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2. 有仇当场就报!
    莫燃飞身后退!同时快速的挥出一掌!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在场的多数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莫燃接了那中年男子一掌如果算是意外,那现在竟然跟他拆上了招,这就绝对不是意外了!

    众人现在有一个相当震惊的认知,莫燃竟然以一个炼气期的修为跟融火期的修者对上了!这不仅是越阶,而且越大了!这在所有人的认知里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砰砰的声音不断传来,佣兵工会的许多东西都被两人你来我往的招式破坏了,一大群人围在四周,形成厚厚的人墙,李默的斗魁小队也在旁边看着,见莫燃虽然隐隐处于下风,但是自始至终都是不慌不忙,总能在危急时刻使出奇招!

    最让众人惊讶的是,莫燃的速度很快!快的不可思议!众人都在怀疑,以那么浅薄的修为,是怎样做到那么可怕的速度的!她的速度甚至隐隐在那中年男子之上!也正因如此,她才能与他周旋这么长时间!

    “老大,莫燃还能坚持多久?你赶紧想想办法啊!”老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拉了拉李默的袖子说道。

    “你催老大有什么用?那何掌司是飞蛇佣兵团总部的人,老大又是斗魁佣兵团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斗魁和飞蛇是什么关系,老大非要出头的话,指不定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老六在一旁说道,他个子矮,刚才被人群挤了出去,现在好不容易钻了回来。

    老八顿时怒目,“老六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不管演变成什么样子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莫燃情况危急,当然是要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再说以后的!你不要忘了,在青星猩群的时候可是莫燃救了我们大家!”

    老六皱眉,“我也没说不救!你就不能用用你的脑子吗?你看莫燃的招式,每一招每一式都那么精妙,这哪里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能做到的?那个八十二星的风狸,是一个散修能轻易征服的吗?你怎么就知道,莫燃她自己搞不定呢?”

    老八瞪眼,“老六你开什么玩笑!何掌司可是融火期的修为!他还没有使出他最厉害的攻击,否则这个佣兵工会都得被他拆了!”

    那老八所说的也正是此刻莫燃所担心的,她一边绷紧了神经跟那何掌司过招,一边想着如何尽快脱身,现在情况特殊,身在人多眼杂的佣兵工会,她无法施展开,大不了就是让铠甲护卫帮她解决,可是此刻处处被对方压制的感觉也超级不爽!

    鬼镇那么多元婴期的修者她每天都见,也清楚元婴期修者的实力,可了解是一回事,当着真刀真枪的打,这样力量上的悬殊还是让她心中无比的憋屈!

    “哼,你还挺能打!”那中年男子本就小的眼睛更加眯的没有了,他的气息极其阴沉,似乎觉得跟莫燃打了这么久格外的伤面子!

    莫燃听出他口中压抑的杀气,知道他准备放大招了,心中也提了起来。

    “烈火焚天!”

    却听那人口中喊道,同时一招使出,一条灼热的火舌向她袭来,夹杂着巨大的能量!炼气期的修者基本上只会修习一些小法术,面对这样的招式基本上都是毫无招架之力的。

    可是莫燃在鬼镇的时候跟很多人都讨教过,把她现阶段能学的武技都搜罗过来了,所以在她使出“玄冰甲”的时候所有人的下巴都要掉出来了!

    却见莫燃面前突兀的出现一面冰墙!当那何掌司的烈火焚天遇上玄冰甲,那强烈的火舌熊熊燃烧,冰墙开始一点点的融化、一点点变薄,莫燃的脸色也越来越差,这武技她还从来没有用过,是一个较为高级的武技,使出时会消耗很大的灵力!

    “砰——”

    那冰墙忽然破裂!碎裂的冰块掉了满地。

    “噗……”莫燃被那烈火焚天攻击到,喉中翻涌着一股腥甜,终是忍不住喷了一口血,而不给她任何时间,那中年男子紧接着又是一招“屠风霸刀”!

    那灵力凝成的大刀犹如真刀,猛的劈砍过来,凌厉的杀气笼罩过来,莫燃用尽浑身力气一躲!去也只堪堪避开了要害,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痛,莫燃几乎能够听到自己那一瞬间皮开肉绽的声音!

    莫燃死死的咬牙,眼神顿时如鹰隼一般射向那何掌司,浑身的杀气顿时爆发!

    那何掌司顿了一下,在于莫燃眼神交汇的那一刻,竟然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像是本能的畏惧一般,那感觉只是瞬间,但像是在掩盖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害怕一般,那人紧接着又是两掌连发!

    “喂何掌司你要杀人啊!是你的外甥不检点,欺负人家女子才会被打的,我们都看到了!你现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难道还想杀了人家女子不成?原来你们飞蛇佣兵团就是这么办事的!”

