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 不一样的星圣
    风狸巨大的身体轻巧的停下,莫燃从它身上跳下来,看向等在这里的人们,斗魁小队的十人,还有另外三个散修,包括那个畏畏缩缩的散修,他受了伤,又自知理亏,一直低着头,莫燃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李默上前几步,那双狼一样的眼睛盯着莫燃看了一会,最终只说了两个字——“谢谢”,可是这两个字包含的意义却很重,能让李默真心言谢的人也并不多。

    莫燃摆了摆手,“今天我也只是取巧,现在大家都平安无事才是最重要的,你们都受了伤,还是尽快处理伤势吧,天快黑了,我们还要尽快赶去老虎弯,否则错过了时间,摘天凤花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李默点了点头,在大家的注视下,李默走到了那个闯了祸的散修面前,李默本就魁梧,现在半个身体都是血,更衬的他满身的杀气,而那个散修却很单薄,两相对比之下,愈发显得李默英雄气概,而那散修上不了台面了。

    “李、李队长……我、我错了,我不该私自离队,我……”在李默停在那散修面前之后,那散修似是受不了李默身上无形的压迫感和众人的盯视,磕磕巴巴的认错,企图给自己挽回一点颜面。

    只是显然没人愿意听他这种没什么诚意的道歉,老八哼了一声,“私自离队?这算多大点事儿啊!感情害的我们被青星猩群围攻,流了这么多血还差点脱不了身的人不是你啊?感情偷了百日芝还在装死不管我们死活的人也不是你啊!”

    那散修被说的满脸尴尬,急忙道:“是我是我,都是我的错……你们放心,绝对不会有下次了!我绝对不会再擅自行动了!”

    那散修一个个的看向众人,可是斗魁小队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而另外两个散修方才没有折返回去,此刻保持着中立的态度,并不发表意见,星圣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潮湿的地面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公式。

    再看向莫燃,那散修眼里面上都带着讨好的神色,莫燃淡淡的移开了实现,即便现在他的处境似乎挺可怜的,但是他在偷百日芝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样的后果!

    摘取天凤花是佣兵任务,他们是临时搭伙,可谁也没有义务救谁,要不是因为李默返回去,就算莫燃知道少了一个人,她也不会去找,就算那人死在了青星猩口中,那也是他自己送上去的。

    人算是李默救的,莫燃自然不愿意多管。

    这时李默说话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掉头回去,第二,还跟我们去摘取天凤花,只是再遇到危险,我们不会救你。”

    “李队长!”那散修惊讶的拔高了声音,似乎想不到李默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们现在算是一个团队,李队长你这是气话吧?我们十五个人出来,如果我出点什么事情,佣兵工会的人么你会怎么看你?斗魁小队原来也会见死不救!那跟方老大那样的流氓佣兵有什么区别?!”

    那人说完,斗魁小队的人们都看向了他,一个个眼神如刀,释放着杀气,好像现在就想将他杀人灭口一般!

    李默的气息也阴沉了许多,莫燃也看向那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就是他对一群刚刚救了他的人说出的话,如此理直气壮,如此理所应当。

    “你他妈这是说话呐还是放屁呐!刚才就应该把你扔进青星猩洞里,早死早了!活着也是浪费修炼资源!”老八直接吼道。

    矮个子的老六直接取出了他背后的刀,刀刃划过刀鞘,带出一阵冰冷的杀气,“不是说我们不如方猪头那一帮流氓佣兵吗?这种眼睛被屎糊了的破烂玩意儿,早点宰了得了!”

    一直低着头写写算算的星圣忽然道:“愚蠢,自寻死路!”

    莫燃垂眸看了看星圣,见他正在用树枝划拉他算好的一排公式,虽然没人看得懂,但他也都破坏了,在几个他计算好的结果上,都被标注了大大的叉,难道他算了半天都没有算出正确的结果?莫燃只是在心中划过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在意,她早就放弃探索星圣研究的这些东西了。

    不过在斗魁小队和她都先后返回去之后,星圣仍然能稳如泰山的等在这里,还能静下心来算他的东西,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很厉害了,或者说,他心挺大的……

    那散修被众人忽然间敌对的态度吓到了,刚刚还理直气壮说话,瞬间就害怕起来,尤其是老六已经端着明晃晃的刀走到了他面前,大有下一秒就砍下去的架势!

    那散修这下彻底怕了,他知道他犯了众怒,在李默越来越阴沉的气息下,那人缓缓移向了那两个保持中立的散修身边,似乎想从他们那里找一点安全感。

    只是那两个人也不是傻子,未免自己被拖下水,他们也自觉的向旁边站了站,李默让老六收起了刀,他看了一眼那人,眼中带着看敌人时才会有的煞气,“我说了,你只有两个选择,其余的,你没有资格!”

