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 小家伙,
    本以为是一场简单的热闹,谁知道最后会发展到这种你死我活的地步?佣兵工会的大院之内一片狼藉,分会的会长已经赶来了,可是那会长只是一个筑基期的修者,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也不敢插嘴,只好一边心疼的看着佣兵工会马上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一边祈祷着何掌司和莫燃快点结束这场战斗。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已经从佣兵工会撤到了大街上,远远的望着莫燃和何掌司之间的打斗,所有人都在议论着。

    他们在好奇,那个跟何掌司打了这么久都没有分出胜负的女子到底是谁,她又是怎么得罪了何掌司,而最多的,却是对莫燃的敬佩和惋惜,敬佩她可怕的爆发力,惋惜她的结局——几乎不可能逆转了。

    “老大,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莫燃快不行了……”老八急着说道,斗魁小队的几人都很紧张,可是现在何掌司已经下定决心要杀莫燃,他们根本掺和不进去,正因如此他们才更加佩服莫燃,她竟然跟何掌司打了这么久!这绝对是多少年都不曾有过的奇迹!越级对战的奇迹!

    “现在想什么办法都没有用了,莫燃、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我们上去……”李默沉声说道,老八狠狠的点了点头,虽然李默说的断断续续,但他明白李默的意思,如果莫燃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他们说什么也要保住莫燃的性命……

    莫燃又一次接下何掌司的一剑之后,勉强站立,可是撑着剑的胳膊已经抖动不已,几乎快不是她自己的了。

    “有点意思了呢,我也不想这么快就杀了你了,我倒是想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那何掌司阴阳怪气的笑了,像是被气极了,现在这样笑反而让人瘆得慌。

    莫燃也冷笑了一声,说话时依然不慌不忙,“正好,我也想看看,融火期的修为到底有什么厉害,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那何掌司脸色一沉,他的亲外甥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杀,而他这么久都解决不了一个练气期的修者,无不让他颜面尽失,现在又被莫燃这么说出来,自然恨得牙痒痒,“那就,让你见识见识……只要你不后悔!”

    说完,那何掌司再次举起了剑,浑身的气势爆发,猛的挥出一剑!巨大的能量笼罩过来,莫燃一双漆黑的眼睛里倒映着何掌司腾跃而起的身形,那凌厉的剑锋越来越近,可她知道自己的已经没有力气再接下这一剑了……

    正在莫燃想祭出铠甲护卫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却忽然从天而降,出现在她面前,手中举着一把剑,水蓝色的能量跟何掌司的红色的能量相撞!

    莫燃正要念完的咒语忽然停了下来,眯眼看向离她不远的男子,他的个子很高,气息凌厉,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军装,那军绿色在莫燃眼中晃着,莫燃的眼睛都无法聚焦。

    “轰——”

    两人猛的分开,那身穿军装的男子后退了两步停下,看似随意的两步,可是在他落脚的地上,那石头铺就的地面上便立刻出现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那人慢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一手还握着剑,他看向对面的何掌司,笑着道:“请问阁下是何人?这个炼气期的女子又怎么得罪了阁下?竟然让阁下在佣兵工会这样的地方便……痛下杀手?”

    他笑得漫不经心,似是闲聊一般,可是怎么听都像是在说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一个练气期的修者,而且迫不及待的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

    说话时那人回头看了一眼莫燃,只是淡淡的掠过,好像只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那何掌司也敛了神色,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忽然杀出来接下他的攻击的人,他的修为也没高到哪里去,只有驭物期二层而已,跟他相差整整一个级别,可是他刚才的气势分明很强……

    何掌司忽然觉得,在答应他外甥来这里‘教训一下’莫燃的时候,就应该看看黄历的,他的外甥死了,而遇到的莫燃和眼前的这个男子都那么反常,他今天真是背到家了……

    “你有是谁?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事,你又有何道理插手?”那何掌司问道。

    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军装,微微挑眉,“呵呵,也对,怪在下没有自我介绍,在下苏雨夜,是第三军团的少将,今天正好要来佣兵工会办些事情,不想这里竟然变成了这样,二位再打下去,这佣兵工会可就要被拆了,虽然只是分会,但是二位如此折腾,佣兵工会的脸面也挂不住吧,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

    “原来是苏少将,久仰大名啊!在下是飞蛇佣兵团的掌司何金。”那何掌司故作惊讶的说道,其实苏雨夜穿着一身军装站在这里,而且肩膀上那金色的麦穗的那么明显,长眼睛的人都能知道,他就是第三军团的少将,可何掌司却偏要明知故问。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小跑着过来,看着苏雨夜的眼神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苏少将说的对,你们的恩怨与佣兵工会无关,兴事者到时候我只能如实上报总部!”

