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 寻宝
    张恪点了点头,却是承认了,他就是练手速。

    “这算是神偷吗?”莫燃惊讶了,又立刻道,“好本事,以后不愁没饭吃啊。”

    张恪看她一眼,如果别人这么跟他说,那八成是开玩笑的,但莫燃这么说,他却知道她是认真的,作为一个在华夏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乖孩子,脑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大胆的想法,好像从来没有被这个世界固有的束缚影响过似的。

    张恪转动魔方的动作慢了一些,“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你问啊。”莫燃靠在树上,倒是没有察觉到张恪心里想到了什么复杂的东西。

    “你一直叫莫燃,没有换过名字吗?”

    “当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难不成你有做贼的朋友?”

    “算不上朋友,但是他的确合很厉害,不过跟你这么一比,他好像没什么看头了。”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

    莫燃沉默了,微微闭着眼睛,先是一愣,然后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觉得无奈极了,张恪这厮就是属狐狸的吧?说着说着就探起她的底了,最关键的是,她竟然没有防备!

    果然,见她不说话,张恪又道:“那你想起失忆前的事情了?”

    在她自己都快忘记她有“失忆”这件事情后,张恪却在这个时候提醒了她,到底是她的警惕性降低了,还是她对张恪没有防备了?这样的小陷阱,若是放在以往,开始时她便会察觉的……

    此时说多错多,莫燃索性闭口不言。

    张恪却盯着莫燃,他心中有种感觉越来越清晰,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莫燃身上有问题,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在莫家村见到的莫燃,跟曾经的莫燃不一样了。

    可是莫燃有很好的说辞,而且表面上看去好像严丝合缝,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可是一个人的性格变了,她的行事风格也变了,她的整个人生轨迹都变了!

    如今的她是传说中的莫氏传人,张恪知道,她自己身上有很多秘密,逼得她太紧了,只会让她反感,所以张恪从来不曾过度的追问她太多。

    只是他们认识已经这么久,现在冷静克制又潇洒如风的莫燃在他脑海中越来越深刻,而过去那个本就寡淡的花痴女子形象简直淡化的一丝不剩了。

    张恪没逼问过莫燃,一来是觉得没必要,二来是觉得就算问了她也不会说,可以前的他没想到,除了对莫氏传人这个身份感兴趣之外,他还会对她过往的一切感兴趣,以至于生出刨根问底的心思……

    “我等着。”张恪忽然说道,“我等着你跟我全部坦白的那一天。”

    莫燃还是没说话,眼睛都没睁开,靠在那里好像睡着一般,她不明白张恪怎么就忽然又问起了这个,他的心思那么缜密,其实一直都有怀疑,只是他聪明的没有深究而已,现在再提,定是心中已经确定了。

    想来,在这个世界上,张恪是第二个知道她不是“莫燃”的人,而第一个是疯老九。

    疯老九是从她的梦境中知道真相的,张恪却是全靠自己的直觉,若是放在几个月前,她一定会立刻紧张起来,可是如今,她却丝毫不觉得,张恪会给她带来什么威胁,她不想坦白,只是不愿意将真实的自己展示出来而已……

    “但最好不要太久!”最后,张恪强调了一句,从假寐的莫燃手里拿回了龙鱼蛋。

    第二天,一行人在中午之前就彻底离开了疾风冰原,进入了深深的丛林里,只是到下午之后,还是出现了意外,他们遇上了一波兽群,虽然没有修为太高的妖兽,但是数量也在几百只左右,修为基本上都是二三十星。

    不知道丛林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妖兽情绪很激动的朝着一个方向迁徙,张恪一行人无法避开,迎面碰上了兽群,跟它们厮杀了许久,一直到夜晚,月上当中的时候,那些妖兽才情绪暴躁的朝着一个方向奔走了,不再恋战。

    而张恪一行人在兽群中厮杀几个小时,风平浪静之后,一行人也被冲散了,这跟张恪和莫燃预想的不一样,分开是分开了,但却是被兽群冲散的,而且在分开的时候,莫燃注意到张灵雨已经被传送出去了。

    张恪联系了剩下的人,发现一个下午就被传送出去四个人,其他人则分作两组,现在他们还确定不了各自的方位,张恪吩咐他们继续往西走,保持联系。

    “去休息吧,明天再继续走。”张恪散去了通讯符,回身跟莫燃道。

    兽群过去之后他们便在附近找了一个山洞,张恪在火堆里添了点柴,火光映着一张安静的俊脸,张恪并不担心被冲散的其他人,用他的话来说,接下来二十天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历练。

    莫燃却没动,调息了一会之后,望着夜空中高悬的月亮,“兽潮是王西北方向去的,我们不去看看吗?”

    张恪抬眸看了看莫燃,她虽是在问,但心里八成有了想法,张恪直接问她:“你要去?”