    说罢,李默径直坐在了一个石头上,撕开了上衣处理伤口,他的肩膀上已经血肉模糊,看上去是被青星猩抓的,有的地方已经深可见骨,可他到现在为止一声都没吭。

    斗魁小队的老三处理快速处理好自己的伤势后跑去帮李默,老三懂一点医术,他的五行偏向也是火,老八在来的路上已经快把他们小队的全部的情况给莫燃抖干净了,老三似乎是想拜入炼药工会的,但是没有门路。

    莫燃看了看李默的伤势,知道他伤的不轻,摘取天凤花就在今天晚上,他的上肯定不可能好利索了,她倒是有立竿见影的丹药,但是那丹药太稀罕了,她召唤风狸出来就已经够招摇了,那样的丹药绝对不能再轻易赠人了……

    “没想到你还有救世济人的菩萨心肠。”星圣坐在莫燃身边,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莫燃看了星圣一眼,奇怪他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当然,如果没有的话,我当初就会杀了你,然后再抢了你的钱。”那样的话也不用摊上这么一个混在修者当中的数学怪才,一点东西都没从他口中撬出来,她自己倒是赔了不少钱,交了房租还管了他不少饭……

    星圣忽然站了起来,背对着她,用他一贯不着调的语气说道:“但是你没有,换做是我,你的钱现在就是我的。”

    莫燃想起了星圣抢劫时刀都拿不稳的样子,“这样的假设毫无意义。”

    星圣哼了一声,不服气的说,“我只是暂时打不过你。”

    莫燃却忽然问:“你杀过人吗?”

    星圣停顿了几秒钟,回头看向莫燃,那眼神带着点探究,这世界说来奇怪,就在华夏这一片土地上,却是存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人,一种人他们平平凡凡的度过百年,另一种人却在追求着逆天的长生,逆天的力量!

    一种人一辈子都不会想杀人,另一种人却就是在那样物竞天择的环境中生存,连人类自己,也是食物链中的一层,他们在努力的向上爬,尽量站在食物链的高层。

    所以在他们的世界里,同类也是竞争对手……

    星圣的表情忽然变的有些不对,那张娃娃脸好像被盖了一层寒霜,看似无害的表皮下仿佛也装着不为人知的阴暗,“杀过,但他们都是该死之人!”

    莫燃看了看星圣,他现在的情绪很怪,莫燃没有接话,只是抚摸着将军的毛发,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或者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也许看似不着调的星圣也有,她没有继续去挖掘……

    风狸变小了身体,闭着眼睛趴在莫燃身边,风狸并不喜欢人类,不像将军,看谁顺眼就会跟谁玩,此时风狸也懒懒的掀起眼帘,看了一眼星圣,神识里跟莫燃道:“人类真虚伪,这个人身上的杀气好浓。”

    莫燃回头看了它一眼,风狸立刻道:“我说的是别的人类,我的主人当然是最好的,无可挑剔的……”

    莫燃这才靠着将军小憩,风狸说的没错,虽然星圣刚才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他身上的杀气确实很重,那气势忽然间爆发出来,也不像是一个炼气期的修者,而且收放自如,李默他们离的不远,但是根本没有察觉到星圣刚才的变化!

    莫燃心中微讶,星圣难道并非炼气期的修为?如果是这样,那他那天以那么不靠谱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是因为什么?又为什么收留她住了这么久?

    再看向星圣的时候,他给莫燃的已经不再是之前那般傻乎乎的印象了……

    修者可以通过某些法术或者法器压制自己的修为,如果星圣本身的修为不是炼气期,那他的修为会是什么级别的?莫燃虽然看似轻松,心中却不停的思索着。

    大约半小时之后,斗魁小队的人们已经处理好了伤势,李默站起来道:“马上去老虎弯,一路要小心,如果再遇到妖兽,不可恋战,尽快脱身。”

    一行人再次上路,那个闯了祸的散修也处理好了伤口,紧紧的跟在了他们后面,李默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回去,要么继续跟着去老虎弯,但他们不会再对他提供任何帮助了。

    那散修选择了后者,不久前他们刚刚从青星猩的地盘出来,现在那雌性青星猩都不知道有没有醒来,那里是回去的必经之路,青星猩群余怒未消,他现在回去绝对是自寻死路!所以就算触犯了众怒也要死皮赖脸的跟着。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