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 交换一下小秘密
    正在莫燃想着如何补救的时候,鬼医却道:“此行收获不小。”

    莫燃一愣,鬼医似乎没有介意?“喔……”

    莫燃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确定鬼医这么说是不是因为他看出了什么,如果连她收服了火种这都能看出来,是不是有点太神了……

    过了一会,莫燃将那两套铠甲拿了出来,道:“我要离开鬼镇,可能会一年之后回来,这两套铠甲要还给你吗?”

    “除非我跟你要回,否则你便一直收着。”鬼医道。

    莫燃闻言笑了笑,上次鬼医就没说她什么时候归还这两个铠甲护卫,她想着这次离开的时间长,总要问一问的,而得到的结果,她也深感满意,毕竟这两个铠甲护卫可算是两个超级保镖了。

    另外她也证实了,鬼医明显是记得她的,也记得上次他赠予她三件礼物的事情,这个发现也让莫燃轻松了许多,鬼医似乎不像众人口中那般无情可怖呢……

    “你要去哪里?”

    莫燃看向鬼医,有些意外鬼医竟然主动问她,“去西北,我要去找我的兄长。”

    “你的兄长?”鬼医掀开眼帘,尾音稍稍上扬,竟是有些意外的模样,就好像在奇怪莫燃还有兄长似的。

    见此,莫燃主动解释:“对啊,我还有一个兄长,不过失去了联系,历练之前从一个朋友那里打听到他就在西北一带,我一定要找到他。”

    鬼医轻轻点了点头,又道:“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莫燃诧异,鬼医忽然问她的生辰八字干什么?而且,似乎阴童才刚刚跟她说过不要轻易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别人的……

    但鬼医的话几乎都是陈述句,而被那一双淡漠的眼睛注视着,莫燃也无法搪塞过去,便说了。

    她看到鬼医修长的手指微微掐算,几秒钟之后悠悠道:“不对。”

    莫燃心中一跳,“什么不对?”

    鬼医的语调仍是那样平平稳稳,“这不是你的生辰八字。”

    这回莫燃是彻底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微微垂下眼帘,避开了那双仿佛看到她心底深处的眼睛,她刚才说的是原主莫燃的生辰八字,她们出生于同一年,可是月份日子和时辰都不一样,鬼医如何能知道……这就不是她本人的生辰八字?

    莫燃因为自己最大的秘密被鬼医问到而心中纷乱,可鬼医却淡淡解释:“此生辰八字的主人已死,所以当然不是你的。”

    莫燃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遁了,要不然接下来自己祖上三代是不是也能被鬼医算出来,他太危险了……

    “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鬼医又一次说道,有些催促的意味了,莫燃自己上门来找他,现在想走却是走不了了。

    “为什么一定要问我的生辰八字?”莫燃终是问道,只是她这么一说,两个莫燃的存在便不言而喻了。

    鬼医顿了一下道:“无聊吧。”

    “什么?”莫燃脱口问道,怀疑自己听错了,鬼医竟然会说出无聊这样的话?她甚至感觉自己听到了冷笑话……

    鬼医看了看莫燃,他似乎不擅长那么繁琐的解释,手中掐了个诀,二人面前缓缓出现一个金色的法阵,很快,那法阵便渐渐淡化,只剩下一个金色的圈,那圈内出现了一幕幕的画面。

    莫燃看着看着便惊了,那个巨大的岩洞,轮回之火的火源,那里面的人……此时的画面正是莫燃在将轮回之火引入体内,而一个紫色头发的男子正在帮助她,两个铠甲护卫与龙鱼和三角兽激战正酣,风狸在远处紧张等待的情形!

    莫燃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了许多,似乎想钻入画面一般,她的眼神落在了那个紫色长发的男子身上,画面中只能看到那个男子挺拔的身影,紫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直直的落在了脚下,他握着她的手,帮助她压制暴躁的火种。

    这就是风狸说的那个男子!也就是说小黑变身后的人?她很想将那人的画面拉到眼前,好让她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那画面好像从某个特定的角度截取似的,并不能随她的意志而变化。

    等到那画面消失之后,莫燃已经把她融合火种的全过程看完了,那感觉有点奇怪,以这种角度看到自己经历的危险一幕,莫燃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唯一能肯定的是,这都过去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在铠甲上面放了什么记忆水晶之类的东西?”莫燃问,她想来想去,好像问题就出在铠甲护卫身上了,而且刚才画面的视角也像是来自他们。

    “没有,这是我的能力。”鬼医道。

    “难道……”莫燃心思电转,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鬼医,“难道你只要知道我的生辰八字就能知道我在做什么?!”

