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7. 听潮剑
    自那天不欢而散之后,照顾莫燃的就真的只剩下了门口两个特意安排的修者了,只有苏雨夜出现过一次,但也真的就是单纯看了看她的伤势,没有多做停留。

    莫燃本想跟莫非解释一下,可是忽然间她也不想动了,原来她所期盼的,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

    莫燃当真安静了几天,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虽然也偶尔想过张恪和莫非的伤势,但是很快便苦笑着甩开了,张恪有张家,莫非现在有金刚寂,她还是管好她自己就好了……

    这天,莫燃头一次走出她的帐篷,正直中午,山顶的风小了很多,太阳很大,莫燃找了一处空地坐着晒太阳。

    她的生活总是要继续,如果真的要舍弃某些人,那便舍吧,明明一开始就清楚的,可还是用心了……

    望着远处的云山,莫燃出了一会儿神,却忽然站了起来,这几天来一直都是恍恍惚惚,甚至有些半梦半醒,这不是她的作风。

    大不了就回到原点,有人陪她走了一段路,中途他又走了,她不可能为此一直伤怀下去!

    莫燃折了一根树枝,忽然间迎风而武!树枝代剑,却仍旧不失速度和潇洒,银发飞舞,莫燃的动作越来越流畅!

    “风雨江湖一场春,仗剑清风本一人……”

    莫燃低低的吟诵,她的声音带着写怀念,也带着些释然。

    “大笑英雄何惜别,酒醒不问几十逢……”

    话音落下时,莫燃的嘴角已经缓缓带着些笑意,她早就懂的,不是吗?

    半晌,莫燃收了剑势,那缓缓散去的罡风却如浪潮一般向四周推去!扬起一片雾似的雪花,久久才落。

    莫燃看着那片洁白,笑的纯然,“听潮剑,我竟练成了,呵呵……”

    莫燃丢开了树枝,微微眯眼看着头顶的太阳,“原来,在几年前,你就有这般洒脱的心境。”

    前世,江潮曾以一把听潮剑享誉江湖,年轻一辈无人能出其右,听潮剑看起来并无杀气,一招一式皆如舞,因此不管是见没见过江潮的人,都会对他的剑法念念不忘。

    诗是他所作,剑也是他的,可也就是这样看似好看的听潮剑,招式落下时却是必杀之势!

    莫燃曾经笑颜江潮这是一招鲜吃遍天,可江潮却说即便把这听潮剑普给了别人,也不见得有人能练成它,莫燃以为他只是说笑,便也笑说那你拿出来啊。

    结果江潮当真丢给她了,满不在意的说道,你喜欢便拿去。

    莫燃很是意外,她钻研了许多天,却一直不得其法,便跟江潮说是不是他在戏耍她,简谱何等宝贵,更何况是名震江湖的听潮剑普?他怎会轻易赠人?

    可江潮却道,练不成只是因为她没有那种心境,而非听潮剑普有错。

    后来她也试了几次,可都没成功,偶尔便挖苦江潮小气,不是真的想把剑谱赠人,可江潮却说,他是真的很想看到莫燃练成听潮剑,因为他想知道谁能让莫燃有那么大的心境转变……

    如今,听潮剑她练成了,她,竟也变了吗?

    “看起来你过的不错嘛。”身后忽然有人说话,莫燃回头,并不意外的看到了星圣,他走路时步法很重,不会像张恪他们那般轻盈,再说了,这个时候他们也不会来找她。

    莫燃看了看星圣,他穿着羽绒大衣,裹的严严实实的,自来到山顶后便没有看到他,“你看起来也过的不错。”

    星圣虽然很不靠谱,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生存能力很强,按照他的说法,他这辈子最大的亏就是在莫燃这里吃的,毕竟没人会去扮猪吃老虎,还正好被他碰上了。

    “这还用说吗?我当然好的很。”星圣拍了拍石头上的雪,一屁股坐下了,他戴着帽子,正好露出一张肥嘟嘟的脸。

    “你刚才练的那叫什么剑?”

    莫燃扔了手里的树枝,道:“听潮剑。”

    星圣哼哼了两声,“我刚才看了那么久,也没听到什么潮声啊。”

    莫燃笑了笑,“只有死在听潮剑下的人,才能听到潮声。”

    星圣瞪眼,“没意思,那还叫什么听潮剑,也不会有活人听到。”

    莫燃笑了笑没有说话。

    “怎么也没人看到你跟那几个家族公子厮混了?”星圣忽然问道,那欠揍的小模样的莫燃一阵无语。

    什么叫厮混?也就这个时代没什么讲究,放在她的前世,这话岂是一般人会挂在嘴边的?“难不成我还非得跟着他们混?倒是你,这几天去哪了?”

