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9. 知道错了吗?
    灭神弓她已经吃进嘴里吐不出来了,莫燃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祈祷刑天已经死了或者再也不会出现了,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来找她的麻烦了,况且被战神刑天找麻烦,想想都是件毛骨悚然的事情啊……

    “现在灭神弓已经是你的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鬼医却道。

    “说是这么说没错……”莫燃道,但还是有种拿了别人东西的感觉,“如果它是无主之物,那该多好。”

    “没有那么多假设。”鬼医道。

    莫燃点了点头,也不想了,忽然道:“你今天说了好多话。”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被莫燃提醒了,之后鬼医便没再说什么了,莫燃稍微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这里,快要走出那地下洞穴时,莫燃冲着那铠甲护卫道:“我要出去了。”

    鬼医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莫燃又道:“我要把铠甲护卫收回来了。”

    鬼医还是只有一声简单的“嗯”。

    莫燃却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鬼医那边停顿了几秒,“再见。”

    莫燃满脸黑线,果然不能指望鬼医能跟她好好的话别,“那就再见吧,等我有空的时候再找你聊天。”

    收回了铠甲护卫,莫燃掀开石板跑了出来,结果刚刚出现就引起了青星猩群的注意,莫燃满身的血腥味,遮都遮不住。

    莫燃只好一路狂奔,一直越过双曲河才甩开了那几只执着的青星猩。

    此时正是深夜,莫燃正好摸黑再回苏雨夜府上,虽然受了伤,但莫燃很小心,总算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可得仔细想想,天亮后怎么跟苏雨夜交代了。

    只是她想的还是太美好了,事实上连给她扯谎的时间都没有,刚踏进门没几步,屋里的灯光一亮,苏雨夜正军装笔挺的坐在那呢,长腿翘起,单手支着下颚,眼睛半眯,似乎有些朦胧的样子,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在打盹。

    莫燃脚步一顿,这灯光来的太突然,她躲都没处躲……

    “咳,这么晚,你还不睡啊?”莫燃不太自在的说道,苏雨夜对她算是有救命之恩的,结果她一声不吭的消失了四天,好像有点理亏啊……

    苏雨夜伸了个懒腰,眼睛依然半睁着,“你也知道晚?”

    说着,苏雨夜站了起来,慢慢走了过来,眼神在莫燃身上扫视,悠悠的停在了她面前,“真是个难管教的小朋友,出门也不会说一声,现在弄的这么狼狈回来,刚刚捡回一条小命,没过几天就又急着去糟蹋……莫燃小朋友,你知道错了吗?”

    莫燃赶紧点头,“知道了。”

    “哦?那你说说,你都错在哪了?”

    莫燃一愣,她错在哪了?她只是顺着苏雨夜的话说,可现在被她盯着,就算她不知道自己怎么错了也得说啊……“错在,错在不该没跟你说就出去……”

    “只是这样?”

    莫燃苦思冥想,又道:“还有,还有……还有……吗?”

    “想不到就算了。”苏雨夜却懒懒的说道,“别愣着了,上躺床躺着去。”

    莫燃愣愣的,有点拿捏不准苏雨夜的脾气了,她离开几天,结果他一句都没问关于她去向的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了!莫燃不太敢相信了都。

    但她又隐隐觉得不能在违逆苏雨夜的话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似的,她走进里屋,躺在床上,却听到苏雨夜推开门出去了,脚步声渐渐远去,他走了吗?

    莫燃不明所以,但是一躺在软软的床上,莫燃的神经彻底放松,疲惫感也顿时袭来,不多久便睡了过去。

    而在莫燃睡着之后,她的门再次被推开,却是去而复返的苏雨夜,他端着一盆热水进来,放在了盆架上面,微微卷起袖子,看了看刚刚睁开眼睛的莫燃。

    “你怎么又回来了?”莫燃看着苏雨夜,还有些半梦半醒的。

    “因为我还要照顾不听话的小朋友。”苏雨夜说着,身体忽然弯下,径直去解莫燃的衣服,那手指灵活的解开两个扣子之后,莫燃立刻睁大了眼睛,按住了苏雨夜的手,这回彻底醒了。

    “呵呵,苏苏苏……”莫燃一急,又不知道该怎么叫苏雨夜了,半晌没叫出来。

    苏雨夜挑眉笑道:“我再说一遍,我叫苏雨夜,不叫苏苏苏。”

    莫燃点头,“我知道了,但是,但是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所以就不用劳你大驾了,都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苏雨夜却定定的看了莫燃几秒,他松开了手,把一些灵药放在了床上,“既然你自己能照顾自己,那就现在来,我等着。”

    莫燃坐起身来,她看了看苏雨夜,意思是让他回避一下,可是苏雨夜却道:“我都说了,我不会对**有想法的,再说了,叔叔又不是没给你治过伤。”

    莫燃抽了抽嘴角,上次她昏迷不醒的时候是炼丹工会的一个女药师帮她治的伤,这是她后来从门口士兵的口中得知的,害她还纠结了好多天。

    苏雨夜却好像专门拿这个笑话她一样,又一次提起。

    虽然那么说,但苏雨夜看到莫燃无奈的表情之后,竟然心满意足的转身走到了外间。

    莫燃这才脱去身上的衣服,把身上的伤口和血渍都处理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躺下。

    而她这边的动静一停,苏雨夜没打招呼就进来了,他坐在莫燃床边上,道:“明天地下城的佣兵任务就启动了,你还去不去?”