    在莫燃的盯视下,鬼医却云淡风轻的点了点头,莫燃顿时感觉背脊发凉,这是什么可怕的能力?这简直逆天了吧!怪不得他一开始就说她此行收获不小!这样的话她还敢说她真正的生辰八字吗?一说出来什么**都没了,她做什么鬼医这里都能看到现场直播,这也太可怕了吧!

    鬼域四使都有各自逆天的“能力”,比如判官的地狱,鬼母的轮回,阴童的御鬼,鬼医的能力一直不为人知,她这算不算是……知道了?

    连鬼母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她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看着莫燃惊呆的样子,鬼医终于肯开金口为她解释清楚,而不是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出蹦了,“我的能力是时空之眼,铠甲里面的东西是我封印的,所以才能够以它们的视角看到东西,但如果只是生辰八字,我只能算出你在做什么。”

    “……事无巨细吗?”虽然看到和算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但即便是算到也已经相当可怕了。

    “也许吧,我还没怎么给人算过。”

    莫燃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发现鬼医虽然冷漠的厉害,但有的时候又似乎很“单纯”,你若问他关于鬼物的事情,他似乎就是百晓生,可你要问他关于人的事情,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这个活生生的人就在他跟前坐着呢,他却总是说这样阴森森的话,好在她的心脏也够强大,没有被吓的不敢来串门……

    “因为能看到的太多,所以我的记忆只能有一天一夜。”鬼医忽然间说道。

    莫燃噎住,忽然间意识到,她这一次来好像真的听到好多了不得的事情,鬼医的能力是时空之眼,这个时空之眼真正的意义也许并不止他刚才说的如此局限,而他之所以只有二十小时短暂的记忆,也是因为他的能力……

    “咳,我发誓,今天听到的事情我都会烂在肚子里了,绝对不会向第三个人提起……还有,你会记得今天的事情吧?”原谅莫燃这么突兀的话,原本被三界揣测的所谓鬼医的能力,现如今她毫无防备的被告知了,莫燃都有点怀疑自己能不能守口如瓶……

    鬼医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他会记得今天的事,但对于莫燃的发誓,他好像没怎么在意似的,“能说你的生辰八字了吗?”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重复了,莫燃怀疑的看着鬼医,这算是交换了一下小秘密吗?鬼医的能力恐怕是他最神秘的东西了吧,而她最大的秘密便是另一个位面的穿越而来了……

    莫燃还是告诉了鬼医她的生辰八字,但是她补充了一下,“那个,咱俩商量一下,能不能别一直算,多伤神啊……”

    “我还没那么无聊。”鬼医重新闭上了眼睛。

    莫燃嘴角抽了抽,虽然鬼医的小秘密比较值钱,但她还是觉得她亏了,她只能把鬼医的小秘密烂在心里,可她的小秘密却被鬼医拿来消遣了……

    莫燃又问,“你为什么能看出我刚才的生辰八字不是我的?它明明是符合我在这个世界的身份的……”

    “因为是我,所以知道。”鬼医这话很有他自己的风格,不过他似乎知道莫燃担心的是什么,紧接着便道:“你放心,别人算不出来,你大可继续用。”

    莫燃点头,这下放心了。

    眼看在这里待的时间已经不少,莫燃起身告辞,鬼医没有动,她也没在意,便自己出去了,想到张恪和柳洋还在外面等着,莫燃就想着把艳三娘叫来,告诉他们她已经离开了,要不然见到他们两个她恐怕就走不了了。

    莫燃一开始就没打算听张恪和柳洋的话去四大家族的老宅避难,先斩后奏是唯一的办法。

    可她还没出院门,却听到身后的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莫燃回头看去,果然见到鬼医缓缓走了出来,一袭蓝色的衣衫,衣领和袖口皆是繁复的符文,长长的墨发安静的落在身后,阳光追逐在身边,却好像怎么都无法冲破那一层无形的寒冰。

    莫燃一时间竟有些呆,她这好像是第一次在阳光下看他,简直美的入画……只是美人太冷,很快把莫燃冻醒了,“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送你走。”鬼医道。

    ------题外话------

    咳,泥萌喜欢鬼医吗……宝宝不喜欢他,因为他很难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