    西北方向跟他们要着火中的方向有些偏离,而且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引的兽群从四面八方奔过去,但是妖兽一向对天材地宝有着天生的敏锐,也许那个方向真有好东西也说不定。

    莫燃点了点头,张恪则拿出地图看了一会儿,家族提供的地图根本没有关于这篇森林的详细情况,他手里的地图是从龙鱼的爱人房间里拿的。

    “如果要去追兽潮,我们就需要绕道再去藏火种的山谷,现在也不能休息了,你确定你要去?”张恪看向莫燃,几个小时的战斗对于一个炼气期的修者来说强度还是很大的。

    莫燃还是点头。

    张恪收起地图,熄灭了地上的火堆,月光洒进来,今天似是满月,夜色不浓,“那就走。”

    张恪御剑前往,当然是带着莫燃的,二人站在巨剑上疾速穿梭在月色中,莫燃还想着,她也得尽快筑基,起码筑基期之后就能御剑飞行了,只是,二人刚走不久,张恪忽然问莫燃,“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莫燃嘴角微微抽搐,还是说了实话,“炼气期九层……后期。”

    张恪看着前面的人,她的银发就在他面前轻轻舞动,带着一股好闻的香味,在莫燃没看到的地方,张恪轻轻掀起了唇角,莫燃没发现,对于他的问题,莫燃要么不说,要说就不会说谎……

    一个小时后,二人果真又见到了兽潮,只是它们已经停止了迁徙,聚集在一个山头,莫燃张恪二人是先听到群兽高高低低的咆哮声,放慢速度接近后,才见到了群兽聚集的盛大场景。

    莫燃和张恪敛去了气息,悄声无息的跳跃在一颗颗高大的树干之间,下面的妖兽都是四十星以下的修为,还发现不了二人的行踪,就这样,二人不断地朝着山顶接近。

    刚到山顶,二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在茂密的树枝间隐蔽起来,山顶已经没有大批的妖兽聚集,只是十几只妖兽匍匐在几个方向,可是!就这十几只妖兽,它们的修为却都是五十多星!

    而且,那只翠绿色的巨蟒估计已经有六十多星的修为了!显然其它妖兽都比较畏惧它,跟它隔了相对远的距离。

    而这些妖兽都朝着一个方向匍匐着,眼中冒着炙热的光,他们像是在等待着,潜伏着,压下了暴戾的兽性,与这么多妖兽共同虎视眈眈着。

    而被它们死死盯着的,却是生长在岩石缝隙中的一株矮树,那树不大,尤其是在一个个巨大的妖兽面前,它看上去就像一棵一拍即折的小草,而那条翠绿色的巨蟒将身体环绕在它周围,很强硬的将其隔绝出来。

    只是显然它这么做的效果并不明显,如此多的妖兽根本没有被它的威慑吓退。

    月色下那矮树的树枝微微摇晃,风轻轻吹过时,似乎带来阵阵清香,令人精神为之一震!

    莫燃也闻到了那香气,淡淡的,却令她体内的灵力忽然躁动起来!莫燃调整了呼吸,这才更加仔细的去看那株矮树,树干弯曲如蛇形,树皮更是呈现血一般的红色,树叶聚拢在一起,本身便像是一株盛开的花,只是它们中间还包裹着一个椭圆形的褐皮果实,而那果实上褐色的皮正在隐隐掀起,似乎在脱落的样子。

    空气中蔓延的香气应该就是这果实散发出来的,每当这个时候兽群就会很躁动!

    这难道是……蛇血果?!

    蛇血果的果树外皮便是殷红如血,果实奇香,而且伴生有蛇类妖兽,想来那条翠绿色的巨蟒便是伴生妖兽。

    只是,这蛇血果也是难得的宝物,罕见的灵根,生长期是三百年,蛇血果本身含有极大的灵力,妖兽实之可以逆天晋级,今夜月圆,灵气充沛,看来这蛇血果是要在今晚成熟脱皮啊!

    怪不得兽潮纷纷涌来,这是对晋级的本能反应!而山顶虎视眈眈的这几个高阶妖兽,更是蓄积了力量准备抢夺啊!

    这是在秘境里,如果在外界,人潮绝不会亚于兽潮!人类对这些灵植同样有着疯狂的执念!

    而现在似乎只有他们两个,莫燃看向张恪,还在想要不要也去抢一两个回来?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萤火一般的符箓飘在眼前,莫燃收了回来,却是柳洋给她的通讯符!

    莫燃闭着眼睛一看,睁开眼睛时却是有点意外了,稍稍抬起头向远处张望过去,刚才还想着这里就她和张恪,马上就接到柳洋的传讯符了,而且他的位置就在附近!

    ------题外话------

    嘤嘤嘤今天只有一更,好累呀,好想一觉睡个两三天!脑子都不转了,磨蹭了三个小时才码好这一章……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