也被安排了新的老师,庞老五,就是那个被阴童嫌弃了发型后来不得不变成了光头的男子,他本身是个炼器师,剑术也了得,莫燃一周会有一两天的时间跟着他叮叮当当的锤炼铁器。

    胡铁拳本名胡莱,他的功法是一本天级中等拳术,这本功法与胡铁拳的体质相当益彰,因此威力才远胜于一般拳术,但胡铁拳的名号也并非全因如此得来,即便他不用功法,他那一双拳头也厉害的很,只因胡铁拳最初的修炼并非以气入道,而是以武入道!

    以武入道是指以身体为基础,不断打破极限,强化体能,最终达到如妖兽一般强悍的身体!修炼便是要不断洗精伐髓,以气入道主张推陈出新,循序渐进,以武入道则是要经历涅槃一般的再生与重组,让身体的骨骼和经脉不断再生,以武入道更残酷,与修者来说也更痛不欲生,因此修者一般不会选择以武入道。

    可胡铁拳便是以武入道的修者,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别看他五大三粗的样子,他能走到如今,可见他的意志绝非一般人能比!

    莫燃在契约的时候就注定她的修炼是以气入道了,但强化体能对于一个修者是绝对没有坏处的,相反,几乎所有修者都并不重视,甚至不愿在体能上面“浪费时间”,莫燃却并不了解这些,鬼母和判官安排她跟着胡铁拳锻炼体能,她只一声不吭去了,即便从此后她的训练强度直线上升,她自己也不曾喊停。

    如此,一直过了五十多天,这天从重力室出来之后,莫燃没有回房间,拖着疲惫的身体径直去了判官的酒楼。

    这会儿正是后半夜,酒楼的人不多,莫燃将一张长凳踢到另外一边,拼了三个长凳歪着身体躺了上去,阴童正在荼毒庞老五的光头,见莫燃过来后一闪身坐在了莫燃旁边的桌子上,晃着一双小短腿,“大姐姐你越来越厉害了,跟那些小鬼待在一起都不会受伤了!”

    莫燃懒懒道:“我不受伤不好吗,难不成让你失望了?”

    阴童立刻反驳:“怎么可能!童童最希望大姐姐变强啦!”

    莫燃挥了挥手,躺着就想睡觉,“判官呢?”

    阴童道:“谁知道他去哪了,判官去哪里又不会跟童童汇报。”

    说了跟没说一个样,鬼母已经很久没出现了,判官最近也神出鬼没的,在酒楼都不一定找得到他,莫燃干脆道:“那我就在这里等他。”

    说罢,莫燃便躺着闭目养神了,阴童觉得无聊,又去骚扰别人了。

    不久,莫燃被两只小爪子揉捏醒了,睁开眼便看到阴童稚嫩的小脸明晃晃的笑着,一双小爪子正拉扯她的脸蛋,莫燃无语的把他抱起放到桌子上,抬头一看,却见判官正端坐在她对面,见她醒了,便问:“找我什么事?”

    莫燃道:“我快开学了,我想我应该去上学。”

    “嗯。”

    莫燃一愣,诧异的看向判官,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依然冷冷的,只是她刚才没听错吧?他同意了?而且这么爽快?

    去上学是她早就答应莫三爷的事情,也是她自己的规划之一,虽然中途被劫来鬼镇,但这并不能改变她原有的计划,她必须去找前往须弥界的方法。

    “我是说我要离开鬼镇。”莫燃又强调了一次,她跟鬼母之间有约定,他们帮她变强,而她要帮他们办一件事情,迄今为止,莫燃还不知道她要办的是什么事情,但她想,在交易没有完成之前,鬼母应该不会让她离开鬼镇的。

    判官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去上学又不需要离开鬼镇,鬼镇暂时不会搬走,你白天去上学,晚上回来。”

    莫燃恍然大悟,今天她专门来说这件事情,本来以为会废很多口舌解释,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白天去上学,晚上回来,也就是说她的训练还不能停止!怪不得判官那么爽快就答应了,原来他早就想好了中和的办法。

    “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莫燃伸了个懒腰,起身往回走去。

    而在她身后,阴童看着莫燃的身形渐行渐远,转而跟判官说:“你真的要让大姐姐每天来往于鬼镇和外界?你不怕鬼镇暴露了?”