    此人正是此处佣兵工会的分会长,说完,凑到苏雨夜面前小声道:“苏少将您可算来了,您快帮帮忙,要不然我真不好向总部交代了!”

    苏雨夜冲他笑了笑,摆手让他退开,看向对面的何掌司,“何掌司,既然是飞蛇佣兵团的,很多道理定是不需要我再讲的,我的第三军团驻守在这里,你也应该知道,守护一方治安是我的职责所在,今天这事,我看何掌司还是行个方便,罢手吧?”

    那何掌司却皱眉,脸色不太好,“苏少将有所不知,我的外甥被那女子所杀!杀人偿命,这你管不了吧?”

    说着,那何掌司剑尖指向莫燃的方向。

    苏雨夜这才看了一眼不远处方老大的尸体,也回头看了看莫燃,那双总是笑眯眯的眼睛微微垂下。

    “这件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这时,却听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李默走了过来,他先是向苏雨夜拱了拱手这才道:“此事的前因后果我和我的佣兵小队都是见证者,是方队长对这位姑娘图谋不轨才被略施教训,今天何掌司又与方队长一同来找这位姑娘算账,不仅动了手还想杀人,这位姑娘才出于自卫杀了方队长。”

    “咦,这不是李队长吗?你所说属实?”苏雨夜道。

    李默道:“句句属实,我的兄弟们都能证明,想必在佣兵工会也有别的人见证了事情始末,也可以证明。”

    闻言,斗魁小队的其他人纷纷出言证明,星圣也站了出来,他的眼神始终看着莫燃,她的剑插在地上,身体微微前倾,似乎将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放在了那把剑上,她微微低着头,打斗中发带早已丢失,一头银发散落下来,几乎遮住了她全部的神色。

    还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站出来,证明事情正如李默所说的那样,苏雨夜为难的说道:“苏某也很为方队长的死惋惜,何掌司还请节哀,但是此事似乎不像那么简单呢,李队长的为人我略知一二,他说出的话不像是会凭空杜撰的,而且,还有这么多证人呢……”

    那何掌司的淡定已经有些维持不了,他压抑着怒气道:“苏少将不用说这么多,我只问一句,难道你连我的私事也要管吗?”

    苏雨夜却笑了笑,“何掌司何必这么紧张?你的私事苏某绝对不会掺和,但是此事非同小可,在我管辖的地方出了命案,死的人还是方队长,我定然要将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好告慰亡灵啊,何掌司还请放心,若是此人真的有罪,我定然不会轻饶了她!到时候就算再交到何掌司手中也可以。”

    那何掌司愣了一瞬,很快更怒了,苏雨夜这哪是为他着想?他就是觉得那莫燃留着夜长梦多,才想在这里就结果了她,可没想到碰到了钉子!

    “第三军团什么时候这么多管闲事了?”那何掌司阴沉的说道。

    “第三军团存在的意义便是维护一方治安,这种事情自然也是苏某分内之事。”苏雨夜却好像没有听懂何掌司的讽刺一般,忽然招了招手。

    顿时从劫道两旁冲出来两排士兵,很快便控制了整个佣兵工会,仔细观察便不难发现,这些士兵基本上都是筑基期的修为,还有几个驭物期的修为,其中两个士兵快速走到了苏雨夜身后。

    那何掌司看了看站在苏雨夜身后的那两个人,瞳孔顿时一缩!那两个士兵的修为竟然都是融火期四层!比他的修为还高!

    苏雨夜自己说要来佣兵工会办事,可是办个事怎么可能带这么多人出来!而且全部带了筑基期的修者!甚至还有两个融火期的修者!这么强的阵容,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苏少将这是什么意思?”那何掌司沉声问道。

    苏雨夜耸了耸肩,“也没什么意思,我刚才已经说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这佣兵工会可不能拆,还得留着,否则我的任务可要跑到几千公里外的城镇发布了,耽误了军团的大事我可负责不了,何掌司你也不行哦……

    不过何掌司放心,我苏某说话算话,你外甥的事情我一定调查个水落石出,在此之前,这个女子我可就先带走了。”

    说着,苏雨夜转身走到了莫燃身边,垂眸看着莫燃半晌,没人看到他的表情,但他好像是在打量现在的莫燃,在他想去扶莫燃的时候,莫燃却躲了一下。

    苏雨夜挑了挑眉,垮了一步上前,不容置喙的扶上了莫燃,在她又想反抗的时候低声道:“小家伙,你可真淘气,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那语气略带调侃,可他的气息却是那么温和,毫无侵略性,莫燃混沌的脑海清醒了些,她低声道:“苏……苏雨夜……”

    ‘因为他出生的那天晚上大雨滂沱,老宅东边的小龙河决堤,差点淹了老宅,所以苏雨夜就这样诞生了,哈哈哈是不是很苏——’

    她忽然想起来柳洋当初就是这样向她介绍的。

    “要叫叔叔,小家伙不要没大没小。”苏雨夜低笑,他的语气很轻松,可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却是深不见底,他的视线游弋在莫燃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很小心才没有碰到莫燃的伤口。

    莫燃心中紧了紧,这语气——好像似曾相识……

    苏雨夜是认出她了吗?可是她明明伪装了……莫燃没有力气想那么多了,就在苏雨夜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一直紧绷的神经忽然放松了许多,身体的重量也倒在了苏雨夜身上,“你这是来救我?”

