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8. 再见莫三爷【三更】
    莫燃跟着张恪进门,穿过精致的回廊,来到一处凉亭,凉亭左右的廊架上爬着绿荫荫的葡萄树,其间坠满了熟透的葡萄,阳光穿过廊架,在地面上落下斑驳的光影,凉亭内置着一张圆形的木桌、几个木质的靠椅。

    一个鬓发花白的老者捧着一本书坐在那里,即便是坐着,也能看出老人个子很高,身板笔直,灰色的中山装穿在身上一点褶皱都没有,张恪和莫燃的脚步同时放慢,走到近前,张恪才唤了一声“爷爷”。

    那老者抬头看了过来,顿时笑了,一身严肃的气息也因这笑容而淡化了不少,莫燃面上扬起笑容,带着些真心的欢喜,“三爷爷。”

    莫三爷放下书站了起来,走过去拍了拍莫燃的肩膀,呵呵的笑了两声,“好样的!”

    看得出来莫三爷很高兴,精明的眼中一片对自家小辈的欣慰之意,“快坐下,陪三爷爷聊聊。”

    “好,莫燃求之不得呢。”

    莫燃等到莫三爷先坐下她才跟着坐,来时就见到偌大的宅子内往来忙碌的人,想必那十年一会要安排的事情不少,莫三爷此时一个人坐在这里,倒像是专门在等莫燃了,若单单只是莫家村的莫三爷也就罢了,可作为张家举足轻重的长辈,这礼遇实在是有点重了。

    莫三爷却笑道:“呵呵,几个月不见,你这张嘴还是这么会说话。”

    莫燃道,“我只是在说大实话。”

    莫三爷笑容更大,“越是夸你你就越来劲。”说着,莫三爷指挥刚刚坐下的张恪,“你去找找小婷,刚刚还嚷嚷着要见莫燃,结果一下都待不住,现在不知道又跑去哪了。”

    张恪看了看莫燃,这才站起来,“好。”

    等张恪走了,莫三爷才看向莫燃,一改方才的笑容,佯怒道:“你这孩子,要不是前些日子小恪跟我说了你的事情,三爷爷还当你在莫家村呢,修炼这么大的事情,你的胆子也真够大的,竟擅自决定了!修炼哪是那么便宜的事情,若是遇到居心叵测的散修,你的小命还有吗?!”

    莫燃一坑不坑的听完,见莫三爷说着说着真有动怒的意思,莫燃主动说道:“三爷爷我知道错了。”

    莫三爷见她微微低着头乖巧认错的样子,怒容渐渐散去,良久叹了口气,“修炼可是大事,如若进错了门,可是会毁了你一辈子的,方才三爷爷探了你的气息,好在并无异样,想必你是遇到了奇人,否则短短两三个月修为如此爆涨,说出去谁会相信?

    三爷爷本想在十年一会之后将你接来,慢慢告诉你修炼的事情,你那身子弱,三爷爷以为你即便修炼也定无甚天赋,但好歹能养个好身体,一辈子平安无事了,没成想三爷爷走后你身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事。”

    莫三爷语气渐渐平缓,此时莫燃仿佛看到了莫家村那个总是坐在窗前晒太阳的老人,放松、闲适,在这偌大的张家呼风唤雨也许真不是莫三爷心中向往的。

    莫燃心下微暖,莫三爷竟为她想的如此周到……可是,该说的依然要说,“三爷爷,莫燃是真想学您,在莫家村那样的地方,成天下个棋、遛个弯、晒晒太阳,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养老,您有不得不回到张家的理由,我也有不得不修炼的原因……

    谢谢三爷爷的关心,您要想问我到底拜了何人为师的话,莫燃只能告诉您,我没有拜师,只是一位前辈教我修炼而已,其它的就请您别开这个口了,我答应过那位前辈,绝不向第三人透露她的事情,行走江湖信义为大,莫燃不想失信于人……”

    莫燃言语之间有些歉意,但双眸依然直视着莫三爷,传递着她的认真,莫三爷绷着脸听完,精明的双眼锁定着莫燃,不知道在想什么,可无论他传递出的气息多么低沉,莫燃始终不曾让步,眼神中透露出的是坚定,是一往无前。

    许久,莫三爷忽然大笑一声,笔直的上身外后一靠,笑罢,才摇着头看着莫燃,“你这性子竟是像了老四,倔的像头牛一样,光长了些小聪明,三爷爷还没开口,你这下子就把三爷爷的话全堵住了。”

    莫燃也跟着笑了,“呵呵,那是因为您是三爷爷,不会跟我计较,要是换了别人,莫燃也不敢。”