    判官道:“她待在鬼镇暂时无法突破,必须离开,但她必须在鬼镇暴露之前做到那件事。”

    阴童却道:“你不要逼大姐姐,小心大姐姐找你算账!”

    判官冷冷的瞥了一眼阴童,“等她有那个本事再说吧。”

    “大姐姐迟早会有的!”阴童晃着腿说,忽然又笑嘻嘻的问:“既然不怕暴露,那童童是不是也可以出去玩了?”

    旁观直接站起身来,丢给他一句毋容置疑的话,“不可能。”

    阴童瞪他,“小气小气!判官最小气!童童不能打你,以后让大姐姐打你!抽你鞭子,让你坐老虎凳!让你亲自尝尝你自己的刑具!”

    ……

    这天,风和日丽,莫燃站在别墅门口,回头看了看并无异样的别墅,根本看不出丝毫结界的痕迹,眯着眼望了望橙红色的东方,太阳刚刚升起,纯净的灵气在经脉中涌动,莫燃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

    “上学啊……”莫燃呢喃了一句,小时候上私塾常常逃学,还带坏了不少同族的底子,鉴于她屡教不改的恶行,九岁时私塾几位先生声泪俱下的跟爹爹表达了她的天才与智慧,惭愧的表示再也难以为其师表之后,爹爹叹了口气把她领回家了,此后就再也没去过私塾。

    想起那时摇头晃脑天真无邪的小同窗们,一时间竟有些怀念,把书包甩在身后,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不错不错,这郊外的景色竟也相当壮观呐,那天坐在秦歌的车里光顾着晕了,哪有闲心看这些?此时不免慢慢欣赏起来。

    在鬼镇一天到晚都是紧张的训练和回复体力,她好像真的很久都没仔细看过这个世界了。

    莫燃还打算好好感受一下这久违的人类体验,瞄了一眼手上的表,动作一僵,心道遭了!再慢下去她得迟到了!

    望着蜿蜒下山看不到尽头的山路,莫燃脚下生风,运起凌云布影子一般冲下山去!就当这是晨练了。

    莫燃下山的路线是离开鬼镇时判官给她的,不是上次遇到秦歌的柏油路,而是土路,尚未开发,车辆不会走这条路,所以莫燃毫无压力的以诡异的速度奔跑于山间,虽然艳三娘表示可以给她搞一辆车,原话是“鬼镇怎会缺了你的?开车出去,在人类的世界里就要装的像个人。”

    听到这句话时莫燃是相当无语的,他们喜欢把自己归类在鬼那一类,可她是彻头彻尾的人啊!这还用装吗!

    结果莫燃当然是拒绝了,开车是方便,可她也不愿意给自己找罪受啊!

    一溜烟跑下山,在山下莫燃坐了公交车前往学校。

    莫燃早就算好了时间,在上课前可以早早赶到,可万万没想到!京城的堵车如此严重!密密麻麻的铁疙瘩挤在路上,动都不动不了!眼看着时间指针一点点指向八点,莫燃无语的在中途下了车,狂奔着冲向学校。

    总算到了学校,却被看门的大爷叫住盘问了老半天,听着那悠扬的上铃声在看门大爷慢吞吞的问话中缓缓落下,莫燃往闸门上一靠,相当无语,她倒是想做个好学生,可这个泡沫第一天就碎了。

    “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没听到上课吗?还不快去上课?现在的小孩真是被惯的没样子了……”看门大爷手指一点,那闸门缓缓开启,摆着手轰莫燃。

    看了看背着手走进传达室的看门大爷,莫燃无奈,转身走了进去。

    找教室也花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路过一间间窗明几净的教室,许多学生都朝着走廊上晃来晃去找教室的莫燃看去,不少人露出惊叹的神色,甚至有些男生隔着窗户冲莫燃吹口哨,结果引来讲台上老师的一通训话。

    当站在三年级九班的门口时,莫燃总算松了口气,只不过这教室前后都是大大的玻璃窗,门又大开着,莫燃站在门口的时候就显得格外突兀了,顶着满教室或惊艳或好奇的视线,莫燃看向讲台上的人,“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

    那老师是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此时眼睛耷拉在鼻梁,从镜框外看过来,眉头皱的紧紧的,眼神似乎重点在她的头发上徘徊了一阵,“你是哪个班的同学?我怎么不记得我班上还有这么不规矩的女生?”

