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7. 完虐对手
    “呵呵,小女子赵芳菲,还请张小公子手下留情了。”却见那赵芳菲盈盈拜道,赵芳菲今年也就二十二岁,在她十二岁的时候被天目山老巫带走,现如今正好是第十个年头了,估计没有在都市里待过,一身樱粉色的长裙,收腰设计,既方便打斗,又不失美观。

    长相倒是不算太过出众,但是气质妖媚,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古典女人味是很多现代女子所不具备的,引的不少男人对着她流口水。

    张恪根本没有换法器,仍然用刚才那把“伤痕累累”的灵剑,一手提剑一手掐诀,“胜负输赢,各凭本事”。

    他说的是裁判的话,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赵芳菲盈盈一笑,“张小公子真是说一不二呢,那小女子就领教了!”

    说罢,赵芳菲长袖一甩,两根红菱霎时飞出,气势如虹!张恪以剑相抵,长剑与红菱快速碰撞,发出“叮叮”作响之声,可见那红菱也实在强悍!

    二人打了没多久,赵芳菲已经有些落入下风,这是莫燃早就预料到的,张恪的力量有点强的过分,灵力跟也跟赵芳菲在伯仲之间,真正应该较量的是功法!

    此时张恪一手缠绕住了一根红菱,另一只手执剑,剑锋之上渡了一层蓝色的光芒,猛的刺入另外一根红菱!

    “刺啦——”

    却见那红菱霎时间从长剑所刺之处一直扯到了赵芳菲的袖口!紧接着接连几声撕裂之声,那根红菱彻底崩碎!

    赵芳菲反应也是极快,手臂猛的一震,将另外一根红菱收回袖中,妩媚的眼神变的有些阴暗,忽然双手飞快的掐了一个诀,地面上散落的红菱碎片竟然忽然浮了起来,擂台上刮起一阵飓风,诡异的包围了张恪,那飓风圈子飞快的缩小,眨眼的功夫,那红菱碎片诡异的附在了张恪的手脚之上,还在保持着高速的旋转!

    “我靠她这是什么法术?”张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擂台上的战况,但是现在的战斗对于她来说已经太快了,她根本看不清楚。

    莫燃眯了眯眼,“赵芳菲的法术一方面困住了张恪的手脚,另一方面卸去了张恪的灵力,这应该是诅咒之术里面的困字诀。”

    诅咒之术中多以困、绕、迷、杀、神识干扰为主,困字诀的法术最为常见,因其施术的快捷和简单而被广泛使用,神识干扰则是最厉害的,也是最让人忌惮的,因为在所有功法当中,针对神识的攻击少之又少,而一旦神识受创,基本上是药石无医了。

    不过神识干扰虽然是诅咒之术当中的法术,但是只有高阶修士才能施展得出来,像赵芳菲这样的筑基期修士是绝对使不出来的。

    “你也才练气期,你怎么看得出来?”张婷奇怪的问。

    “我猜的。”莫燃随口道,其实就算不说她自己的战斗经验,她看过的高手过招也不在少数,更别说如今她训练时的对手都是四五十星的鬼物,都是相当于人类筑基期的修为,自然有这些眼力。

    张婷却更惊讶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猜都能猜出她用的是诅咒之术里面的困字诀吗?莫燃,别谦虚了,原来你是深藏不露啊……”

    莫燃没理她,专心看擂台了,却见赵芳菲笑的妖娆又有些谦虚的样子,掩唇笑道:“方才李家公子没有让张小公子祭出九曜星镰,不知道小女子有没有这个荣幸呢,呵呵呵……”

    一个两个似乎都很想见那什么九曜星镰呢,莫燃心想,这困字诀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无法破解,越是想要挣脱就越是不得其法,破此术不应该近距离拆招,而应该从远处……

    正在莫燃心中这么想的时候,擂台上的气氛骤变!无形的威压从四面八方涌向张恪所在的方向,靠近时变成了蓝色的能量,猛的与赵芳菲的咒术碰撞在一起!而那飞速旋转的红菱碎片立时如打碎的玻璃一般轻飘飘的落了一地,张恪破了赵芳菲的咒术!

    他还真的做到了,莫燃有些意外,她虽然猜到了破解的办法,但是要将灵力外放到那么远的地方然后在对方察觉之前收回,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但是张恪看起来还是很轻松的样子!

    “哈哈哈我就知道这种小咒术一定难道不到张恪的!”张婷已经拍掌大笑了,也不知道刚才谁担心的眼睛都不眨的。

    莫燃看向张婷,凑过去问她:“张恪平时都是怎么训练的?”她还真有点好奇了,张恪的应变能力一点都不像一个缺少实战经验的贵公子,这样的反应绝对不是只有出色的天赋就能决定的。

    张婷转了抓转眼珠,“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参与家族的训练,你想知道的话可以问张恪啊。”

    莫燃奇怪的看了看张婷,觉得这女人今天也有点不对劲,什么都不跟她说,隐隐有站在张恪那边的趋势,她不是一向都在不遗余力的卖弟弟吗,今天怎么立场有变了?

