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1.翻窗户【三更】
    莫燃看着柳洋,笑道:“那我若一定要去呢,会有什么后果?”

    柳洋愣了一下,双手向后撑在石头上,笑的一脸轻松,“不会有什么后果啊,你要是去,哥一定寸步不离的保护你,只是,嘿嘿,我还不知道你胆子多大,去秘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可别被里面的东西给吓坏了。”

    莫燃侧头看他,柳洋的语气就好像平日里无数次跟她说起去哪里玩似的,可是保护她……吗?

    能有这句话就不错了。

    “柳洋,你跟我说说张家的事情吧,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莫燃忽然问道。

    这回柳洋挠了挠头发,那帅气蓬松的短发在他手里被弄的乱乱的,可人却丝毫没有受到发型的影响,“你都感受到了啊……我就说嘛,让你参加十年一会的话,张家那些长老不会没反应的……”

    像是不知从何说起,柳洋稍稍顿了一会才道:“张家的事情其实也不复杂,这都得从莫老爷子说起……其实修真家族内部有不成文的规矩,如果家族内没有男性后辈继承家主之位,家主之位就要让给旁系。

    当年张稳世叔的家主之位就险些被旁系拿去,后来是莫老爷子同意入赘张家,又发誓后辈全部从张姓,这才解了张家燃眉之急。

    其实莫老爷子当初是张家的代长老,年纪轻轻修为已经极高,大可不必这么做,他一生也注定会飞黄腾达前途无可限量的,入赘张家后,不仅意味着他的后辈全部纳入张家的族谱,更要忍受张家旁系和外人的指指点点。

    莫老爷子光明正大,可奈何人言可畏,说什么的都有,而且都认为莫老爷子是狼子野心,想一点点将张家掌控在他自己手里。

    可这么多年来,莫老爷子悉心教养张稳世叔坐稳了家主之位,也从未培植过自己的势力,自己的位置也被张家嫡系长老推到了大长老之位,也许那些嫡系长老是相信莫老爷子的,这才给了他如此大的权利,也避免了许多人向其刁难。

    只是这几年张家嫡系几位长老陆续进入后山闭关,张家的旁系又有点蠢蠢欲动,还想以莫老爷子姓莫这件事情借题发挥,十年前莫老爷子回到莫家村修养,名为修养,其实张恪说莫老爷子是想放权,反正张稳世叔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只是今天又逢十年一会,族内没有德高望重的嫡系长老不行,只好再请莫老爷子出山……”

    闻言,莫燃心里叹了口气,其实与她所想的差不多,大家族内无非就是这些权利的争斗而已,莫三爷始终姓莫,不论他为张家做出过多少贡献,在有心人眼中也抹杀不了他不是张家人的事实。

    “十年一会……我更得参加了啊……”半晌,莫燃轻轻叹息。

    莫三爷这一次回来是为了主持十年一会的,可现在忽然决定让她以莫家人的身份去参加十年一会,在张家几十年来,莫三爷恪守誓言,后辈全部姓了张,也培养出张稳那么出色的家主,更将所有上门的莫家人拒之门外。

    他苦心经营这么久,就是想要一个清清白白,十年前决定离开,决定放权,现在被请回来没多久,却是主动提出让莫燃参加十年一会!对于一些时时刻刻都在等着抓住莫三爷把柄的人来说,这一决定简直致命!

    莫燃不知道莫三爷为什么改变主意,也不想弄清楚张家内部的乱流了,她只知道,她得对得起莫三爷对她的期望,她不仅得去参加历练,还得漂漂亮亮的出来!

    “嗯……莫燃你其实不必想太多,十年一会汇聚了华夏多数有头有脸的修真家族,你来见识一下是好事,如此一来,以后你也算是走进华夏修者的圈子了,日后也定能少走许多弯路。”

    莫燃看他,现在显然是他更担心的样子,“放心吧,我可不是软柿子。”

    柳洋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对对对,你不是软柿子,你是毛刺猬,谁想捏了准捏一手刺!”

    莫燃看他笑的无拘无束的样子,心想这厮活成这样也挺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起身跳下大石头,莫燃道:“我该回去了。”

    柳洋紧跟着跳了下来,“在这里多好啊,夜色这么美,空气这么好,也没有烦人的声音。”那张帅气的脸有些夸张的遗憾,“唉,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你都走了,我也不一个人傻坐在这里,走吧,我们一块下山!”