    莫燃道:“去。”

    苏雨夜看着她,道:“事实上你并不符合要求,修为不够,现在又成了这副样子。”说着,苏雨夜忽然抓过莫燃的胳膊,两指切在莫燃的脉搏上,过了一会儿道:“内伤还这么重。”

    莫燃道:“这任务不是你发的吗?那我走后门啊……”

    苏雨夜没有说什么,那双总是嬉笑的眼睛就那么沉沉的盯着她,他嘴角还带着笑意,可是那双眼睛却让莫燃下意识的想躲避,此刻的苏雨夜身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他就那么看着她,一句话不说,却好像在无声的挑拣着她的谎言。

    莫燃觉得她遇到的人都很变态,张恪严重的表里不一,柳洋是好坏兼具而且他根本不觉得自己坏,苏雨夜她本以为挺正常的,但是相处的越久便越会发现,苏雨夜才是真正会伪装的人,至少张恪会在熟人面前露出本色,可苏雨夜不会,也许没人知道苏雨夜真正的性情是什么样的,至少莫燃现在是不知道的……

    “莫燃小朋友,叔叔来告诉你你错在哪了,你错在太不爱惜自己了。”半晌,就在莫燃快要受不了举手投降的时候,苏雨夜终于说话了,他缓缓的笑道,语气跟往日别无二致,只是说完便走了,留莫燃一人愣愣的躺着。

    ……

    莫燃很疲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雨夜昨天晚上走的时候那句“你错在太不爱惜自己了”一直回荡在她脑海里,导致她一整晚都没有睡着,再加上惦记着第二天前去地下城的事情,就更没睡意了。

    莫燃怕苏雨夜不同意她去,所以本打算早上起来就去找苏雨夜的,结果刚刚打开门便看到陈斌和苏武站在门口,陈斌正举着手似乎要敲门。

    “咦,你真的在啊?那快走吧,我们这就去佣兵工会。”陈斌说着便让出路来,紧接着就带着莫燃往出走,一边走一边道:“这几天我跟苏武一直在炼器部那里盯着,炼制了不少石心铁的绑腿,前天本想过来请教你一些问题的,可少将说你内伤复发,卧床休养呢,你也太不小心了,既然没有大好,怎么也不早说?”

    莫燃一愣,这是苏雨夜帮她打掩护了?“是什么问题,你们直接来问我就行了,不用说请教这样的话。”

    陈斌笑道:“哈哈,省了那些客套话更好,就是关于负重训练的事情,少将已经研究过了,那问题已经解决了,只不过现在要去地下城,训练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了,等一回来,我一定得马上开始!”

    “苏雨夜呢?”莫燃问道。

    “少将已经去了佣兵工会,让我们在这里等你。”陈斌道。

    三人走出门去,却见门口停着一辆马车,由三只性情温和的妖兽拉着,那马车简单不失大气,莫燃看了一眼,正想绕过去,陈斌和苏武却拦住了她,陈斌道:“莫燃,你得坐这辆马车去?”

    莫燃惊讶道:“我?坐马车?不是去佣兵工会吗?”

    陈斌道:“是去佣兵工会。”

    “那还坐什么马车?又不是去郊游。”莫燃道。

    可陈斌和苏武却依然不让,陈斌张了张嘴,面上的神色有点诡异,半晌道:“少将说,他说……小朋友要听话,不服管教的小朋友会被惩罚的……”

    莫燃一顿,看向陈斌,陈斌似乎也受不了模仿苏雨夜的口气,现在正浑身不自在呢,而莫燃则好像立刻看到了苏雨夜站在她面前,慢悠悠说出这话的画面。

    苏武打圆场道:“莫燃你就坐马车去吧,内伤复发可不是小事,不能怠慢,少将是为你着想。”

    莫燃知道她不是内伤复发,这是新伤,不过苏武说的没错,苏雨夜应该是为她好。

    莫燃脚步一转,上了马车,当然,她改变主意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苏雨夜“不服管教的小朋友会被惩罚”这样的威胁,肯定不是。

    ------题外话------

    嘤嘤嘤腰好疼,宝宝的腰好像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