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 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
    苏雨夜盯着莫燃看了一会,悠悠道:“你猜?”

    莫燃抽了抽嘴角,这种事情能猜吗?“虽然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是男女授受不亲……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

    莫燃看着苏雨夜,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线索,但是苏雨夜一直都是那样似笑非笑的样子,她一点收获都没有!莫燃表示相当无语,为什么她每次这么狼狈的时候遇到的都是男人,而且都是性情这么怪异的男人!一点避嫌的自觉都没有!这不该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该有的反应吧?

    表面上那么优雅,那么矜贵,可真实的一面却一个比一个妖孽!莫燃真的有些无力了,好歹她也是女子,难道她看上去那么没有魅力吗?所以搁他们面前都不需要注意男女之防了?

    可她要真计较的话,就像张恪,就像鬼王,或者现在的苏雨夜,都淡定的跟什么似的,倒显得她在小题大做了……

    莫燃只能用这种开玩笑的方式求证,苏雨夜到底有没有给她疗伤,这些天她的一切是不是真的都是他在照看,因为她忽然想起,前世有一次受伤跑到江潮那里暂避风头,昏迷的时候就是江潮在照顾她,结果她醒来后江潮反倒追着她让她负责,虽然江潮那厮是不想让她太尴尬,可被他烦了好多天,莫燃伤势好了一点之后就早早溜了。

    “呵呵……”苏雨夜轻笑起来,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的莫燃护身发毛,“小家伙,就算你想负责,叔叔我也暂时接受不了**。”

    说着,苏雨夜的眼神悠悠的停在了莫燃胸部的位置,莫燃一僵,虽然身上盖着被子,可还是浑身的不自在,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调戏了……

    平日里张恪和柳洋也会跟她开玩笑,但那种玩笑无伤大雅,苏雨夜的调侃却让她脸上隐隐发热,艳三娘成天拿她的身材说事,张婷每次见到她也会说她怎么越来越诱人了,虽然通常情况下她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水平,绝对不能是**吧……

    活了两辈子,莫燃真的第一次被人说‘**’,不仅是鄙视她的年龄,还鄙视她的身材……

    莫燃闭了闭眼,等到平息了心里莫名的火气和无语之后,这才说道:“这样最好了,我也受不了大叔。”

    苏雨夜挑了挑眉,小家伙似乎还生气了?“小家伙,这是你挑另外一半的标准吗?大叔有什么不好的?温柔体贴还能做你的人生导师,你想要的他都能做到。”

    莫燃睁开眼睛看他,“但是大叔很烦。”

    苏雨夜道:“我哪里烦了?”

    “……”莫燃无语,他为什么会套在他身上?

    ……

    那天莫燃还是没有弄清楚她昏迷后是不是被苏雨夜看光了,面对不按常理出牌的苏雨夜,莫燃放弃了再去探索这件事情,强迫自己的忘记,她现在这盼望着自己赶紧好,然后离这个人远点。

    但是,这个美好的想法恐怕暂时实现不了了……

    这天,莫燃坐在院子的躺椅上晒太阳,她现在已经能够自己走动了,莫燃没有用自己的灵药,不过她的身体本身的恢复速度就很快,莫燃也很意外,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后来想到,也许跟融合了轮回之火有关。

    院子里站着两个卫兵,可他们跟木头似的,一句话都不会说,只有莫燃点名问的时候,他们才会机械一般的回答。

    这里是军营,是第三军团驻扎的地方,苏雨夜的府邸也在这里,用苏雨夜的话来说,她在这里安全的不能再安全了,据苏雨夜说,自那天他把莫燃带回来之后,何金逗留了三天,期间也一直在催苏雨夜尽快给他交代,只是都被苏雨夜四两拨千斤回绝了。

    结果三天后何金就离开了无双城,应该是回了飞蛇佣兵团的总部,只留下一句他一定会追究到底的狠话。

    所以莫燃在无双城的危险暂时是是解除了。

    “陈斌,你们少将回来没有?”

    莫燃问道,陈斌是第三军团的一个上校,他的修为是融火期三层,莫燃有些意外,融火期三层的修者也会这样心甘情愿的留在第三军团内,可见第三军团的实力真的有些深不可测了,而作为第三军团少将的苏雨夜,他的领导能力显然也很不一般了,否则如何能震慑住这些修为高出他的修者……

    陈斌和苏武是那天跟着苏雨夜一起去佣兵工会的两个融火期修者,同是融火期三层的修为,同是上校军衔,这是莫燃前天才知道的事情。

    前天莫燃在外面转悠的时候碰到陈斌在练兵,陈斌跑来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吩咐,也许是因为陈斌是军人,虽然是融火期的修为,但是高阶修者身上的那种骄傲在他身上几乎没有,莫燃很欣赏这种人,便跟他聊了一会儿,后来没事儿干的时候就晃悠过来看陈斌练兵了。

    今天的午饭是陈斌亲自送过来的,所以莫燃才能逮着他问。

    “少将这几天在准备去地下城的事情,应该再过几天才能闲下来。”陈斌说道。

    “地下城?”闻言,莫燃夹菜的动作一顿,“是五大禁地的那个地下城吗?”