    闻言,莫三爷挺高兴的,“修炼际遇可遇不可求,想来带你出来的人本事也不弱,只是他为何不让你拜师?……算了,你这孩子也不会说,三爷爷不为难你,但这也并非不是好事,有了师傅反而很多事情便有了拘束。

    修真之路要走的长远,日后还是要拜入大门派或大学院才好,目光切不可太过短浅。”

    莫燃连连称是,惹得莫三爷一脸无奈的看着她,“在我面前的时候别提多乖顺,可转头就办让人操心的事。”

    莫燃站起来给莫三爷斟了茶,“三爷爷这就错怪莫燃了,莫燃答应您的时候可是全心全意的,可世上就有那么多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事,莫燃能力不足,唯有……徐徐图之,可莫燃也惜命的很,三爷爷不是说我光长了点小聪明吗,这小聪明能保命。”

    莫三爷不知为何又叹了口气,他仔细的看着莫燃,忽然道:“莫燃啊,从三爷爷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三爷爷就觉得你不像个孩子……”

    像个经历过事世浮沉的大人,痛快的活过也彻骨的绝望过,见过血,在死亡的边缘游走过,富有过也一无所有过,所以才会有那样平静的仿佛没有倒影的眼睛,那眼中有强烈的生的渴望,可那不是贪恋活着,而是为了放不下的执念。

    即便她可以跟所有人谈笑风生,即便她可以乖巧的逗莫三爷,可那笑脸背后仍然是一副薄凉而淡漠的灵魂,她唤作莫燃,可那灵魂无论如何都不会燃烧了。

    莫燃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温热的茶水润湿了喉咙,莫燃微微低着头,银发悄悄滑下,借以躲避了莫三爷的眼神,莫燃承认,莫三爷的眼神似要把她看穿似的,嘴角轻轻牵起,莫燃道:“三爷爷您这话太伤人了,年前是莫燃体弱,你不能因为我看起来像小孩就真把我当小孩吧,我可是比张恪都大几天的。”

    莫三爷还没说什么,回廊那边就传来一个女子兴奋的喊叫,“莫燃莫燃!”

    话音还没落下,人已经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了,正是许久不见的张婷。

    莫燃正要站起来,张婷却已经冲过来抱住她了,使劲儿的拍了拍莫燃的后背,“莫燃你可来了!姐还没见过你这么难请的人!这会可算把你盼来了,快站起来让姐瞧瞧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说着就拉莫燃,一张美艳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见到莫燃的全貌时瞳孔都有些放大了,“不得了了,这还是我半年前认识的莫燃吗?都快长成妖精了!听说你修炼了?修为还不浅的样子,莫燃这就是你不够意思了,为什么你的消息是我从张恪口中听到的?

    就算我把我弟交代给你,你俩也不至于这么快就串通一气吧!是不是把我这红娘给忘了?那可不行,你还得跟我亲近,张恪得排第二知道不?”

    莫燃无奈,有些想扶额的冲动,张婷这张嘴还是这么欠,没看她背后的张恪已经快要动手把她扔出去了吗?莫燃从果盘里摘了几颗葡萄塞进张婷嘴里,终于让她的嘴巴歇下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张婷咬了几口吐出了葡萄皮,“你是来了!还是被张恪带来了,还有爷爷的谕旨,要不然你会来吗?我看你压根就把姐甩脑后根儿了……”

    见张婷大有继续唠叨的架势,莫燃赶紧又塞给她几颗葡萄,就这样每当她想说话的时候莫燃都给她喂几颗葡萄,张婷终于忍不住抓住莫燃的手,“别塞了!明明就你做的不对还不让姐说。”

    莫燃从善如流道:“是是,是我不对。”

    张婷瞪着眼睛看她,“认错态度一点都不诚恳!爷爷你看她,你快教训家训莫燃,她就听你的!”

    “哈哈哈……”莫三爷笑着看她们闹,说道:“爷爷的话也不管用,也不知道谁能治得了这孩子。”

    张婷不服,“总不能是张恪吧?爷爷你们刚才说什么呢?我来的时候看到爸爸往长老院去了,他让我看您忙完了没有。”

    莫燃抬眸看了看莫燃,只淡淡一眼便垂下了眼眸,莫三爷却正色道:“张恪,你跟莫燃说一下十年一会的事情,明天爷爷打算让她也参加族内底子的灵力测试,你好生安顿好莫燃。”

    闻言,莫燃三人同时抬头看向莫三爷,莫三爷语气笃定,看样子已经决定了,此时又补充道:“原本爷爷还顾虑莫燃拜师后不好安排,如今便不用担心了。”

    莫燃有很多疑问,一时间根本无法一一问出,张恪却道:“好,可是,以什么身份?”

    莫三爷沉默了一会,道:“莫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