    走就走吧,还说这么长的理由,莫燃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先走了,柳洋从后面追上来跟她并肩走,“明天有的忙了,要不然我一定先带你去我家参观参观,留到以后吧……对了,你知道交流会了吧?那天我也会出战,就凭咱俩这关系,你不给哥加油打气说不过去吧?……”

    在路口跟柳洋分开之后莫燃就直接回了张恪给她安排的住处,结果刚进院子,就看到张恪修长的身体靠在门口,微微低着头,手里漫不经心的摆弄着一个魔方,看上去等了很久的样子。

    莫燃走了过去,一边开门一边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恪将手插进口袋,随着莫燃走进屋里,靠在一旁看她打开能量灯,又把那束蓝色的满天星插在花瓶里,这才道:“我说了去去就回。”

    莫燃淡淡的应了一声,看来他真在这等了很久了,“那你不用回去吗,现在很晚了。”

    张恪星眸盯着那束满天星看,忽然问道:“你刚才见柳洋了?”

    莫燃正在倒水,闻言有点奇怪的问张恪,“你能掐会算吗?你怎么知道我碰到柳洋了?”

    张恪走到那花瓶前,只有柳洋会摆弄这些花花草草……“除了柳洋,难不成你还能认识别人?”

    莫燃也看了看那束满天星,“我就不能自己采点花来装饰装饰?”

    张恪却睨了她一眼,有点鄙视的意思,“你没那份雅兴。”

    莫燃被噎了一下,她怎么就没那份雅兴了?她赏花弄月的时候张恪还不知道在哪呢!她是老江湖懂不懂?

    结果张恪根本没理她惊讶的眼神,只说了一声你赶紧休息就离开了。

    莫燃无语的盯着门口半天,心想张恪在门口等了那么久,结果就说两句话就离开了?她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要说呢。

    过了一会,莫燃和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明天白天总归不会轻松,她还是尽量养足精神为好。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外室的窗户微微煽动,像是风吹过一样,但她敏锐的感觉到好像有人进来了!皱了皱眉,心下暗自警惕起来,来人的气息掩饰的极好,仿若不存在一般,莫燃尽量自然的放缓了呼吸,她倒要看看深更半夜是谁来闯她的卧室?

    可等了半天,那人却始终待在外室,没有进来,又过一会,窗户再次轻微煽动,人竟是走了!

    莫燃猛的翻身坐起,跑过去打开窗户一看,只看到一抹白色飞快的消失在墙头,那身影怎么看上去那么像……张恪?她记得张恪今天穿的就是白衬衫来着……

    心下疑惑,张恪不是不久前才走的吗?没道理忽然返回来啊,关好窗户,莫燃刚刚转身,视线却忽然停留在桌子上忽然多出来的花瓶上,太显眼了!尤其是花瓶里插的是大大一束粉色满天星的时候!

    莫燃走过去,这下她能确定,刚才来的人就是张恪了,那束蓝色的满天星被挤在了旁边,莫燃嘴角抽了抽,张恪大半夜翻窗户进来就是为了一束满天星?而且这粉色,这审美……怎么跟艳三娘那么像呢?

    ……

    第二天,张恪来找莫燃的时候莫燃已经起来了,应该说,她就没有睡,一大早张家上上下下便忙碌起来了,莫燃无事可做,便待在屋子里躲清净了。

    张恪是带着早餐来的,一碗粥和几碟小菜,他很清楚莫燃的饭量,也就早上能吃点。

    莫燃很自然的吃,张恪就在一旁看着,莫燃忽然问他:“张恪,你翻窗户似乎还挺熟练啊?是不是常练?”

    张恪看了看他昨晚带来的花,说道:“这种小儿科的事情还需要常练吗?一次就够了。”

    莫燃嘴里嚼着酸甜可口的萝卜,她听张恪这句话怎么这么怪呢?他是说他练习过一次,还是说昨天晚上翻人窗户是第一次?

    可不等她问,张恪就道:“专心吃你的饭,一会就去会场那里。”废话,他当然不能放任莫燃想下去,他第一次翻窗户也是翻莫燃的窗户,这事他绝对不能说……说着,星眸盯着莫燃又道:“今天一天都站在我旁边,不要乱跑。”

    莫燃喝光碗里的粥,擦了擦嘴,无语的瞥了一眼张恪,他那股认真劲好像她稍微走开一会都会发生意外似的,她有这么不省心吗?有这么不走运吗?叹了口气,莫燃道:“人在屋檐下啊……”

    张恪却嗤笑一声,“你不如把话说明白一点。”

    莫燃却径直往门口走去了,“凡事不说透,不然就没意思了,走不走了还?不是说要早点去吗?”

    张恪瞧着她慢慢踱出去的背影,他还不曾为谁考虑的如此周全,事必躬亲呐,到底是谁在谁屋檐下?

    ------题外话------

    二萌推文专版:啦啦啦号外号外,《娇宠毒妃》墨染邪开始pk啦!此货躺在我床上,泥萌不给收藏不评论的话,二萌今晚就木有地方睡啦~《农女的盛世田园》文/小妃児,是二萌的好基友,喜欢不喜欢都收藏一下呀。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