    陈斌惊讶道,“是啊,少将难道没有跟你说吗?”

    莫燃摇了摇头,陈斌一僵,脸上有点不自然,他在想他是不是多嘴了?少将对莫燃这么好,说什么带回来审犯人,那都是忽悠何金的,其实自从把莫燃带回来之后,就差把她供起来了,所有关于莫燃的事情都是少将亲力亲为,最差也是特意吩咐下去的。

    他以为去地下城这么大的事情少将早就已经跟莫燃说过了,可没想到莫燃竟然不知道?那他现在忽然说出来是不是说漏嘴了?

    “为什么要去地下城?什么时候去?”莫燃问道,五大禁地之一的地下城,可不是说去就能去的,这样的机会也算是可遇不可求,莫燃很心动。

    陈斌犹豫着,他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想到去地下城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在佣兵工会发布了任务,莫燃迟早会知道的,稍微松了口起,于是道:“就在后天后,少将已经在佣兵工会发布了任务,主要任务是带回地城的守城兽。”

    “守城兽?那是什么东西?是妖兽吗?”

    陈斌摇了摇头,“不太清楚,我们都没有去过地下城。”

    莫燃点了点头,便没有再问,只是晚上的时候她吃了一些自己的丹药,既然十天后要去地下城,她就不能这么慢悠悠的康复了。

    一天早上,莫燃在演武场练剑的时候正好陈斌和苏武也来晨练,他们很诧异莫燃竟然已经恢复到这种程度了,更诧异莫燃的招式很吸引人,二人修为都不低,自然能看出那看似简单的招式里蕴含的威力!

    “炼气期已经如此厉害,以后岂不是更逆天了?”陈斌说道,怪不得莫燃能跟何金拼那么久呢,那天他们赶到佣兵工会的时候莫燃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但是这些天酒楼茶肆里议论最多的就是那天莫燃和何金一战,被人说的夸张的很。

    所以陈斌也一直很好奇,莫燃到底怎么做到的,现在看到莫燃练剑时的凌厉,运剑时的坚定和果决,陈斌隐约猜到一些,招式精妙怕是其次,过人的意志才是制胜之法。

    不觉对莫燃的好感倍增,等着莫燃收剑之后陈斌大步走了过去,“莫燃,没想到你恢复的这么快,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过过招?”

    要是换做别人,一个融火期的修者邀请炼气期的修者过招,铁定会被人以为在故意刁难,但陈斌此人直率,莫燃又知道陈斌的为人,便爽快的答应了,“求之不得。”

    “陈斌你悠着点啊!”苏武见两人这么快就摆开了架势,虽然他也很想观战的,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莫燃刚刚伤愈,要是再出点什么茬子,少将那边可交代不了。

    “我知道!”陈斌喊了一句,看向莫燃:“你先出手。”

    莫燃也不推让,但她说道:“只是过招,不可用法术。”

    陈斌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怎么说都是你吃亏,哈哈哈……”

    确实,在修为上陈斌远远高于莫燃,而在体力上,陈斌一直生活在军营里,他的力量也一定比同等级的修者强出许多,更别说莫燃了。

    但不久之后陈斌就发现他想错了,就以纯粹的招式来说,莫燃竟然真的能跟他隐隐打成平手!更诡异的是她的速度!就跟脚下踩了风火轮一样!

    “你的速度也太夸张了吧!这哪是正常人能拥有的?”

    当二人分开的时候,陈斌诧异的说道,难道莫燃就是用这种速度跟何金周旋的?在速度上占了优势,那可是致胜的关键,也是保命的关键啊!

    莫燃收起剑,“呵呵,你是说我不是正常人?”

    陈斌摇头,又忽然点头,“你的确不是正常人,这个速度至少要融火期高层才能达到!这倒是让你在近战上占尽了优势啊。”

    莫燃道:“因为修为不够,所以才会想用速度和招式来补。”

    陈斌深以为然的点头,“你说的不错,这谁都知道,可能做到的我只见过你一个,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莫燃又笑了笑,有鬼母专门为她准备的重力室,还有婴童召来的鬼物,再加上妖禁,她想不快都不行,而剑法,虽然修炼的时间不长,可在上一世,她可是从八岁就碰了剑的……

    莫燃忽然问道:“你们训练士兵的时候会给他们腿上绑沙袋,那是为什么?”

    陈斌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训练士兵的耐力。”

    莫燃道:“只是这样吗?没有具体一点的作用?”

    陈斌不太明白莫燃的意思,什么叫具体一点的作用?他看向苏武,指望苏武听懂了,苏武也看了看他,又看向莫燃,“习惯了负重训练,当解下沙袋的时候他们才能更快。”

    莫燃点了点头,忽然又道:“我知道有一种铁叫石心铁,在炼器材料中应该是最重也是最廉价的铁了,你们为什么不把沙袋换成石心铁?”