    “我当然是去我该去的地方,你们的帐篷有专人把手,我就算想去也进不去啊。”

    莫燃瞥了星圣一眼,却是不信,如果星圣想混进去,有的是办法。

    过了一会儿,莫燃问道:“星圣,后天就要进地下城,你真的要进去吗?”

    星圣吊儿郎当的点了点头,“当然要去,我可是在这等了这么多天了,况且有这么多高阶修者开路,这趟地下城要是不去,那得亏成什么样啊,你最好不要劝我,这种好事应该有福同享。”

    莫燃却道:“可对于你来说依然危险。”

    星圣却哼了一声,“对你来说就不危险吗?我们可都是炼气期。”

    “你应该知道,你跟我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如果非要说不一样,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就是这样。”

    “你去地下城到底要干什么?”

    “……”

    这一次星圣却是沉默,翘着腿一晃一晃的,就是不说话,在莫燃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却听他道:“去找宝藏呗,而且是巨大的宝藏,莫燃,说实话,你想不想要?咱们俩配合,到时候宝藏七三分成怎么样?我七你三,够意思了吧?”

    莫燃觉得无聊,星圣的话又扯的没边了,正打算走,星圣却急道:“你别走啊,四六也成啊?五五行吗?五五够不错了,总不能让我比你少吧!”

    “你自己做梦吧。”莫燃悠悠的说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星圣看着莫燃的背影消失后,脸上夸张的表情才渐渐消失,许久,嘴里低喃了一句,“都给你你要吗……”

    ……

    莫燃回到帐篷后便着手准备去地下城的事情,她把自己所有的符箓和丹药都整理了一遍,准备妥当了,才唤出将军陪她。

    “你别乱吃!”莫燃拍了拍将军,将军的身体变小了一些,撒欢儿似的在帐篷里乱转,咬起几根枯草就使劲的嚼。

    “又没饿着你,现在怎么还吃起草了?难道终于吃腻了烤兔子,打算吃素了?”

    将军好像能听懂,顿时把嘴里嚼着的草给吐了,向莫燃甩了甩尾巴,表示他只是玩玩,绝对不是换胃口了。

    莫燃摸着将军脖子上的软毛,笑了,“这世上哪还能找到像你这么专一的狗?”

    “汪汪!”

    将军似是很赞同的叫了两声。

    正说着,却听有人敲了敲门,“莫燃你在吗?我进来了。”

    说罢,门便被推开,莫非弯腰走了进来,他还是穿着僧袍,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可他身上却找不到一点僧人该有的规矩。

    高挑的的身形,精致的五官,一双狭长的眼睛放在一个男子身上实在太过妖异,若被人看到,多半会叹道,好一个美和尚!

    金刚寂自己就不是循规蹈矩的和尚,自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徒弟成为那个样子,而莫非又是被逼弄了现在这一身行头,其实不管他言谈还是举止,都并无僧人的样子,也不曾听他打过一声佛号。

    将军看向门口,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忽然汪汪叫着扑向莫非了!将军围绕着莫非一个劲的调,两个前肢搭在莫非身上,尾巴甩来甩去的,金黄色的毛发飘忽着。

    莫非也愣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议的揉了揉将军的头,“将军?”

    “汪汪!”

    将军立刻回应了两声,见到自己的另外一个小主人,将军明显比平时兴奋的多。

    “将军怎么会变成这样?”莫非诧异的看向莫燃,他比谁都清楚,将军以前只是一直普通的猎犬!

    按找莫燃所说的,她修炼也才一年,那将军一年之内就变成了一个十八星的妖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将军一直跟我一起训练。”莫燃道,这便足以解释了,“将军很厉害,它坚持下来了。”

    莫非看了看莫燃,走过来坐在她对面,将军就紧跟着莫非,尾巴欢脱的甩来甩去,浑然不管它已经搞了很多破坏,抽的许多物件散落在了地毯上。

    “你也很厉害。”莫非看着莫燃说道。

    莫燃笑了笑,现在,对面坐着的只是莫非,他眼里没有那天刚出现时的温和,那温和是给她妹妹的……

    “对不起。”莫燃忽然说道,这声对不起是应该说的,“我出现在这具身体里的时候,你的妹妹已经死了,是死于白狼之手,至于我是怎么出现在这个身体里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本来的我,也是了。”

    莫非的妹妹已经死了,本该一切都跟着消失了,包括这具身体,但现在这具身体是她的,她的道歉只是为了她代替她妹妹的身份而说的。

    “你是说,你的灵魂占据了我妹妹的身体?”莫非惊讶道,他想了许多天,本以为是谁刻意假扮了她妹妹,本打算今天问个清楚,没想到事实却是这样的!

    ------题外话------

    ┛嗷~

    `o′

    妞儿们祈祷我晚上不出意外能整出二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