    苏雨夜抱着莫燃的手紧了紧,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苏少将!你确定要这么做?”那何掌司忽然喊道,能看得出来他被气的不轻,今天苏雨夜出现之后这些事情本来就很不正常!这种事情根本用不着第三军团来管,更不用说是苏雨夜亲自出马了!

    可是苏雨夜现在却要带走莫燃!嘴上说是要为他主持公道,可他怎么看都像是苏雨夜在救人!那莫燃一旦被他带走,也许再也不可能教给他处置了!那他之前不好的预感岂不是成真了?放一个这么危险的女子在世间,他还如何能够高枕无忧?

    那何掌司提着剑上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两个融火期的修者也上前几步,隐隐有些对立之态,苏雨夜笑道:“当然,我刚才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何掌司尽管放心,苏某决不食言。”

    那何掌司停了下来,那双小眼睛盯着挂着浅笑的苏雨夜好半晌,才缓慢而不甘的收起了剑,虽然苏雨夜保证过很多次不会食言,可他却一点都没有踏实的感觉,他甚至在怀疑,苏雨夜是不是认识那个莫燃?要不然怎么会亲自去扶她?

    “既然如此,在场这么多人看着,相信苏少将一定会秉公办理,到时还请苏少将将她交给我,相信在下的外甥也希望是由我手刃他的仇人。”

    苏雨夜扶着莫燃,身体却站的笔直,他依然笑着,没有说话,却优雅的点了点头。

    “那何某告退!”那何掌司阴狠的看了一眼待在苏雨夜怀中的莫燃,让人抬起方老大的尸体离开了。

    莫燃忽然动了动,虽然她现在的意识很模糊,但也大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何掌司是要走了!

    苏雨夜轻轻按住了莫燃,“小家伙,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杀人?”

    莫燃没有说话,可苏雨夜却又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朋友就是沉不住气呐……”

    而在那何掌司离开之后,苏雨夜一根一根的掰开了莫燃握着剑的手,把她的剑取下来扔给旁边的士兵,打横抱起了莫燃,正要走的时候却被人叫住了。

    “少将,我们收队吗?”说话的人正是那两个融火期士兵中的一个。

    苏雨夜瞥了他一眼,“可以不收,就带着弟兄们在这里展览。”

    那男子脸上一囧,无奈的说道:“少将……不是说要发布任务吗?”

    苏雨夜道:“也行啊,陈斌,你就把第三军团你的任务挂在大街上吧,多显眼,多特别呢。”

    那男子更囧,另外一个男子忽然踢了踢他,那人顿时闭嘴了,苏雨夜却道:“怎么,陈斌,还有疑问吗?”

    陈斌赶紧道:“没有了没有了,少将您请!”

    苏雨夜这才笑了笑抱着莫燃走了。

    陈斌望着苏雨夜渐行渐远的背影,苏雨夜越是生气的时候就越是笑的魅力四射,刚才苏雨夜简直笑的他浑身发毛!陈斌纳闷的问旁边的人:“少将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不是说有重要任务发布吗?”

    另外一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陈斌你是真傻了吧?少将一接到消息就带人跑了过来,而且是带了精锐!你真以为少将是要发布任务啊?就算真有重要任务,跟你那个银发女子一比,也不重要了。”

    陈斌一脸懵逼,“什么意思?那个女子不是……”陈斌说着,却见另外一人的眼神越来越鄙视了,陈斌一拍脑门,“难道少将认识那个女子?”

    那人摇了摇头走开了,“陈斌,要不是你的修为还不错,你就得脱下这身军装了……”

    陈斌顿时道:“你就拐着弯儿骂我吧!”虽然挺想表示一下自己的愤怒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奇,“你倒是跟我说说,少将怎么会认识那个女子?你是说少将接到消息后是专门来救人的?还特意吧咱俩也叫过来?那女子是谁?”

    “你问我我去问谁,马上收队,想知道什么你去问少将。”

    陈斌什么都没问出来,只好先收了队,离开时不忘问了问这里的分会长,“这里什么时候能修好?”

    那分会长赶紧道:“很快很快,最多三天!多亏了少将,今天佣兵工会才能保住,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谢!”

    陈斌摆了摆手,不愿意听那人多说,他已经知道了他想知道的。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