    莫燃眉头皱了皱,什么叫不规矩的女生?嘴上却道:“哦,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新转来的学生,莫燃。”

    那老师还在审视莫燃,带着一种挑剔的眼神,可班里的人们却炸了锅,不知道哪个女生不小心喊了出来,“啊!莫燃,是那个莫燃吗?”

    然后便是接二连三热闹的嗡嗡声。

    “是原先十一班的莫燃吗?她怎么分到我们班了?”

    “就是那个给张恪写了三百份情书还在天台表白的女生吗?她不是休学了吗?怎么还有脸回来?”

    “难道她还打算缠着张恪不放?”

    “不对!我以前跟莫燃一个班的,她不长这样啊!是同名同姓吧,这个莫燃比那个莫燃好看可不知道多少!而且个子也比那个莫燃高!”

    ……

    莫燃如今的听力已经相当好了,听到教室里的议论根本轻而易举,嘴角抽了抽,前主三百份情书的光辉事迹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离开一年而被抹去……

    “啪——”

    那女老师的书拍在讲桌上,让一群八卦之火立时熄灭了,那女老师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显然她也听到了学生的议论,已经给莫燃贴上了大大的“问题学生”的标签。

    “你——”那女老师转身走到讲台边上,正要说话,却被莫燃微笑着打断了,“我知道了老师,我这就进去,不打扰您讲课。”

    说着,莫燃提这书包若无其事的走进教室,环视一周,教室里就剩门边最后一排的两个位置了,莫燃走过去坐下,抬头时正好看到刚刚回神的女老师瞪着她,十分不友好,但也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什么,接着讲课了。

    莫燃则瞥了瞥窗户外楼下的绿化草地,出门时对上学的小小期待在遭遇堵车、看门大爷的漫长训话、女老师的莫名敌意之后基本上消磨光了,也完全没了好好听课的心思,看着一板一眼讲着新班级纪律的女老师,莫燃心里摇了摇头,比起私塾的先生,如今的老师差远了……

    越来越无聊,莫燃阴阳颠倒的生物钟似乎也叫嚣起来,眼皮子越来越重,好在她来的时候一节课已经过了大半,没一会儿便下课了,莫燃当即趴在桌子上睡了。

    整理书的女老师离开时又瞪了莫燃一眼,见她就那么趴着睡了,刚才被学生顶撞的气愤让那女老师一甩头去了年级主任的办公室,她倒要问问怎么会把这样学生分到她的班级!

    教室里却是另外一种气氛了,一个暑假没见,众人都在热情的寒暄,也有不少人压低声音继续讨论此莫燃是不是彼莫燃,倒是有人想过来直接问问,可莫燃纹丝不动,像是真睡着了一样,众人也就暂时按捺住了。

    第二节开始之后,老师迟迟没有来,众人也乐呵呵的玩自己的,莫燃则是继续闷头大睡了。

    “诶?咱们班应该有五十二个人才对,现在才五十一个,难道还有没来的?”

    “你不说我都没有发现,重新打乱的班级,谁知道缺的是谁啊。”

    “刘师太怎么也不来了?不是说这节课要选班委吗?”

    “估计刚才被那个莫燃气坏了,我看到她往年级主任那去了,刘师太可是出了名的斤斤计较——”

    “别说了刘师太来了!”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了,放才那中年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随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莫燃揉了揉太阳穴直起身来,看人都是模糊的,感受到那两个人气场不对的直奔她走来,莫燃无奈极了,就算她不小心变成了银发,教室里五颜六色染这头发的人还少吗?她前世虽不是人见人爱,但也不是招惹麻烦的主,重生在这具身体却怎么变了?

    ------题外话------

    万更来啦嗷嗷,几个月没万更了,手速已经渣到不行了嘤嘤嘤,明天上午十点更新,依然万更么么哒,亲爱哒你们在吗~来书评区露个头冒个泡啊(づ ̄3 ̄)づ╭?~哈哈哈月票可以无情的向宝宝砸过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