    “看我干什么,快看张恪啊!你说他要怎么对付赵芳菲?”张婷推了推莫燃,一脸激动。

    莫燃也回头去看,正好看到张恪凝出一个蓝色能量,那能量越变越大,仔细看去,却见那能量中蕴含着浓重的水属性能量!莫燃方才恍悟,张恪原来已经可以使用属性功法了!这不是驭物期的修者才能使用的吗?

    不仅莫燃,其他人更加震惊了!在筑基期就能使用属性功法的例子太少了!张恪这么一来无疑又被人贴上了一层天才的标签!张恪今天当真高调了太多……

    而赵芳菲在被破除了咒术之后,正待连发一咒,只是张恪的速度比她快了太多!以至于在张恪的攻击到了之后只得匆忙抓了一堆符箓来挡,结果自然是不敌张恪,赵芳菲的身体被掀飞了出去,直接飞出了擂台!

    只是这还不够,赵芳菲刚刚落下,张恪的能量如影随形,虽然杀伤力被符箓抵消了大半,只是那浓重的水属性法术一旦崩溃,大量的水如浪潮一般打去,把手忙脚乱的赵芳菲淋了个透心凉!周围的观众也被波及了不少,但都没有赵芳菲那么彻底。

    樱粉色的薄纱裙子从里湿到了外,紧紧的贴在了身上,梳理整齐的长发也被打湿,落汤鸡一般的样子很是狼狈,不过,现在正是夏末,薄纱裙子被水淋过之后透出若隐若现的身体,倒是让不少男人看的目瞪口呆,最后还是赵家的一个男子飞身过来将一件外套罩在了赵芳菲身上,同时指责张恪没有风度。

    张恪只是站在擂台上冷冷的抬了抬眸,“不服?你来。”

    那男子一噎,跟擂台上的张恪遥遥相望,可仍然被张恪冷冷的气场吓的退缩了一瞬,别说他的修为还不如张恪,就算修为相当,刚才两场比斗他也看的很清楚,张恪的力量和功法都远远比他强,更何况,传说中张恪真正厉害的九曜星镰一直没有使出来。

    可那男子也不愿就此失了面子,正待强撑着上去,却被赵芳菲拦住了,“呵呵,表哥不必动气,擂台之上无男女,胜负输赢各凭本事,怎么能怪张小公子呢?是芳菲技不如人而已,如若下次再见,再请教张小公子才是。”

    说着,赵芳菲拉着外套,将湿透的头发轻轻别在耳后,说话间依然笑意盈盈,好像当真那么大度似的,叫人听了好不赞叹,多半没有人看到她低头时眼中删过的阴霾和恶毒,“表哥,还是麻烦你扶芳菲回房换身衣服吧。”

    那男子自然答应,回头看了一眼擂台上的张恪,隐隐有些不甘心,如果他够强,就能在心爱的表妹面前为她扳回一城出气了!

    “啧啧,张恪这招真狠,女人可不好惹,尤其是蛇蝎女人,我看赵芳菲就不是什么好鸟,张恪也不怕给自己惹麻烦。”张婷一脸无可奈何,看了眼莫燃,张恪不正常起来真的很难把握,这种冲动的事情张恪以往从来不会做。

    更何况赵芳菲既是天目山老巫的徒弟,又是赵家人,做的太绝可是留下后患的。

    而此刻赵家子弟所在的区域,一个男子笑的颇有些兴味,看着赵芳菲被扶了下去,本来打算去会会张恪,却忽然打消了这个主意,以他对张恪的了解,他今天的情绪绝对很反常,他更好奇的是,到底是怎么事情让他变成这样?想要击败一个人,尤其是张恪这样的人,不是要在力量上赢他,而是从意志上击败他,只是,会是什么影响了他呢?

    赵芳菲输给了张恪,后来又上去两个男子,只是都输得相当惨,张恪几乎是单方面将人虐的没有还手之力,当张恪走下擂台的时候,众人看着他的眼神已经火热的快要燃烧起来了,张恪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大出所有人的意料!

    就连莫三爷也皱了皱眉头,而秦正治却道:“莫老,你家小恪竟然已经这么厉害了,这两年成长不少啊。”

    刘光华却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一对小眼睛里精光内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张恪,他的力量异乎寻常的强,这真的都是训练出来的效果吗?

    ------题外话------

    嘤嘤嘤今天只有一更……咳,明天要坐五个小时火车两个小时飞机回家,更新我会尽量码出来的,只是时间就不能保证了,捂脸遁走……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