    老八急的不得了,眼看何掌司认真了,莫燃也受了伤,那何掌司竟然还不收手!老八顿时扯开嗓门吼了起来!斗魁小队的其他人也跟着喊,看热闹的一大群人也跟着议论起来。

    “你们瞎吵吵什么!谁说我要欺负她了?你们那只眼睛看到了?她那么丑,我方老大眼光有那么差吗?”而那方老大也喊道。

    星圣始终站在斗魁小队旁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莫燃和何掌司的打斗,可那张肉嘟嘟的娃娃脸却越来越阴沉起来,在看到莫燃受伤之后,两只拳头握的死紧,直到青筋暴起,全然没有平日里那般嘻嘻哈哈的不靠谱模样。

    然而混乱之后并没有人注意到星圣的反常……

    莫燃忍着肩膀的伤,轮海中灵力已经所剩无几,她硬是双掌迎上!结果可想而知,莫燃根本无法抵挡何掌司灵力十足的一掌,身体顿时倒飞出去!倒在两米外的地上!

    “噗……”莫燃口中不停的涌处鲜血,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要因为这一掌而移位了,剧痛袭来,分不清到底疼的是哪里……

    莫燃撑起身体,视线停在地上那一滩鲜血,那是她方才吐出来的,透着黑色,莫燃知道,她的肺也伤了。

    视线缓缓移开,落在了渐渐走过来的一双脚,灰色的道袍垂在了脚踝的位置,是何掌司,他像个胜利者,背着手冷笑着走了过来。

    “区区炼气期散修,竟敢断我飞蛇佣兵团十几个佣兵的筋骨,这只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今天就留你一条小命,让你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以后见到飞蛇佣兵团最好都绕道走,否则,可不只是今天这样小小的教训了!”

    那何掌司说完,轻蔑的看了一眼莫燃,转身走了回去。

    老八匆匆跑了过来,蹲下来扶莫燃,“莫燃你怎么样?先服下这些丹药!”

    莫燃看了看老八,缓缓的推开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声“没事”,她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一瓶丹药,也不看里面有多少,仰头便灌了下去,这是判官的丹药,治疗内伤的效果极佳,只几秒钟的时间,莫燃便感觉自己的内府好受了许多。

    又取出一瓶补充灵力的药水,这样的药水在外界是极其珍贵的,莫燃还从来都没有用过,可是她现在灵力已经耗尽,只能用这种办法快速的补充。

    莫燃撑着坐了起来,只微微调息了一会儿,做完这一切,前后也不过一两分钟而已,众人方才看热闹的兴趣已经没了,就算知道何掌司欺负人,可是在这个世界,谁的拳头硬就是谁说了算,不想也被教训一番的话,最好谁都别说话。

    众人最多怜悯的看看莫燃,只能算她倒霉。

    那方老大满脸笑的都快开花了,弓着腰站在何掌司身旁,“舅舅,您就这么算了吗?万一……”剩下的话那方老大是凑到何掌司的耳朵跟前说的,“万一她以后寻仇呢?”

    他竟是还想杀人灭口!那方老大看了看莫燃,让他在佣兵工会这样的地方尊严尽失,他恨不得莫燃马上消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弥补他损伤的尊严!

    何掌司不赞同的看了看自家的外甥,正要说话,却被人抢先了!

    “不会的。”

    方老大惊讶的看向了莫燃,何掌司也回过了头,刚才的话正是莫燃说的!

    方老大反应过来,原来莫燃是听到了他刚才跟他舅舅说的话吗?看着已经站起来的莫燃,忽然发现莫燃真是抗打,刚才都已经那样了还能站起来,不过他哼了一声,“谅你也不敢!否则小心你的小命!”

    那何掌司却皱眉,他最清楚他刚才用了几成的功力,莫燃那一身伤没有一个多月是绝对站不起来的!可是她为何这么快就能站起来了!而且虽然狼狈,但是身上莫名的带着一股锋利的感觉,像是一把永远剑锋直指的剑,固执的令人担忧!

    似的,担忧!何掌司忽然担忧起来,这个打了他外甥,挑衅了飞蛇佣兵团的女子,好像真的不像那么简单!而这样的一个人,既然已经结仇,就绝对不能放她走了,否则就是在给自己的找麻烦,看来还是得想办法处理掉……

    这一刻,何掌司小眼睛也眯了起来,真正有了杀心!

    “莫燃你说什么呀……”老八被莫燃推开了,他觉得有点心酸,刚才在她危急的时候他们没有帮上什么忙,她一定在怪他,可是这事儿好不容易可以告一段落了,莫燃却忽然又出言挑衅那何掌司,老八急的冒汗,生怕何掌司真的起了杀心,在无双城杀一个人,还没人能把何掌司怎么样……

    莫燃却再度推开了准备扶她也是准备阻止她说话的老八,一双狭长的眼睛依旧冷冷的盯着何掌司,“我以后不会找你们寻仇的,因为我向来都喜欢有仇当场就报!”

    众人一愣,那方老大更是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就凭你、我现在一根手指头都能弄死你信不信?”