    陈斌立刻惊讶道:“当然不行!这还用问吗?石心铁的重量是普通铁的几百倍!绑在腿上动都动不了了,还说什么训练!”

    苏武也点头,但又觉得莫燃话中有话,不禁看向莫燃,看她还会说什么。

    莫燃道:“第三军团应该有炼器师?”

    陈斌愈发觉得摸不着头脑,莫燃问这个干什么?怎么越来越跑偏了?苏武却道:“有。”

    莫燃道:“能带我去见见吗?”

    苏武道:“当然可以。”

    第三军团有专门的炼丹师可炼器师,且不止一个,是专门的部门,苏武和陈斌带着莫燃到了炼器部,里面的人都穿着迷彩服忙碌着,苏武带莫燃见了一个今天当值的炼器师。

    “柯中校,这位是莫燃,她是少将的朋友,今天我们来找你是有点小事想请你帮忙。”苏武说道,他们面前正站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子,长的很面善。

    那柯中校看了看莫燃,笑呵呵的说道:“少将竟然有女性朋友,真是难得啊,难道是我每天待在炼器部,消息都闭塞了?”

    苏武也笑道:“你是不知道,可我跟陈斌不是把人带来让你瞧了吗?”

    “哈哈哈,那感情好,老柯我满足了!”那柯中校大笑,胖胖的肚子一颤一颤的,随即又看向莫燃道:“小姑娘不要介意,我们开个玩笑,你是少将的朋友,又在军营里住,有什么事情老柯自然会办到,你且说吧。”

    “柯中校言重了,军营里坦荡直率,我怎么会介意。”莫燃笑道,“今天确实有点小事,你这里有石心铁吗?”

    那柯中校道:“当然有,而且要多少有多少,你们不会只是来找石心铁这种东西的吧?这还算个事情吗?”

    莫燃道:“柯中校,我们确实是为了石心铁来的,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那柯中校问:“你需要多少?我让士兵取来。”

    “只需要一点点,还请柯中校直接把石心铁打成两对绑腿。”

    莫燃不换不忙的说了她的目的,那柯中校却是一脸诧异,陈斌和苏武也很惊讶,那柯中校顿了一会道:“你是想要绑腿吗?想要什么作用的?速度加成还是力量加成的?我可以帮你找更好的材料,安排最好的炼器师,你可是少将的朋友,老柯我怎么敢怠慢?”

    莫燃摇了摇头,“柯中校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多好的绑腿,只要一对石心铁打造的绑腿,而且不需要炼制,在不影响活动的情况下,越重越好。”

    那柯中校一脸的不解,但也知道了莫燃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他看了看陈斌和苏武,“……好,这个简单,我亲自来,你们稍等片刻,很快就好。”

    莫燃三人就等在炼器室外,听着柯中校在里面叮叮咣咣的打铁,莫燃也有点手痒了,自从离开鬼镇之后,她本来就刚刚入门的炼器也被迫中断了……

    只用了半个小时,那柯中校就捧着两对绑腿出来了,圆圆的脸上遍布汗水,以他一个筑基期六层的修为捧着那四片石心铁都很吃力的样子,可见那石心铁当真重的很。

    “好了,我试了一下,除了重,其它都合格。”那柯中校道,见莫燃要接过去,他提醒了一下,“这四片石心铁至少有八百斤,你……”

    莫燃道:“不碍事,给我吧。”

    见那柯中校还有些不放心,陈斌干脆把那四片石心铁接了过去,“行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柯中校送走了莫燃三人,自己却纳闷的摸了摸后脑勺,虽然军团的东西不经批示不能随便送人,但苏武都说了莫燃是少将的朋友,一对好一点的绑腿他还是难得出来的,可莫燃却只要了那么粗糙的石心铁?这东西给的,他自己都觉得寒碜……

    三人重新回到了演武场,莫燃在陈斌和苏武诧异的眼神中把石心铁的绑腿绑在了小腿上,试着活动了一下,虽然没有重力室那样的效果,但是能做出这样的绑腿也算不错了。

    莫燃祭出了剑,看向陈斌,“陈斌,再打一会。”

    “不是吧?你绑着这个跟我打?”

    莫燃点头,见陈斌犹豫的样子,索性自己先动了手!

    结果陈斌和苏武马上就傻眼了!绑着八百斤的东西,他们本以为莫燃动起来会跟蜗牛一样,可他们错了!莫燃的速度根本没有受到影响!好像那石心铁的绑腿不存在一般!

    只几招之后,莫燃便抽身后退,见陈斌目瞪口呆的样子,不觉笑了,取下绑腿递给他,“要不你试试?”

    “要试!”陈斌反应过来,立刻点头,他就不信了,是不是这石心铁掺假了!

    陈斌给自己绑了石心铁,试着挥剑,可他移动起来相当费劲,更别说流畅的使出招式了!如果他用上灵力的话也难道不倒他,可刚才莫燃分明是没用灵力的,他怎么好意思用!

    半晌,他气喘吁吁的停下,“怎么可能?莫燃,为什么你绑上跟没绑似的?”

    莫燃却道:“我的速度就是这么来的。”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