    说着,那方老大向莫燃走了过来,熊一样的身体停在莫燃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戳向莫燃受伤的肩膀,可就在他即将碰到莫燃的那一瞬间,莫燃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手中飞快的滑下一把匕首,匕首在手中飞转,只听得几声细微的割裂声,血珠飞溅!莫燃反手将那方老大摔在了地上,她的速度极快!只见她在那方老大身边风一般的刮过,前后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莫燃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十步开外!

    当众人终于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嘶——”

    却见那方老大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好像回到了几天前,他全身的四肢的骨头被莫燃打断的时候,像一个人形大虫,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双手双脚上都被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扣子,那鲜血瞬间就流了一地!

    而那方老大似乎也懵了一般,那痛觉此刻才反射到脑海中,“啊啊啊——”却听那方老大惨叫不已,他惊恐的乱动起身体,却发现自己四肢都动不了了!而且有温热的感觉渗透到身下,他使劲儿的抬起头,却看到了蔓延在自己身下的鲜血,而且是他的血!

    “救、救命,救命!舅舅救我!舅舅救我!”

    那方老大傻了一样,一边抽搐一边惊恐的大吼,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何掌司闪身来到方老大面前,“没事的,舅舅一定救你!”

    一边说,一边从储物袋里倒出许多伤药,飞快的给方老大的手脚上药,可是在他倒了好几瓶之后,那伤口的血仍然跟水龙头似的不停的往出喷,一点都不见好!这不正常!

    “舅舅救我!我是不是快死了?我不想死,你答应我娘会照顾我的,你要救我!舅舅……”

    那方老大语无伦次的说道,可他的身体已经在不停的都懂,口中的鲜血也不断往出涌,那何掌司给他伤口上药,又给他为了好多丹药,又给他输送灵力,可没过几分钟,那方老大巨大的身体还是一动不动了,他死了,死前依然紧紧的抓着何掌司的袖子。

    何掌司愣了,他晃了晃方老大,又探了探他的颈动脉,真的不再搏动了……

    何掌司掰开了方老大的手,又把他瞪的快突出来的眼睛合上,“舅舅没有保护好你,但一定让杀你的人陪葬!”

    何掌司的话中充满了杀气,属于融火期修者的气势也爆发出来,让围观的众人都受不了的退后了老远,他站起来看向莫燃,这一次浑身的杀气丝毫不加掩饰!

    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个被他打成重伤的人杀了他的外甥!而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外甥死了!

    何掌司感觉自己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现在谁都不能阻止他杀莫燃的心!

    莫燃却仍然稳稳的站在原地,她的脸色依然苍白,可是显然比刚才好多了,肩膀上染了一大滩血,可那也只是看着恐怖,她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就在刚才,她已经给自己的上了药,那何掌司再厉害也不可能知道,莫燃手里的好东西可多了去了!就说灵药,她向来不缺!

    而莫燃现在拿着一把亮锃锃的匕首,一手掐着一朵花,仔仔细细的将花瓣擦在了匕首上,留下一道道水渍,又很快蒸发。

    何掌司看了一眼那花,杀气更浓,那花不是别的花,正是天凤花!天凤花除了迷幻的毒性外,还有一个作用,那边是它本身有着破坏伤口的特性,如果不小心将天凤花的花汁掉在了伤口上,那这伤口便无法愈合了,除非食人蚁的血才能解除!

    刚才莫燃划开方老大血管的匕首上就涂了天凤花的花汁,何掌司不知道原因,这才让方老大送了命!

    迎着何掌司杀人一般的视线,莫燃只冷笑了一声道:“我说了,我有仇一般当场就报!”

    那何掌司当下怒喝一声,“纳命来!”

    说完便攻向莫燃!这一次可不同于之前的小打小闹,他的每一招都是他的功法中的招式,相当狠戾!莫燃每接下一招都好像在死亡边缘游走一圈!

    而围观的众人早就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死死的盯着越来越狼藉的战场,盯着越来越精彩的战斗!他们根本没想到,本来以为结束的打斗会忽然间发生了惊天的逆转,莫燃竟然在眨眼之间杀了方老大!

    而在何掌司使出全力之后,莫燃依旧能够死扛这么久!每当莫燃被打倒在地,每当他们觉得莫燃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她却仍然能够出人意料的继续战斗!

    眼看着莫燃一次次的趴下,又一次次的站起,银发也沾了血,一双眼睛却是一次比一次坚定!那何掌司竟也有躲避去看那双眼睛,他不会承认,他害怕看到那样坚定的灵魂,只有越来越快越来越很的出招,他急切的想抹杀掉眼前这个好像怎么打都打不死的人!

    莫燃再一次艰难的站了起来,她背着手擦掉嘴角的血,眼中的一切都是晃的,她努力稳住,嘴唇动了动,没人听到她说的是什么,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我没什么能失去的了,从上一世我跟莫家庄一并死去的时候开始,从我在轮回之火中重生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能让我死的,只有我自己!’

    没错,能让她死的,只有她自己!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